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07章

作者:白描

医院病房。日。

床头柜上的空气加湿器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雾气。

汪海婷继续向林雪寒和沈松林讲述她遭受残害的经历。

汪海婷:“为什么要摔了胡家祖宗的牌位?当时是急了,真的是急了……那天我在外边惹了点事情,我知道胡龙泰回家决饶不过我,在家里一直提心吊胆的,果然,他从外边回来一脸的恶气,拿起院子里一根棍子就朝我走来……”

林雪寒打断汪海婷的讲述:“你说你在外边惹了点事,是什么事?”

汪海婷沉默了。过了片刻,慢慢摇摇头:“你就别问了,那事怪我。”又沉默了一会,才接着讲下去:“胡龙泰拿起棍子就朝我走来……”

汪海婷家。日。回忆。

一圈破围墙,三间破旧的茅草屋。胡龙泰手里操根棍子,气势汹汹地向屋中走来。

汪海婷瑟瑟发抖,蜷缩在屋中一角。

胡龙泰冲进屋子破口大骂:“騒货!家里圈不住你啦,跑到外边去给我惹是生非!我非打死你不可!我叫你给我乱跑!我叫你给我乱跑!”

胡龙泰一边骂,一边拉住汪海婷劈头盖脑就打。

汪海婷双手捂着头想躲,但怎么也躲不过胡龙泰的棍子。

左冲右突中,堂屋正中胡家祖先的牌位突然映入汪海婷的眼中。她像发现救星似的冲向供桌,一把操起桌上供奉的牌位顶在头上。

汪海婷:“打吧打吧打吧,不怕你家祖宗遭殃你就往死的打吧!”

胡龙泰举起的棍子在空中停住了,祖宗牌位像一道灵符一样震慑住了他。

胡龙泰:“放下!臭婊子,你给我放下!快给我放下!”

一身警服的胡满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茅屋门口,恶狠狠地盯着汪海婷。

气急败坏的胡龙泰扔了棍子上前揪扯汪海婷,一边抢夺牌位一边擂拳捶打。汪海婷见牌位要被胡龙泰抢去,使劲一摔,牌位摔在地上裂成两半。

摔裂的牌位就在胡满的脚前。汪海婷在躲避丈夫的捶打中又踩了一脚。胡满冲上前一巴掌将汪海婷击倒。

胡满边打边骂:“妈的,反了你了!不信调教不了你,不信调教不了你!”

汪海婷在胡龙泰和胡满的拳脚下痛苦呻吟。

医院病房。日。

汪海婷:“这是去年六月的事情,挨了打后,我逃回了娘家,到了八月份,他们把我抓回来,又把我打得晕死过去。以前胡龙泰常打我,但这两次像是下了狠心要把我往死里打。这第二次打我,就泼了硫酸,胡满叫胡龙泰烧我的眼睛和嘴……”

林雪寒:“烧眼睛和嘴?”

汪海婷:“嗯。我记得很清楚,胡满就是就是这样支使胡龙泰的,他说要叫我变成瞎子变成哑巴。”

医院外。日。

林雪寒推着自行车,沈松林跟随在身旁,两人都是沉思的表情。

林雪寒:“胡满为什么想教汪海婷变成瞎子和哑巴?你不觉得这里边有什么名堂?”

沈松林:“是啊,瞎子看不见,哑巴说不出,也许是为了防止汪海婷日后告发他们,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名堂。”

两人走到路口,沈松林站住:“汪海婷说她那天惹了事,是什么事?为什么不愿意说?”

林雪寒:“她只说怪她,怕是难以启口的事。”

沈松林:“这个案子还很复杂,看来我们还要做很多工作。”

林雪寒点头。

两人要分手了,沈松林突然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林雪寒,好象有很多话要说,但末了只轻轻说了一句:“多保重!”

林雪寒:“谢谢。有事我们再联系。”

林雪寒跨上了自行车,沈松林则向他的小车走去。

小饭馆。傍晚。

沈松林的小车在小饭馆门口停住。沈松林从车中下来。

小饭馆里,江宁宁坐在一张桌子前。沈松林走进看见了她,向她走来。

沈松林:“早到了,宁宁?”

