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18节

作者:毕淑敏

经过繁琐的开门手续,到了接诊室。还没进得门,就听见里面吵嚷不休。

几个男人的声音,干燥粗暴。

怎么搞的?简方宁开门。沈若鱼自觉退到一旁,从现在开始,她又缩回范青稞的面具后面。

门里面烟雾腾腾,好像着了火的炉子,强行用水泼灭,弥漫辛辣的苦气。

这下可好啦!谢谢您老了,下回来送您根老山参熬粥喝。

先是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过了一会儿,身影才从烟雾中闪现,一头乱发,金牙在大长脸的下半部闪闪烁烁,没熟好的皮子做的坎肩,散发着山野兽味,口气满是讨好。

烟太大了。简方宁走过去开窗。楼下有人鬼祟地张望,她注意地看了一下,又回过头来。

院长,您好。这病人从东北来了几次了,非得要求住院,我正预备给他办手续。膝医生简要报告情况,顺手一指。

病人蹲在一旁抽烟,恰好抽到烟把,随手把蒂从自己嘴里抠出来,一甩,抛到接诊室的白洗手瓷盆里。那盆现在实在不能称为白了,中心凹陷处积了少许水,层层叠叠的烟蒂泡在里面,浸出黄汤,松软的过滤烟嘴变得肥大起来,像一种奇怪的死鱼。池边或倚或站,聚着一群凶悍男子。看来这一行人,呆的时辰不短了。

你叫什么名字?简方宁一时没听清,问病人。

张大光膀子。那人的回答有一种怪异的回声。

不要说绰号,要你身份证上的名字。简方宁说。

别说身份证,就是逮……也是叫这个名字。我打小就叫这个名字,你要是嫌绕嘴,叫我张大好了。那人的回答还是伴呼呼声响。

简方宁抽了一下鼻子,对膝医生做了一个暂停手势,说,让我看一下。先别忙着办手续。

张开嘴,让我看一下你的喉咙。简方宁指示。

张大顺从地咧开紫色嘴chún,一股腐臭气窜出来。简方宁凑近前,细细查看。

你的嗓子以前受过腐蚀?简方宁问。

噪子算个球,要命的是肚子。张大说着,把翻毛皮袄脱了下来。屋里暖气很足,一般人绝穿不住这么厚的衣服,吸毒的人阳气大衰,阳虚生内寒,喜热。

他脱了衣服,一股恶臭随之溢出,除了他媳妇,别人都不由自主地退后。

到底是怎么回事?简方宁近前。

张大光膀子把衣服前襟撩起,一旁的人,倒抽凉气。

他肚子上,有一个敞开的口子,旁边结了厚重的疤,像是冬天结满了冰的井沿。那个井口冒着黄绿色的粘液,泛着一股股恶味,好像久未刷过的痰盂。

这是怎么搞的?久经沙场的简方宁,一时也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它是我的肠子,也是我的嘴。张大光膀子很有几分得意地说。

范青稞这下看清了,每当张大光膀子说话的时候,就有气流从那个洞穴里涌出,难怪他的音色好像是从地窖发出的。

这是小肠不错,但怎么是嘴?滕大爷说。

喏,我演给你们看。伙计,拿干粮来。

女人给他拿了一块干饼,张大光膀子塞进嘴里,拼命嚼了一会儿,把混合了唾液的食物团,从嘴里抠出来,团在掌心,绕着圈揉了揉,掐成小段,用手指顶着,像喂校酣一样,把饭团抹进肚皮上的洞穴……动作娴熟。

