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12章

作者:白描

市委书记田岭办公室。日。

田岭满脸怒色关掉小型录音机:“嚣张!实在嚣张!”

段冰华和“汪案”专案组长邱局长在办公室里。

段冰华:“这样的威胁电话林雪寒已接到过几次。”

田岭怒气未消:“特区南洲究竟是谁的天下?社会主义的法律对他们还有没有威慑力?打击!狠狠打击!一定要把这股气焰打击下去!”

邱局长:“我们决定马上采取措施,注意加强对林雪寒的保护。”

田岭:“这件事决不能马虎,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记者!”

邱局长:“没问题,这一点请田书记放心。”

段冰华:“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可以说西阳县三水镇派出所已经烂掉了,所长严贵成过去做民警时曾是一名反扒英雄,两次荣立过二等功,但后来倨功自傲,当所长后又经不起经济大潮的冲击,热衷于和一些老板在一起吃喝玩乐,办案时收授贿赂,在他的影响下,派出所其他民警也玩赌成瘾,吃贿成风,风气已经彻底败坏。有迹象表明严贵成在汪海婷案件中收授了胡龙广的贿赂,至于究竟陷进去多深,我们正在调查。”

田岭痛心地:“我们的公安干警绝大部分是好的,经受住了各种考验,是一支可以信赖的队伍,但公安队伍也不是世外桃源,社会变革的八面来风,经济大潮的猛烈冲击,都会影响到这支队伍,不排除十个手指头里有一个烂掉的情况,烂掉了,坚决剁掉,决不能让它再坏下起,决不能让它引出坏血病影响到其他九个手指头!”

旺佳家具公司加工厂。日。

江宁宁心存疑窦地向沈松林讲贾旺再次为汪海婷捐款的事情。

江宁宁:“贾旺这个人虽说心眼不坏,但决不是个轻易会发善心的人,企业受东南亚金融危机影响到现在还过不去,按照目前他的处境,又拿出1000块钱给汪海婷,我总感到这里边很蹊跷。”

沈松林:“会有什么蹊跷?”

江宁宁:“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

沈松林沉思地:“他和汪海婷不会有什么关系啊。”

江宁宁转变话题,忧心忡忡:“林雪寒那里……又是匿名信,又是威胁电话,跟丈夫又闹别扭……我去看看她怎么样?”

沈松林:“你去没用。”

大街。夜。

华灯灿烂,夜景如画。

林雪寒独自在街头踯躅。

一处栏杆前,林雪寒凭栏凝视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悲从中来。

在一处电话亭前,林雪寒站住。

她犹豫着走进电话亭,拿起电话。号码拨了一半,又摁下电话键,痛苦地闭上眼睛。

终于她按耐不住,重新快速拨号。

幼儿园。夜。

幼儿园阿姨接电话:“孩子们马上就要休息了,现在和家长通话不合适吧?”

大街电话亭。夜。

林雪寒央求:“我不会多讲什么,就是想听听女儿的声音,麻烦您了,请您找找她吧,求您了。”

幼儿园。夜。

阿姨将听筒放到一边:“要听什么女儿的声音,如今这家长什么怪毛病都有!”

大街电话亭。夜。

林雪寒急不可耐地等待电话。

电话里传来声音,林雪寒格外激动:“晶晶,是你吗,晶晶,我是妈妈啊!”

幼儿园。夜。

晶晶接电话:“妈妈,我都洗完脚要睡觉了,你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妈妈?”

大街电话亭。夜。

林雪寒对着话筒却什么也说不出。

幼儿园。夜。

晶晶对着话筒:“妈妈,你怎么不说话呀?妈妈,今天我的名字上又插了一面小红旗!我帮一个小朋友洗了条小手绢,他的手让铅笔给扎了,我一共有三面小红旗了!”

大街电话亭。夜。

林雪寒泪流满面,声音颤抖:“晶晶,好女儿,你能帮助别人妈妈为你高兴。要和小朋友好好相处,等着妈妈,周末妈妈早点来接你……”

林雪寒家楼下。夜。

林雪寒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大楼走来。

突然,她停住脚步,面露惊奇之色。

沈松林的车停在楼门前,沈松林靠在车上,像是专门在等她。

她走向他。

沈松林默默注视着林雪寒。

林雪寒极力做出一副洒脱的样子:“想不到,你怎么又来了?”

