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散记》

续篇

作者:白帆

出门难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在交通通讯四通八达的现代化社会里,?重提这句老话, 似乎是有些落伍,至少有点不开化的嫌疑。不过,对于许多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中国人来说,? 那份初出国门的惶 恐和不安,往往在许多年以后仍旧记忆尤新。即使是那些托福考了五六百分的博士硕士研究生们,?也会遇到各种 困难,闹出许多笑话,至于许多一句外语也不会的留学生家属们,更是每个人都都有一肚子的故事。

我有一个邻居,叫张明明,在国内念书的时候,学的是俄语,一句英语也不会。这次出国,?订的是美国西北 航空公司的机票,一踏上飞机,就成了聋子和哑吧,连“yes”或“no”也不会说,佯作镇静地坐在座位上, 就象个傻瓜,呆呆地看着别人,心里就象揣着一个小鹿,不断地突突乱跳。

后来,明明看见一个老太太,一个地地道道的黄土高坡的农村妇女,? 安安稳稳地坐在散发着香水味机舱里, 一点也不紧张,只见她满面红光,自由自在地跟其他的中国人有说有笑。她好奇地跟老太太攀谈起来,? 老太太立 刻骄傲地拿出她儿子的照片,说她儿子在纽约大学念书,新近又添了一个大胖小子,接她去帮忙看孩子。

一提起她的儿子,老太太的话就变得没完没了。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说话的机会,?张明明赶紧问她:“你一个 人走这么远的路,不害怕吗?”

老太太仍旧兴致勃勃地说:“怕什么?这还是我头一次坐飞机呢!那些乡亲们不知道有多羡慕呢!? 都说我福 气好,有个争气的儿子。你还别说,儿子对我可是真孝顺,事事想得周周全全,我到哪里都不用担心。你看,? 这 些纸条,管吃管喝,还有管睡觉上厕所的,我只要把这纸条拿给别人一看,自然就有人跟我带路,?你看这孩子聪 明吧?”

看着老太太那么得意洋洋,明明的心里就开始埋怨自己丈夫太粗心大意了。怎么就想不到这一招呢?? 其实这 也不是什么特新特难想的主意,不就是跟两千年以前诸葛亮的锦囊妙计差不多吗?可见他不是想不到,? 而是对自 己不够关心,连老太太的儿子都不如,人家还是母子,我们这还是夫妻呢!想到这里,明明伤心起来,? 看看周围 一张张陌生面孔,又想到在美国一切都要依赖丈夫,如果丈夫对自己不好,自己可怎么办呢?想着想着,?眼泪就 掉下来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明明赶紧擦一把泪,拿起老太太的纸条一张张地细看。不看还好,一看她又笑起来了。

原来这纸条的一面写着英语,另一面大约是老太太不识字,是画的图画。比如喝水就画一个冒着热气的杯子, 旅馆就画了一个人在床上睡觉,厕所则就是画的一个穿裙子的女人,大约是怕老太太不明白,女人旁边,? 还加了 一个农村里厕所边围墙的篱笆。

飞机到了西雅图之后,由于天气的原因,航空公司通知旅客要在西雅图呆三天,至于食宿,?全部由航空公司 负责安排。

双脚踏上了美国的土地之后,明明看着这陌生的一望无垠的土地,? 看着周围一张张连皮肤和头发都不一样的 陌生面孔,不由得紧张得双手冰凉。老太太拉着她的手,说:“没关系,咱俩做伴。?”她胸有成竹地拿着纸条, 拖着明明就走。

手里有了这些纸条,还真的解决了许多问题,上厕所啊,喝水呵,真可谓所向披靡。?不过后来她们还是遇到 了麻烦。

航空公司通知她们,给每一个人都安排了一个房间,服务员会将她们的晚餐送到房间里。

她们俩坚决要住一间房。不管航空公司的人怎样解释,这钱是由航空公司出的,并不要她们自己付费,? 她们 都弄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只觉得俩人住在一起比较放心。当晚餐送到房间里以后,? 老太太看着汉堡包和土豆 泥,一个劲地摇头。服务员问她,想吃什么,她用地道的陕北口音说:“米饭腌菜。

这回轮到服务员不懂了。老太太看服务员不吭声,以为他们没有米饭腌菜,心想,咱到了别人的国家,?也得 入境随俗,不能让人家为难,就说:“面条也行。”

服务员还是一脸的迷糊。这次老太太明白了,可能服务员听不懂她的话。她急中生智,?看见旅馆的墙上有一 份挂历,上面有一张大虾的照片,就指着照片说:“虾!”

