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18章

作者:白描

海滨。日。

沙滩上停着蒲心易的车。

不远处,朱力民与蒲心易缓步而行。

家庭不和,事业不顺,朱力民唯有蒲心易可以倾诉内心的苦闷,但几次话到口边却难启口。蒲心易知道他要谈什么,偏不挑明,逼他自个讲。

蒲心易:“约我出来散步啊?想说什么,说吧。”

朱力民:“你知道我要找你说什么。心情很糟糕,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糟糕。本来可以很好,一切都可以很好,真不明白怎么能弄成现在这个局面。”

蒲心易:“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朱力民:“我是真糊涂了,就说雪寒吧,我有什么对不住她?有什么让她不满意的?可是,你都看到了……”

蒲心易戏谑地“我说你们这些所谓成功的男人啊,永远都自我感觉良好,实话说吧,就凭你这种感觉,你还得糊涂下去。”

朱力民:“你看我感觉好吗?不好,起码现在不好。”

蒲心易:“话是这么说,骨子里,你一直把自己的地位摆得很优越,什么事都是以一个成功者的姿态来介入。这种感觉有时会给男人长志气、长精神,可千万不能趾高气扬,特别在家人妻子面前,你恰恰在这方面你犯了一个错误。”

朱力民拿不以为然的目光斜视着蒲心易。

蒲心易:“不要拿这种眼光看我,你先听我说得对不对。你以为你了解雪寒,其实你并不真正了解她,她希望看到你成功,但她不希望看到你成功后拿着的那一股劲。她活得很真实,很真诚,她希望丈夫在她面前也真实一些,真诚一些。再成功的人,在家里,在妻子面前,也是一个普普通通本本色色的人,不要被外在那些虚虚幻幻的东西弄得搞不清自己是什么人了。告诉你,如果你没成功,但你还保持着你们做同学时那种淳朴、那份本色、那种对真善美的追求与向往,对假丑恶的憎恶与愤慨,胸膛里仍保持对普通人一份善良的同情心,我敢肯定,她仍会把你看得很重。可是随着你的成功,你已经不自觉地变了,变得圆滑和世故,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朱力民:“我已经三十多岁了,让我还像一个不谙世故的毛头青年那样,可能吗?”

蒲心易:“我不和你争,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你事业上成功了,千万不要以为别人的事业就无关紧要,可有可无,可做可不做。丈夫的成功并不能代表妻子,雪寒有雪寒的事业,而且她在心里把这个事业看得很神圣,不幸的是你对她的事业不以为然,这样这个家庭的平衡还能维持吗?”

朱力民苦笑:“不是这回事。让这个家庭倾斜的……”他本想说出林雪寒与沈松林的关系,但犹豫了一下又作罢,“慢慢你会知道的,我们之间是有别的原因。”

蒲心易审视朱力民:“你变得不自信了?”

朱力民:“不是我不自信,是你们女人太叫人捉摸不定。”

大街。日。

林雪寒骑自行车匆匆行驶。

京洲律师事务所。日。

沈松林在整理汪海婷的卷宗。

秘书小姐从外边走进:“沈主任,日本通明株式会社代表想和你晚上约见,问你能不能安排开?”

沈松林:“今天晚上要准备汪海婷的案子,往后推推吧。”

秘书小姐:“好。”

京洲律师事务所楼前。日。

林雪寒存车,进楼。

京洲律师事务所。日。

林雪寒走进,秘书小姐热情迎接。

秘书小姐:“你好!”

林雪寒:“你好!”

秘书小姐走在前边,为林雪寒打开沈松林办公室的门。

沈松林:“哦,雪寒!”

