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17章

作者:白描

街心花园。日。

沈松林在街心花园徘徊。

远处,林雪寒匆匆走来。

林雪寒走到沈松林面前,显得有点迫不及待:“事情有突破?”

沈松林点头:“一个很重要的发现。”

林雪寒:“什么发现?”

沈松林:“我的那位同行朋友很帮忙,帝王花园那套房子的购房付款手续有问题,户主是孙南彝小姨子的名字,但购房款不是那个小姨子付的,也不是胡龙广付的,你猜是谁?”

林雪寒:“是谁?”

沈松林:“贾旺!是从贾旺的旺佳家具公司的帐号上支付的!”

林雪寒吃惊:“贾旺?贾旺付的款?”

沈松林:“看来很复杂,真还有点扑朔迷离!”

林雪寒沉思地:“这么说,突破口只能在贾旺身上寻找。”

沈松林:“截止目前,这个人还是个谜。不错,突破口可能在他身上,可怎么突破?直接找他谈,第一,他在这件事情上究竟扮演什么角色?给你谈不谈?交底不交底?第二,这个秘密是宁宁从他嘴里套出来的,找他一谈势必会暴露是宁宁抖露出他的秘密,对宁宁不利。不那么容易啊!”

旺佳家具公司加工厂。日。

江宁宁:“是不容易,但只能在他身上突破,我试试。”

江宁宁和林雪寒站在加工厂荒凉的料堆前。宁宁听林雪寒介绍过情况后,当即表示愿意做贾旺的工作。

林雪寒:“是你抖露出你们老板的秘密,让他知道了对你处境肯定不利。沈松林有这个担心,我也有这个担心。”

江宁宁并不在意:“我嘛,你们就别操心了。”

林雪寒:“不,宁宁,贾旺究竟是个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我们不想让他迁怒于你。”

江宁宁:“迁怒于我?大不了砸了饭碗,在南洲呆不下去,还能怎么的?你就放心吧。”

林雪寒思忖半晌,拿定主意:“要谈,也不能你一个人去谈,我和你一块去。”

饭店大堂。日。

贾旺走进饭店,目光在大堂里巡视。

林雪寒和江宁宁坐在咖啡座上。宁宁向贾旺招手。

贾旺看见二人,向咖啡座走来。

林雪寒与贾旺握手寒暄。

林雪寒:“你好,贾总。”

贾旺:“你好你好!总说再去报社拜访,可总是忙,瞎忙。”

江宁宁请贾旺入坐。落座后,贾旺看看眼前二人,又看看周围环境,脸上泛出狐疑。

贾旺:“电话上宁宁说是林记者要见我,我猜想还是汪海婷的事吧?报上报道那个从加拿大来的老头也出钱买画帮助她哩。”

林雪寒:“很多人都在通过各种方式帮助她,这还要感谢你开了个好头。”

贾旺:“我那点意思,不要再提,不要再提。”

江宁宁:“贾总喝点什么?咖啡?”

贾旺:“除了酒什么都行。”说罢自嘲地向林雪寒解释:“前些日子我让她灌醉了一次,让她给灌醉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林雪寒笑笑:“今天不会的,喝咖啡提神醒脑。可是——”林雪寒意味深长地看了贾旺一眼,“可是老话说酒后吐真言,今天虽不是请你来喝酒,可我有真话要说给贾总,也想听听贾总的真话。”

贾旺一愣,笑着敷衍:“看来这咖啡喝得也不会轻松啊。”

江宁宁:“贾总,我们想问你一件事。”

贾旺:“问吧。”

江宁宁:“帝王花园有一套房子,房主是南洲市市长助理的小姨子,可是买房的钱却是从咱们公司帐号上支付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贾旺神情紧张,脱口而出:“谁告诉你的?”

江宁宁并不正面回答:“据我所知,你和那位孙大助理并没有什么交情,没有其他因素介入,你不会送他的小姨子一套房子,这里面肯定有原因,说不定有你的难处,你能告诉我们是什么原因吗?”

