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09章

作者:白描

机场。日。

一架大型喷气机在机场徐徐降落。

某饭店。夜。

欢迎金先生的酒会在饭店举行。饭店小宴会厅各界人士云集,气氛热烈。

李成亮手端酒杯,站在麦克风前。紧挨他站着的是颇有风度的金先生,田岭、孙南彝等市领导分立两侧,朱力民也站在旁边。每人手中都端着酒杯。

李成亮:“尊敬的加拿大三和国际投资集团董事长金先生,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

热烈的掌声。

李成亮:“今晚,我们在这里举行酒会,欢迎金先生一行抵达南洲,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市委市政府,代表南洲人民,对金先生一行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掌声再起,乐队奏起迎宾曲。

李成亮、田岭等纷纷走到金先生面前碰杯。朱力民也端着酒杯走上前来。

宾馆房间。夜。

一盆形状别致的绿色盆景摆放在宽大的写字台案头。

这是金先生下榻房间的起居室兼客厅。刚出席完酒会,朱力民陪金先生及其助手阿明回到房间,金先生情绪很好。

金先生:“南洲人很好客啊,酒会安排的很好。”

朱力民:“金先生这趟来南洲,市上领导非常重视,除了今晚的欢迎酒会,还安排有观光、市情介绍、与工商企业人士座谈联谊等活动。金先生还有些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金先生:“已经很周到了,看看,”金先生站在绿色盆景前,“连这儿摆的都是我最喜欢的。”

朱力民:“他们态度很真诚,希望金先生这趟来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金先生:“看得出来,看得出来。还要感谢你做了很多工作啊。请坐,朱先生,我还要和你聊聊。”说罢吩咐助手阿明,“你去给瞳瞳挂个电话,告诉她我一切都很好。”回头向朱力民解释,“小女瞳瞳对我来南洲不放心啊!”

夜总会。夜。

夜总会的霓虹灯闪烁刺目。

一辆小车在夜总会门前停住,胡龙泰的两名跟班陪一位客人从车上下来,这位客人便是深圳地皮炒家桂宏顺。

夜总会门童将客人迎进大门。

导引小姐迎上鞠躬:“先生晚上好。请问是楼上还是大厅?”

跟班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胡老板要的包间。”

导引小姐:“噢,在楼上,请随我来。”

包间里,胡龙广微微闭眼坐在沙发上,两名小姐一边一个,替他捏拿按摩肩膀和脖颈。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几种酒和果盘。

包间的门铃响了一声,接着门被推开,跟班将桂宏顺让了进来。

胡龙广推开小姐起身热情迎接桂宏顺:“哈,贵人到!贵人到!”

桂宏顺哈哈大笑:“我桂宏顺姓桂就是贵人,我要姓赖就是赖人?”

胡龙广:“姓什么都是我的贵人。来得巧,来得巧,你这位贵人今个来得实在巧!”

桂宏顺:“怎么个巧法?正好有两位可心如意的漂亮小姐?”说着伸手向身边两位小姐的脸颊上捏了捏。

胡龙广:“漂亮小姐多的是,巧的是南洲有一台热闹戏,要登台唱戏的两个角儿一天里都赶到了南洲,那边欢迎酒会刚完,咱这儿的酒会又接上了。”

桂宏顺:“我还不是听你老兄导演嘛!”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晨。

赵正夹着包,捏着大油饼,边走边嚼,来到办公室。

办公室里林雪寒在电脑前写作,其他人各忙各的事情。赵正径直来到王强辉跟前,从包里掏出一篇稿件,得意洋洋往桌上一扔。

赵正:“带响的。谈好了,要是能发大半版,给‘社会经纬·特约刊登’栏目赞助8000块。”

王强辉:“又是企业报道?”

赵正:“前天晚上到昨天夜里一屁股坐下来就没动窝,硬是赶出来的。”

王强辉:“嗯嗯,看看再说。”

赵正:“快点啊,人家可是想早点见报。”

码头。日。

货运码头,集装箱排列,吊车高耸。

两辆小车在码头停下。

朱力民、市经合局张局长等从第一辆车上下来,随后从第二辆车上走下金先生、阿明等。

金先生兴致很好:“多蓝的天!噢,从城里到这走了多长时间?”

