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15章

作者:白描

旺佳家具厂。日。

贾旺和江宁宁从车间走出来,江宁宁若有所思地望着贾旺。

江宁宁:“贾总,今天有空吗?”

贾旺:“什么事?”

江宁宁:“我想请你吃饭。”

贾旺:“你请我?”

林雪寒家。日。

晶晶抱着芭比娃娃,跑到林雪寒身边:“妈妈,爸爸干吗去了,怎么还不回来啊?”

林雪寒很难回答,只好含糊应答:“爸爸这几天是最忙的时候,暂时住在宾馆里,这一阵过去了,爸爸就回来了。”

晶晶:“那我给爸爸打个电话好吗?”

林雪寒犹豫,最终点点头:“好吧。”

林雪寒从包里找出蒲心易给她的纸条,拿起电话,晶晶却跑上来。

晶晶:“我来打,妈妈。”

晶晶拨通了电话:“爸爸!您是爸爸吗?我是晶晶!”

饭店房间。日。

朱力民拿着电话又惊又喜:“晶晶!”

林雪寒家。日。

晶晶:“爸爸,您什么时候才能忙完啊?我都见不到您,您不是还要带我去看火山口吗?”

饭店房间。日。

朱力民:“爸爸……爸爸一定会带你去。”

林雪寒家。日。

晶晶:“好,说话要算数!爸爸,您先别挂,我叫妈妈和您说话。”

晶晶把话筒递向林雪寒,林雪寒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林雪寒:“力民吗,我是雪寒。晶晶我昨晚接回家了。”

饭店房间。日。

朱力民不冷不热地:“知道了。有事吗?”

林雪寒家。日。

林雪寒:“你不是答应她去看火山口吗?今天休息,我有时间,你如果能抽出时间,我们一块带她去玩玩。”

酒楼。日。

贾旺自斟自饮,已有些微醉意。

贾旺:“那个林雪寒我服,说服就是真服!没她,汪海婷的案子,哼,说不定到猴年马月才能立案哩!”

江宁宁颇具意味地瞟了一眼贾旺:“可要办好这个案子,也得要别人支持。”

贾旺喝下一杯酒,抒发感慨:“不过嘛,唉,难啊,难啊。”

江宁宁:“什么难?”

贾旺:“把这个案子彻底揭开啊?她那么想,可是不容易啊!”

江宁宁追问:“怎么不容易?”

贾旺:“你别问,反正不那么容易。”

贾旺倒酒,酒瓶已空。

江宁宁招手叫来服务员:“再来一瓶。”

…………

第二只酒瓶已空,贾旺的话明显多起来。

贾旺:“小江啊,你今个请我吃饭是什么意思我明白。我是个什么人,你清楚,我姓贾的什么事都可能干,就是不干害人的事!人害人没好报,肯定没好报!不过我这心里……也有愧啊!唉。你不明白,不说了,不说了。”

江宁宁有意套话:“贾总,你这位痛快人今天怎么吞吞吐吐起来?你不说我当然不明白啊!”

贾旺:“要说嘛,你就给林雪寒带个话,一定请她……嗯,一定请她防着点,有些事不是像她想的那么简单,胡家在上边可是抱着一条大粗腿,案子的事,她林雪寒想刨根问底,咳,弄不好根没刨出来,反倒稀里糊涂伤了自个。”

江宁宁:“这么复杂?”

贾旺将最后一杯酒灌下肚,夹了口菜,用醉意的眼光看着江宁宁:“告诉你,那个市长助理,就是那个孙助理,你知道和胡龙广是什么关系?帝王花园孙助理有一套房子,谁送的?胡龙广!你说说人家这是什么关系?”

江宁宁吃惊。

火山口遗址。日。

衬托在蓝天丽日之下的火山口遗址,景观壮美。

朱力民、林雪寒偕晶晶拾阶而上。

晶晶兴奋活泼,朱力民、林雪寒言谈举动皆以女儿为中心而展开,二人之间很少对话。

晶晶:“火山怎么不喷呀?怎么没有火,也不轰隆隆、轰隆隆?”

朱力民:“这是一个死火山,死火山是不会喷发的。”

晶晶:“什么是死火山?山也能死吗?”

