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女记者》

第08章

作者:白描

小镇。夜。

小镇夜景。

万顺集团公司胡龙广办公室。夜。

胡龙泰重重地放下电话,还不解气,拳头又擂在老板台上。

办公室里还有一人,是身着警服的三水镇派出所所长严贵成。

严贵成:“他说什么?”

胡龙广:“我一张口他知道你在我跟前,训斥我以后不要当着别人面和他联系。”

严贵成感叹:“此人太精明了!不过可以想象,你想想,案件碰头会情况你再能向谁打听,自然是先问我,我不清楚,你这一急不就要找他吗?他早就摸准了你的脾气和路数。可没想到他……他为什么对我戒心这么重?”

胡龙广:“他还说什么,别的事他可以管,但决不插手这个案件。装什么孙子?不就是又要抬高价码吗?”

严贵成沉思地摇摇头:“我看未必是要抬高价码,胡总啊,事情好象有点复杂。”

胡龙广:“你怎么知道?”

严贵成:“今天的会议底细我们还不了解,如果会上情况好,我想孙南彝不会是这个态度,看样子他想撒手不管了。”

胡龙广显得很烦躁:“你怎么连会上一点情况都探听不到?”

严贵成:“这就是不妙的信号啊,他们对我已经很戒备了。”

胡龙泰闷头思索片刻:“他姓孙的想不管也由不了他,他有他的主意,我有我的刹手锏!”

严贵成阴险地笑笑:“这就对了。”

胡龙广:“深圳的桂宏顺这几天就来,加拿大那个金先生也要来了,咱们先在报纸上把戏唱起来,哈哈,南洲嘛,也真是个热闹地方!”

严贵成:“记者能不能很好配合?”

胡龙广:“放心,就喜欢这个。”胡龙广边说边用三个手指头做了个捻钞票的动作。

大街。夜。

南洲城市绚丽夜景。

酒店高层咖啡厅。夜。

蒲心易和赵正坐在一张桌子前。蒲心易面带捉摸不清的笑意,静静听着赵正就炒作画家萧野山失败事所作的解释。

赵正:“我可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你知道前些日子光打长途电话我打了多少?有一天打几十个!光电话费也花老鼻子去了!事情办到这个份上,实在不容易,真的,实在不容易!”

蒲心易含而不露,慢慢地啜饮着咖啡,一副优雅闲适的样子。

赵正:“这会儿的编辑谁都不是傻子,文章打眼一瞅,就知道你是商业炒作,我早向你说过了,这些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现在能发出来这些文章,全仗我面子碍在那!好了,这下好了,我可算是欠了一屁股两肋的人情帐!”

蒲心易放下杯子,站起来,踱到落地玻璃窗前,眺望着外面美丽的夜景,颇有感触地抒发情怀:“夜景真美!瞧,多迷人啊!”说着转过身,依然面带微笑,“你所说的一切像窗外的夜景一样美丽,一样迷人。但你知道,我是个生意人,生意人从来就不相信生意场上那种叫喊得最动听的声音,我看重的是货真价实——赵先生这一点还不明白么?”

赵正讪讪一笑:“货真价实?那当然,那当然,咱当然要的就是货真价实!可这货真价实——嗯,你出的那个价也得是实的不能是虚的啊!这么吧,只要你蒲女士肯再咬咬牙出点血,事情我肯定会给你做得漂漂亮亮。”

蒲心易:“你还想要多少?”

赵正:“嗯——最少嘛,这个数。”他翻翻一只巴掌。

蒲心易禁不住笑出声:“赵先生,咱们之间这套游戏你还真想往下玩吗?可游戏是双方玩的,我已经没兴趣了,真遗憾。”

赵正愣怔了半天:“你在涮我?”

蒲心易:“你不是也想涮我吗?”

赵正:“我怎么涮你?”