阿明看看表:“二十二分。”

金先生很满意:“去年要走四十分钟。”

张局长:“道路拓宽工程是去年年底完工的,完成的只是第一期工程,第二期工程要把所有路口都修成立交桥,今年年底完工,那时通往码头的这条路就变成名副其实的快速路了。”

众人陪着金先生兴致勃勃视察码头。

朱力民:“集装箱码头建设是南洲市九五规划的一个重点项目……”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一篇稿件打印稿,题目是:《“夕阳”随想曲——夕阳红工程筹备纪实》,署名是:本报记者赵正。

王强辉看完稿件,眉头皱在一起,在稿签上签署了意见。

王强辉将稿件退给赵正。

赵正不解:“什么意思?”

王强辉:“这么长的篇幅,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内容,太虚,不好用。”

赵正急了:“虚?怎么虚啊?里边不都是实实在在的内容吗?”

王强辉:“什么实实在在的内容?都是一些设想。报道一个工程,仅仅报道设想有什么用?”

赵正:“人家可是有赞助的,8000块钱的赞助,马上就能打到帐号上!”

王强辉:“那也得看文章质量,不是谁给钱就报道谁。”

老黄蔫蔫地从旁边扔过来一句:“咱们赵正就有这本事,只要给钱,怎么都能给他鼓捣出一篇玩意来!”

赵正:“哎,老黄,你这什么意思,怎么是鼓捣出来的玩意?钱,钱怎么啦?钱还不是让报社挣吗?”

老黄:“那也未必,谁知道呢?”

赵正:“嗨,真是奇了怪了,我给报社创收,倒落得不干不净了!有这种道理吗?”

王强辉:“不说这个了,单纯就文章看,目前这个样子很难发。”

陈小菱从旁边走上前:“我看看,谁这么想上咱们报纸?”

她拿起赵正的稿件:“《“夕阳”随想曲——夕阳红工程筹备纪实》,夕阳红?怎么有点眼熟?”

林雪寒一直坐在电脑前,没太理会这边的事情,但从陈小菱口中蹦出‘夕阳红’三个字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疑惑地离开电脑,走上前从陈小菱手中要过稿件看起来。

林雪寒浏览了一遍稿件,把稿件还给赵正。

林雪寒:“你去采访过他们?”

赵正冷笑:“不可以吗?”

林雪寒还以冷笑:“当然可以,但有一个基本事实你应该在呈送稿件时说明,我想你该懂得这个常识。”

王强辉:“怎么回事?”

林雪寒:“赵正报道的这个‘夕阳红’项目老板胡龙广,不是别人,是汪海婷案件主要罪犯胡龙泰的哥哥。”

王强辉吃惊:“有这层关系?”

林雪寒:“胡龙广,胡龙泰,亲哥俩,这个胡龙广还是胡满的父亲。”

赵正作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是胡龙泰的哥哥、胡满的父亲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嗬,莫非如今还兴搞株连是不是?”

王强辉严肃地:“不是这个问题。一张报纸,短短时间里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集中报道一个家族的两件事情,势必会给读者传递一种混乱的信号,引起读者各种猜测,这你还不明白吗?”

小树林。日。

林雪寒和沈松林在小树林中漫步,两人都显出沉思的表情。

林雪寒:“第一个解释是为了混淆视听,挽回舆论影响。报上揭露了他弟弟儿子的暴行,再来一篇文章宣传他为老年人谋福利的善举,是不是就觉得自己不那么被动了?”

沈松林摇摇头:“不会有如此简单的想法。”

林雪寒:“那么只有第二种解释了,胡龙广想在与华侨工业园的较量中保住鹦鹉湾的地皮,所以要炒‘夕阳红’,要大造舆论。”

沈松林:“为什么‘夕阳红’项目批准两年多了一直没有动静?”

