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05章

作者:白描

报社大门口。日。

蒲心易站在她的车前,赵正热情地凑在她的身边。

赵正:“稿子都发出去了,过几天就会陆续见报,你就放心吧。”

蒲心易:“我很欣赏你的办事能力,等着看结果吧。”

赵正忽然面露难色:“我这一来欠的人情可就大了,全指望朋友看我的面子,可交情归交情,如今这办事,你也知道,讲了交情还得讲实惠。各方的酬劳你这只预付三分之一,我这儿作难啊。”

蒲心易笑了:“三分之一这个数不是咱们早讲好的吗,达到了预定的宣传效果,我照单全付,你尽可以放心。”

赵正:“有些家伙可是鬼精鬼精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蒲心易半开玩笑地:“那你就告诉他们,我这儿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赵正望着蒲心易,无奈地讪笑:“好!我算服了你了!”

林雪寒匆匆从报社大门里走出,朝小车走来。

赵正向蒲心易挥挥手,算是告辞。

林雪寒走到蒲心易身边,回头望了一眼赵正的背影:“你算是找了一个好合作伙伴。”

蒲心易:“你不帮我,我还不能找别人啊?”

林雪寒嘲讽地:“你找对人了,他会替你把事情办得很漂亮的。”

蒲心易:“放你的心好了。”她打开车门,“上车吧,市委书记特意邀请林大记者,能顺道给你当回司机也很荣幸。”

林雪寒:“真是生意场上练出的一张嘴。”

蒲心易;“那也和你这记者差远了。”

大街上。日。

蒲心易驾车,汽车行驶在大街上。

蒲心易:“田岭书记刚从省城回来,马上就要听汪海婷案子的汇报,他很重视啊!”

林雪寒沉思地点点头。

蒲心易:“你对这个案子的结局怎么预料?”

林雪寒:“什么意思?”

蒲心易:“什么意思还用问?你觉得这个案子能不能深入办下去?”

林雪寒:“当然。”

蒲心易:“就是因为有市委书记的支持?”

林雪寒;“不在于谁支持不支持,从根本上讲,是我们的社会决不能容忍公然犯罪而不遭法律的惩处,我们国家终归还有法律,人世间终归还有个天理公道。”

恰好遇到红灯。蒲心易停住车,瞟了林雪寒一眼,沉默片刻,轻叹口气:“我理解你。看了报上你的文章,我一下子明白了你为什么会那么不顾一切地投入这个案子,唉,汪海婷也真是惨呐。可是,雪寒……”蒲心易顿了一下,似乎斟酌该怎样往下讲,“我这多年也算是在社会上扑腾来扑腾去,各方面打过交道的人多了,各种事见过的也多了,据我的经验,你抖搂出来的这个案子,看去很简单,但你能说简单的案子就没有希奇古怪的背景?简单的案子就能很容易地办下去?你要这样想,你就错了。人都说我们这个社会像张网,什么网?我看就像是人身上的经络网,你在脚趾尖上扎一针,说不定脖梗子抽得发麻!而这脚趾尖和脖梗子是怎样个联系,你根本就看不见、摸不着!凭直觉,就凭案发后罪犯能长时间逍遥法外,我都觉得这块骨头够你啃的,雪寒,我真为你往后的处境担心哩。”

林雪寒:“如果真像你说的有一张网,不管它是什么网,我还真有兴趣去碰碰。”

蒲心易若有所思地望着林雪寒,林雪寒目光沉静。

路口交通台已经变成绿灯了,蒲心易没有看见,后边的车在鸣喇叭。林雪寒向蒲心易指指灯,蒲心易忙启动车子。

鹦鹉湾。日。

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

蓝天。白云。与荒地相接连的大海。远处城市的建筑隐约可见。

市长助理孙南彝和市经济合作局张局长陪朱力民正在这里视察。

朱力民望着眼前辽阔坦荡的荒地,抒发感慨:“地势平坦,环境优美,看,那不是码头吗?看都看得见,鹦鹉湾真是块好地方啊,难怪金先生一眼就给瞅准了!”

孙南彝:“地方是不错,但麻烦就是那一块已经划出去了,喏,就是那一块,人家在前边啊!”

