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06章

作者:白描

报社大门口。日。

看到约见她的人竟是沈松林,林雪寒备感吃惊。

沈松林也很局促,但他尽量控制着自己。

沈松林:“很意外,是吗?”说着大方地伸出手。

林雪寒在一瞬间似乎迟疑了一下,但马上握住了向她伸来的那只手。

林雪寒:“真没想到是你……什么时候来的南洲?”

沈松林:“快一年了。”

林雪寒:“啊?你在南洲?刚才说的那个律师事务所……”

沈松林:“和几个朋友合伙办的,都是一块从北京来的。”

林雪寒:“怎么连声音都变了,电话上一点都没有听出来。”

沈松林笑笑:“肯定是要变的啊!你怎样?一直在报社工作?”

林雪寒点点头,然后望着沈松林,沈松林也望着她。两人似乎都想说什么,又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四只目光短暂相碰之后,沈松林先把目光移开。

沈松林解除尴尬:“瞧,我们俩成了大门口站岗的了,能不能找个地方,来找你想谈件事。”

街心小花园。日。

林雪寒沈松林漫步在街心小花园。

沈松林:“报上你对汪海婷案件的报道我看了,很震撼人心。我是经过反复考虑,才下了决心来找你的。”

林雪寒:“你是律师,是不是从法律角度有什么想法?”

沈松林沉吟片刻,目光落在林雪寒的脸上:“案子起诉时,汪海婷需要代理人,我打算做她的代理人。”

林雪寒有点吃惊:“你要做她的代理人?”

沈松林:“义务为她提供法律援助。”

林雪寒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看得出她是在控制着冲动的感情。

沈松林:“你觉得怎样?”

林雪寒眼望远处若有所思,只笑了笑,没有表态。

沈松林:“从案情看,这是一件有预谋、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后果极其严重的罪案。我有一种感觉——”

林雪寒:“哦,你说说!”

沈松林:“这个案子不像一件简单的因夫妻关系恶化而导致的报复案,也许有更复杂的背景。”

林雪寒猛一振作:“你也这么看?”

沈松林点点头:“一个民警是不会无缘无故介入一件夫妻纠纷案的,尽管他们是叔侄关系。根据汪海婷的控诉和你的报道来看,也没发现那个叫胡满的民警以往跟汪海婷有什么私仇,再说如此一件罪行昭著的案件,为什么罪犯一直得不到惩处?这些问题都违背了事物的基本逻辑。”

林雪寒赞赏地:“我也这么想。”

沈松林:“所以我怀疑这个案子有更为复杂的起因,单纯的夫妻关系恶化解释不了许多疑点。”

林雪寒沉思地:“看来还得找汪海婷再作一些了解。”

沈松林:“去时叫上我行不行?”

林雪寒点点头。

沈松林打趣地:“你这点头,就是说首先从你这儿同意我做代理人了?”

林雪寒:“这要由汪海婷决定,不过,我想她不会拒绝吧。”

沉默有顷,沈松林试探地:“能不能说说你这么多年的经历?“

林雪寒淡淡一笑:“很简单,没什么好说的。六年前从北京的报社来到特区南洲,开始为了站住脚,到处打零工,三个月后才应聘到到报社干上了本行,就这么一直干到今天。有一个女儿,五岁了。”

沈松林:“在北京的报纸上看到过介绍朱力民的文章,说他事业干得很成功,我一直以为你还在北京哩。怎么,他在北京,你为什么要来南洲?”

林雪寒不愿正面回答:“算是各有各的追求吧。你呢?说说你的情况。”

沈松林:“我嘛,怎么说呢?学校里那档子事,后来的结果可能你听说了,错案纠正过来了,补发了毕业证,要给我分配工作,我没让,突击了半年功课,考上了法学研究生,毕业后就进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干了几年,又来了南洲。——瞧,也挺简单的。”

林雪寒低头半天才又抬起头:“家呢?我是说……家现在安在哪?”

