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02章

作者:白描

林雪寒家。夜。

朱力民坐在客厅沙发上,脸色阴沉。沙发上一张报纸,他拿起报纸,随手气呼呼地撇到地上。

卫生间里,林雪寒在漱口。

漱完口,林雪寒来到客厅,将桌上的东西整理整理,又拣起朱力民扔在地上的报纸。做这一切的时候,她没有理会朱力民,之后转身进了卧室。

朱力民跟进卧室。

林雪寒铺床,朱力民默默注视着林雪寒的背影。

朱力民极力控制情绪:“我想请你对于今晚的行为作出解释。”

林雪寒没有转脸:“一件非常残忍的残害妇女案件,就是我昨天刚刚采访的案子,涉及到姓胡的家族——案犯是他的弟弟和儿子,而且据受害人揭发,他涉嫌包庇案犯。”

朱力民:“我很难理解,如果真是他弟弟儿子犯了案,他涉嫌包庇,那也有法律去管,犯得着你对人家来那一套吗?何况是在那样一个场合!”

林雪寒转身拿睡衣:“对不起,如果败坏了你的兴致,或扫了你的面子,我表示遗憾。”

朱力民想发作,又忍了忍:“不仅仅是我的面子,还有对别人尊重不尊重,你是记者,是文化人,应该懂得这一点!”

林雪寒:“如果和我打交道的人不值得尊重呢?”

朱力民终于忍无可忍,一肚子火气喷发而出:“你什么人都不会尊重!对我,你尊重吗?看看从昨天到今天你所有的表现,哪一样能说得过去,哪一样做的哪怕是让人心里稍稍能感到舒服一点点?不错,我们之间有矛盾,有别扭,但不至于就这样过不去吧?雪寒,我不理解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

林雪寒吃惊地望着丈夫因激动而变了型的脸孔,眼里溢出一种难以沟通、难以被理解的痛苦而复杂的神情。

街头。晨。

报贩在街头叫卖《南洲日报》。

报贩:“请看今天的《南洲日报》!发生在本市骇人听闻的残害妇女案——丈夫给妻子脸上泼硫酸,受害者向报纸投诉申冤!看啊,《南洲日报》!今天的《南洲日报》!”

有人涌向报摊买报。买到报纸的人翻寻报贩叫喊的消息。

买报人:“没有啊,哪登着泼硫酸的事?”

报贩忙于出售报纸,头也不抬:“三版右下角,‘读者信箱’栏目。”

旺佳家具公司工厂。日。雨。

一位漂亮的姑娘在读《南洲日报》。她是江宁宁。

这是一间破旧的木板房办公室。衬托江宁宁身影的是一把吉他。吉他挂在木板墙壁上。墙壁裂了逢,用纸条糊着,但室内整洁,显出办公室主人不俗的情致。除了那把吉他外,还有墙上雅致的风景画,墙角木板架上插在一只竹篓里的野芦花。

江宁宁显然被报纸上刊登的汪海婷的信震惊了,心绪很不平静。

她拿着报纸,缓缓站起身来,凝神静思。突然,她似乎拿定了主意,迅速将报纸折起,装进提包。

江宁宁走出办公室,发现天下起了雨,回身拿了把雨伞,钻进雨幕之中。

她的身后,是一个破旧的木工厂。油毛毡棚子下工人们正在干活。

京洲律师事务所楼外街头。日。雨。

雨幕中,江宁宁打着伞,静静地站在马路边。

她的目光注视的方向,是一栋大楼的门口。大楼门口挂着几个单位的金属标牌,一只标牌上标明“京洲律师事务所”。

正是中午下班时候,大楼内不断走出下班的人们。

一位英俊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大楼门口。

伞下的江宁宁眼里闪出一束亮光。

男子没带雨具,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拿张报纸顶在头上,匆匆步入雨中。

江宁宁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男子的身影。

男子在雨中疾步向马路奔来,他想拦出租车,但出租车都已载客。当他正在左顾右盼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来——

江宁宁:“沈松林!”

