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04章

作者:白描

林雪寒家。晨。

林雪寒在厨房准备早餐。

晶晶刚起床,穿好衣服,朱力民要替她叠被子,晶晶拦住爸爸。

晶晶:“爸爸别动,我来。”

朱力民:“你?”

晶晶仿佛要做给爸爸看似的,叠好被子,放好枕头,抻展床单,最后将布娃娃、小布熊在被垛上摆放好。一切都做得一丝不苟、有条不紊。

晶晶:“自个的事情要自个做,不能麻烦别人。”

朱力民一直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女儿。

朱力民来到厨房。

林雪寒:“晶晶起来了?”

朱力民:“起来了。”说完又感慨地补充一句:“她很懂事,你把她教育得很好,我很感谢。”

林雪寒正在往碗中盛奶,停住手,回头望着朱力民,略显迟疑地:“今天……你能陪陪晶晶吗?”

朱力民:“你有事?”

林雪寒:“和妇联同志约好了一块去采访,是案子的事。”

朱力民:“我当然可以陪女儿,不过——”他想说什么,挥挥手,又不愿往下说了。

晶晶跑进厨房:“礼拜天休息,妈妈还要去采访?”

林雪寒抱歉地解释:“妈妈接了件重要报道任务,时间很紧,家里有爸爸陪你,你不是好长时间没和爸爸在一起了吗?”

晶晶:“你不是也好长时间没和爸爸在一起了吗?爸爸回来,你应该陪陪爸爸才对呀。”

朱力民瞥了一眼林雪寒。

林雪寒一时语塞。

一家三口坐上餐桌,电话响起来。林雪寒起身接电话。

林雪寒:“喂……我是林雪寒。请问你是哪位?胡龙广?”

林雪寒不由得一愣。

万顺集团公司。晨。

胡龙广坐在办公室宽大的老板台前与林雪寒通话。

胡龙广:“前天晚上开始不明白林记者的意思,林记者也没给机会好好聊聊,很遗憾啊!林记者还肯不肯赏脸啊?我胡龙广是个粗人,可我尊重文化人,就愿意跟文化人打交道……”

林雪寒家。晨。

林雪寒手持电话,异常冷静:“胡老板想见我,有什么事?”

万顺集团公司。晨。

胡龙广:“事情林记者很清楚啊,你不是正在采访写文章吗?作为我个人来说愿意全力配合,愿意全力协助你把案件调查清楚。……当然当然,我胡龙广还是有这个气度的,就看林记者什么时候肯赏光驾临啦!”

林雪寒家。晨。

林雪寒手捂话筒紧张思索,瞬间之后,脸上换上从容的表情。

林雪寒:“好啊,既然胡老板有如此诚意,我不会拒绝,咱们今天就见见吧。”

林雪寒放下电话,凝神思索。

乡间公路中巴上。日。

一辆在公路上行驶的中巴。

林雪寒和王素淑并排坐在中巴上。

中巴上有乘客议论汪海婷案件。

乘客甲:“那个让硫酸浇了的女人就是咱西阳县三水镇人,她老公的哥哥就是万顺公司的老板胡龙广。”

乘客乙:“真残忍!报纸捅出来了,我看那男人非让蹦了不可!”

乘客甲:“蹦?能判刑就不错!胡龙广本事大着哩!”

林雪寒与王素淑听此言相对而视。

王素淑:“你说胡龙广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葯?”

林雪寒:“什么葯?狗皮膏葯!”

王素淑:“对,肯定是糊人眼的狗皮膏葯!”

林雪寒:“不过卖葯的各有各的招数,看看他的戏怎么演,这倒是个难得的机会。”

王素淑不无担心地:“如果是鸿门宴哩?这些人急了啥事都做得出来。”

林雪寒扭头看一眼王素淑:“你怕吗,王部长?”

王素淑:“我怕?怕了还陪你来?”

林雪寒笑了:“这就好。”

万顺集团公司。日。

公司楼内,林雪寒和王素淑被人领到胡龙广办公室。

胡龙广起身热情相迎。

胡龙广:“啊,林记者大驾光临,欢迎欢迎!哦,这位是——”胡龙广眼望着王素淑。

林雪寒介绍:“市妇联妇女权益保障部王部长。”

胡龙广:“啊,是王部长!难得王部长一块来,二位请坐,快请坐!”