林雪寒:“我也感到奇怪。还有,两年前‘夕阳红’是以万顺集团一家立项报批的,可是我看那篇报道里又冒出深圳一家公司,成了对外合作开发项目。”

沈松林:“嗯,值得深思。”

林雪寒突然眼睛一亮:“哎,我好象琢磨出一点门道了。”

沈松林:“说说看。”

林雪寒:“胡龙广又是请记者又要花钱炒他的社会公益项目,是不是担心人们不相信他的社会公益项目?如果是这样,他的担心自何而来?这里边是不是玩了些真真假假的猫腻?”

沈松林:“有道理。”

林雪寒:“胡满参与迫害汪海婷,答案会不会与此有关?”

沈松林:“为什么会这样想?”

林雪寒摇头:“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我想再去会会这位胡龙广。”

沈松林:“要是直接针对‘夕阳红’,会不会引起他警觉?”

林雪寒:“当然还是以采访案件为由。”

沈松林:“我陪你一块去。”

林雪寒家。夜。

林雪寒面对电脑屏幕,一边凝神结想,一边信手绘图整理自己的思路。

电脑屏幕上的图很随意,有胡龙广、胡龙泰、胡满、赵正等人的名字,有万顺、夕阳红、深圳公司、华侨工业园等字样,分别用框或圈标起来,之间还有箭头连接。在上边这些框或圈的下边,有个大圆圈圈着汪海婷的名字,连接大圈和其他框、圈之间是一串虚线。

林雪寒对着屏幕思考了半天,移动鼠标从“夕阳红”三个字处引出一个箭头,一连打了三个问号,紧接着,又把问号的字号刷黑放大。

门铃声把林雪寒从沉思冥想中惊醒过来。

林雪寒打开门,吃了一惊。一个粗粗壮壮的黑脸汉子站在门口。

黑脸汉子满脸堆笑:“朱先生家吗?啊,对了,你一定是朱先生的夫人林记者,没错,大名鼎鼎的林雪寒记者!”

林雪寒:“你找谁?”

黑脸汉子嘿嘿笑着:“找朱先生,朱力民先生。”

林雪寒:“你是……”

黑脸汉子没回答,猫下腰捣鼓地上什么东西。林雪寒这时才看见,黑脸汉子脚下还堆放着两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他拎起蛇皮袋就要进屋。

林雪寒想拦挡:“朱力民不在,还没回家。”

黑脸汉子:“不在?嘿嘿,你在也行,也行。”

林雪寒无奈地看着黑脸汉子进了屋。

黑脸汉子将蛇皮袋往客厅一放,林雪寒没有让座。

林雪寒:“你是……”

黑脸汉子点头哈腰:“我是临山县大望子乡建筑公司的,这是我的名片。”黑脸汉子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林雪寒。

林雪寒草草瞥了一眼名片:“你有什么事?”

黑脸汉子在沙发上坐下:“是这样,我们建筑公司虽是一家乡镇企业,可也承建过不少大型工程,市长途汽车站对面的平安商厦、建设路桂园小区的住宅楼都是我们承建的,对了,你肯定去光明电影院看过电影吧,光明电影院翻修工程也是我们干的,我们企业的宗旨就是诚信为本、质量第一、严守合同、敬业奉献……”

林雪寒打断黑脸汉子的话:“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黑脸汉子:“我的事嘛,简单,很简单,只要朱先生一句话就解决了,就是华侨工业园的事。”

林雪寒:“华侨工业园?”

黑脸汉子:“华侨工业园工程呀!朱先生说句话可不就解决了。”

林雪寒:“我怎么听不明白,华侨工业园工程和朱力民有什么关系?”

黑脸汉子狡黠地笑起来:“你是在糊弄我吧,你怎么会不明白?我们虽是乡镇企业,可我们的信息很灵通,非常灵通!我们知道谁在这事上说话管用。”

林雪寒:“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我真的不明白。”

黑脸汉子审视了林雪寒半天,才相信了她的话:“你是真不明白?好,那我问你,加拿大人要投资建设华侨工业园,是谁牵线介绍到南洲来的?”

林雪寒:“这个我知道。”

黑脸汉子:“项目一上马,基建工程量有多大?”

林雪寒没说话,打量着对方。

黑脸汉子:“那可大得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