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16章

作者:白描

拍卖厅贵宾休息室。日。

蒲心易陪金先生和阿明走进贵宾休息室坐定。

蒲心易:“没想到您会来!您来太好啦!”

金先生:“我是不请自到啊!”

蒲心易:“您这一来,为我们这次义拍增色不少!”

金先生:“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你们的义拍活动,为我们面对的这个世界增色不少。”

拍卖大厅。日。

热烈的掌声。满面春风的蒲心易在掌声中登台致辞。

蒲心易:“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胡龙广手下两个人不动声色进入拍卖大厅,在后排坐下。

拍卖大厅。日。

拍卖师手中举棰:“一号作品:《高原人家》,无底价。请报价。”

台上两位小姐展示作品。

台下手举号码牌的竞争者纷纷报价:“两千!”“两千五!”“三千!”“三千二!”“三千五!”“四千!”每报出一个价,拍卖师将竟买者的号码和报价重复一遍。

金先生不动声色地坐在台下,他身边的阿明在人报出四千后,用目光征询金先生的意见,慾举牌子。金先生不表态。

有人再次举牌:“四千二!”

台下再无人竞争。

拍卖师:“四千二,第一遍;四千二,第二遍;四千二,第三遍。好,四千二,……”

拍卖师举起棰子正要落下,金先生朝阿明示意,阿明旋即举牌:“五千!”

大厅里人们一齐将目光转向金先生这边。

拍卖师:“现在6号报出五千。有没有人再报?五千,第一遍;五千,第二遍;五千,第三遍。ok,一号作品,五千成交!”

拍卖师木棰落下。大厅里响起一片掌声。

………

两位小姐在台上展示一幅气魄宏大的山水画。

拍卖师:“现在是最后一幅,五号作品:桂林山水图,也是画家代表作。底价一万八。现在开始报价!”

台下竟买者纷纷举牌:“两万!”“两万二!”“两万五!”“两万八!”“三万!”对于此画,竞争达到gāo cháo。

短暂静默,随即有人喊出“三万五”。

竟买者面面相觑,无人再应。

拍卖师在重复这一报价。话音未落,阿明举起牌子:“四万!”

拍卖师极度兴奋,台下一片议论声。

拍卖师:“四万,第一遍;四万,第二遍;四万,第三遍。ok,第五号作品,四万成交!”木棰重重敲击在拍卖台上,“6号先生,祝贺你竟买成功!”

全场掌声雷动。

蒲心易神采飞扬。坐在台下记者席的陈小菱一下子拥抱住林雪寒。

一群手持话筒、采访本,肩扛摄象机的记者冲向金先生,陈小菱在最前边。

林雪寒被金先生的义举所感动,独自静静坐在座位上。

胡龙广手下两人悻悻离场。

万顺集团公司办公室。日。

胡龙广表情阴沉地座在老板椅上,对面是两个刚从拍卖现场归来的部下。

胡龙广:“看来得教训教训这个不自量力的老家伙了。”

海滨。日。

瞳瞳独自在海中游泳,分外自在惬意。

两个男子远远地向瞳瞳游来。

瞳瞳兴奋地举手向两个男子打招呼:“嗨!”

两个男子并不回应。

瞳瞳:“有海豚吗?你们知道这儿会不会有海豚?”

两个男子仍不吭声,游近瞳瞳,一前一后夹击过来,脸上露出邪恶和婬笑。

瞳瞳惊恐:“你们要干什么?”

男子甲:“这儿没有海豚,只有鲨鱼!”

男子乙:“鲨鱼就喜欢吃嫩肉!”

瞳瞳躲避着两个歹徒的夹击:“我警告你们,你们别胡来!我喊人啦!我喊人啦!”

