《曾卓诗论》

回答一个问题

作者:曾卓

一位青年朋友向我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是喜爱二十世纪的文学还是十九世纪的文学?

我回答:我是生长在二十世纪的,有一些现当代的作家和现当代的作品是我所喜爱的,但从总体来说,我的感情的天平是偏向于十九世纪的文学。

最近,有一家外国通讯社在一则评论中说:二十世纪文学艺术的收获是荒凉的。这“荒凉”可以认为是相对于本世纪科学技术的发展,也可以认为是相对于十九世纪的文学艺术。

且不谈艺术,以文学而论,十九世纪真是群星灿烂。当我年轻时开始接触翻译书籍时,阅读得最多的就是十九世纪的文学作品,我真像是走进了一座庞大辉煌的圣殿。我难以忘怀阅读屠格涅夫的《贵族之家》、《罗亭》、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托思退也夫斯基的《罪与罚》,契诃夫的《第六病室》、《草原》……时,所感受到的喜悦和激动,所引起的心灵的震颤。而且我还应该提到我所喜爱的普希金、莱蒙托夫、果戈里、赫尔岑等一大批作家、诗人、戏剧家。这里还只是就俄罗斯而言。我还可以开列其他国家的许多我所喜爱的文学家的名字。

他们精湛的艺术培养了我的审美能力,而我更想着重地谈我的一点感受:十九世纪伟大的作家们,不仅都有着人道主义精神,揭露和批判了不合理的现实,而且,都本于一种使命感,在探求社会的出路。诚然,他们或以留恋的眼光回顾过去,如巴尔扎克;或歪曲了历史的行程,如托尔斯泰;或只能朦胧地眺望将来,如契可夫……然而,他们那种热烈的追求精神,却闪耀着光和热,激动着我的心,有助于我的生命的成长,也有助于我的艺术创作的成长。

真希望有人来做一项研究工作:比较一下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文学,从那当中,当可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