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19章

作者:白描

旺佳家具公司加工厂。夜。

月色灯影里,加工厂的吵闹声沸反盈天。

工棚里许多机器被推倒,一些成品半成品家具也被掀翻在地。一群工人在激烈地围攻贾旺,另一些工人则把一些机器和成品家具往卡车上装。贾旺企图突出人群去阻止装车的工人,却被人群挡住。

工人:“说,现在就说,我们的工资究竟什么时候给?”“你说话算数不算数?”“还有奖金!奖金一分也不能少!”

贾旺非常狼狈:“你们听我说,听我说……你们不能胡来!”

工人:“别听他的!拉机器!”“对,拉机器!”“把家具处理了,顶工资!”

有人跳上驾驶楼开始发动车,贾旺冲到汽车前,又被工人围住。汽车启动,贾旺又急又气,工人发出欢呼声和轰闹声。

突然驾驶汽车的工人一愣,忙踩住刹车,人群轰闹声也嘎然而止。

贾旺也不免诧异,扭头一看,见是江宁宁和林雪寒站在汽车前边。

江宁宁和林雪寒静静地扫视众人,一声不吭。

贾旺如获救兵,奔到两人面前:“造反了!造反了!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江宁宁面对人群相当镇静:“怎么回事?”

工人甲:“什么怎么回事?要工资!拖欠我们的工资什么时候发?”

工人乙:“干活不给钱,天下哪有这号道理?”

工人丙:“一拖再拖,我们等不及了!”

好多人跟着嚷嚷起来。

江宁宁不急不躁,淡淡一笑:“瞧瞧你们这阵势!这么多人聚起来闹事,看来气不小啊!我不会吵架,更不会打架,好吧,你们有气就朝我撒吧,这样不更显出你们的威风?”

暴怒的工人们面对这样一个玉树临风的弱女子,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趁工人们愣怔的当口,江宁宁扶起掀翻在地的椅子沙发。一把椅子已摔折,她拣起摔折的木头,拿到为首的工人面前。

江宁宁:“这是你们做的,我知道这里边有你们的辛劳和汗水,摔坏自己亲手做出来的产品,你们真能下得去手?”

工人甲:“我们做还不是给他姓贾的做,东西是他的,怎么下不去手!”

江宁宁:“不对!你们不是要拿这家具这机器顶工资吗?贾总欠你们的工资,也欠我的工资,这家具要能顶工资,也有我一份,要分要抢要毁坏,不跟他商量也得跟我商量啊!”

工人们一时语塞。

江宁宁趁势利导:“其实大家的心情我理解,我不和大家一样吗,也只拿基本工资,大家急,我也急。作为厂里一名管理者,除了急,我还深深感到对不起大家。不过大家今晚的行为,我不能赞成,有事情可以商量,商量不成还有说话的地方,抢呀砸呀,大家知道吗,这是违法的!”

几句话说得众人面面相觑,贾旺神情安稳下来,一直没说话的林雪寒对江宁宁流露出赞赏的目光。

工人甲一愣怔:“嗬,风头咋倒了?我们倒处在下风啦?别听她的,我们要的是工资!不补工资,就拉机器、拉家具!”

工人乙:“找地方说话?说的好听!告官官能来管这事情吗?谁肯给咱老百姓说话?”

工人们又跟着嚷嚷起来,人群又开始騒动。局面眼看难以控制,贾旺和江宁宁都有点急了。

林雪寒往前走了几步,面对騒动的人群,神情自若:“大家能不能听我一句?”

工人甲:“你是谁?这里关你什么事?”

林雪寒:“大家不是担心没人替你们说话吗?我是记者,我可以替大家说话,大家有话可以对我讲。”

工人甲冷笑:“记者?记者管什么用?谁真正把咱老百姓往心里搁?”

工人乙:“除非是那个愿意为民撑腰说话的林雪寒!”

贾旺情绪一振:“她就是林雪寒!”

工人甲:“哼,懵谁,林雪寒会跑到你这来?”