歹徒袭击瞳瞳,瞳瞳极力躲避,但很难摆脱,一个歹徒已经扯下瞳瞳的上身泳装。

瞳瞳:“坏蛋!流氓!”搏斗中她已呛水,处境十分危险。

两个歹徒已挟持了瞳瞳,脸上充满婬荡的神情,正要进一步动手,突然一只粗大的船浆劈头盖脑地抡过来。是一条鱼船。船上一对渔民夫妇奋力搭救瞳瞳。

歹徒仓皇而逃,渔民夫妇将瞳瞳救到船上。

饭店金先生房间。日。

遭受重大打击的金先生神情沮丧、步履沉重地在房间缓缓踱步,

阿明轻轻推门进入。

金先生关切地:“这会怎么样?”

阿明:“她还闹着要出去,要弄清袭击她的究竟是什么人。”

金先生身体哆嗦了一下。

阿明:“我让她服了两片葯,说是防止拉肚子,实际上是舒乐安定,已经躺下了。

金先生不再说话,低头沉思。

阿明:“连江市那边又传来信息……”

市政府走廊。日。

朱力民火急火燎走来。

市政府李成亮办公室。日。

朱力民走进。

朱力民:“李市长……”

李成亮从写字台后站起,没让朱力民再往下说:“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已责令公安部门三天之内抓获滋事歹徒。金先生受惊了,要尽快做些安抚性的工作。”

朱力民:“事情比想象的还要糟糕!金先生这人决不会轻易被什么吓倒,但这回……他快五十岁才得女儿,女儿是他的心肝宝贝,来南洲如果会危及到他的女儿的人身安全,这个风险他决不会去冒!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连江那边又传过话来,他们会给更大更多的优惠政策欢迎金先生去连江………”

李成亮急切地:“金先生什么态度?”

朱力民:“我看这回是动心了。”

李成亮拿起电话吩咐秘书:“备车。我要亲自去看望金先生和他的女儿。”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陈小菱一边整理稿件,一边大声议论瞳瞳遇险事件。

陈小菱:“大白天流氓也敢为非作歹,太狂妄了,社会治安成了这样,算什么事呀!”

林雪寒、老黄都在各忙各的事。

赵正受孙南彝之托,时时窥视林雪寒,对林雪寒的一举一动格外留意。

陈小菱纳闷:“哎,你们这都是怎么啦?你们一点都不感到义愤?”

老黄蔫蔫地:“义愤?光是义愤管什么用?关键是政府的打击力度!打击力度不力,哼……”

赵正:“嗬,老黄好象还有高招啊!”嘴上这么说,步子已踱到林雪寒办公桌前,眼睛扫视着上面的东西。

老黄:“高招?还用什么高招?该出手时就出手!”

赵正:“啊呀呀,咱老黄嘴里也蹦出时髦语言啦?进步!大有进步!”

陈小菱:“尽耍贫嘴。哎,雪寒,你怎么一声不吭?”

林雪寒一直是沉思的神态。听陈小菱叫她,不由愣怔了一下。

陈小菱走到林雪寒面前:“你和那姑娘认识,你是不是应该写个报道,报道那渔民两口见义勇为!”

林雪寒:“你认为海上发生的事是一般流氓滋事事件?”

赵正一激灵。陈小菱和老黄都想听林雪寒往下讲,但王强辉从外边走进办公室。

王强辉:“林雪寒,牟总找你有事。“

报社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市上的口径是流氓滋事,不想把背景弄得太复杂,更不愿意因为这件事影响引进外资工作。你与金先生父女有层特殊关系,我们的说法必须和市上保持一致。”

林雪寒:“事情对金先生情绪是不是影响很大?”

牟思萱点头:“李市长去看望金先生,本来还想看望他女儿,可被金先生谢绝了,这事对他刺激太大了。”

饭店走廊。日。

阿明陪林雪寒向瞳瞳房间走去。

饭店瞳瞳房间。日。

瞳瞳躺在床上,拿着一本画报翻看了几页,烦躁地扔掉;又拿起一本,翻了翻又扔掉。她一个打挺从床上坐起,坐在沙发上,手拿遥控器一个频道一个频道地检索节目。

百无聊赖之际,门铃响起。瞳瞳懒洋洋起身去开门。

门打开,瞳瞳惊喜。

瞳瞳:“林记者!“

林雪寒充满关切怜爱之情:“瞳瞳!”

瞳瞳“我快烦死了!daddy一步也不让我走出这个房间,也没人到我这来,真是活受罪!”