贾旺恼火:“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说的我不明白。”

林雪寒:“贾总,你先不要生气,宁宁很直率,可是据我们调查,这是事实。贾总你应该明白,这是一个并不复杂的事实,有银行来往帐目摆在那,稍稍花点工夫就能调查清楚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花这个钱?而且就这么连弯子也不拐?”

贾旺发现自己没沉住气,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笑了笑来了个避实就虚:“嗬,什么事你们怀疑到我头上了?谁安排你们去调查我的?”

林雪寒:“不是有意要去调查你,是调查别人,牵扯到你。”

贾旺:“你们调查谁?”

江宁宁:“胡龙广。是你告诉我胡龙广送市长助理孙南彝一套房子。”

贾旺惊愕:“我告诉你的?”

江宁宁:“你上次醉酒后告诉我的,我告诉了林记者他们。”

贾旺先是震惊,继而震怒,将江宁宁瞪了半天,重重地将手中的咖啡杯砸在桌上:“坐探!想不到我身边有个坐探!”

说罢,愤然起身大步离去。

林雪寒与江宁宁面面相觑。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正置下班时间,别人都准备撤离,只有林雪寒仍静静坐在座位上想什么。

陈小菱看了一眼林雪寒:“还不走啊?”

林雪寒:“我再呆会儿。”

赵正窥视林雪寒。

老黄拎着破包急急哄哄:“人家雪寒八成要和先生下饭店,咱不能和人家比呀,咱还要去菜市场买菜。”

陈小菱:“正好,这会儿菜市上的菜正扒堆卖,去了准能摊上便宜货。”

老黄:“又作践我,又作践我。”

办公室里只留下林雪寒和赵正。赵正磨磨蹭蹭,见林雪寒一时半会没有走的意思,只好准备撤离。

他别好bp机和手机,出门前踅到林雪寒身边:“怎么,要加班?”

林雪寒并未在意赵正窥视的眼光:“处理点事。”

赵正走后,林雪寒久久静坐桌前沉思。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夜。

都市夜景,璀璨绚丽。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仍亮着灯光。

林雪寒坐在电脑前,一边整理思绪,一边随手在电脑上敲着关于“汪案”从前至后一些迹象和疑点,屏幕上显现出诸如下边一些文字:

迹象与疑点

“夕阳红”——胡与外国人——汪海婷?

地皮——残害汪,是否案中案?

什么秘密怕汪掌握?

谁向有关部门反映“夕阳红”炒卖地皮?幕后隐身人?

威胁电话与瞳瞳遇险,谁是真主谋?

帝王花园房子——市长助理的小姨子——贾——?

孙到底是何角色?何角色?何角色???

林雪寒一连重重地敲了几个问号。

办公室门悄无声息地被推开,赵正走进。

林雪寒看见了赵正。

赵正抢先搭话:“还没回家啊?这么辛苦?”

林雪寒:“你不也没回家吗?”

赵正:“我来取个东西,这就走,这就走。”

赵正取了一卷材料,又去电脑桌前取信封装,似无意地瞥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内容。

赵正走后,林雪寒仍坐在电脑前发呆。

市政府孙南彝办公室。日。

赵正与孙南彝见面仍有些拘谨,孙南彝则对他很客气。

孙南彝:“坐吧,到我这不要太拘束,应该算是熟人了。”

赵正接过孙南彝递过的茶水,受宠若惊:“谢谢,谢谢孙助理。”

孙南彝:“你帮南华深水泵厂整理的那个材料我看过了,很好,写文章还得靠你们这些笔杆子啊。光干得好不行,满肚子花蝴蝶还得能让它飞出来!任务完成得不错,我要谢谢你。”

赵正:“孙助理交给的任务,我只完成了一半,另外那一半可能还得过几天。”

孙南彝:“你是说……”

赵正:“我反映林雪寒的问题,证据暂时还没有拿到手,但是我有把握,我肯定能证明我向组织反映的问题是真的。”

孙南彝似不经意:“立足点是帮助同志,大家共同努力做好工作,情绪上不要闹对立,这个关系一定要摆正。”

赵正:“这一点我懂,孙助理。”

孙南彝:“林雪寒最近工作上怎么样?还可以吧?”