江宁宁:“嗯。请坐。”

沈松林见桌上摆着几个小菜一瓶干红,用诧异的目光打量着宁宁。

江宁宁表情复杂的一笑:“如果你要开车的话,我就一个人喝。”

沈松林看着江宁宁向杯子里斟酒。她先给自己的杯子里斟满,然后举着酒瓶征询沈松林的意见,沈松林用手盖住自己的酒杯。

沈松林:“宁宁,遇到了什么事?”

江宁宁:“先吃吧。来,你不喝,我干了。”

江宁宁干了杯中的酒,但沈松林仍没动筷子。

沈松林:“宁宁,你今天情绪不正常,告诉我,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江宁宁作出轻松的样子:“没什么。你瞧,这不是挺好吗?哎,动筷子呀,今儿我请客。”

她给沈松林面前的盘子夹了菜,似乎有意要岔开话题:“说说你去看汪海婷的情况,她同意你做她的代理人啦?”

沈松林点点头。

江宁宁:“她的伤治疗得怎么样?”

沈松林:“看不见,包着,刚做完溃疡面清除手术。”

江宁宁还想问什么,被沈松林制止。

沈松林:“宁宁,你一定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别瞒着我了,说吧。”

江宁宁静默片刻,一片忧伤从她黑亮的眼睛里飘过:“本来嘛,想向你说说我的工作,可现在不想说了,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给别人说也没用,我不后悔。是的,我所做的事情我从不会后悔。”

沈松林:“工作上遇到了麻烦?”

江宁宁苦笑:“别问了,都过去了。”

沈松林叹了口气,语调低沉而深沉:“宁宁,你不该来南洲。来这里你会很失望,不光是工作,其他一些事情也不一定符合你的想象,你应该明白的。”

江宁宁:“你是想让我打退堂鼓吗?”她笑了,笑得自信而又不无凄凉,“我想试试,除非我内心的真实感觉告诉我前边的路子走不通了,否则我是决不会轻易退缩的。”

沈松林非常不安、似乎也很负疚地低下了头。

林雪寒家。晨。

一阵电话铃声将还未起床的林雪寒和朱力民吵醒。

林雪寒从床头柜上拿起电话:“喂,请问找谁?”

电话里没人说话。林雪寒又连连“喂喂”了几声,还没人应声。林雪寒挂上了电话。

朱力民下了床:“谁的电话?”

林雪寒:“不知道,什么声音也没有。”

朱力民狐疑地皱起眉头。

林雪寒:“也许打错了。”

卫生间里,朱力民对着镜子刮脸,客厅里的林雪寒打开冰箱正往外取食品,电话又响起来。林雪寒拿起电话,“喂喂”又连问几声,情况和刚才一样,电话的另一头没人吭声。

朱力民从卫生间走出:“还没人吭声?”

林雪寒不再说话,静听着电话里的动静。

听筒里传出对方将电话挂断的信号声。

朱力民:“不像是打错了,是有人捣乱吧。”

林雪寒沉思地放下听筒。

朱力民擦完脸,坐到餐桌前,林雪寒已摆上了早餐。朱力民脸上的表情表明他仍对刚才莫名其妙的电话犯疑惑。

林雪寒:“别管电话的事了。今天报社让我补休,明天又是周末,我想把晶晶提前接回来,你回来后咱们还没带晶晶出去玩过,你如果能抽开身,我们一块带她去海滨。”

朱力民:“也好。免得明后天海滨人太多。”

报社牟思萱办公室。日。

王强辉推门走进牟思萱的办公室。

王强辉:“牟总,找我有事?”

牟思萱坐在写字台前,手里拿张《南洲日报》,神情严峻:“残疾人工厂庆功会的消息是谁编的?”

王强辉:“林雪寒编的,怎么啦?”

牟思萱:“把两个领导人的名字漏掉了!一个是市人大副主任,一个是离了休的老领导。离了休,可人家偏偏挂着市残联高级顾问的头衔。我问你,报上报了那么多出席庆功会领导的名字,为什么要拉下两位?好啦,市人大办公室的电话打来啦,老领导的电话也打来啦,追问是怎么回事,好象我们在搞什么名堂!你说被动不被动?你说被动不被动?”