朱力民:“什么都会死,它过去活过,可是后来它死了,不死我们也不能上来啊。”

林雪寒:“它只是表面死了,它心里还活着,还有火,是一层石头把这火压住盖住了。”

晶晶:“把那石头搬掉不行吗?”

林雪寒:“别人是搬不动的,这得靠它自个往开顶,等到它的劲攒够了,它就顶开了。”

三人登上火山顶,晶晶兴奋地在前边奔跑起来,两人紧紧跟随在后。

在火山顶的最高处,一家三人俯视火山喷发口。

晶晶挥动臂膀比画火山喷发状:“轰隆隆——哗!轰隆隆——哗!爸爸,妈妈,是不是就这样喷呀?”

朱力民连连点头。

林雪寒:“比你这劲大多了,惊天动地,它喷起来天也动,地也动,还会发出辉煌耀眼的光!”

朱力民似乎很有感慨,颇含寓意地调侃:“不过是瞬时的辉煌而已。牺牲了自己一腔的热情,留下来的是什么呢?不过是一堆任人践踏的冰冷僵死的石头!”

林雪寒听出朱力民话里的寓意,平静地笑了笑:“我倒不这么看,那地下的岩浆,不甘平庸沉寂终于冲决千重压力,完成了石破天惊的壮举,决不能说是一时的辉煌,虽然历经千百万年,可它仍给人留下无限遐想和启迪。”

朱力民看了林雪寒一眼,不以为然地笑笑。

林雪寒举目远眺。

朱力民装在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他拿出手机,拔出天线。

朱力民:“喂,是的。你是……”

朱力民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稍作迟疑,将手机递向林雪寒:“找你。”

林雪寒一愣:“找我?”

林雪寒家楼下。日。

汽车停在林雪寒家楼下。沈松林在车边打电话,江宁宁在他身旁。

沈松林:“雪寒吗?你好。宁宁刚刚从贾旺口里了解到一个重要情况……嗯,电话上不好说。你们一家是不是出去玩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火山口遗址。日。

林雪寒:“事情很急吗?……那就好,我们现在在火山口,陪孩子出来玩玩。……好,等我回去咱们再谈吧。再见。”

林雪寒将手机还给朱力民。

晶晶:“妈妈,谁打来的电话?是不是又叫您回去?”

林雪寒:“没关系,妈妈陪你玩,妈妈现在不回去。”

朱力民冷笑:“电话追到火山上来了,看来这热情已经不是压在石头下,火花都蹦溅到石头上边来了!”

林雪寒也冷笑:“怕火山爆发吗?没关系,撤退就是,我看现在撤退时机还来得及。”

晶晶天真地:“妈妈,你是说火山要爆发吗?火山真的要爆发吗?”

大街汽车上。夜。

沈松林的车停在大街路边,沈松林和林雪寒坐在车上。

林雪寒神情异常严肃:“这可不是一般问题,贾旺说的确实吗?”

沈松林:“贾旺是这样说,事情究竟怎么样,还不能肯定。”

林雪寒:“我真不希望这是事实。”

沈松林:“你不相信?”

林雪寒痛心地摇头:“是不愿意相信。松林,这多年我们听到看到多少领导干部腐化堕落的事情,有人一见揭露出这种事情,就拍手叫好,就幸灾乐祸,作为一个记者,按说这些事情最有新闻性,报道写出来读者也多,可我要是写这类消息或者报道,笔下就特别沉重,一点也兴奋不起来。如果说这类事情少了很多记者就要失业,那么我宁可失业,也愿意永远别再听到看到这种事……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说怎么办吧。”

沈松林沉思地:“事关市政府在台上的领导干部,是不是应该报告纪检委或反贪局?”

林雪寒:“听来的事,就是报告,也得提供一些必要的线索。”

沈松林:“你说我们应该先去我们调查?”

林雪寒:“起码先得摸摸情况。”

沈松林摇头:“很难。胡龙广买房送人,肯定不会用自己的名字;孙南彝要是接受了这套房子,肯定也不会在户主姓名栏里填上他的名字,哪一套房子,谁的名字都不知道,能摸出什么情况?”