大伙直反胃,连他的哥们儿也躲一边去了。

你喝过什么?简方宁问。

嗨!医生,您圣明,还真叫您说着了。那一年,鹅毛大雪,贼冷。我半夜回家,到处找酒。在床底下瞅着个烧酒瓶子,一晃,吮当响。心想有货,拿过来就往肚里灌,刚一下去,就觉着不对劲,怎么从鼻孔往外冒烟?紧接着就是喉咙管火烧火燎,心窝口炸了似的烧起来……我一把扯着我媳妇的头发,从炕上揪到地上。她迷糊着眼一看那瓶子,鬼哭狼嚎,哎呀我的妈呀,你怎么把火碱给喝了啊,那是我打算抠旧油漆的啊……火碱喝进肚,食道和胃这一条线,都烫熟了。幸好我当时抓起水瓢,喝了无穷尽的冷水,送到医院,医生说急救措施合理,这才保住一条命。可是疼得不行,喉管以下,养着一条火烧龙,一犯起来,就像点燃了煤油,疼得天旋地转。我就可劲揍媳妇,她一声不吭,把自己爷们害成这样,有什么脸叫唤?有一天,她被我打得实在受不了了,就说,你打我,好歹也等过了危险期。要不把我打残了,打死了,谁来侍候你?我说,老子有金子,还怕没女人?你今天死了,明天就停尸再娶!她就不说什么了,乖乖地侍候,摔打不走。她是看上我的金子啊。是不是啊?张大光膀子歪着满脸黑皱纹的脸,问那女人。

女人说,谁看上你的金子了?金子有价,人没价!金子是你这个人淘下的,没了你这个人,金子有什么用?我是觉着对不住你,是我害了你!

张大光膀子洋洋得意。

这些家长里短的话,不要在医院里扯个没完。滕大爷不客气地说。

对,说正题。后来有个哥们儿对我说,大烟疙瘩治这个最管事了。我就整了些,吃吃果然能抗住疼。谁知后来不灵了,改打吗啡针。再后来,吗啡针也不灵了,就打海洛因,你们看我这烙膊……

张大光膀子橹起袖子,密密麻麻的针眼,像丑女人脸上的雀斑,下界到了手背虎口,上界到了腋窝下,到处没块好肉。

我浑身上下哪里的血管都扎,舌头底下、手指头尖上的都试过。实话说,我连**背面的血管都扎过,疼我不怕,可就是那地方扎不了两回,血管就堵了,没法使了……

张大光膀子奇特的带回声的话,听得人浑身鸡皮成片。

好了,不必说了。张大。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了,比较特殊。我们医院现在没床位,所以没法收你住院。简方宁的语气缓和但透出威严。

嗨,刚才不是说好好的,怎么说变就变?张大光膀子的脸立时黑了。他转向滕大爷说,老爷子、到底是你说了算啊,还是她说了算?

滕大爷也摸不着头脑,小心斟酌着说,这是简院长,当然是她说了算。

张大光膀子对着简方宁吼起来,说,什么球院长,我的事今天就犯在你手里了。你说吧,为什么不收我住院?难道我张大光膀子不是中国人,我交的钱不是中国钱?你凭什么收别人不收我?我刨过你们家祖坟还是淹死过你们家孩子,你跟我这么大仇?告诉你,要是乖乖把我收进去,咱们什么都好说。你要是不收我,我的一伙兄弟就不认你这个院长了。他们要是想卸您的一只胳膊或是一只脚丫玩玩,我没犯病的时候,可以拦着他们,我要犯了病,迷糊了,就管不了他们了。到那时出了什么事,您就多担待了……

这一席话,配着轰轰回声传出来,阴森恐怖。

旁边几个横眉立目的粗鲁汉子,随着哼哈。

张大的媳妇,一看气氛紧张,搀和说,院长滕大爷,你们别听张大的。他这都是叫病拿的,没个好脾气。我们从东北大老远地来,就是听得这里戒毒名声大,效果好。您就收了他吧,保证听您的,说一不二。要是把张大治好了,到时给医院送一个大红匾,上头用金字写“人民的大菩萨”。

