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14章

作者:白描

林雪寒家。日。

朱力民拿着镜框,脸色阴沉站在那里。见林雪寒吃惊的样子,他没有说话,而是往镜框上呵呵气,用毛巾认真地擦拭。

林雪寒走到朱力民跟前,在一种生疏的感觉中又尽可能透出几许柔和:“没想到你在家。”

朱力民:“想到也就不会那样打电话了。”

林雪寒瞥了一眼丈夫,没有说话。

朱力民:“什么开心事啊?能不能给我讲讲?”

林雪寒:“你想知道什么?”

朱力民:“你电话上不是要向谁报告好消息吗?”

林雪寒:“是关于案子的事,请原谅现在不能告诉你。”

朱力民:“为什么?”

林雪寒:“有些情况,只有与办案有关的人才有必要知道。”

朱力民:“比如说律师?”

林雪寒:“是的。”

朱力民显然受到刺激,脱口而出:“那么,深更半夜两人在马路上也是谈案子吗?”

林雪寒格外平静。她不想辩白,也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用一种诚实的目光望着朱力民:“力民,我们心平气静地谈谈,好吗?”

朱力民毫无兴趣:“有这个必要吗?”

朱力民将镜框装进随身带的大皮夹子里,开了门,头也不回地下楼而去。

林雪寒久久望着空洞的家门,眼里充溢着悲哀的神情。

饭店楼道。日。

阿明步履匆匆,穿过饭店楼道。

饭店房间。日。

金先生正对着镜子梳理头发。

阿明走进。

阿明:“董事长,参观福利院的活动取消了。”

金先生惊诧地转过身:“哦?”

阿明:“市政府刚刚打来电话,说是今天福利院要给老人们进行体检,参观活动另选择其它日子。”

金先生沉思。

阿明:“他们请您原谅。正好今天饭店里有场住店客人司诺克台球邀请赛,他们说如果您肯赏光的话,准备请您作为贵宾出席并颁奖,饭店总经理马上要来找您。”

金先生挥挥手,似乎已经拿定主意:“告诉饭店,谢谢他们给我的这份荣誉,但今天我想出去走走。”

阿明犹豫地:“今天您想……”

金先生:“东部海岸不是有个海底村庄吗?你叫车,我们自己去。”

阿明站着没动,似乎还很犹豫。

金先生不高兴:“怎么不动?”

报社大楼内外。日。

蒲心易从挂着广告部牌子的办公室走出,向送她的工作人员扬扬手:“再见!”

工作人员:“再见!”

林雪寒从大楼一端赶来送蒲心易:“手续清了?”

蒲心易:“清了。”

两人一块走出大楼。

蒲心易:“还没去饭店请人家回家?”

林雪寒:“他自己回去了一趟。”

蒲心易:“怎么谈的?”

林雪寒:“什么也没谈,他回家去取女儿的照片。”

蒲心易:“女儿的照片?噢,聊以在感情的煎熬中寻求精神寄托和安慰!”

林雪寒低头不语。

蒲心易审视地望着林雪寒:“那个沈松林真把你的心搅乱了?”

林雪寒眼里现出一种凄迷的神情。

饭店大门外。日。

金先生挺直身板站在饭店门口,阿明陪在身边,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饭店门童在招手叫车。

一辆饭店内的出租车驶到门口。

门童打开车门,请金先生上车。

金先生正要上车,朱力民匆匆从饭店里走出来到金先生面前。

朱力民:“很不巧,金先生,我打电话问过了,去海底村庄的路不通,正在修建的新机场把那条路挖断了。”

金先生沉思有倾,转回身来:“好吧,那就不去了。”

阿明急忙挥手将车打发走。

饭店房间。日。

朱力民在自己的房间里打电话。

朱力民:“他回来了,现在在房间。”

市政府孙南彝办公室。日。

孙南彝接电话:“回来就好,我会向李市长报告的。你先陪老先生呆着,待会儿我和张局长来看他。”