赵正:“老样子,最热衷的还是汪海婷的案子。”

孙南彝:“哦,还在忙案子?”

赵正:“我早说了嘛,她根本弄不清自个是记者还是公安。昨天晚上还在电脑上敲什么‘迹象和疑点’,什么‘夕阳红’、‘案中案’,还有什么‘帝王花园房子’,真好象比公安还公安。”

听到“帝王花园房子”,孙南彝脸上骤然间抽搐了一下,但他很快使自己显得若无其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转过身来的时候,目光平静地落在赵正身上。

孙南彝:“这个同志我还是想深入了解一下,能钻进汪海婷的案子里也是好事,也许她有些想法有她的道理,问题是她根本没有和我们沟通的意思。嗯,这样吧,她在电脑上打的那个‘迹象与疑点’,你能不能想办法给我弄到一份?这个人思想还是有点火花的,我想参考参考。”

赵正不以为然:“参考她的思想?”

孙南彝:“思路言路开大一点好。”

赵正很失望,懊悔自己刚才说了那一通话。

孙南彝:“我说了,她不大愿意和我们沟通,让她知道了我要她的材料,她可能不会给。”

赵正强打精神:“我明白。”

旺佳家具公司加工厂。日。

电锯刺耳的叫声。江宁宁在车间里连说带比划,向工人交代什么。

贾旺来到车间,查看工人干活。

他朝电锯走去,但看见江宁宁在那里,显然他仍不能原谅江宁宁,掉头走向别处。

走了几步,贾旺忍不住回头又看江宁宁。

江宁宁没有发现贾旺,此刻她正埋头在电锯前亲自动手整理开好的料,飞撒的锯末扬在她的头上脸上,她并不在意。木工车间粗糙的背景衬托着她那尽心尽职娉婷姣好的身影,显得格外动人。

贾旺心有所动,返身朝她走来。

江宁宁发现了贾旺,拍打着身上的锯末迎上前来。

江宁宁:“贾总!这次进的料相当好。”

贾旺:“何苦!你没必要帮他们干活。”

江宁宁:“我并没干什么。”

江宁宁审视贾旺的神色,不卑不亢地:“贾总,你生我的气很正常,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谈谈。”

贾旺目光游移,不想与宁宁对视。

加工厂江宁宁办公室。日。

贾旺面向墙角对着那束野芦花,一声不吭。

江宁宁站在他的身后:“贾总,你把坐探、间谍这些名词用在我身上都行,你生我的气,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江宁宁是什么人,我不想出卖你,更不想出卖自己的良心!我们两人,难以理解的是你,贾总,不是我。你不认为你的做法充满矛盾吗?”

贾旺缓缓转过身来,叹了口气:“昨天我说你说重了,你不要往心里搁。有些事情你不明白,就是让你明白了也没用。”

江宁宁:“我明白了没用,可是林记者他们有用!你知道他们正在调查什么,他们需要你帮助,需要你讲真话,你难道真的一点都无动于衷?不,你不是这种人,你不是!”

贾旺冷笑:“你不用激我,激我没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心里清楚。”

江宁宁:“难道应该和有些恶人坏人同流合污?”

贾旺:“我不会和谁同流合污,可我还要在南洲的地盘上开工厂做生意赚钱吃饭!唉,我说你啊,宁宁,你也别太天真气十足了,林记者为汪海婷鸣冤叫屈,我支持,害人的凶手决不能叫他逃脱,可是天理王法也就到此为止,还想干什么?剜了肉还想抻出筋?我告诉你,坏肉你可以剜,那筋就是一根烂筋你们也抻不动,你给林记者说就让她别动这份心思了。”

江宁宁:“为什么抻不动?我就不信!”

贾旺:“不信?我问你,你是从北京这个政治中心出来的,共产党的事知道得比我多,我问你,哪年共产党不号召反腐败?一年接一年,光说文件吧,文件发了多少?共产党急不急?急,可是管用不管用?给你说,在管用的人那里就管用,在不管用的人那里就是不管用。都管用了,何必一年一年成摞成摞地发文件?别说落实那么多,就算真正落实那里头任何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