张局长:“大约占鹦鹉湾总面积近二分之一。”

孙南彝:“所有手续早已履行完毕,土地使用款人家都交了两年多了,而且是社会公益项目,现在想挤人家,不好办哪。”

三个人踩着荒草朝前走,在一道简陋的只具象征性的铁丝网前站住。铁丝网歪歪扭扭的木桩上挂着一个牌子,牌子风吹日晒已颇显陈旧,上面用油漆刷写着“夕阳红老年乐园用地”字样。

朱力民沉思地注视着牌子:“夕阳红项目批准两年多了,为什么至今没有上马?”

孙南彝:“批准三年四年的项目还有没上马的,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多的是受大环境的影响,宏观调控后,向银行贷款难了,资金一时难以到位,就像眼前夕阳红这个项目。”

朱力民:“别是利用社会公益项目立项,跑马圈地用便宜价钱先把土地拿到手,再做地皮生意啊,现在这样的开发商可不少。”

孙南彝:“据我们掌握,还没有发现夕阳红有这种意图。”

荒野里传来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一辆越野吉普朝三人疾驶而来。

吉普车在三人跟前停住,胡龙广从车上跳下。

胡龙广惊喜而热情地和三人握手:“三位大驾光临,怎么事先也不打个招呼啊!我刚从外边回来,公司里的人说看见你们来鹦鹉湾了,我就赶紧往这赶。”

孙南彝:“我和张局长陪朱先生来随便走走看看。”

朱力民:“没什么要劳驾的事情,不敢惊动啊。”

胡龙广:“哪里哪里,哪能这么说!到我们这里了,总该给我们赏赏脸啊,走,去公司坐坐!”

朱力民:“就别叨扰了。”

孙南彝也摇摇手:“算了吧!”

胡龙广:“这哪行?一定得去坐坐,我还要请你们指导工作哩!”

市委会议室。日。

一间不算大的会议室,围绕长案坐了十多个人。市委书记田岭和市长李成亮坐在长案顶端,林雪寒和市妇联王素淑部长坐在靠后边的椅子上。

田岭主持会议。

田岭:“好,人都到齐了。今天我们召开一个汪海婷案件的汇报会,各方面一块来把案子的情况抖一抖。参加会议的有市政法委的主要领导,有公安、检察、法院、妇联各部门的有关负责同志,另外我们还特意请来报道汪海婷一案的《南洲日报》记者林雪寒同志。”他把目光转向林雪寒,“林雪寒,大家可能对你还不熟悉,你让大家认识认识好不好?”

林雪寒稍显局促地从座位上站起,众人一齐将目光转向她。

田岭示意林雪寒坐下后,目光扫视了一圈与会者:“南洲发生了一件惨案,一件令人不忍目睹、不忍卒听的惨案,说是惨绝人寰也不过分!这个案子发生在社会主义的经济特区,发生在即将跨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令人感到震惊,可是更令人感到震惊是,这个案子,我们不是从公安机关的报告中获悉的,不是从检察院的起诉书中看到的,不是从法院的判决书上读到的,而是一个记者,顶着很大压力、冒着很大风险,发出了一篇采访报道我们才知道的,这说明了什么呢?作为南洲市委书记,除了震惊之外,我还感到内疚和惭愧!案发已经半年了,我们的公检法,我们这些被称作南洲人民父母官的人,仍然不能为人民提供有效的保护,不能将罪犯绳之以法

,这是我们的失职啊!所以今天开这个会,我的心情是沉重的,我昨天刚从省里开会赶回,这是回来后召开的第一个会,之所以首先要召开这个会,就是要给自己的良心作一个交代,给南洲人民作一个交代!好啦,我先说这些,下边谈谈案子的情况,谁先讲?”