林雪寒:“胡老板不必客气。”

胡龙广:“不是客气,是难得二位肯给面子。噢,喝点什么?”胡龙广显得很轻松,边说边打开屋角的小冰箱,拿出几罐饮料,“我懂记者和上边领导下来的规矩,决不乱吃乱喝,不过来点饮料不算是违反纪律吧?不瞒二位说,我这有的是好茶,万把块钱一斤的武夷大红袍,就是不敢往出拿,怕你们喝着不安生。”

林雪寒笑笑:“是不安生,茶叶那么贵,不定在制作时动了多少心思做了多少手脚哩,你说是不是,王部长?”

王素淑:“动手脚多,细菌也多,喝了那还能消受啊?”

胡龙广哈哈一笑:“你们有文化的人说话都喜欢话里套话,我听得懂,可我不在意。来——”他“啪啪”打开两罐饮料,送到林雪寒、王素淑面前,“广告上宣传这里边不含防腐剂,哪有不含防腐剂的?不过有点防腐剂也好,免得担心我腐蚀了你们啊!——看看看,跟着你们一学我也会说话了!”

胡龙广大笑。林雪寒和王素淑相互对视了一下,意思是说,此人看来决不好对付。

林雪寒切入正题:“胡老板打电话邀请,想必在茶水和饮料之外还有另外的话题要讨论吧。”

胡龙广:“那当然,讨论一个我们都感兴趣的话题。”

林雪寒:“讨论实际前天晚上已开了头。”

胡龙广摆摆手:“那不算,那不算,我相信那种讨论你林记者也不会满意,今天我会尽量让你们感兴趣。”

王素淑:“那就直截了当地说吧,你知道我们要了解的是什么。”

胡龙广:“这里太憋闷了,我们换一个地方好吗?”

万顺集团公司小楼外。日。

胡龙广陪林雪寒、王素淑从楼内出来,一辆小轿车悄无声息地从一旁驶来停在面前。

胡龙广打开车门,请林雪寒和王素淑上车。

胡龙广:“上车吧,不远,一会就到。”

王素淑审视地看着胡龙广。

林雪寒淡淡一笑:“胡老板要带我们去的肯定是个不错的地方,走吧,客随主便。”

小镇。日。

小轿车行驶在小镇马路上。

胡龙广坐在小车前排司机旁边,林雪寒、王素淑坐在后排座位。小镇上的景色从车窗外掠过。

胡龙广兴致勃勃指着马路边一些建筑介绍:“喏,我们公司的电子元件厂。噢,那片厂房看到了吗?医疗器械厂,有台湾人参股,是我们从一个小小的塑料厂发展起来的……前边那栋楼,红顶子那栋,够气派吧,镇政府办公楼,去年刚盖起来,我拍出三百万,算是赞助……”

王素淑:“果然胡老板在这块地盘上是树大根深啊!”

胡龙广:“造福乡里嘛!”

林雪寒:“胡老板带我们出来不会只是参观你的辉煌业绩吧?”

胡龙广哈哈一笑:“那当然,那当然。我说过了嘛,一定要让你们感兴趣——我知道你们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小车驶出小镇,拐上一条乡间小路。

胡氏祠堂。日。

一座古庙似的屋宇坐落在村庄路口。屋宇正中悬挂着牌匾:胡氏祠堂。

小车在胡氏祠堂前停住,胡龙广和林雪寒、王素淑从车上下来。

林雪寒和王素淑打量着眼前的胡氏祠堂。胡氏祠堂透出一种森刹之气。

胡龙广观察了一下二人的脸色,神情语调有所变换,透出冷冰冰的气息:“汪海婷不是咬住说有人害她吗?一个是我的弟弟,一个是我的儿子,我想二位一定想见见这两个人!”

林雪寒和王素淑不由一愣。

林雪寒:“他们在哪儿”

胡龙广:“不用急,马上就到。”

王素淑:“为什么要在这里?”

胡龙广:“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胡龙广管理公司用的是国法,那不含糊;可在姓胡的家门里,家规就是家里的法律。不怕你们笑话,我这人脑瓜里这点封建意识就是除不掉。如今,有人控告胡家出了两个案犯,今个我们就当着胡家老祖宗的面,咱们来他个‘三堂会审’,审审胡家两个不肖子孙!”

林雪寒不动声色哂然而笑:“原来胡老板要演‘三堂会审’呀?不错,这是一出好戏!”

