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14节

作者:毕淑敏

简方宁在一大群医生的簇拥下,仪态万方地出现在病室。

原本熟悉的人,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身份出现,就有了格外的风采。

不算太狭小的房间,壅塞了太多的人,这些人又都穿着雪自的衣衫,和白墙相互反射着白光,让人恍惚置身子雪原和冰峰之间,有一种威严的压力。简方宁就是这冰雪王国不可一世的女王。

要不是周围聚了这许多的人,范青稞真想扑过去抱住她。从昨天到今天,积攒了太多的知心活,一吐为快,但见简方宁脸上拒人千里的矜持,知道此刻不是讲话的时候,只得扮一个奉公守法的病人,老老实实盘腿坐自个儿床上。

简院长,这是昨天入院的三位病人,他们的病历。蔡生把亮闪闪的夹子递过。

我刚才已经看了,给他们用0号方案,简方宁简短地指示。都用吗?40床,程度比较轻……蔡生说。

在各种情况下取得经验。简方宁权威地说。

是。蔡生毕恭毕敬地答道。

好,就这样吧。我们到下个病室。简方宁说着,率先走出,大家紧跟着鱼贯而去。

满屋子人松了一口气,也很失望。

也太不拿咱哥们姐们的身子骨当回事了,连正眼都没撩咱一下,我都这么不耐看了吗?庄羽万分沮丧。

引不起院长的注意,是好事,只有重病人才会特别关照。但愿她一直别对我另眼看待,支远说。

突然,简方宁复归。庞大的医生群体,不知院长有何新指示,紧跟着像沉重的磨盘一般,缓缓旋转回来。

范青稞以为简方宁听到了庄羽甩的闲话,要给她一个教训。没想到简方宁当着众多的医生,对她说,40床范青稞,等我查完了房,请到我的办公室来

医生中起了小小的騒动。

范青稞受宠若惊,一时不知怎样回答好,幸好简院长根本不理会她的反应,率着队伍,扬长而去。

你和院长什么关系啊?庄羽充满妒忌地问。

没什么关系啊,就是我来住院,亲戚说认得这里的院长,打个招呼好留着床位。就这。范青稞不知简方宁打算如何解释这件事,姑且答道。

真那么一般啊?我看可不像。你是第一次住院,还不晓得这里的规矩,院长室可不是随便去的。那是院长的闺房,特殊的人才能入内。庄羽说。

是啊?范青稞支吾着。

嘎,不管怎么着,你一会儿见了院长,把那个什么0号方案问清楚,听到了没有?咱们都用这法子戒毒。好像你的危险还最大。蔡生提了你不一定适合,叫院长给否了。咱们死也当个明白鬼,你说是不是啊?

范青稞点头称是。

你还听不听我的故事了?我才讲了20集。庄羽又来了精神。

随你吧。范青稞面带懒散地回答。她已经看出了庄羽生性无常。若是露出特别上心的模样,她就洋洋得意卖关子。你要是漫不经心,她就使出浑身解数,撩拨你兴趣。你越想听,就越得做出不听的样子。

……我跟英姊到了洗手间。

英姊对洗手递毛巾的女佣说,请你出去一下。

这个开头就让我来了兴趣,我对所有背着人偷着干的事,都怀有强烈的好奇。

英姊说,我一看你这份打扮,就知道你不同一般。你不想试试这个吗?说着从长筒丝袜里,掏出个小纸包,说,这是进口的神葯,你吸一点,唱得就像真正的歌手,简直就是邓丽君第二,夜莺一般的歌喉……

我说,你是耳鼻喉科的大夫,会修理声带?我这沙哑的嗓子可是娘胎里带出来的,遗传。一般的葯,不管事。她干笑了一声说,我的葯一定管事。声带不重要,重要的是感觉,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小包。

我一下明白过来说,你这是毒品,对吗?