饭店房间。日。

朱力民放下电话,似乎松了口气。

他整理案头文件。整理完,看见了女儿的照片,拿起注视了一会儿,重新放下。

他拿起几份文件,走出房间锁上门,走向电梯间。

金先生下榻的楼层,电梯门打开,朱力民走出,向金先生房间走来。

房间门口,朱力民摁响门铃,但许久无人应声。

朱力民感到奇怪,再次摁响门铃。

大街。日。

一辆出租车上坐着金先生和阿明。金先生神态平静,若无其事的样子,阿明则显得有点不安。

阿明:“董事长,我们去什么地方?”

金先生答非所问:“这两天为什么要减少或取消我们的一些活动,你应该清楚啊。”

饭店内。日。

朱力民在台球房、酒吧等处寻找金先生,均未找见,满脸迷惑不解的神情。

报社门口。日。

司机停住车:“先生,到了。”

是南洲日报社大门口。

金先生示意阿明下车。

阿明犹豫但又无奈,只好下车向报社传达室走去。

金先生坐在车上,目光深沉,若有所思。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陈小菱拿着电话:“雪寒,电话!”

林雪寒起身接电话。

陈小菱:“大门口传达室打来的。”

林雪寒接过电话:“我是林雪寒……”

报社大门口。日。

金先生已经下了车,和阿明等候在那里。

林雪寒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的视线里。

林雪寒向二人走来,眼里是种好奇不解的神情。

林雪寒一直走到金先生和阿明面前:“我是林雪寒,请问是你们找我吗?”

金先生很感兴趣地注视着林雪寒,脸上现出慈爱的笑容:“早慕大名,林女士!”

阿明上前介绍:“我们是加拿大三和国际投资集团的,这位是我们金董事长。”

林雪寒眼里突然放射出明亮的光彩:“您就是金先生!”

金先生微笑点头。

林雪寒:“您来找我?”

金先生:“早就想见见林女士,直到今天才算抽出时间。”

林雪寒热情洋溢:“金先生是我们南洲尊贵的客人,见到金先生非常荣幸。请吧,金先生。”

林雪寒请金先生进报社,却被金先生谢绝。

金先生:“不,不进去了。今日冒昧造访,是有事要劳林女士大驾。”

林雪寒:“别客气,金先生。”

金先生:“想劳驾林女士给我带带路。”

林雪寒:“带路?”

金先生肯定地:“对,带路,带我去看看那位遭丈夫迫害的农妇汪海婷。”

林雪寒吃惊,显然连阿明也没料到金先生要去看汪海婷,惊异地望着自己的老板。

林雪寒:“您要去看汪海婷?”

金先生点头:“她很不幸。我想去看看她。”

林雪寒被忽如潮汐般涌来的感动所冲击,望着金先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您去看她……我可以转达您的问候……您不一定……”

金先生坚定地:“不,我要亲自去。有劳林女士了,上车吧。”

林雪寒在老人的眼睛里看到一种真诚而执着的目光。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下午刚上班,办公室里王强辉、老黄和赵正都刚刚坐到桌前,陈小菱风风火火地从外边回来。

陈小菱还没坐定就宣布了一个消息:“哎,你们知道吗?加拿大那个来投资建华侨工业园的大老板去医院看汪海婷了。”

王强辉一愣:“噢?”

老黄:“瞎说,怎么可能?”

陈小菱:“瞎说干什么?嗨,我说这老头还行,挺有同情心。”

王强辉:“你听谁说的?”

陈小菱:“听谁说的?你知道谁陪老头去的医院?林雪寒!”

王强辉吃惊:“林雪寒陪着去的?”

陈小菱:“怎么,不可以吗?”

王强辉着急:“糟糕!”

陈小菱不明白:“怎么啦糟糕?”

王强辉:“这次加拿大金先生来南洲,市上指示所有活动都不作报道,也不让记者介入,林雪寒怎么能不请示随便领金先生去看汪海婷?”