沈松林没有回答,反问:“散步去了?”

林雪寒:“看看夜景,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真舒服!”

沈松林眼里露出根本不相信的神情。

大街上。夜。

沈松林驾车,林雪寒坐在身边座位上。

沈松林打开自动车窗,风吹拂起林雪寒的头发。

沈松林:“这样会更痛快一些。”

林雪寒:“你是成心要陪我散心?”

沈松林:“一块透透气。”

林雪寒:“好吧,左拐。”

沈松林:“左拐?去哪?”

林雪寒:“蹦迪!”

沈松林:“蹦迪?”

迪斯科舞厅。夜。

迪斯科乐声震耳,彩色射灯闪烁。各种狂烈蹦迪的身影。

沈松林坐在一个角落,不安地注视着舞池。

蹦迪的人群里,林雪寒疯狂起舞。

沈松林知道林雪寒是在变相地宣泄痛苦抑郁的情绪,一脸无奈的神情。

林雪寒蹦到舞池边,一边跳舞,一边向沈松林招手,示意他一同起舞。

沈松林勉为其难地下到舞池,勉强陪着林雪寒做出跳舞的动作。

市政府大楼内。夜。

孙南彝陪着朱力民向李成亮办公室走来。

市政府李成亮办公室。夜。

李成亮开门迎进二人。

李成亮:“事情紧啊,晚上也不能让朱先生安生喽。”

朱力民:“没关系,市长不是也在加班吗?”

李成亮:“叫孙助理把你请来,是要商量一下华侨工业园选址的事。”

迪斯科舞厅。夜。

林雪寒强打精神蹦迪,终于有点支撑不住,脚步一个踉跄。

沈松林忙扶住林雪寒。

沈松林急了:“雪寒,你这是在折磨自己!这样只能更痛苦!”

林雪寒发现自己被沈松林搀扶着,挣脱开来:“不,不,我很好,很开心……”

沈松林恼了:“别再硬撑了,雪寒!为什么非要这样?”

大街汽车上。夜。

沈松林开车,林雪寒不声不响坐在他身边。

沈松林一边驾车一边忧心地望着林雪寒。

林雪寒不看沈松林,而是望着车外的夜色,慢慢地开了腔:“你以为我只是在宣泄痛苦愤懑吗?不,我还想让那些躲在黑暗中的人看看,我没有趴下!”

市政府李成亮办公室。夜。

朱力民:“如事先所料,金先生唯一看中的就是鹦鹉湾。鹦鹉湾靠近老工业区,又有滨海路直通码头,他认为是建设华侨工业园的理想之地。”

李成亮:“新规划的工业开发区怎么样?那里地理位置也不错啊!”

朱力民精明地笑了:“我理解你们的想法,新工业开发区刚刚规划,基础设施还是一张白纸,华侨工业园如果进入那里,必然会带动那里的路桥水电等基础设施建设,这样南洲就可以一举两得,最大限度地获得引进项目带来的效益。我没说错吧?”

李成亮与孙南彝相互对视,然后哈哈大笑。

李成亮:“朱先生果然是聪明人!不瞒你说,有这一层想法在里边,这还是我们孙助理的主意。”

孙南彝:“其实说穿了也无妨,朱先生不是外人。”

朱力民:“我何尝不想对南洲更有利?但这样一来必然给三和集团带来投资项目之外的沉重负担,只怕金先生接受不了。”

孙南彝审慎地试探:“如果金先生只看准鹦鹉湾,那么想拿到划给‘夕阳红’的土地,这恐怕也是个不小的负担啊。”

朱力民:“孙助理的意思是说,‘夕阳红’那片土地要用高价才能收回?”