林雪寒:“代理词我拉了一稿,我们一块再过一遍。”

旺佳家具公司加工厂。日。

江宁宁在办公室拨电话。

京洲律师事务所。日。

沈松林接电话:“哦,宁宁。……有什么事吗?我正在准备汪海婷案子的材料,晚上可能还要加班。”

旺佳家具公司加工厂。日。

江宁宁手拿电话:“没什么急事。好吧,你忙吧。”

夜景。

海上明月。

都市霓虹。

南洲的夜晚呈现出一片宁静祥和。

京洲律师事务所。夜。

沈松林和林雪寒终于理顺汪海婷开庭应准备的材料,二人长长出了口气,显得轻松下来。

沈松林:“好啦,今天就到这里。”他突然像是才想起,“还没吃饭哩!先喝口咖啡吧。”

沈松林去冲咖啡,林雪寒凭窗眺望城市夜景。

沈松林将咖啡端来,递给林雪寒一杯。二人并肩而立。

沈松林深情地:“累了吧?”

林雪寒轻轻点头:“你瞧夜色多美。”

望着美丽的夜景,二人似乎都有很深的感慨。

沉默之中,二人转身,在沙发上坐下。

沈松林轻轻将林雪寒揽入怀中。办公室灯光柔和,窗台上的杜鹃花热烈地开放。身心疲惫的林雪寒静静地靠在沈松林的肩头。沈松林轻吻雪寒。

京洲律师事务所楼外大街。夜。

江宁宁从大街一端走来。

她停住脚步。

大街对面便是律师事务所的大楼。大楼上只有一个窗口亮着灯光,那是沈松林的办公室。

江宁宁脉脉含情地望着那窗口。

小吃店。夜。

小吃店老板忙着卖夜宵。江宁宁走进店内。

老板:“想吃点什么,小姐?”

京洲律师事务所。夜。

林雪寒头靠在朱力民肩上。朱力民又一次想吻林雪寒,被她轻轻推开。

京洲律师事务所楼内。夜。

电梯门打开,江宁宁手拎买来的夜宵,脚步轻盈地踏上铺着地毯的楼道。

在事务所通向楼道的大门前,宁宁本想敲门,却改变了主意,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走进——出其不意出现在她的心上人面前,送上香喷喷的夜宵,她觉得更开心。

走近沈松林办公室的门,她突然停住脚步。

办公室里,传出林雪寒的声音。

沈松林办公室内外。夜。

林雪寒苦笑着对站在她身边的沈松林摇摇头:“我也想,想时光就这样静静地永远流淌下去,就我们两人,没有邪恶,没有纷争,没有痛苦,有的只是心与心的交融……”

室外,洋溢在江宁宁脸上的笑意突然被惊谔所取代。她愣怔在那里,进退两难。

室内,林雪寒叹了口气,再次摇摇头。

沈松林似已明白理智向他们的情感出了什么声音,尽管惆怅却迅速恢复了常态。见林雪寒端起咖啡杯,轻声地:“凉了吧,我去换一杯。”

门外的江宁宁已知躲避不及,情急之中硬着头皮敲了敲门。

沈松林开门,吃了一惊:“宁宁!”

江宁宁:“想你加班肯定顾不上吃饭,给你送来了。哦,雪寒大姐也在?”

林雪寒迎上:“宁宁!”

江宁宁:“不知道雪寒大姐在这,我只买了一份。嗯,你们趁热先吃,我去再买。”

宁宁说罢就要转身走开。沈松林不知如何是好,林雪寒拦住宁宁。

林雪寒:“来,宁宁,一块坐坐。”

江宁宁推辞:“你们先吃吧。”见两个人似显窘迫,她解开袋子,拿出餐盒,摆在桌上,“不吃就凉了,我还是下去再买点。”

江宁宁执意要走。

林雪寒:“这样吧,今天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完了,要吃我们一块出去吃点东西。”

江宁宁:“不用,雪寒大姐,我还有点事。如果……如果你们要一块出去吃,我就先走了。”

宁宁和善地冲两人笑笑,闪身出了门。

沈松林和林雪寒不安地相互对视。

大街。夜。

江宁宁疾步行走在大街上,痛苦和绝望袭击得她几乎难以自持。

她终于停住脚步,无力地倚靠在一面广告牌上。

闪烁的霓虹灯,对面汽车打来的灯光,映现出从她那双眼睛里涌出的两行清泪。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晨。

刚刚上班,办公室只来了赵正和陈小菱。陈小菱拎起暖瓶准备去打水,赵正见是机会,与陈小菱搭话。

赵正:“林雪寒今天不来?”