林雪寒沉思:“如果孙南彝在帝王花园有一套房子,你说他会不会去那里?”

沈松林:“当然会去。”

林雪寒:“据我所知,别墅里的门卫制度都很严格,住户的车辆都发有出入证,外边的车辆要进去都要登记,我想住户名字如果不是他,他也不会去办那个出入证,这样他进出就要登记,登记本上要是能查出他的车号,他去的是哪套房子也就清楚了。”

沈松林:“好思路!”

林雪寒:“我们明天就去摸摸底怎么样?”

沈松林:“好。”

一阵沉默。

两人的表情都有点异样。沈松林静静地望着林雪寒,稍倾,身体慢慢倾斜过来。

林雪寒默默地接受了他深情的一吻。

沈松林:“你还像过去那么美。”

林雪寒轻轻推开沈松林,眼含幽怨地望着窗外:“我问你,听到你出狱后,我给你写过好多封信,你为什么一封都不回?”

沈松林无语。

林雪寒:“听说你回了山东老家,我就想办法和你联系,可是一封一封信发出去,杳无回音。”

沈松林勉强笑笑:“那时候你知道我心里的创伤有多深?再说,我知道你已经和朱力民结合了。”

林雪寒一时语塞。

二人相对而视。沈松林再次探过身,林雪寒闭上眼,任由对方的热吻落在chún上。

大街。夜。

林雪寒一个人心绪复杂地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华灯璀璨,霓虹闪烁,映照着林雪寒心事重重的面庞和踟躇而行的身影。

饭店房间。日。

金先生的房间里只有瞳瞳一人。她一边听耳机,一边随手翻阅一份画报。

电话铃响,瞳瞳摘下耳机,起身接电话。

瞳瞳心不在焉,将话筒夹在腮下仍翻画报:“请问找谁?……我是谁?我嘛,你肯定不认识,你是不是要找daddy

?……daddy?daddy

就是爹爹,就是父亲啊!”瞳瞳活泼地笑起来,“是的,daddy姓金,他现在不在房间……你这位先生真有趣,我当然也姓金啊!”

大街电话亭。日。

一个男子的身影在打电话。

男子:“好,你既然姓金给你说也好,听着,告诉你那个老爹,让他少管南洲的闲事!汪海婷的案子谁也管不了,林雪寒管不了,你们姓金的也管不了!”

饭店房间。日。

瞳瞳一下子变得好奇起来,扔了画报:“你说的是什么事?什么案子?喂,喂……”

对方不等她问清楚便挂了电话。

瞳瞳拿着话筒满脸好奇地自言自语:“案子?汪海婷?林雪寒?”

这时阿明和金先生身穿运动衣,手拿网球拍走进房间。他们刚刚打完网球。

金先生看到瞳瞳的样子感到奇怪:“谁的电话?”

瞳瞳放下电话,蹦到金先生身前,语气急切:“daddy,告诉我,林雪寒是谁?汪海婷的案子是怎么回事?”

金先生身体一震,惊异地望着女儿。

阿明神情不安:“你接到谁的电话啦?刚才打来电话的是谁?”

瞳瞳:“你们先告诉我,林雪寒是谁?案子是怎么回事?”

金先生郑重地:“这个不是你要管的,你说说,刚才那个电话上都说了些什么?”

瞳瞳望着父亲和阿明紧张不安的样子,有意放松下来:“看你们紧张的,有什么啊,乱七八糟一个电话,我不过随便问问。”

金先生和阿明相对而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瞳瞳笑起来:“好啦好啦,我不问了好不好?谁愿意理会那些闲事!”

说着,就要走出房门。

金先生:“你去哪里?”

瞳瞳:“回我的房间呀!”

瞳瞳的身影消失后,金先生心事重重,阿明忐忑不安。

阿明:“他们又打电话来了。”

金先生:“不管他们,关键是瞳瞳……要照看好她,懂吗?”

帝王花园大门前。日。

一片欧式别墅群。

沈松林驾车,林雪寒坐在旁边座位上,小车在别墅大门外停下。两人下车,

走进警卫室。

沈松林向登记窗口里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