男子一愣,蓦然发现站在不远处的江宁宁。

男子:“宁宁!”

江宁宁走向沈松林,手中的雨伞遮盖在两人头顶。

街头。日。雨。

一把雨伞。沈松林、江宁宁并肩走在伞下。

沈松林表情不太自然,甚至有点窘迫。

沈松林:“下雨,你来这里干吗?”

江宁宁没说话,也没看沈松林,目光沉稳,神色平静。沈松林与她保持一定距离,她将伞向他倾斜,雨丝飘洒在她的身上脸上。

沈松林从江宁宁手中接过雨伞,将伞朝她倾斜过去。

沈松林不安地:“是不是有事,宁宁?”

江宁宁:“找个避雨的地方,我让你看张报纸。”

沈松林:“好,就那家咖啡店吧。”

咖啡店。日。雨。

沈松林、江宁宁走进咖啡店,在一张桌前坐下。

服务小姐送来饮料单:“二位要点什么?”

沈松林向江宁宁征询:“咖啡怎么样?”

江宁宁点头。

沈松林吩咐服务小姐:“两杯咖啡。”

江宁宁从包里拿出报纸,递给沈松林:“第三版右下角,我想请你看一看。”

沈松林打开报纸,看了一眼:“这封来信?”

江宁宁点头。

沈松林低头看报。

咖啡送来,江宁宁加了奶和糖,搅匀,推到沈松林面前。

沈松林礼貌地:“谢谢!”又埋头读报。

江宁宁给自己的杯子里加了奶和糖,慢慢地搅着,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沈松林。

沈松林很快看完报,抬起头,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江宁宁:“信很简单,但这个叫作汪海婷的受害者透露的案子令人震惊,她太悲惨了!”

沈松林:“你是想叫我为汪海婷提供法律援助。”

江宁宁庄重地:“她一定很需要律师。”

沈松林很果决:“这个案子我无偿接了!”

江宁宁黑亮的眸子里溢出欣慰满足的笑意。

外边的雨停了,充满南国风情的大街上,展现出一副鲜亮如画的独特景致。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办公室内读者不断打来电话,询问“汪案”详情。

林雪寒正在接答读者电话:“……嗯,伤害很重,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是的,汪海婷是本市人,信是她姐姐亲自送到报社来的……好,我会把你的意见转告我们领导。再见!”

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响,林雪寒又拿起电话。

林雪寒:“是报社。……汪海婷案件详情?现在报纸决定发表的就是这封信,对不起,我很难再详细告诉你什么……当然,报社派记者采访过受害者,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

赵正准备打另一部电话,刚要往起拿,铃声响起来,伸出的手又缩回:“准是又问案件的,什么也别干了,光接电话得啦!”

陈小菱奔向电话:“我来接。”

林雪寒继续通话:“……我想会的,司法部门和领导部门是会重视的。……不,不用谢,再见!”

陈小菱回答读者询问:“……会不会发详细报道?我也很难讲,这是报社领导上的事情,你注意看报吧,也许会。好,再见!”

陈小菱放下电话,一脸的不满意:“瞧瞧,多难受,都不知道怎么给读者解答!读者的要求这么强烈,雪寒的文章怎么就不能发?太没道理了!”

赵正见电话闲下来,拿起拨号:“喂,是顾总吗,告诉你,你们影楼开业的消息发了,今天的报上,看到了吗?……”

另一部电话又响,林雪寒急忙去接。

办公室的情景王强辉都看在眼里,他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声不响,走出办公室。

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低头看稿,王强辉推门而入。

王强辉:“牟总,汪海婷的信见报后反响很强烈,读者电话不断,都想知道案件的详细情况。”

牟思萱:“是吗?嗯,可以想象。”

王强辉:“我认为林雪寒的文章可以发了,不但发,还应加编者按,旗帜鲜明地表明我们的看法和态度。”

牟思萱不动声色:“等等看,再等等看。”

王强辉:“牟总,我不知道你还犹豫什么,我看发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发我们反倒很被动。”

牟思萱轻轻摇头:“最重要的声音还没有传来啊!”