陈小菱:“不一定,开庭前有好多准备工作要做。”

赵正做出着急的样子:“她手里有一个消息,王强辉又让我弄,这可怎么办?”

陈小菱:“你不会在电脑里找啊?”

赵正顺口接上:“谁能打开她的文档?”

陈小菱已经走到门外,没有在意随口而出:“先敲l.001”

赵正不禁得意而笑。

旺佳家具公司加工厂料场。日。

江宁宁在料场指挥几个工人整理木料。显然她注意力并不集中,经常走神。

工人抬起一根大木料,向她请示:“助理,这大家伙也码上去?”

她似乎没有听见。

一工人关切地凑近她:“怎么啦?不舒服?”

江宁宁一怔:“噢,没事。”

旺佳家具厂大门口。日。

一辆小车驶进大门。车停住,沈松林从车上走下。

旺佳家具公司料场。日。

一工人站在江宁宁面前,朝她身后扬扬脑袋:“是不是找你?”

江宁宁回转身,见是沈松林向她走来。她稍稍犹豫了一下,迎上前。

江宁宁:“就你一个?”

沈松林:“来看看你。能离开这儿一会吗?”

旺佳家具公司加工厂办公室。日。

江宁宁和沈松林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

江宁宁:“请坐。”她尽量使自己显得平静从容,“喝点吧。不过我这里只有白开水。”

沈松林凝视着眼前简陋的办公室,心里感觉复杂,不知说什么为好。

江宁宁将水杯放到沈松林面前,笑笑:“是表白?是解释?是咨询?还是想来安慰我?”

沈松林:“宁宁……”

江宁宁:“其实一切都没有必要。我认真地想过了,昨天晚上,我几乎整整想了一夜,我已经做出了抉择——我撤退,不会再给你情感上增加任何负担。”

沈松林:“你还不懂……不完全懂我的感受,事情不像你理解的那样简单。”

江宁宁:“你没有必要优柔寡断,知道吗?我是在心灵和情感经历了一次类似涅盘那样的磨砺,很理智很平静地给你说这个话的。我不能不承认一个最基本的事实——你真正爱的是林雪寒。我为你祝福,松林!”

沈松林被宁宁的善良和真诚所感动,但却又不无痛苦地:“可是我要告诉你,我不可能再拥有林雪寒。”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夜。

赵正悄悄走进寂静的报社大楼。轻手轻脚用钥匙开了办公室门,打开灯,直奔电脑。

赵正在电脑上操纵了一会,输入“l.001”的密码,屏幕上出现林雪寒的那份《迹象与疑点》。

赵正抑制着兴奋,打开打印机。

两页文件打印出来。

赵正关了电脑,坐在桌前认真琢磨起手中的《迹象与疑点》。

文件里几行字使他格外重视。这几行字是:

帝王花园房子——市长助理的小姨子——贾——?

孙到底是何角色?何角色?何角色???

他一激灵,已意识到林雪寒穷追不舍的案子与孙南彝的某种牵连。这一重大发现紧张不安又激动不已。略一思索,即刻便对下一步的做法作出决断。

他迅速打开复印机,将第一页放进,复印了出来。他又放进第二页,复印机走了半截,突然停住,警告指示灯不停闪烁。重新启动复印机,警告灯仍在闪烁。他吧嗒吧嗒按复印机开关,又用手拍打,复印机仍不工作。

赵正气恼地:“妈的,偏偏现在卡纸!”

突然,办公室门被推开,一个人探头张望:“谁在里边?”

赵正有些紧张:“我。”待看清来人,才松弛下来,“你今天夜班?”

来人:“这么晚了,还在办公室?”

赵正搪塞:“取点东西,这就走,这就走。”

来人离去。

赵正将放进复印机的第二页文件取出,一份半文件装进两个信封,匆匆离开办公室。

市政府孙南彝办公室。日。

《迹象与疑点》拿在孙南彝的手上。他看了一遍,眉头轻轻一跳,马上又显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孙南彝的对面,坐着赵正。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