江宁宁:“没错,她真的是林雪寒。”

工人们惊异地打量着站在他们面前的林雪寒,不由肃然起敬。

林雪寒:“我是江宁宁的朋友,也跟你们贾老板是熟人。今天的事情我听明白也看明白了,我想对大家说的是,大家本来很有理,可你们这样一闹,不光把有理闹成没理了,而且还违法!大家想想看值得不值得?”

有人不服:“我们违法,也是他贾老板逼出来的!”

林雪寒:“这个问题我先不和大家争,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大家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讨回拖欠的工资吗?可是今天晚上这样的做法,能达到这个目的吗?先别说拉这些东西出去能卖多少钱,依我看,这样弄出去的东西,怕是送给人都没人敢要!谁敢要抢来的东西?你们都是外地来南洲做工的,你们有地放这些东西吗?事情要是烂到这一步,厂里受损失,你们也不可能再讨回工资,不是也受损失吗?所以我希望大家别图一时痛快和解气,做出骑虎难下、后悔莫及的傻事。”

有人被说动了:“倒是实在话,不是空道理。”

林雪寒:“大家干活,拿不到应得的工资和奖金,这叫人恼火不恼火?当然恼火,可是你们这里有一个人,她不是没能耐去别处挣钱,以她的学识、才能和为人,就是在北京也能进入挣大钱的大公司工作,可她偏偏愿意待在这里,愿意和大家工作在一起、生活在一起,愿意和大家一样拿那份没有奖金的很低的基本工资,为什么?这是因为她能看到公司的明天,能看到这一切困难都是暂时的,我不说你们也都知道她是谁。”

工人们都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江宁宁。

林雪寒:“你们公司的情况我了解一些,本来是定向为东南亚加工输出产品的,可大家都知道,东南亚发生了金融危机,原来定好的销路现在必须转向国内市场,在这个大背景下公司的经营能不受影响吗?可是你们最清楚,你们进的料是最好的,你们手艺是最好的,你们产品的质量在同行业中是最好的,你们贾老板不会拿假冒伪劣产品坑人骗人!这样还怕在市场上打不开销路站不住脚吗?大家要是能看到这一点,能和公司同舟共济共渡难关,公司状况还怕好不起来吗?公司状况一好,我想决他贾老板决不会亏待大家。可是如果大家现在要破罐破摔,公司破产清还的首先是银行的贷款,大家的损失想补也补不回来了,我请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工人们被说服,纷纷点头称是。

工人甲:“林记者,你说的都在理,可是我们就怕到时候贾老板翻脸不认人。”

林雪寒:“还信不过贾老板啊?好,如果大家信得过我,到时候来找我,我会为大家说话!”

工人乙:“好啦好啦,听林记者的!和公司一块渡难关!”

工人甲:“还都戳在这干啥?装机器!装机器!”

工人丙:“把家具往回抬!”

干戈化为玉帛,月色灯影里,加工厂内又是一片喧腾。

贾旺和江宁宁感激地望着林雪寒,贾旺的嘴角甚至有点哆嗦。

贾旺:“林记者,多亏了你,我要好好地谢你!”

林雪寒:“不用客气,贾总。如果你觉得还可以和我交心,等你情绪平缓后,我还是想和你谈谈上次的话题。”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办公室里都在各忙各的事情。,

陈小菱拿着几页文件打算复印,打开复印机,警示灯不停闪烁。

陈小菱:“谁用过机器?怎么卡纸了都不管?”

赵正不由愣怔了一下。

陈小菱打开复印机挡板,从机器里抻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来,瞥了一眼随手扔进废纸篓里。

这一幕被赵正看在眼里。

赵正凑到陈小菱身边:“这机器老有毛病,我看看。”嘴里这样说,眼却一直盯着废纸篓。

他的神情引起陈小菱的注意:“是你卡了纸没管吧?”

赵正:“哪是我,不是。”

陈小菱:“不是你才怪哩,我看看复印了什么就知道。”

陈小菱又捡起扔掉的纸,看了看:“真不是你。”

赵正慌忙地:“让我看看!”

陈小菱:“你看什么?”