市政府李成亮办公室。日。

李成亮面对孙南彝发火:“乱弹琴!简直是乱弹琴!”

孙南彝脸上堆着冷笑:“这明明是拿外商当枪使,给政府施加压力嘛!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不单纯是外商的安全问题,也不单纯是涉及外事纪律问题,让外商搅进南洲的矛盾是非,很有可能把现在的局面搅乱,使华侨工业园投资问题复杂化!”

李成亮:“外边现在有什么反应?”

孙南彝:“外边反响很大,都知道一个外国大老板专门去医院看望汪海婷。”

李成亮拿起电话对着话筒:“你来一下。”

秘书从外边走进来。

李成亮向秘书吩咐:“给报社牟思萱打电话,问问他,早就打过招呼不让记者随便接触金先生,他们报社记者为什么要擅自介入外事活动?让他尽快给我个答复。”

秘书:“明白了。”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林雪寒步履匆匆走进办公室。

王强辉抬头望着林雪寒:“来了?”

林雪寒:“上午有件事走的很急,没来得及打招呼,呆会儿给你讲。”

王强辉:“已经知道了,我看我们还是一块去给牟总讲讲。”

林雪寒看出王强辉态度不对,正在纳闷,陈小菱不以为然地接了茬。

陈小菱:“有什么啊?又不是带外商是去军事禁区,不让采访也没采访啊!”

王强辉:“就怕上边一找报社,牟总那撑不住。”

林雪寒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思考了一下:“好吧,我去给牟总说。”

王强辉:“咱们一块去。”

报社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刚接完一个电话,林雪寒和王强辉出现在门口。

牟思萱一脸严肃:“正要找你们。来,说说,说说去医院是怎么回事?”

王强辉关切地:“上边电话打来了?”

牟思萱:“不管上边电话不电话,先说说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把加拿大客人带到医院去?”

林雪寒:“您认为不妥当,或者是个错误?”

牟思萱:“我问的是怎么回事。”

林雪寒:“好吧,很简单,我正上班,那位金先生找到我,让我带他去医院看望汪海婷,我不能拒绝、也不应该拒绝一位善良老人的善良愿望,就是这么回事。”

见林雪寒毫不在意的样子,王强辉担忧地看着牟思萱,担心二人冲突起来。

牟思萱沉吟良久,轻轻挥挥手:“好了,你们走吧。”

牟思萱的态度大大出乎林雪寒和王强辉的意料,二人怔怔地愣在那里。

牟思萱瞪了他们一眼:“还愣着干什么?没事了!”

王强辉:“没事了?”

牟思萱感慨地叹了口气,以一种略带狡黠的神情盯着二人:“还有什么事?金先生是自己找上门来让我们的同志带路,又不是我们的同志去找人家。是不是这回事呀?”

王强辉点头。

牟思萱:“可以不让我们找人家,还能挡住人家找我们?客人一个正当而简单的要求,我们的同志要是给以拒绝,能说得过去吗?”

王强辉兴奋地:“牟总,这回您倒很痛快!”

牟思萱突然一扫谨小慎微的神态,脸上呈现出感动的神色:“叫人很有感叹的是那位金先生,商贾之人,却有义气之举,令人感佩,令人感佩啊!”说完,又挥挥手,“好了,你们走吧,上边的话由我来回。”

饭店房间。日。

金先生的起居间里,阿明拿着话筒请金先生接电话。

阿明:“董事长,瞳瞳的电话。”

金先生正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翻报纸,听说是女儿的电话脸上马上划过一道喜色:“瞳瞳?”

金先生忙起身接过电话:“瞳瞳吗?”

话筒里传出瞳瞳的声音:“daddy,你猜我现在在哪?”

金先生:“我怎么猜得出?”说罢看看表,“噢,对了,在床上。”

话筒里瞳瞳得意的笑声:“不对。再猜。”

金先生:“别给我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