田岭的开场白使会议的气氛骤显凝重,李成亮的坐在那里显得有点不大自在。

市公安局王局长首先发言:“我先谈几句。首先我们市公安局感谢新闻舆论单位,对发生在我市的这一严重摧残妇女的案件进行曝光,感谢林雪寒记者写了一篇震人心魄、发人深思的调查报道。市局从上到下看了这篇报道后,触动很大,连日来围绕这个案子开了几个会,也派了人下去和县局一起抓案情的落实。具体案情,等一会由汪案专案组组长、西阳县公安局邱局长向大家汇报,”他朝旁边的一个中年人作了个手势,邱局长向大家点点头。“我想先谈点教训。本案暴露出我们公安机关工作严重的疏漏,像这样一个犯罪事实非常清楚的案子,为什么一直会拖到今天,拖到记者捅出来后才被我们了解,才开始立案?公安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是保护人民群众的坚强后盾,但在汪海婷一案上,我们却丢掉了自己的责任,正像田书记指出的,我们愧对南洲人民。这个教训,我们要认真总结汲取。下边由邱局长向大家汇报具体案情。”

邱局长翻开笔记本,咳嗽了一声:“遵照市局领导指示,连日来我们抽调警力,抓紧落实案情,现在查明的案情是:受害人汪海婷,长期和丈夫胡龙泰感情不和,多次提出离婚请求,而丈夫胡龙泰不愿离婚,多次殴打汪海婷,汪便长住娘家,因此更遭胡龙泰嫉恨。据受害人指控,今年八月十二日,胡龙泰伙同侄子胡满和一名开车的司机——查明是三水镇夜来香饭馆老板黄四大,从娘家村外将其劫持回到家中,打发走黄四大后,胡龙泰和胡满先是对受害人进行殴打,继而轮姦,最后用硫酸将受害人毁容。记者林雪寒同志在报道中也是这样写的。专案组现在落实的是,胡龙泰黄四大伙同作案已基本可以确定,但被指控的另一犯罪嫌疑人胡满,有人证明案发时不在现场,到底是否参与了作案现在还须进一步侦察,轮姦的事情也因此难以确定。需要说明的是,这个胡满,身份是三水镇派出所合同制民警。”

会场一片安静,与会者都在作笔记,惟有林雪寒一动不动,神情冷峻在思考着什么。

邱局长:“案情粗线条就是这样,各位领导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提问。”

田岭:“罪犯什么时候才能抓起来?”

邱局长:“记者的文章登出后,三名犯罪嫌疑人就不见了踪影,今天决定在三人常出没的地方进行搜捕。”

万顺集团公司。日。

一张标志着“南洲市夕阳红老年乐园工程规划模型”的大沙盘。

胡龙广与孙南彝、朱力民、张局长站在沙盘模型前,胡龙广手拿一根长杆,向孙胡三人讲解着。

胡龙广:“这里是医院,除门诊部外,还可以设100张床位。看看这里,这里是游泳池,游泳池旁边是门球场,这里是高尔夫球练习场。老年人在这里养老、娱乐、医疗保健看病治病,完全实行一条龙服务。”

朱力民:“胡老板规划的这个老年乐园,真是突出了一个乐字啊,老人住进来真是要乐而无忧、乐而忘返啦!”

胡龙广“我们还要请朱先生参谋参谋,看看那些地方还需要改进。”

朱力民:“规划还要改进?这么说胡老板对这个工程近期不准备上马喽?”

胡龙广急忙改口:“就是建起来该改进的地方也得改进呀。”

孙南彝:“不要总想着赚钱,如今有些人千方百计打孩子们的算盘,要在孩子们身上赚钱,我就反对这一点,你们这个老年乐园可别算盘拨到另一头又在老头老太太身上打主意。当然钱是可以赚一点,但还是服务第一啊!”

胡龙广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朱力民冷不丁发问:“你要什么条件才肯让出这块地皮?”

胡龙广愣了愣,然后扬起脖子大笑起来:“你老弟真会开玩笑!我们好不容易申请到手的地皮,为什么要出让?没有这个道理啊,是不是?”

朱力民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

四人走出展示模型的房间,胡龙广推开对面办公室的门。

胡龙广:“你们三位先在里边坐,我去叫他们弄点水果来。”

孙朱张三人在胡龙广的办公室里坐下。

朱力民:“我倒挺服这个人,家里出了案子,处变不惊,还能笑谈生意。”

张局长:“从一个包工头给人盖房子起家,早闯荡出来了。”

孙南彝:“是啊,此人看去有点土,但决不能小看。我今天出来的时候,听说田岭书记要召集有关方面听取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