服务员懂了。过了一会儿,她端来一个大盘子,里面装满了大虾,还带来一大盘蕃茄酱。

于是,虾就成了她们俩的专利,只要是吃饭的时间到了,服务员就给她们送来大虾。吃了两天的虾之后,? 这 些虾再怎么可爱,也叫他们腻味了,想叫服务员给换个口味,却怎么也说不明白,? 服务员还以为她们特别钟爱这 美国大虾,于是给她们送来更多更大的虾。没有办法,为了肚皮所迫,俩人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吃大虾。?重新登机 的时候,服务员为了服务周到,又专门用一个大号的塑料饭盒,包了一大包虾,给她们带着上路,?可是她们俩看 着虾就想吐,等服务员一转身,就把它送进了垃圾箱。有趣的收款员

一个星期六,我去超级市场买食品,在柜台上拿了一颗大白菜,一把菠菜,两个萝卜,一把绿花椰菜。?然后 到出口处付款。

“你好!”服务员露出职业性的微笑,热情地打向我打招呼,然后开始清点我要买的东西。

“这是什么?”她拿起大白菜问我。

这里是她的国度,英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应该是我问她才对。我犹豫了一下,?想想如果我说“大白菜”, 她肯定会莫名其妙,于是我用英语回答道:“nappa”。

她根据我提供的信息,翻了半天的价格表,才弄清了大白菜多少钱一磅。

“这是什么?”又来了,这次是菠菜。难道她连菠菜也不认识?美国不是专门有一个儿童动画片,? 向孩子们 宣传吃菠菜的人可以变得力大无比吗?或许她根本就不是不知道这些菜叫什么,而是歧视我这个老中,?故意叫我 难堪?

“spinach”,我有些不高兴地回答。

她似乎并没有察觉我的不快,继续进行她的操作。这次,她拿起了绿花椰菜,我心里说,? 如果这一次她再问 我这种菜叫什么名字,我就要去跟她的上级谈谈了。因为我知道,这种菜美国人吃得很多,她不可能不知道名字。

结果她没有问我,很熟练地把价格输进了计算机。

“这是什么?”她拿着一个大萝卜问我。这次轮到我哑口了,因为我也不知道萝卜的英语该怎么说。

收款员又问了左邻右舍的几个同事,谁也不知道萝卜叫什么。

“你也不知道吗?”我身后的一个老美问我。

我摇了摇头,那个人很奇怪地看着我,说:“你不知道它叫什么,可是你知道它怎么吃?”

“我只不过不知道它的英语名字罢了。”我说。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现在他们终于把部门经理找来了,只有他知道萝卜叫什么。

后来我发现,超级市场的收款员几乎十个有九个不知道大部分蔬菜的名字。一般的人顶多知道蕃茄,? 黄瓜, 土豆等少数他们常吃的蔬菜,更多的人不知道怎么拼写。

美国,号称当今世界第一强国,其高等学府,硕士博士专家教授科学家大约是世界上最多的一个国家,? 法律 规定每一个美国公民都应该完成高中教育,如果学龄的孩子或者青少年连续三天不到学校上课,家长就要蹲监狱。 其教育普及程度大约也可称作天下之最,如果你在大街上遇到一个流浪汉,他可以跟你神砍一通中东局势,? 俄国 危机,甚至对当今的美国总统评头论足一番,可是却有成千上万的人连白菜萝卜叫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收款员一 般都有高中文化程度,而且天天跟白菜萝卜打交道,却仍旧说不出这些东西的名字,? 难怪他们的前副总统奎尔, 到小学去访问的时候,要把“potato”(土豆)拼写成“potatoe”了。?可见忽视基本功训练是美 国当今教育的一大弊病