正在此时,电话响起。

牟思萱接电话:“是,我是牟思萱。……没什么背景啊,是我们自己决定发的,信是受害者家属送到报社来的。好,再见。”

放下电话,牟思萱若有所思。

王强辉:“谁的电话?”

牟思萱:“市政府办公室,问发汪海婷的信有什么背景。”

王强辉不解:“市政府办公室问这是什么意思?”

牟思萱笑笑:“意思已经很明白了,等着看吧,马上就要打雷闪电。”

市政府李成亮办公室。日。

李成亮恼火地拍着案头的《南洲日报》发火:“乱点火,瞎放炮!我还以为是哪位领导批转给他们的,谁都没批,冷不丁捅出这么一封信是什么意思?”

李成亮的面前站着办公室秘书。

秘书小心翼翼地:“他们好象也没给其他有关部门打过招呼。”

李成亮:“好啦,你走吧。”

秘书退出,李成亮拨电话。

李成亮:“牟总编吗?……”

报社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接电话:“是我,啊,李市长……”

李成亮办公室。日。

李成亮对着电话:“你们报上发的那个姓汪的妇女的信我看了,南洲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震惊,很痛心,作为市上一名主要领导人,我会责成司法部门依法办案。但现在我想给你说的是,这封信合适不合适公开在报上发,发出后在社会上会引起什么反应,会产生什么后果,你考虑过没有?”

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对着电话:“李市长有什么想法可以给我们指示。”

李成亮办公室。日。

李成亮:“市政府正在全市全面推行‘南洲形象工程’,树立南洲美好形象,是我们进行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先决条件,形象坏了,牌子砸了,自个先把自个脸上抹得五麻六道,谁还有心气搞建设?谁还跑到这来投资?牟总,你心里应该有这个数啊!”

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汪海婷的情况很惨,案子发了半年,还没人管,我们发她的信是想引起有关方面注意,督促尽快依法办案。”

李成亮办公室。日。

李成亮有点不耐烦:“这不用解释,考虑问题应从大处着眼嘛!案子问题,你们可以把信转交有关部门,不行了还可以写内参,不是什么事非得要在报上公开发不可,报纸应该加强正面报道,多宣传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我提醒你,最近市上与加拿大有一个大的合作项目,我需要一种良好的气氛,需要一个美好的南洲形象,你不要给我帮倒忙!我再提醒你,《南洲日报》是市委机关报,重要报道必须请示市委!”

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怔怔地放下电话。

他心事重重地在室内踱了几步,又拿起电话。

牟思萱:“小刘,通知召开社委会。”说完又补充一句:“让林雪寒也列席参加。”

报社会议室。日。

会议室里坐着七、八位社委,林雪寒坐在后排椅子上。

牟思萱主持会议。

牟思萱:“临时开个短会,主要是传达李成亮市长关于报道汪海婷一案的电话指示,再定一下我们下步的做法。李市长对我们发汪海婷的信不满意,认为与正在大力推行的‘南洲形象工程’有冲突……”

社委们一听便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林雪寒备感意外。

牟思萱挥挥手:“先听我往下讲……”

小镇街头。日。

一张台球案子支在一家杂货店门口。几个青年围着案子打台球。

一个嘴角叼根烟的青年一连几杆都将球打进网袋,旁边有人叫好,青年不胜得意。他是胡满。

一辆豪华小轿车从远处驶来,驶过台球案,小轿车突然停住。车上坐着胡龙广。

胡龙广望着打台球的胡满,吩咐司机:“摁摁喇叭。”

胡满听见喇叭声,回头一望,扔了球杆,吐掉嘴角的烟,快来到步小轿车前。

胡满隔着车窗望着胡龙广:“爸爸,有事?”

胡龙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