蒲心易敛去笑容:“还记得开始你是怎样答应我的吗?你拍着胸脯说你能在全国各地几十家报刊发出介绍萧野山的文章,大报大刊都没问题,结果呢,就几家三流四流的小报。你还承诺请著名画评家写评论文章,谁写了文章?你名单上开的那几个人,我一一问过,你从来就没有和他们联系过,你忽略了一个常识,赵先生,我是干什么的?能不认识那些画评家吗?能不向他们落实吗?我一直在观察你的表现,本来我们合作的机会很多,领域也很宽,遗憾的是你没有诚意,你唯一感兴趣的便是钱,但你失去的偏偏是大把挣钱的机会。”

赵正恼羞成怒:“我明白了,肯定是林雪寒在背后垫了坏话!肯定是她,没错,肯定是她!”

蒲心易轻蔑地笑了笑:“赵先生,跟你共事一场,如果你的那些把戏我自己看不出还要别人指点的话,那你就把我蒲心易看得太简单了。”

蒲心易不待赵正再说什么,向侍者一招手,侍者上前,她递过一张百元钞票,说了句“不用找了”,扬长而去。

赵正极为尴尬,这时腰间的bp响起。

bp机上打着一行字:“万顺集团邀请明天采访。”

林雪寒家。晨。

早上的阳光洒进屋内。客厅里,江宁宁与朱力民谈话,林雪寒热情招待。

江宁宁对朱力民很敬重:“在北京看过报上介绍您的文章,没想到在南洲能见到你,我的运气真好!”

朱力民:“我能帮你什么,说吧。”

林雪寒将削好的水果端上:“来,边吃边聊。”

江宁宁:“别忙了,你也坐。”

林雪寒:“你们说话吧,我这就来。”

林雪寒打扫水果皮。

朱力民:“让她忙吧,你说。”

江宁宁:“如果朱先生得便,想请您去我们公司看看,有些事情,很想向朱先生请教。”

朱力民:“去你们公司我可能没有时间,你先说说,哪方面的事情?”

江宁宁:“现状、未来的发展,都面临很多问题——资金、管理、工人素质、市场定位、营销手段……”

朱力民淡然一笑:“嗬,能有的问题都有了,你把我看成包治百病的郎中了!”

江宁宁:“问题的确不少,我们这个合资企业……”

朱力民:“像你们这样的合资企业我见的多了!名义上是合资,假的,空的,不过是想讨点政策上的便宜。”

江宁宁:“不,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

朱力民有点不耐烦:“一样,实质上都一样,你一说我就明白。实话给你说吧,你们公司的情况,我兴趣不大,也出不了什么主意。我劝你也别累的慌,哪找不到一碗饭吃,何必要蜗在这个徒有虚名的合资厂?要是实在不愿甩手,我可以给你介绍南洲当地几家顾问公司,请他们去帮你们策划策划,我这里做的都是大项目,要是再接手小公司的事,怕是长出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一旁的林雪寒没想到朱力民会以这种倨傲的态度对待江宁宁。她吃惊地看着他。

江宁宁颇为窘迫,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林雪寒想缓和气氛,挨着江宁宁坐下:“来,吃水果。”

江宁宁:“不用了。既然朱先生这么忙,我就不便占用您的宝贵时间了,对不起,我该告辞了。”

林雪寒不安,想挽回尴尬局面:“宁宁!”

江宁宁:“谢谢你,林记者。”

送走江宁宁,林雪寒返身气冲冲质问朱力民:“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人家?怎么变得这样目空一切盛气凌人?”

朱力民:“怎么叫目空一切盛气凌人?告诉你,这几年我认为自己最大的进步,就是学会了拒绝,我只想做我感兴趣的事情。”

林雪寒:“你可以拒绝,这是你的权力,但你没有权力伤害人家的自尊和热情!”

朱力民:“随你怎么看。”

晶晶刚起床,揉着眼睛站在房间门口:“妈妈,爸爸,你们怎么啦?”

林雪寒看着女儿,叹了口气。

报社大院。日。

林雪寒推车走进报社大院。

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日。

休息日,报社大楼里空无一人。

林雪寒拿钥匙开门,门突然从里边打开,门里站着陈小菱,两人都一惊,接着便笑起来。

陈小菱:“是你啊,雪寒,吓我一跳,我说我还没使劲,这门怎么就开了!”

林雪寒:“小菱,星期天你怎么还在这?”