福建来的偷渡客

在美国的中国餐馆打过工的中国留学生都知道,要想学会做跑堂,先得学会一个“忍”字。老板对你不满意, 时不时地批评或者教训你两句,不管他是多么无理,多么趾高气昂,无论你比他聪明或者能干多少倍,你得忍着; 客人的吩咐,无论是多么琐碎,一律得听着,用心地记着,尽快地照办。否则,你不光是挣不到钱,? 恐怕马上就 被抄尤鱼。如果你没有其它的经济来源,那么,不光是没有钱寄回家,恐怕连自己都喂不饱了。

也许是我运气好,这次我到一家餐馆打工,老板娘叫滨滨,对我很客气,不光是没有动不动就教训你,? 而且 客人多了,忙起来的时候,她还会跟你帮忙,客人留下的小费她一分也不留,全部都给你。后来时间长了,? 我渐 渐地了解到,他们一家子都来自中国的福州,都是经过千辛万苦偷渡过来,寻求他们的美国梦的。

她的父亲在国内开了一家很大的制鞋厂,生意很好,家里盖了一大幢房子,请了好几个人做家务。? 她自己是 中专毕业,在当地的一个大水产公司当会计。他们一家子在当地颇有些名气,? 县里的各方面的人际关系都很熟, 有什么事情需要办的时候,不说是呼风唤雨,也可以说是路路通。两个弟弟也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一个在税务 局工作,一个在证券公司工作。本来日子过得很快活,也没想到要去远涉重洋。结果没想到,最近一些年,? 福州 刮起了一股偷渡风,他们一家也不由自主地卷入其中,如今,花了十来万美金,她和她丈夫,? 两个弟弟都先后偷 渡到了美国,舍弃了原来优裕的生活,整日在餐馆里头做苦工,回首往事,她只有一个字可以说明她的心境:悔!

要说这股偷渡风的形成,还真是源远流长。早在中国开放之初,就有一些海外华人回国探亲,?中国人喜欢讲 “衣锦还乡”,这些人里,有一些是真正的“发”了,有些则是打肿脸充胖子。他们回去以后,? 住的是当地最高 级的旅馆,吃的是高级餐馆的山珍海味,亲戚朋友一见面,送的不是电视机就是高级音响。街上遇见叫花子要钱, 随便一掏就是十元一张的票子。当地的人们一看,“哇!这些美国回来的人真了不得!都发了大财了!? ”先回国 的人既然开了这么个头,后回国的人自然也不能让别人说是孬种,中国人都是很讲面子的,于是乎,?就是借钱, 也要摆阔,绝不能让多年不见的乡亲发现自己在美国混得不象样。于是,这股风愈演愈烈,?这些归国探亲的华人 的阔气也越摆越大。

老家有了红白喜事,这些美国华人必定要寄一大笔款子回家。婚礼自不必说了,就是丧事,? 花销也很惊人。 办丧事的时候,只要是前来吊唁的客人,一律可以得到价值八十到一百元的绣花缎子被,? 然后客人还可以抽奖, 中奖的人可以得到电视机、录相机、电冰箱、洗衣机等各种各样的东西。扶灵的路上,还要大把大把地撒钱,?其 中有人民币,也有美钞。

福州出了一些著名的美籍华人,有的人是真有钱,墓地盖得象高级宾馆一般大,于是人们便竞相仿效,?互相 攀比的结果,当地的人自然认为美国遍地是黄金了。于是蛇头就乘虚而入,不用费什么功夫,? 就可以找到一大批 人,这些人几万几万地付给他们美金, 不惜一切代价,只要能够偷渡到美国。蛇头们拿了钱以后,?便大显神通, 钱交得多的,给你弄到可以乱真的假护照和签证,让你舒舒服服地坐飞机到美国。钱给得少的,? 就要多受许多折 磨,也许让你坐上一艘破烂不堪的船,在海上颠簸半年,从南中国出发,经过太平洋,然后绕道好望角,? 抵达大 西洋;或者把你带到南美洲的某个国家,然后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偷越国界,抵达美国。

风气所及,所向披靡。一人偷渡成功,全家如鸡犬升天。如今在福州,“一人参军,?全家光荣”这句话早就 不时兴了,时兴的是“一人到美国,全家光荣”。许多人家,只要家里有人到了美国,工人便不再上班了,?农民 也不下地干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续篇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