是是!张大光膀子也换了好气说,但那气流般的回声,越发明显。

没有床位。简方宁不想搞得太僵,退一步说。

滕医生煞有介事地翻翻登记本,说,是我糊涂了。没床,说什么都没用。

要是有了床位,就可以收我们住院了,张大光膀子的媳妇,脑子转得挺快。

到时候再由接诊医生定。简方宁滴水不漏。

你当院长的,就不能先把一、两个病人哄出去,给俺腾个地?俺有钱!张大光膀子说着,从袋里掏出一块重物,丢到桌上,哆的一声响,几乎把桌面砸了个窟窿。

一块黑黄色的石头,满身孔洞,表面凹凸不平,脏兮兮的,好像从泡沫砖上磕下一角。

这是什么?范青稞问道。

哈哈,不认识吧?老子让你们这些穷老九今天开开眼,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狗头金!老子掏金挖金多年,一生的积蓄没想到要用在给自己治毒上头,让你们瞅瞅,这不过是散碎金子,大头在后边。怎么样,院长,滕大爷,收我住院吧。只要给我脱了毒瘾,这块狗头金就是你们的了!张大光膀子居高临下地说。

范青稞伸过手去,说,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狗头金……她企图拿起来,没想到那物件出奇地重,只用几个手指时,纹丝不动。待用了整个手掌加上胳膊的力,这才勉强提了起来。

嗬,这么沉!她不由说。

金比重是19.32,当然重了。这种天然金里面,若还杂有其它重金属,就更沉了。简方宁不喜欢范青稞大惊小怪,解释道。

金子请收,这儿是医院,不是银行,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收不收病人,由接诊医生决定。把别的病人赶出去,把你收进来,只要我当一天院长,这事绝不会发生。好了,你们请回吧。简方宁说。

可是……你们是医院,得救死扶伤,不能看着人受罪啊……张大光膀子还不甘休。

院长也得按规矩办事。简方宁说着,不由分说,打开了接诊室对外的大门。

张大光膀子几个人,意犹未尽,鼓着嘴还想说什么,但看院长神情坚决,心想以后还得犯在她手里,忿忿地退出了。

现在,接诊室里只剩滕医生、简方宁、范青稞三个人。

膝医生说,范青稞,你这一身打扮,怎能回病房?你到哪儿去,又从哪儿回来的?所有的人都会疑心。

范青稞这才记起,还穿着简方宁的礼服。

这样吧,你到200室,再去找一次周五,权当你又入了一次医院,换上病号服。我的衣服,你交给周五,剩下就别管了。简方宁想出对策。

好,我去交侍一下,省得周五不明白,再叫护士长检查你一遍。滕大爷说。

谢谢你,膝医生,想得这样周到。简方宁感激地说。

不必。看在您分上,帮这点忙,是应该的。滕大爷说着,离开了接诊室。

简方宁说,若鱼,看来你是不能到敌后干化装侦察一类的工作了,刚来了一天,就叫人识别出来。

沈若鱼苦恼地说,是啊,惭愧。不知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简方宁说,有什么麻烦?我毕竟是院长,谁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你交了保证金,也没多吃多占。我刚才当着那么多的医生护士,叫你到我的办公室来,就是给你一个特权,大家投鼠忌器,会关照你。

沈若鱼道,你还挺鬼。

简方宁说,院长不是那么好当的,我虽不喜权术,多少也得会一些。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和需要帮助的,就到我的办公室来,它随时对你开放。

沈若鱼说,谢谢你方宁。要问就是些学术上的问题,生活小事,我想都可对付。

两人说着体己的话,见滕医生进来,脸上又恢复比较严肃的神情。

好了,若鱼。我们就此分手。你先生给的材料,我会尽快带给你。再见。简方宁不想让沈若鱼参与她和膝医生的谈话,急着支走她。

范青稞喏喏告退。走了几步,折回身,说,有一件重要的事,差点忘了。

简方宁耐着性子说,又有什么事?

0号,到底是什么葯?