英姊拨拉着我头上的菜叶说,我喜欢你,才帮你。女人一般不帮女人的,只有害女人。我不要你的钱,送给你吸。你要是觉得不好,不吸就是了。我也不会逼着你。

英姊的话很实在。

我想了一下,大约用了一秒钟。然后说,你教我吸吧。

她说,很简单,卷在烟里就是了。

打开纸包,我看到一些白色的葯粉,后来我知道那是白龙珍珠粉,也就是海洛因3号。我半信半疑地按她说的做了,心想,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如同在超市,看到一种包装奇特没吃过的小食品,买回家尝尝。不好吃,啪的吐掉,用不着大惊小怪。

英姊漫不经心地看着我,我也极力作出特自然的样子,不想让她把我看成没见过世面的雏儿。

开始的一两分钟,一点惊心动魄的感觉也没有。有人说第一次吸,恶心吐,没什么快感。我不一样,短短的没反应之后,感觉来了。

随着那股白色的烟雾钻进肺里,我后来才知道,老手叫它“翻腾的龙”,我感到咽喉阵阵发热,一股强大的力道传布四肢百骸,内脏沸腾,血液燃烧。沿着皮肤,好像谁布置了一排排小炸葯包,被火点燃,嘛嘛啪啪像节日的礼花一般,闪着银色的光,按顺序爆炸。无穷的云雾从脚下升腾而起,温暖地缠绕着我。我轻轻走了一步,地面上好像布满了弹簧,飘飘慾仙。一种极畅快的感觉,一种从未体验到的快乐与安宁,像潮水般浮起我……

后来的事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佣人将我送回家,我吐了,沉沉地睡了一觉,大约从我离开婴儿时代,就再没有睡过这么香甜的觉了。

人们现在都在说毒品是多么可恶,我也承认它是白色魔鬼。但它第一次给我的快乐,真使我永世难以忘怀。那是最美妙的一个夜晚。

我不喜欢落井下石,不管毒品以后怎样残害了我,我也要说,它给过我无比幸福的感觉。

我从小就喜欢寻求快乐、自由、冒险和新奇。白龙珍珠粉真是个好东西,极大地满足了我方方面面的要求。我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call英姊。她给了我一张名片,好像是某家公司的公关部长。

一忽儿,她就回了电话。说我猜你今天会找我。

我说,我需要你。

她说,好吧,我这就到你那里去。不过这一次,要现钱。

我说,我懂规矩。

英姊来了,说,庄羽,我很喜欢你的新奇大胆,舞会上注意了你很长时间,才决定成全你。我从你脸上那条毛毛虫,看出你很空虚,我想帮你,才让你尝了。事后我很后悔,你知道这件事的利害吗?

我说,不必讲那么多。这是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她说,好话说尽。如果你一定要吸,以后就买我的货好了,绝不骗你。这一行,要非常讲信用的,你不要进别人的货,有的不纯,里面搀了滑石粉、阿斯匹林末,让你掌握不了准确的量。多花钱不说,弄不好会丢了命。

我说,英姊,你做我的特供吧。

英姊走时,给我留下了几包海洛因,当然也带走了我的钱。

在那以后大约两个月的日子里,我生活在幸福的天堂。只要我一感到孤独恐惧失望沮丧,就把自己泡在海洛因的白色里。烟雾就像一顶神奇的白纱帐,包裹着我,直上九天。

在风里,我温暖地漂浮着,好像一朵轻盈的棉花。五彩祥云托着我,漫无目的东游西逛,你想看见什么,就能看见什么。你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它就像一只柔软的手,抚摸着你的心,揉搓着你所有的筋骨。当烟雾渐渐地远去的时候,你就浸人深沉的睡梦。

原以为美妙的享受能永远地伴随着我。但我很快发现毒品是活的,有自己的生命,它会飞快地变化。就像你刚开始吃安眠葯,一片就能睡着,但很快就得加到两片。毒品也是这样,它疯狂地生长着,需要更多的钱灌溉。我不断加大吸食的量,缩短吸食间隔的时间。我紧紧抓住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不愿被它残忍地抛弃。

很多人说海洛因的坏话,但它给我的快乐,天地无双。为了追寻这种快乐,死也值得。不是有人说什么,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就是说这世上有比命更宝贵的东西,值得我们拿命来换。要是让我说,那东西就是快乐。

我以前听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小孩遇到了神仙,神仙给了他一个线球,说这是你的命运之轴,你一生的事,里面全有。细想起来,这线轴就像今天的录像带,早早地把你一辈子的图画都摄在里面了。

小孩说,能让我看看里面的东西吗?

