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散记》

逛庭院市场

作者:白帆

大约许多留学生都有各种各样凑和着过来的第一夜,我和丈夫团聚的第一夜,是睡在地板上混过来的。

丈夫为我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家具,屋子里除了地毯以外,什么都崐没有,是货真价实的“家徒四壁”。我们觉得不方便,儿子却高兴得不得了,没有桌椅柜子挡道,他围着崐空屋跑了几大圈,又翻了几个跟斗,又唱又跳地嚷个不停。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早起来,丈夫就说要逛庭院市场,他说只有那里的东西最便宜,能用最少的钱把崐我们这个家武装起来。以前我只听说过跳蚤市场,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庭院市场(yardsell),崐便好奇地跟着丈夫出了门。

他说,每逢周末,一些美国人就在报纸上登小广告,或者在自家的房前屋后的电线杆上帖上标记,把崐家里那些不用的旧物放到院子里卖,因为多数都是卖主觉得无用的东西,所以价格比跳蚤市场的便宜,而崐且东西比跳蚤市场的干净。

当我们到达一家标有yardsell字样的院子时,我发现门口已经停满了汽车,有些人已经在崐那里挑选东西了。这家有一台缝纫机,还有许多旧书和厨房用品等等。主人悠闲站在旁边跟客人打招呼。崐当他知道我们来自中国大陆以后,便兴致勃勃地跟我们谈起他在中国旅行的经历,似乎他不是在卖东西,崐而是在招待客人。他的儿子也很有趣,把玩具摆了一桌子,一本正经地摆出一付商人派头,向人们介绍他崐的玩具,我拿起一个遥控汽车,开玩笑地问:“便宜一点,好吗?”

“对不起,我要卖掉这些去买电子游戏机呢,不能再便宜了。”他显得很着急,脸都红了。

他爸爸说玩具部分由他儿子负责,他不干涉,其他的东西他都很爽快。一台电动缝纫机,他说只用过崐几次,因为老是不会用,就想卖掉。原价是一百九十多元,现在卖四十。我问他觉得吃不吃亏,他说是蚀崐了不少钱,不过如果能够卖出去,让它发挥作用,蚀一点钱也就算不了什么了。一件真水獭皮的女大衣,崐大约有八成新,他要卖十元,我跟他说,这衣服的价值远远超过十元,卖了可惜了。他一听,高兴得不得崐了,说我识货,一定要我买下,只收我五元。我一时也用不上那大衣,为了不让他失望,我们买了一部电崐话机,本来他要五元,我们还价三元,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还很高兴地连声谢谢我们,似乎我们为他做了崐一件大好事。

后来我们又逛了几家,我发现yardsell真是什么东西都有卖的,有日用品,旧家具,也有崐体育锻炼器材,连乒乓球台、钓鱼杆也能买到。东西的成色有新有旧,价格也有贵有便宜,完全是民间交崐流性质,不要任何执照,政府也不收税。我们买了一个书架、一个五斗橱和一张写字桌,一共花了二十五崐美元,还花了二美元给儿子买了一辆自行车,一家三口便浩浩荡荡地回家了。

我觉得这发明yardsell的人很伟大,它使那些积淀的物资发挥了作用,又使买卖双方各得崐其所,皆大欢喜。尤其可贵的是,它为许多短期居住的人提供了方便,成为各国留学生最爱光顾的地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陪读散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