孙南彝含糊其词:“就怕这里边复杂因素很多。”

朱力民:“这要看胡龙广的胃口有多大,他别太贪,金先生就决不会亏他。”

大街。夜。

汽车驶上一条幽静的大街。

沈松林沉重地:“我能理解,雪寒,一个女性,很难面对这样大的压力……”

沈松林话未说完,看见林雪寒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水。他从纸巾盒里抽出纸巾,默默地递向林雪寒。

林雪寒未接纸巾,仿佛是怕控制不住自己,极力抑制着情绪:“停车吧,松林,让我下去,我想一个人走走。”

沈松林没停车。

林雪寒:“让我下去。”

沈松林将车靠路边停下,随林雪寒下了车。

沈松林陪林雪寒走了几步,见她泪流满面,再次将纸巾递给她。

林雪寒望着朱力民,突然无力地将头抵在他的肩头,双肩耸动,泪水滂沱而下。

沈松林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对:“雪寒,平静点,平静点好吗?”

林雪寒声音哽咽:“松林,我快撑不下去了!”

林雪寒不顾一切地将头扎进沈松林的怀里,沈松林只好将她拥住。

沈松林:“雪寒,听我的话,冷静点,我们都冷静点……”

林雪寒哭声更大:“松林!”

沈松林犹豫着,但终于张开臂膀和林雪寒紧紧拥抱在一起。

他吻着她的额头,吻着她的眉毛,用他的热吻揩去她夺眶而出的热泪……

大街汽车上。夜。

市政府的小车送朱力民回家,朱力民坐在后排。

小车行驶在空旷的大街上。

小车车灯雪亮地照射着大街前方,前方路边停着一辆轿车,车前是一对男女相拥的身影。

朱力民一愣,吩咐司机:“慢点开!”

车子缓缓驶过停在路边的轿车。朱力民透过车窗玻璃向路边那对男女望去。

大街上。夜。

朦胧的路灯灯光照耀着林雪寒和沈松林。二人紧紧相拥。

林雪寒微微闭目,疲惫的灵魂似乎在沈松林宽大的臂弯中得到了短暂宁静的调整休憩;沈松林专注地望着林雪寒,一滴很大的泪珠残留在她的腮边,他轻轻用指尖替她揩去。

大街汽车上。夜。

朱力民痛苦地闭上眼睛,仰靠在座椅靠背上。

汽车早已驶出二人老远,司机仍旧慢慢地开着车。朱力民根本就没有注意车的速度。

司机感到纳闷:“朱先生,还是这么慢?”

朱力民才回过神:“没事了,快点开吧。”

市政府孙南彝办公室。夜。

孙南彝独自一人在办公室打电话。

孙南彝:“我和朱先生刚跟市长碰了头,市政府的意见朱先生没同意,这是意料之中的,你想想,华侨工业园要是建在新规划的工业开发区,加拿大方面在基础设施上要追加多大投资?他们当然要算这笔帐了……”

某宾馆房间。日。

胡龙广用手机接电话,穿着睡衣的桂宏顺在他身旁。

胡龙广得意地:“这么说他们的眼睛还是瞅着鹦鹉湾?好事情啊,就怕他们绕开我不来找!”

市政府孙南彝办公室。夜。

孙南彝对着话筒:“你听着,朱先生已经透了个底……”

林雪寒家楼下。夜。

沈松林的车在楼下停住,沈松林和林雪寒从两边门下车。

两人各守一个车门,久久相望。

林雪寒凄然一笑,什么也没说,转身向楼门走去。

沈松林仍站在车旁。

林雪寒家。夜。

林雪寒用钥匙打开家门,进卫生间,用冷水冰脸。

冰完脸,她又静静神,才一边用纸巾擦脸,一边在两个房间看了看,家中空无一人。

卧室里,床上凌乱地扔着几件衣服,衣柜门大开。她看到了几个空衣架。朱力民的手提箱也不见了。

她来到客厅,在桌子上,发现了朱力民留给她的纸条。

她拿起纸条,上面朱力民草草写了几个字:“我去住饭店。”

林雪寒神情呆然,下意识地将手中的纸条折了又折。

饭店酒吧。夜。

朱力民情绪抑郁,神色沮丧,孤单单一个人坐在酒吧喝闷酒。

某饭店房间。夜。

胡龙广和桂宏顺情绪高涨。

桂宏顺:“看来事情开始上道了!”

胡龙广:“铺好的道儿,他们不上行吗?”

桂宏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