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01章

作者:白描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晨。

正是上班时刻,办公室里只来了陈小菱,林雪寒第二个到。

林雪寒:“小菱,早啊!”

陈小菱正对着手中的小镜子化妆,顾不上扭头:“早,雪寒。哎,昨天的采访怎么样?见到那个受害者了?”

林雪寒:“见到了。”

老黄拎包走进,接上话茬:“够惨吧?”

林雪寒:“手段够残忍的。”

老黄:“你是说那个丈夫?”

林雪寒:“还有他的侄子,派出所一个合同制民警。”

陈小菱化完妆,瞥了一眼对面擦桌子的林雪寒:“你脸色不好。”

林雪寒:“熬夜了。”

陈小菱:“知道你熬夜了。”说罢作个怪脸笑起来。

林雪寒愣了愣,明白了陈小菱笑的意思,瞪起眼睛:“你个小丫头,懂得什么!”

王强辉和赵正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陈小菱又冲雪寒作个怪脸,不再吱声。

王强辉:“雪寒,昨天怎么样?”

林雪寒:“稿子写出来了。”

王强辉:“这么快?”

林雪寒从包里拿出稿子,交给王强辉。

赵正在旁边探头看:“《汪海婷探访记》。嗬,重磅炸弹啊!”

陈小菱:“林雪寒可是熬夜写出来的,就看主任大人总编大人有没有胆量发了。”

林雪寒:“不能排除案件有比较复杂的背景,文章尚未涉及这一点,只是报道案件发生过程和此后的有关情况,但也够触目惊心的了。”

王强辉:“我看看再说。”

报社总编办公室。日。

总编牟思萱皱眉颔首、抱臂呆站在写字台前,手里攥着林雪寒的稿件。王强辉坐在写字台对面的沙发上,神情激动。

王强辉:“我主张尽快见报,林雪寒的《探访记》和汪海婷的来信配在一块发。案件性质如此恶劣,受害者的家人在案发后整整半年时间里到处告状,居然毫无结果,罪犯仍得不到应有惩处,还有没有法制?还有没有公理道义可言?”

牟思萱似乎是自言自语:“惨无人道,令人震惊,令人震惊啊!”

王强辉:“林雪寒的这篇探访记富有激情又不失严谨,笔锋犀利又尽可能追求客观冷静,无情揭露丑恶现象,大声呼唤法制和正义,这正是我们报纸需要的,和我们全党目前正在抓的加强法制建设、纠正执法不严、违法不咎、司法不公的大方向是一致的。”

牟思萱:“文章是一篇好文章,如泣如诉,催人泪下,启人深思,难得林雪寒这样一位大义凛然、敬业尽责的记者!”

王强辉:“牟总,我看你就下决心吧。”

牟思萱突然抬起头:“你想过没想过,这篇文章发出来会有什么样的震动?”

王强辉:“震动当然会有,这正是我们需要的。”

牟思萱摇摇头:“你想得简单了。”

王强辉:“我考虑过可能会引起的后果,派林雪寒采访前我也犹豫过,但南洲发生这样罕见的事情,我们能绕开走吗?要绕开走,记者的良心和正义感呢?这张报纸还算是党和人民的报纸吗?”

牟思萱:“说得不错,我何尝不是这样想?但是……有烟吗?给我一支。”

牟思萱显然激动了。王强辉掏出烟,递上一支,帮他点着。牟思萱吸了一口,呛得难受,又将烟掐灭。

牟思萱:“市上目前正在抓的大事之一,是‘南洲形象工程’,作为特区,作为一个以发展外向型经济为主的城市,树立美好的形象是非常重要的。汪海婷案件报道后肯定会引起巨大反响,这与抓‘南洲形象工程’冲突不冲突?矛盾不矛盾?会不会对对外开放带来负面影响?还有,报道后各个方面可能会引起什么样的连锁反应?强辉啊,这些都是我们要谨慎把握的。你容我再考虑考虑吧,也许要召开社委会研究决定。”

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王强辉走进办公室,林雪寒迎上。

林雪寒:“牟总什么态度?”

王强辉:“还没决定。”

林雪寒:“需要不需要我去找牟总谈谈?”