牟思萱的情绪很激动。王强辉也感到事情很意外,从牟思萱手里拿过报纸看了几遍。

王强辉:“我马上去查,看问题出在哪。”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王强辉拨电话。电话已通,但没人接。

王强辉摁下电话,扭头问陈小菱:“小陈,你知道不知道林雪寒今天会去干什么?”

陈小菱:“不知道,没听她说。”

王强辉又拨电话。还是没人接。

办公室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

赵正装作找胶水粘信封,若无其事地走到林雪寒办公桌前拿起胶水瓶抹胶水。趁别人不在意的时候,从桌上将经过他划拉过的稿件原稿拿走收起。

林雪寒家。日。

晶晶兴高采烈地奔上楼梯,林雪寒随后赶到掏出钥匙开门。

晶晶:“妈妈,我想去看滑水!”

林雪寒:“好,好,就去看滑水。”

晶晶:“我还想去游乐园坐过山车!”

林雪寒“好,好,坐过山车,坐过山车。”

母女二人一进门,就听见电话在响。林雪寒快步上前拿起电话。

林雪寒:“喂,我是林雪寒。噢,王强辉啊,什么事?……啊,怎么会呢?”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王强辉拿着电话:“是的,拉了两个领导的名字。你来一趟吧。”

林雪寒家。日。

林雪寒拿着电话愣怔着。她犹豫地望着情绪欢快的晶晶,思忖片刻:“好的,我马上赶来。”

放下电话,林雪寒又思忖了一下,走到晶晶面前。

林雪寒:“晶晶,爸爸这就回来,你和爸爸先在家等我一会,妈妈去报社办点急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妈妈回来就跟爸爸一块带你出去玩。听话啊,乖!”

晶晶有点不高兴:“妈妈今天不是休息吗?怎么还有事?”

林雪寒抱歉地:“是件没有想到的事情,妈妈会尽快地处理,不会耽误出去玩的。”

林雪寒匆匆给朱力民写了张条子,压在茶几上。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赵正正在接电话:“噢,老兄是你啊……喝几杯?行啊!你安排呀!我随叫随到。……哈哈,决不会!决不会像上次那样,不会趴下,不会趴下,放心!……哦,说吧,能帮上忙我一定帮。……采访一家企业,行,你回话吧,我这什么时候都行。”

赵正得意地放下电话,扭头朝旁边的办公桌看了一眼,嘴角不由又挤出一丝幸灾乐祸的冷笑。

旁边办公桌前,王强辉拿着报纸和林雪寒的电脑打印稿正在对照着看,身边站着林雪寒、陈小菱和老黄。

林雪寒:“不是印刷校对的错,我记得很清楚,原稿上把两位领导人的名字删了。”

王强辉:“原稿呢?找出原稿来看看。”

陈小菱:“对,查查原稿看,看看原稿就清楚了。”

林雪寒:“找过了,没找见。”

陈小菱不甘心,又在桌子上到处找。

林雪寒:“原稿上两个人的名字拿红笔划掉了,我当时还问过赵正。”

陈小菱:“怪啦,我不信还能飞啦?”她走到赵正跟前,“赵正,你见那份原稿没有?”

赵正:“没有,没有啊,当时就给林雪寒啦。”

陈小菱:“那你说说,两位领导人的名字是不是原稿上就删去了?”

赵正:“忘了,记不清了。”

陈小菱:“怎么会记不清?这才几天?原稿最早是经过你手处理的!”

赵正有点恼火:“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小菱:“怎么啦?还不兴问问?”

赵正:“我说了没见到,没见到就是没见到。嗬,倒是冲着我来啦!邪了门啦!”

赵正一副气呼呼的样子,陈小菱还想抢白,被林雪寒制止。

林雪寒:“别找了,也别问了,我去向牟总说明。”

报社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态度肃穆语气严厉:“怎么能这么粗粗拉拉?我反复强调过,处理稿件一定要细、细、细,报纸工作,白纸黑字,出任何一点小岔子都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半点马虎都要不得,可……”

林雪寒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牟思萱的对面挨训.

报社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