一种新的中葯戒毒方案。简方宁答道。

膝医生一言不发。

膝医生,您生气了?嫌我当着病人的面,否了您的决定。我向您道歉,当时情况紧急,请神容易送神难,要是让张大光膀子住进来,后患无穷。所以我不得不采取非常措施,请您原谅。简方宁柔声说。

膝医生被院长点破了心思,不好意思地说,您是院长,当然以您的意见为准。我不过是有些累了,岁数不饶人。

简方宁说,膝医生,您昨天值了一天门诊,夜里又上夜班,今天该休息的,咱们人手少,让您连轴转,我心里很不过意。

滕医生说,院长,咱们就不说这些了吧,您孩子还病着。

简方宁和滕医生,开始讨论张大光膀子的历史。

膝医生,咱们刚才听到的完全是一个神话。不,别玷污了神话这个名字,完全是一派鬼话。简方宁说。

张大的病史是伪造的?滕医生沉思。

正是。从医学角度,他腹部的伤口,不像是正规医生手法所为。腐蚀性疤痕的形状,也不像他说的是火碱烧的而成……在张大光膀子的谈吐里,偶尔露出逮的字眼……情况很复杂。

吸毒病人的历史里,几乎都含有罪恶。简方宁的恩绪一下子扯得很远。她抱着双肘,说,我们不是公安机关,没有证据,仅靠怀疑,也下不了结论,还是就医论医吧。刚才我看了张大的情况,判断他毒瘾已入膏盲。对这种晚期病人,戒断起来十分危险。再者,由于他腹部有瘘道,肠道功能全面紊乱,一旦取消了毒品,肠道会有极为剧烈的绞痛,会危及生命……

滕医生心服口服说,你分析得有理,他再来,无论怎样吵闹,我力拒就是。只是他们若说我们是见死不救,怎么回答?滕医生想到必然会发生的口舌恶战,怕自己一时口拙,事先储备武器。

他有千条万条,你只一条既可应对,就说没床位。简方宁快刀斩乱麻。

但是,最后会怎样呢?我完全是从医学角度讨论这个问题。滕医生请教。

死。

简方宁冷冷地吐出这个字。

像这样的病人,真是没法治了吗?要是我们试着救他一下呢?滕医生虚心求教。

太冒险了。医学很无奈,你我都是同道中人,不必多说。对于戒毒,我们才刚刚起步。所用的方法,大部分是国外的经验。我们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任重而道远。依现有的条件和方法,像张大光膀子这一类严重的吸毒者,我们很没把握。与其让他死在医院里,搞出无穷无尽的纠纷,不如让他自生自灭。收了他,又救不了他,反倒把医院的声誉毁了。医院比一个吸毒病人重要得多。简方宁说。

我记住你的指示了。滕医生很恭敬地回答。他的确佩服这位年富力强的女院长。业务悯熟,处理事情果断,为人正派,虽说比自己年轻,遇事却极有主张。

滕医生打了一个哈欠。

筒方宁长叹一声,接着说,滕医生,快休息吧。可惜我们的年轻医生太少了。你知道,搞戒毒的医生,常常被人看不起,好像自己也沾染了毒品似的。咱们这里许多年轻的医生,都瞒着亲朋好友,不敢说明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医生,或者支支吾吾说自己是精神科医生。我们一天精疲力竭,还能有多少精力搞研究?

简方宁习惯地捋捋头发,一枚白发,锵然落下。

滕医生心痛地说,院长,你多保重。人们多以为医生长寿,其实老烟鬼和老酒鬼,比老医生多多啦!我这把年纪了,只能尽自己的所能作一点事,医学上的发展,还要靠你们。

简方宁不愿这样越说越伤感,转变话题道,你知道医生为什么得了病,不好治吗?

滕医生说,大概是自己知道得太多了。

简方宁说,知道得多,并不是一件坏事。而是因为他看透了生命,就像我们坐上一列车,已明确知道终点是哪里。一旦他明白列车失去控制,飞速地向目的地驶去时,他会畏惧吗?不会,还期望车开得更快一些,就像我们坐火车,快车票总是比慢车更贵。

滕医生说,这本是我这个年纪的老头子说的话,怎么叫你给抢先说了?不要谈这些了,我知道你儿子不舒服,快去看看他。

简方宁说,拜托了,滕医生。事业就像一本打开的书,我们只是序言和开头的几页。精装的书里多半都有一根红丝线,你读到哪里了,就把那根线夹在那里,下一次再接着读。我们就是那根红丝线。等到书读完了,丝线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把每一个病人治好,就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有你把关,我就放心了,后面的医疗工作也就有头绪了。您也多保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