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我的心情

作者:曾卓

大家的发言,对新诗和散文创作中的一些问题,作了比较深入的理论上的探讨,给了我许多启发。我认为那对于推动新诗和散文创作的发展也是有着现实意义的。

大家的发言,对我的作品作了分析和评论。态度认真,意见精辟。只是,有些话是过誉了,使我受之有愧。我只能将那看作是对我的希望和鞭策。

我从事写作已五十多年了,现已年届七十,听到大家的发言,从我早期的作品谈到现在,我也不免回顾了走过来的道路。往事叠现,感触颇多。在这里,我想谈两点。

我在少年时期就受到进步书刊的影响,后来投入了革命的洪流。我是在抗日救国的浪潮中锻炼成长,度过了青春的岁月的。民族解放、人民解放和人类解放是照耀我的理想之光,解放以前,我经历过一些风险和艰困;解放以后,我也经历过浮沉和坎坷。但无论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我对年轻时所选定的道路无悔,正是那一点理想和信念的支持,使我没有在重负下倒下,在风浪中沉沦,而且,在进入老年以后,还能有一点力量继续向前跋涉。

我的一生,大都是从事文学生涯。我深受鲁迅的影响,将文艺看作是源于生活并是为人生的。同时,我从阅读中外作品的切身感受中,也从一些进步的文艺理论中,认识到文艺要发挥它的社会效能必须是真正的文艺,认识到文品应是与人品联系在一起的。几十年来,无论文坛的风向如何,风习怎样,都没有动摇我的这一点理解,我也正是力图通过这一点体会进行创作的。愈到老年,我愈感到文艺是严肃的事业,要取得一点真正的成果,必须付出真正的心灵的光辉。

与创作年代比起来,我的收获是微薄的。回想起少年时的骄狂,不免苦笑。往者已矣。道路还在延伸,但愿将来再回顾时能少一点愧疚。

再一次感谢大家的好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