陈小菱:“跟中学生上街呀!市上组织中学生检查大街上店铺牌匾的错别字,报道任务分给我了。”

林雪寒:“是属于南洲形象工程吧?”

陈小菱:“嗯,美化净化南洲市容嘛。”

林雪寒:“南洲形象工程归我跑,这是我的任务。”

陈小菱:“得了吧,这些日子你够忙的,一篇小报道,我弄弄算了。”

林雪寒:“谢谢你,小菱。”

陈小菱:“跟我客什么气呀?哎,你来干吗?”

林雪寒:“检讨写好了,家里的打印机不好用,想打印出来。”

陈小菱:“我怀疑有人捣鬼,要不那份原稿怎么死活就找不见?”

林雪寒:“不管它了。哎,知道吗,领导今谁值班?”

陈小菱:“牟总,刚才我还碰见。”

万顺集团公司。日。

几个公司人员陪着赵正,穿过万顺公司小楼的门厅和走廊。

胡龙广办公室的门畅开着。赵正刚走到门口,就被从里边快步走出的胡龙广热情迎住。

胡龙广:“赵记者吧?欢迎!欢迎!”

公司人员向赵正介绍:“我们集团公司的胡总。”

赵正:“啊,胡总!久仰!久仰!”

胡龙广:“不敢当不敢当,能请到赵记者下来走一趟,我们公司可是蓬荜增辉啊!”

赵正:“哪里哪里。”嘴上虽这么说,但显然自我感觉已经非常好。

牟思萱办公室。日。

牟思萱坐在写字台前,翻看着林雪寒的检讨,林雪寒坐在沙发上。

牟思萱:“嗯,可以。”说着离开座椅,踱到林雪寒面前,“我说小林啊,你可要正确对待这件事情,不能有什么委屈情绪啊。做出成绩,领导上要表扬;出了差错,领导上也要批评,这就叫功过分明!不会有什么情绪吧?”

林雪寒:“你看我像是有情绪吗?”

牟思萱:“这就好!这就好!能正确对待就好!”

林雪寒:“牟总,我还想跟你说件事。”

牟思萱:“哦,什么事?说吧。”

林雪寒:“《汪海婷惨遭摧残始末》对于‘汪案’的报道,只是初步的,现在案子有了新的进展,我们能不能再深入地对‘汪案’进行追踪采访报道?”

牟思萱犹豫:“报上刚刚结束了‘汪案读者评说’的讨论,关于这个案子的报道,嗯,分量已经够重了,目前我们没有再发大的报道的计划。”

林雪寒:“牟总,读者可是非常关注这个案子啊。”

牟思萱:“读者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案子正在进展中,案子怎么来搞,是办案人员的事,我们再多说话,会不会影响办案?是不是合适?”

林雪寒:“牟总,你的担心是不必要的,报纸报道和办案人员办案,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法律,惩治罪犯,保护人民,在这个目标下,报纸应该发挥自己的独特功能,应该履行自身所承担的义务,至于办案思路办案手段等一些不宜披露的东西,当然决不能随意披露,这只能促进办案工作,怎么会影响呢?”

牟思萱沉吟半天:“你准备怎么写?写什么?”

林雪寒:“案件新的焦点。有一些本来在第一篇报道里就可以写进去的,但没来得及写,比如说我就亲自参与了一场‘三堂会审’,会很精彩的。”

桑那休息间。日。

诺大的休息室内客人不多,胡龙广和严贵成裹着浴巾,半躺半靠在沙发椅上,喝饮料、抽烟。

胡龙广:“怎么样,你觉得此人能不能用?”

严贵成:“没错,一请他来这,”严贵成拍拍沙发,“眼珠子都亮了。”

胡龙广:“吊吊胃口,今个别的节目不再安排。”

休息室入口处,刚刚蒸完桑那裹着浴巾的赵正走进,一公司人员陪着他。

胡龙广和严贵成欠身示意赵正在对面的沙发椅上躺下,侍者捧来香烟,赵正在盒子里挑了一支,侍者打火替他点着。

胡龙广:“你们记者跑采访也是个累活啊,蒸蒸,透透汗,轻松轻松。”

赵正:“痛快!真痛快!”

胡龙广:“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区女记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