陈小菱拿着皱巴巴的复印纸走到林雪寒面前,小声地:“雪寒,这东西怎么不收好?”

林雪寒拿过审看,有半页纸字迹清晰可见,半页尚未复印完就卡住了,是《迹象与疑点》。

林雪寒一愣:“是从复印机里拿出来的?”

陈小菱:“是呀!”

林雪寒:“怎么会呢?”

陈小菱:“不是你复印的?”

旁边的赵正脸色此刻已经非常难看。

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盯着从复印机里抻出的那张纸,久久不语。林雪寒和王强辉站在他身旁。

王强辉:“雪寒这份东西内容事关重大,显然已经被人窃取了。”

牟思萱望着林雪寒:“这么说,有人一直在盯着你?”

林雪寒:“也许吧。”

牟思萱:“我让保卫处查一查。”说完关切地又叮嘱林雪寒:“注意一点,要学会保护自己。”

正在此时,陈小菱匆匆走进:“我想起来了,刚才突然想起来了!”

王强辉:“想起什么?”

陈小菱:“赵正向我打听过电脑里雪寒文档的密码,我告诉他了。”

牟思萱、王强辉、林雪寒相互对视了一眼。

饭店朱力民房间。日。

镜框里晶晶的照片。

注视照片的是朱力民。他的眼里含有一种深情与迷茫相混杂的神情。他把镜框拿起,擦了擦,又放回写字台上。

他拿起电话,犹豫再三,终于开始拨号。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林雪寒接电话:“哦,是你。有事吗?”

饭店朱力民房间。日。

朱力民:“晚上你能抽出点时间吗?我想我们两人好好谈谈。”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林雪寒犹豫,但还是答应下来:“好吧。”

林雪寒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起,她把话筒又拿起来。

林雪寒:“我是。……啊,段处长!……现在吗?……要不要通知沈松林?好,你通知。好的,我马上赶来。”

大街。日。

骑着自行车的林雪寒穿行在车流里。

市检察院大门口。日。

林雪寒走进市检察院。

市检察院段冰华办公室。日。

林雪寒走进段冰华办公室时,沈松林已在里面。

段冰华:“来,林记者,请坐。”

林雪寒在沈松林旁边椅子坐下。

段冰华:“请你们二位来,是因为汪海婷一案马上就要提起公诉了,案子专案组已移交给起诉处。你们作为汪海婷的代理人,不知准备的怎么样?”

林雪寒看看沈松林,沈松林点点头:“基本好了。”

段冰华:“开庭后不会轻松,要准备啃硬骨头!”他手拿一张小纸条,绕过桌子,走到沈松林和林雪寒面前,“你们先看看这个。”

沈松林和林雪寒看纸条。

纸条上写着两行字:一年五万,乱说头断!

段冰华:“夹在衣服里,送给在押的黄四大的。明白什么意思吗?这是黄四大的代价。要是判了徒刑,每判一年外面就有人会给他出五万,要是如实交代呢,黄四大就没命了。”

沈松林:“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段冰华:“应该清楚我们是在和一帮什么人在交手。叫你们看这个纸条,目的有两个,第一,在法庭上罪犯肯定会想方设法抵赖,死不认帐,只有强有力的证据才能击倒他们;第二,愈临近开庭,我希望你们愈要注意自身的安全,狗急了会跳墙,他们会不择手段的,特别是林记者,要知道,有人最恨的是你。”

检察院大门口。日。

沈松林和林雪寒从检察院走出,沈松林犹犹豫豫很不安地望着林雪寒。

林雪寒不在意地笑笑:“走吧。”

沈松林掏出汽车钥匙,递到林雪寒面前:“这几天开我的车吧,不要骑自行车了。”

林雪寒:“骑车怎么啦?”

沈松林:“开车和骑车,一个是铁包肉,一个是肉包铁。”

林雪寒笑笑:“瞧你说的!”

沈松林:“别固执,拿上吧。”

林雪寒接过汽车钥匙:“好吧,好久没动车了,正好过车瘾。”

幼儿园。夜。

朱力民刚刚看过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