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散记》

一次交通事故

作者:白帆

美国人都很友善吗?没过多久,我就对这个命题有了新的诠释。

有一天,我开车出门,那时我刚拿到驾驶执照不久,开车的时候,心里很紧张,老是惶惶不安,生怕出事故,可是偏偏在这个当口出了事。

那时我在一条有“让”的标记的小路上,准备上一条大路。按交通规则,我可以不停车,但要让大路崐的车先走,我得见缝插针,等大路一有空就赶紧上去,如果我没看准就上路,大路上的车撞了我,是我的崐责任,那么,汽车修理费、医疗费等等一切由我付,没有几千几万美元是下不了地的。

就这样,我一边想,一边紧张地看着大路,手里紧紧地握着方向盘,脚小心翼翼地放在刹车上,让车崐慢慢地往前滑,生怕撞了别人的汽车。

突然,“碰”地一声,我的车撞上了我前面的一辆新车。原来我只注意看左边的大路,没有注意到我崐前面的车突然停下来了。

我急忙把车停下,下车一看,那辆被撞的车一点损坏的痕迹也没有,我的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下了,毕崐竟当时车速很慢,只是一次很轻的碰撞,比起我在国内坐公共汽车的时候,碰到紧急刹车把人从车尾甩到崐车头,要轻多了。

正当我暗自庆幸的时候,一个中年的胖胖的黑女人从车上走下来,因为“美国人都很友善”的结论还崐在我的头脑里发热,我连声抱歉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看了我的驾驶执照,记下了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说:“我要叫警察。”

我心想,叫就叫吧,反正她什么损失也没有,警察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可是她却足足有二十分钟没有叫警察。后来我才明白,她是在等我跟她私了,也就是说,我付一笔钱崐给她,她不再追究我的责任。可是当时我不明白,只知道跟她一起傻等。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辆救护车,问我们有谁受伤没有,她说她的儿子因为撞车把脖子扭伤了。我感到崐非常惊讶,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项指控,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撞车的时候,我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震动,崐哪里就会把她儿子的脖子扭伤了呢?

救护队的人量血压、心跳,张罗了半天,最后说孩子的脖子是不是受伤,要去医院检查才能发现。可崐是那小孩好好地在车里坐着,不愿意去医院,他妈也就算了。

后来警察来了,我老老实实承认是我的错,他二话不说,给我一张六十美元的罚单,要我把事故报告崐单交给保险公司,我的心头一喜,好歹交六十元钱,也就过关了。

谁知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第二天一大早,那女人就打电话来了,我赶紧问她,她儿子怎么样了,她说:“他很好,不过你要知崐道,这是一次事故,我要是你的话,我就私了,我不会要你去找保险公司,因为保险公司会让你付很多钱。崐”

我很生气,这人明明是扼诈,她的小孩又没受伤,汽车也好好的,还要什么赔偿呢?我说:“我们是崐穷学生,没钱,有事你去找保险公司吧。”

我认为保险公司不可能理会她的扼诈。

半年以后,保险公司通知我们,我们的汽车保险价格上涨了一倍。原来那女人把她的孩子送到医院去崐检查,拍了机张片子,做了几次ct,就花掉了两千多元,她还请了一个律师,专门为她索赔。因为错误崐在我,虽然小孩没查出毛病,可是保险公司要负担全部的检查费。

就这样,我要为这项毫无损失的交通事故付出大约一千美元左右。因为保险公司的检查费都付给医院崐了,所以那女人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我真不懂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她为什么要做。现在看来,美国人崐都很友善的想法实在很天真,至少应该修正一下,将各种不同类别的人区分开来看。任何一个民族,都有崐好人和坏人,不能看成一个一成不变的整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陪读散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