王强辉:“暂时不必。”

赵正将一篇稿件送到王强辉手中:“消息,篇幅不长,挺有新闻性。”

王强辉瞄了一眼稿件:“又是企业开业报道!”

赵正:“这家企业不是一般企业,你往下看,往下看,这家影楼经营思想很有创意,高科技手段、令消费者满意服务和创建精神文明紧密结合,在本市算是别开生面。”

陈小菱伏在自己的桌上“哼”了一声,冷冷讥讽:“富有创意的经营思想,再加上赵大记者富有创意的妙笔生华,发出来绝对能吸引大批读者。”

老黄在一旁敲边鼓:“那还有错?专盯着哪里有企业开业,轻车熟路嘛。”

赵正白了陈小菱一眼,但把反击的矛头对准老黄:“哎,我说老黄,你是没报道过企业开业?我可没在人家那里报销出租车票,也没大包小包往回拎啊。”

老黄:“报销车票算什么,包里拎回的是钢精锅,给你你会要吗?暗底塞的东西那才算东西哩。”

陈小菱笑起来:“好,都抖露出来了,王强辉主任,你可别装没听见啊!”

王强辉慢吞吞地:“我不是聋子,更不是瞎子。”他已看完赵正的稿子,将稿子退还赵正:“放放再说,上边如果签发了报道‘汪案’的稿子,怕就没有版面了。”

市政府大楼外,日。

一辆小轿车驶到楼前。市经济合作局张局长陪朱力民走下车。

二人向大楼内走来。

孙南彝办公室。日。

张局长推开门,向朱力民示意:“请进。”

孙南彝从宽大的写字台后起身,热情迎接朱力民:“朱先生好气色啊,坐,请坐。”

朱力民:“天气好,朋友好,心情好,气色自然也就好,孙助理一样啊。”

孙南彝:“我们哪有朱先生这样的潇洒!三个好不假,特别是朋友好,南洲的朋友要是不好,怎能交上你朱先生,还有那位远在加拿大的金先生啊。”

朱力民和张局长落座,孙南彝也重新坐回写字台后。

孙南彝:“李成亮市长本来今天安排了别的事情,但华侨工业园是本市今年最大一个项目,金先生过些日子就要来,他临时作了调整,今天就要和你先谈谈,主要是想多了解一些有关金先生的情况。”

朱力民:“张局长路上对我说,李市长连金先生吃饭的口味都要详细掌握。”

孙南彝:“市政府今年把宝就押在这上边了,不能不重视。”

报社厕所。日。

赵正在水池子前洗手。

牟思萱推门进来。

赵正谦恭地向牟思萱点头致意。

牟思萱解完手,发现赵正没走仍守侯在水池边。

牟思萱:“最近忙吧,小赵?”

赵正夸张地:“连轴转,忙得真有点不可开交。”他见牟思萱要洗手,连忙拧开面前的水龙头,“那个坏了,牟总,这边。”

牟思萱洗手,见赵正仍没走的意思,便偏转头:“有事吗,小赵?”

赵正脑袋一甩:“没事。”随后却又凑近牟思萱,“林雪寒的文章给您送审啦?”

牟思萱:“唔,看到了。”

赵正:“您觉得怎么样?”

牟思萱不露声色地反问:“你们部里同志们是什么看法?”

赵正:“部里同志……没什么看法,听领导的呗!不过,如果要敞开言路……”

牟思萱:“怎么,你们部言路不畅,还是整个报社言路不畅?”

赵正:“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如果再能多征求些意见,对领导拍板也许会有益处。”

牟思萱赞赏地:“这个建议好,你的提醒值得重视。唔,我就先听听你的意见,随便说,敞开说。”

赵正受到鼓舞,来了精神:“林雪寒仗义执言,精神是可贵的,但报道案件还是慎重为好。这个案件虽是一件妇女遭受摧残的刑事案,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报道,都会牵扯出一系列意想不到的问题——”

牟思萱很感兴趣地:“往下说,往下说。”