胡龙广:“你们可以在方圆打听打听,胡家人向来敬畏祖宗,在这说瞎话老祖宗是不会饶的。”

林雪寒、王素淑随胡龙广来到祠堂香案前。

司机从外边进来报告:“来了。”

胡龙广:“叫进来!”

司机走到门口一摆头,随即胡龙泰、胡满以及两三个随从进了祠堂。

胡龙泰仍是那副委琐无赖样,胡满则一身警服,显得满不在乎。进门后,两人都仇视地瞅了瞅林雪寒和王素淑,林、王二人以犀利的目光凛然相迎。

胡龙广瞅瞅林雪寒和王素淑,然后将目光落在儿子胡满身上。

胡龙广大发雷霆:“扒下你那身黄皮!来这还耍什么威风?”

胡满不服地:“我是警察!”

胡龙广:“警察?就是怕你辱没了警察!”

胡满气哼哼地脱掉警服,扔给旁边的人。

胡龙泰:“今个,叫你们两人来,是要当着胡家老祖宗和林记者、王部长的面,说清一件事儿,你们别给我驴嘴马脸的,规矩不用我说,谁说瞎话饶不了谁!上香!”

胡龙泰和胡满又仇视地看了看林雪寒和王素淑。随从拿出两把香和四根带长梗的红腊烛,帮两人点燃,插在面前的香案上。

两人后退跪下。

突然“嘎嘎”几声叫唤,一只捆缚着腿的大公鸡不知从哪儿被随从拿出扔在两人面前,紧接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咣当”一声落地,同时,两人面前被摆上两只碗。

挣扎的公鸡。明晃晃的菜刀。粗砺的瓷碗。

胡龙广抓过菜刀,用拇指试试刀刃,又抓起公鸡,只缓慢地轻轻一划,公鸡腿上的麻绳便被锋利的刀刃割断。他望着菜刀,似乎很满意,嘴角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容。突然,他扬手扔掉了菜刀。

闪烁着寒光的菜刀“咣当”一声落在林雪寒脚前。

王素淑一惊,林雪寒却表情平淡,镇静自若。

胡龙广翻了一眼林雪寒,这才看着胡龙泰和胡满,咬牙切齿地:“你们两个听明白,谁要不老实,叫胡家老祖宗脸上无光,就跟这公鸡一样!开始吧!”

公鸡“嘎嘎”叫起来。跪在地上的胡龙泰面目狰狞,捡起地上的菜刀。菜刀寒光闪烁。但他猛地扔了菜刀,菜刀再次落在林雪寒脚前。胡龙泰两手抓住公鸡脖子只一拧,公鸡立码哑了声,鸡脖子断成两截,汩汩流淌的鸡血滴在两只瓷碗里。

胡龙泰扔了死公鸡,和胡满一块端起盛有鸡血的瓷碗,一仰脖,灌下了碗里的鸡血,然后向面前的香案连磕了几个头。

磕罢头,两人想站起。

胡龙广一声断喝:“跪在那别动!”

两人只好又跪下。

胡龙广:“你们说说,汪海婷给人拿硫酸浇了,是不是你们干的?”

胡龙泰:“不是。”

胡满:“不是。”

胡龙广:“那为什么汪海婷要说是你们?”

胡龙泰:“不知道。”

胡满:“不知道。”

胡龙广:“胡说!人家平白无故瞎咬你们不成!”

胡龙泰:“她跟我夫妻关系不好,她想自杀,成心要栽赃陷害我。”

胡满:“她跟三叔老打架,我作为民警调解过几次,她认为我向着三叔,就一直恨我。”

胡龙广转到两人身前,气恨地一脚踢飞胡龙泰面前的瓷碗:“没出息的东西,正经营生不好好干,就会吃喝嫖赌,跟老婆干仗,胡家祖宗的脸面让你丢尽了!当着报社记者和妇联领导的面老实说,你老婆究竟是咋出事的?”

胡龙泰扬起头,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望望胡龙广,又望望林雪寒和王素淑:“这是要逼我赌誓呀不是?好,我就赌个誓给你们看看!”

他起身呼啦一下扒掉上衣,拔起香案上四根正在燃烧的蜡烛,合成一撮攥在手里,高高举起,将滚烫的烛泪滴答在躶露的胸脯上,然后咬牙冷笑着又瞥了一眼林雪寒和王素淑。

胡龙泰:“有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