神仙说,可以啊,你不单可以看,还可以随意拉动线轴,就是说,看到命里要受苦了,可以把线轴转得快些,让它赶紧过去。

小孩说,喔,我知道了。我要是从线团上看到,这是一段好日子,我就可以慢慢地走这段线,或者干脆让它停下来。是吗?

神仙说,那可不成。快乐不能总停在那儿,它该多长时间就是多长时间,没法按你的意志改变,神仙说完,就走了,把小孩一个人撇在那里。

小孩想了一下,就抽动他的线团,他看到自己慢慢地长大。他不想忍受那么久的幼小状态,太容易受人欺负了,就把线团转得飞快。这样只用几天功夫,他就长成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他快速地转着线团,看到自己向一个美丽的姑娘求婚。他觉得这段时光很美好,就拼命拽住线团。可是真的没用,线团按照自己的速度向前,小孩很快就结婚了。

这样过了些日子后,年轻人看了一眼线团,突然发现厄运就要降临,爆发战争,他得去当兵打仗,受了重伤。成了残废后回到家里,妻子生了一个孩子,大家在苦难中过日子,饥寒交迫。

小伙子飞快地转着线轮,简直像逃一样地把生命的大部分光景,在几分钟内过完了。他喘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自己的晚年。还好,和平了,他的儿子结了婚,抱着孙子来看他……

老爷爷很高兴,拼命扯住线,想让时光停留。可是,生命之线就在这一瞬断了,小孩子的生命结束了。

小孩死了以后,神仙又来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算了一下小孩在世上活过的时间,四个月零六天。

我小时候看这个故事,一点不懂,可是记住了。人有的时候对自己不懂的事,记得特别清。我想那个小孩多傻啊,别人都活七老八十的,你才几岁就死了,冤不冤?等成了白粉妹,我懂了那个小孩。与其苦苦地熬一辈子,不如干脆痛痛快快活几天。好莱坞一句名言: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美妙和强大的海洛因,是天堂的台阶。

要是海洛因能让我一直享有飘飘慾仙的感觉,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说它是恶魔,我也把它当成伴侣。哪怕我的生命缩得只有十分之一,百分之一,我也心甘情愿。

在那以前,我早和男人上过床了。男人说,吸粉就像跟女人睡觉那么美,我看,海洛因要比男人更可爱,更雄奇。毒品给人的欢快,和男人给的完全不一样。它不是那种慌里慌张顾头不顾脚的单纯痛快,而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宁和梦幻,让你觉得自己是君临天下的皇后。不知道对男人来说,毒品和女人谁更重要。但我觉得,对于女人,毒品比男人更重要。男人使你很激动,有一种被作践的渴望。上床这件事完了以后,就像从惊涛骇浪里穿过,不知为什么,我总想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委屈。海洛因会让你平静,上天入地之后,舒适地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性是奴役女人的皇帝,海洛因则是忠实的老仆,顺从地牵着我的手,引我到极乐世界。

这样大约过了两个月的时间,突然有一天,吸了粉以后,那种美妙的感觉,迟迟不到。以为量不够,就又加一些。可是,还不行。金碧辉煌的宫殿,好像塌进沙子里去了。

我call英姊,说你他妈的真不够朋友,我给你的美钞,有假吗?

她说,张张绿纸,都是真的。你什么意思?

我说,那你给我的粉,为什么是水货?

是真的,这一行不敢作假,假了,要出人命的。你要是不信,就停了它。

我想,停了就停了,有什么了不起!

那些天,我正在同人谈一笔大买卖。每次在作关键性的决定之前,我都先吸上粉,头脑敏捷,口若悬河,也许是天助我,那一段很顺,每一着都不曾闪失,旗开得胜,所向披靡。

恰是最后签约的日子。

我收了给英姊的电话,进了谈判间。临时出了个小问题,双方有些分歧。本来我已得了大头,这点蝇头小利,送他一个顺水人情好了,平常这些事上,我是很知进退的。但那一天,心情烦躁,举止不安,焦虑恐惧,我心里只转着一个念头,到哪里再去寻找快乐?

谈着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