沈松林爽朗地笑起来:“一个人,走到哪就算把家安到了哪。”

林雪寒诧异:“怎么?……对不起,也许我不该问,我听人说你成家了,还说她很有才学。”

沈松林:“是的,她很有才学,但她去了德国,而且不准备再回来,两年前我们已办理了手续。”

林雪寒连忙道歉:“对不起。”

沈松林挥挥手:“这有什么关系!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吗?哎,要是和朱力民通电话,别忘了替我问声好啊。”

林雪寒:“他现在在南洲。”

市政府李成亮办公室。日。

李成亮办公室的外间坐着朱力民、孙南彝、市经委刘主任、市外办冯主任、市经济合作局张局长。李成亮坐在正中沙发上。

朱力民手里拿着一张纸,正在介绍情况:“e-mail是今天上午发过来的,金先生来南洲的行程已决定提前。他希望这次来把能定下来的问题都定下来,能正式签署协议最好,e-mail

上表达的态度很真诚,也很迫切。”

李成亮:“看来金先生完全向我们敞开了心扉,一点没有商界拐弯绕圈、故弄玄虚那一套。金先生如提前来,接待准备工作就很紧迫了,所以叫大家来碰碰头,朱先生算是特邀来参加这个碰头会吧。”

张局长:“金先生来,别的问题我看不大,他很真诚,咱们也很真诚,唯一的问题我看还是华侨工业园的选址问题。如果金先生像朱先生说的那样,就看上了鹦鹉湾,怕扯皮事不会少。”

刘主任:“那只好动员万顺集团方面转让了,反正‘夕阳红’项目到现在还没什么动静。”

张局长:“转让?怕不那么容易,昨天我和孙助理、朱先生去鹦鹉湾,见到了万顺的老总胡龙广,听他的口气根本没考虑转让不转让。”

李成亮:“还有些什么事情,都摆一摆。”

孙南彝谨慎斟酌着开了口:“金先生态度很真诚,这一点我相信,但这不等于华侨工业园就在南洲敲定了,不要忘了我们的对手还有个连江市,他们时时刻刻都会和我们对这笔投资展开竞争,对此决不能掉以轻心。我顾虑的除了选址问题以外,还有个投资大环境问题,南洲是个正在发展的城市,工业基础设施方面的硬环境比起连江来有差距,软环境方面究竟我们有多大优势?这一点我们自己心里首先要有个底。”

冯主任:“最近把个汪海婷的案子弄得沸沸扬扬,报上还在烧火,又搞起了讨论,从我们外事工作角度看,公开报道这个案子适可而止也就行了,再闹下去南洲对外形象可不好看啊。”

孙南彝对冯主任的看法作出深表赞赏的样子。

刘主任:“会不会影响到华侨工业园项目?”

孙南彝看了李成亮一眼:“这个嘛,正是让人担心的,你把南洲宣传的血渍糊拉的,好象人在这儿连个安全感都没有,出了事连个公道都没地讨,人家把那么多钱往这甩,能没有顾虑?这也不客观嘛。我们开展的南洲形象工程建设,费了老大劲儿,也取得了很大成绩,这才是要加大力量宣传的。听说有种说法,说是这个案子还有什么什么背景,象是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影响还不够轰动,这样弄下去,只能使我们的工作、特别是政府的工作越来越被动。”

冯主任:“新闻宣传就是有这个通病,不考虑别的,一味追求轰动效应。”

张局长:“报纸报道汪海婷的案子还是应该的,法制建设不抓也不行!”

孙南彝:“抓是肯定要抓,但要看是怎么个抓法,不能影响经济建设这个中心。”

李成亮烦躁地一挥手:“案子的事别扯了,谁在这也扯不清,说说别的吧。”

朱力民在这一过程中一直没吭声,但他非常留意每一个人的言论和神情。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黄昏。

正是下班时刻,王强辉不在办公室,林雪寒匆匆收拾桌面上的东西,陈小菱和老黄拎着包准备离去,赵正仍稳坐在那里,在他的对面,坐着蒲心易,她正在翻看手中的几张报纸。

老黄向众人打了声招呼:“先走了啊。”出了办公室。

陈小菱向林雪寒道了声“明儿见。”又向蒲心易扬扬手,一阵风似的飘走了。

林雪寒拿着一沓稿件,对蒲心易说了声“等等我”,也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剩赵正、蒲心易二人。

蒲心易放下手中的报纸,赵正注意观察蒲心易的表情。

赵正:“已经发出了这几篇,有些报可能也发了,还没寄来,我估计最近起码还有四五篇。这下萧野山可真的把名气打响啦!”