林雪寒:“我不是来了吗?”

瞳瞳:“你来真是太好了,你不来我还想给你打电话哩。daddy把来看我的人都挡回去了!”

林雪寒:“这么说我在老人家那里面子还挺大。”

瞳瞳:“daddy最看重的就是你。好了,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阿明:“林记者,你们谈吧。”说罢退去。

瞳瞳把林雪寒拉到沙发前,按住林雪寒的肩膀让对方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你一定要实话告诉我。”

林雪寒:“什么问题?”

瞳瞳:“海上那两个坏蛋究竟是什么人?”

林雪寒:“瞧你,你不是说是坏蛋嘛。”

瞳瞳:“我的意思是什么坏蛋,是一般流氓,还是那种……嗯,那种更坏更歹毒的坏人?”

林雪寒含笑避而不答:“你把我说糊涂了。”

瞳瞳从林雪寒面前蹦开,神情激动,语气急促:“我要证实我介入到南洲一件重大事件当中,南洲有人恨daddy,也恨我,你想啊,先是威胁电话,又是海上遇险,daddy他们又都是神秘兮兮的,这决不是一般事件,肯定是重大事件,重大事件,与那件案子,就是你报道的那件案子有关,还与daddy在南洲要办的事情有关,我没说错吧?我的对手很强大,说不定是黑社会,跟我较量的是黑社会,你说是不是?”

林雪寒:“你希望是这样?”

瞳瞳:“这多刺激?这才够味!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冒险!跟小流氓交手,小玩闹,多没意思!”

林雪寒久久盯着瞳瞳,违心而又感情复杂地叹口气:“瞳瞳,不要太浪漫,在海上作案的说不定真是两个小流氓。”

瞳瞳很失望:“没劲!”

市政府李成亮办公室。日。

市公安局王局长尾随李成亮步履匆匆来到李成亮办公室。

李成亮落座,手一扬:“说吧。”

王局长:“海上作案的歹徒已被抓获,身份也已查清,是附近村子里两个游手好闲之徒。”

李成亮:“往下说。”

王局长:“据他们交代,他们是在海边接受了一个陌生人的2000块钱,要他们去玩玩金先生的女儿,开始他们不敢干,陌生人说那女子诈骗了他十几万块钱,他要报复,尽管干没问题,他们就动手了。”

李成亮:“这种交代可信不可信?”

王局长:“可以说是真实的。但那个陌生人现在尚未查清,身份不明。”

李成亮沉默不语。

王局长:“案件真实情况目前严格封锁,外界没有人知道。”

李成亮点点头。

某工地。日。

田岭和李成亮等市领导头戴安全帽,在一帮人陪同下刚刚视察过某工地,一同登上一辆面包车

两人并排而坐,交换对瞳瞳遇险事件的看法。

田岭:“金先生那里我们必须一同去看看。”

李成亮:“你的意思……”

田岭:“实话实说,不用掖着藏着,把一切都告诉他。”

李成亮犹豫:“我是担心啊,事情背景挺复杂,把真实情况告诉他好不好?”

田岭:“这个时候,能换取金先生信任,能够让他抛掉犹豫不安的,只有真诚。”

李成亮:“好吧。”

市政府孙南彝办公室。日。

孙南彝思索良久,拿起电话。

孙南彝:“思萱同志吗?

报社走廊。日。

林雪寒上楼迎面碰上陈小菱。

陈小菱:“哎,雪寒,牟总正在找你。”然后关切地,“看样子不是好事。”

报社牟思萱办公室。日。

办公室门打开着,林雪寒见牟思萱正在看文件,径直走入。

林雪寒:“牟总,你找我?”

牟思萱头稍稍抬了抬,又埋头在文件里:“你先坐。”

林雪寒坐了半天,牟思萱才在文件上签了字,扔了笔,将目光转向林雪寒。

牟思萱:“你是不把天给我捅个窟窿不罢休啊!”

林雪寒:“我又怎么啦?”

牟思萱冷笑:“电话又打来啦,上头。批评你又一次擅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