赵正:“首先牵扯到公安司法部门,南洲市的社会治安如此糟糕,公民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派出所民警还参与了作案,咱们这个特区不就成了意大利的西西里岛了吗?他们肯定会很恼火,指责报纸是以点代面,以偏概全;其次是妇联,她们是怎样维护妇女权益的?她们那么大的机构、那么多人是干什么吃的?其实她们为妇女做了好多工作,但报纸上捅出一个汪海婷案件,她们所做的一切都一风吹了,她们会怎样想?最主要的还是市委市政府,公开披露南洲这样一个恶性案件,势必会对领导上的工作造成被动,南洲对外是什么形象?他们该怎样向上向下交代?而这一切,还都是以我们的报道完全客观公正为前提的,要是再有不准确或失实的地方,哪怕是一点点,那问题就更复杂,麻烦就更大了。”

牟思萱:“嗬,这么可怕的一副前景!你把最糟的都想到了!”

赵正:“不,这还不是最糟的,这个案子很煽情,一旦在群众中点燃起不良情绪,那就是新闻舆论导向问题了,这可是政治上的大事!”

牟思萱脸上笑眯眯的:“小赵啊,我发现你很会动脑筋了,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他顿了一下,“我倒是很赞赏林雪寒的敬业精神,欣赏她的饱蘸情感从事新闻报道的素质,如果更多的记者都具备这种精神、这种素质,心思更多的用在事业上,而不是用在那些蝇营狗苟的邪门歪道上,我们的报纸还愁办不好?还愁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找麻烦不满意?你说呢?”

赵正想说什么,却噎住了。

牟思萱突然朗声而笑:“哈,你瞧,我们是在什么地方讨论这么严肃的话题!”说着用手拍拍赵正的肩膀:“走吧走吧。”

牟思萱走出厕所。

赵正却没动窝,愣了片刻,朝水池子啐了一口:“老狐狸!”

李成亮办公室。日。

市长李成亮手抚沙发扶手仰头大笑:“生拌尖椒,还有臭豆腐?啊,金先生喜欢吃生拌尖椒和臭豆腐?”

市长办公室的外套间里,李成亮、孙南彝、张局长和朱力民坐在沙发上。李成亮的笑声引得大家也跟着笑起来。

朱力民:“要是饭桌上有这两样东西,金先生保证喜上眉梢、胃口大开!”

李成亮很感兴趣:“你再说说看,金先生还有什么习惯和爱好,咱们都要满足。”

朱力民:“房间里金先生不喜欢摆花,但喜欢绿色的盆景,睡觉习惯枕木棉芯枕头,轿车里的香水不知道他喜欢哪种类型,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喜欢檀香型,去年在天津我陪他坐在一辆车上,车里摆放的是檀香型香水,外面是下雨天,他还是一直打开窗户。除了这几点,金先生总的来说是个比较随意的人,讲究不是太多。”

李成亮以赞赏的目光望着朱力民,由衷感叹:“朱先生真是个有心人啊!”说罢将头转向张局长:“我说老张,看看朱先生,什么叫心细如发?古人早说过‘举大事者必慎其微’,你们经济合作局不是也经常接待外边一些重要客人吗?你这位局长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能不能观察到客人这些细微末节的方面?周总理在世时常常说外事无小事,小事其实不是小事,一件小事情可以赢得一个人的心!今天外办刘主任不在这里,金先生去年以旅游者的身份来过,其实当时我们已经知道他是一位非同寻常的客人,我让他找饭店问问金先生吃饭的口味,楞是谁也想不起来,今后凡是重要的客人来南洲,吃饭点菜的菜单都要留下保管起来,我不要求你们跟朱先生比,你们能做到他的一半也就行了。这个话你们找机会转告外办刘主任。”

张局长:“跟朱先生比起来我们真惭愧,朱先生的公关经验、公关才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孙南彝:“过去只知道朱先生在项目策划投资顾问方面出类拔萃,没想到有大智慧的人,办起事来还得动用小事情上的学问,真是举重若轻啊!”

朱力民笑笑:“过奖了。有些小事情很重要,但说它再重要也只是一种感情的润滑剂,事情成与不成,最终还是要看涉及实质的一些问题。金先生这趟来南洲,我担心的是华侨工业园的选址能不能如他所愿。”

李成亮:“南洲好地方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