但蒲心易脸上并没有满意的神情:“都是一些见也没见过的小报啊,赵先生,咱们说好的可是在大报上发啊!”

赵正:“没问题没问题,大报一点问题也没有,我敢打保票!大报上文章慢,这你是知道的,过两天肯定会登出来。”

蒲心易:“但愿如此。”

赵正突然显出作难的样子:“我还是觉得费用上你卡得太紧了,我这里作难啊!这样吧,你再拿出一万来,我好给朋友们有个交代,你也算了结了一半的事情。”

蒲心易精明地笑笑:“我知道赵先生花了不少力气,也做了不少难,但咱们还是按事先敲定的规矩办吧,等事情真的都了结了,我一笔清帐,放心吧,赵先生。”

赵正还想说什么,见林雪寒回到办公室,不便再开口。

蒲心易将刚才看的几张报纸装进包,走到林雪寒身边,“忙完了没有?”

林雪寒:“这就走。”

林雪寒拎起包。蒲心易随林雪寒走到门口,回头向赵正一扬手:“就这样啊!”

赵正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报社大院。黄昏。

林雪寒和蒲心易走出报社大楼。

蒲心易:“干脆别骑车了,我送你。”

林雪寒:“好吧,正好有话跟你说。”

大街上。黄昏。

蒲心易驾车,在一个十字路口打算直行,林雪寒却让她拐弯。

林雪寒:“往右拐,去滨海路。”

蒲心易奇怪地瞥了林雪寒一眼。

海滨草地。黄昏。

小车在距海滨不远处一片美丽的草地上停住。林雪寒打开车门准备下车,蒲心易却观察着林雪寒,坐在那儿没动。

林雪寒:“下呀!”

蒲心易“吭”地笑了声,随林雪寒下了车。

蒲心易:“你这是要说什么啊?神秘兮兮的!”

林雪寒不说话,踏着草地朝前走,蒲心易只好跟在她身后。

林雪寒站住,不看蒲心易,目光迷离地望着西天的彩霞。

林雪寒:“心易,我今天见到了一个人。”

蒲心易:“见到谁了?瞧你这神不守舍的劲儿,该不会是那个沈松林吧!”

林雪寒静静地:“真是他。”

蒲心易不由一愣:“真的见到他啦?”

林雪寒点点头:“快十年了,今天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京洲律师事务所。黄昏。

沈松林的办公室里,坐着江宁宁。沈松林给她讲见到林雪寒的情景。

沈松林沉思地:“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很吃惊。”

江宁宁不解:“她为什么吃惊?”

沈松林自知失口,急忙掩饰:“她……可能她没想到有律师会主动去找她。”

江宁宁:“她说什么?”

沈松林:“她欢迎我代理这起案子,她也要做汪海婷的代理人。”

江宁宁很感兴趣地:“你对林雪寒印象怎么样?”

沈松林含糊其词:“不错……像你说的,嗯,很好。”

江宁宁注意到了沈松林不自然的表情,不免感到奇怪。

江宁宁:“你……有什么心事?”

沈松林:“没有啊!”

江宁宁:“我看你像是有心事。”她站起来,用有点哀怨又有点讥讽的眼光望着沈松林,“你呀,总是不敢正视自己,也不敢正视别人,我真不明白有时候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就说汪海婷的案子吧,打算接,又犹豫,犹豫后又要接,见了一趟林记者,现在又不知道怎么想的了。你怎么就不能犹豫少一些,活的洒脱一些?把你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顾虑都扔开?”

沈松林分辩:“案子的事我决定接了,没变化啊!”

江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