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30节

作者:毕淑敏

简方宁经过长长的病房走廊,仿佛一辆孤独的跑车,跨越过海隧道。医院的封闭性,使她处在一种格外高寒的地位。医疗、人事、基本建设、科研诸事,都需她最后定夺。

外界的人,对这里充满恐惧的想象,有一次,院内的电线坏了,请人来修。先是久久不到,后来一下子来了好多人,足够修复一所炸毁了的电站。修理工听说是来戒毒医院干活,谁都害怕,最后决定抓阄,几乎所有的纸团都写上“有”,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她一天泡在医院,潘岗颇为不满,说,你若是这样老不回家,有一天我变了心,你可不要后悔。简方宁说,咱们老夫老妻的了,霜重叶更浓。我还不知道你?你办事,我放心。

潘岗急了,说,我不是开玩笑。

简方宁说,我也不是开玩笑。你对我这样好,我真是不知怎样谢谢你。

潘岗说,男人都是有了二心,才对老婆格外好。简方宁说,这么说,你对我已有多年外心?如果这就是外心,你有好了。我不反对。

保姆范青稞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话。

简方宁在家里经常想到医院,在医院里,又经常有自家厨房的感觉。古典的女人只有在厨房里,感觉最自信。锅碗瓢勺是她的兵,火是她的大将军,盐是谋士,辣椒是先锋,五味调和面是长短武器,朴素的米面就是小卒子了,没有它们绝对不行,光是它们就更不行了……厨房是女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女人在那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简方宁很爱做饭,把一堆乱七八糟的米面和菜叶,变成一顿色香味俱全的美餐,其快乐可以和救活一个病人相比。可惜的是能一展手艺的时间太少。

早晨,医生护士开班前会。夜班值班人员,报告了昨晚病人的种种变化。以便各位主管医生掌握自己病人情况。大家静静听着,紧张地记忆着与己有关的讯息,为即将开始的一天,做好准备。

13病室的几位病人情况比较反常。医生汇报说。

详细讲。简方宁对13病室格外关注。

几位病人服同一中葯,临床表现相差很大。病人范青稞一切正常,好像进入完全恢复期。病人支远有轻度的腹泻和烦躁,符合中葯戒毒的规律。但是病人庄羽的情况很费解,亢奋多语激动不安,一般的镇静剂无法使之入睡。因为不知道中葯的具体成份,难以判定是葯物反应还是其它问题……夜班医生简明扼要地报告着。

蔡医生撩了一把低垂下的头发说,支远和范青稞是正常反应。庄羽反常,中葯里没有导致这些表现的成份。

夜班医生眼圈青青的脸上毫无表情,她只负责报告,不负责解答。剩下的事情,是赶快扒了工作服,挤两个小时公共汽车、回家睡个好觉。当然路上要顺便买点便宜菜,这样下午起床,才能给全家人做出物美价廉的饭。

众人散去,医生先从病历上迅速察看病人的脉搏体温,急急浏览刚报回来的化验单,然后各自去查房,回来后开出一系列长期短期的医嘱,以便护士及早开始新的治疗。这有点像排队抢购紧俏物资,去的早占便宜。若是医嘱开得晚,护士就先为别人忙活去了,你的病人也许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还没完成上午的治疗呢!护士还在你背后指指点点,说你这个医生太肉,手脚不利索,瞧不起你。

按照疗程,13病室的中葯戒毒,今天要更换新的方剂。蔡冠雄对简方宁说。

葯送来了吗?简方宁问。

秦炳送葯很及时,都在冰箱里保存着。临床试用同动物实验的结果也很吻合,只是庄羽的反常难以解释。蔡冠雄抱着厚厚的病历夹说。

简方宁道,要查清楚,关系重大。是庄羽的个体反应?还是葯物本身的副作用?马虎不得。

是。蔡医生答。

这次变化了的方剂,秦炳曾再三交待,病人一定要根绝了毒品,方可使用。如果体内有新吸入的毒品,会引起生命危险。简方宁再三叮嘱。

这一点,倒不必过虑。蔡医生很有把握地回答,入院检查这样严格,像三八线,毒品进不来。再说我前天才给庄羽做完尿毒检,化验报告刚送回来,阴性。有这样权威的鉴定,还怕什么呢?

简方宁说,今天报回来的化验单,只反映前天以前的情况。要是病人昨天用了毒,你如何知道?

蔡医生鼓着嘴,不说话。院长的话,虽然逻辑上无可辩驳,但也太吹毛求疵了。哪里就那么巧?病人拿自己的生命闹着玩?。

简方宁知道蔡医生不服,刚毕业的博士,多有做视天下群雄的气概,他们认为世间所有知识的精华,都印在书上或输入电脑。但生活总是比铅字和程序更新得更快。她不忙着说服他,淡淡地说,咱们一块到13病室去一趟吧。

两人相伴而行。

范青稞不知到哪里去了,席子又去洗衣物。屋内只剩庄羽支远。简方宁一眼看到,床头柜上插在瓶里的红色玫瑰花少了许多,远较送来时单薄。花瓣也是一副遭受荼毒的模样,失去了生机与鲜艳,瘟鸡似的耷拉着脑袋。花茎若不是被人用绳紧紧地捆成一把,团结就是力量,早就弓进水里了。

她很想问问钻石玫瑰的事,但她克制住自己。严肃的院长查房,绝不能从这么温馨的话开头。

怎么样?

没有任何开场白和问候,也没有通常的称呼和微笑。简方宁院长双肘抱肩,身材笔直,头略后仰,突兀开了口。俯视众生的漠然和深潜在下面的关怀蕴涵其中。

庄羽恨死这种口吻。普天下的医生,都爱以悲天悯人的口吻,开始他们同病人的谈话,表明居高临下的优越。庄羽是一个骄傲美丽的女子,虽然因为吸毒,美丽大打了折扣,但骄傲有增无减。她喜欢与众不同,吸毒就是一种深刻的与众不同。

无力反抗。她是院长,你是病人,就规定了永远的不平等。要是有一天,把院长也变成病人就好了。这样一想,庄羽心平气和了些。她说,挺好的。

支远也回答,不错。中葯很平稳。除了有点拉肚子,没大的不舒服。

简方宁点点头,成竹在胸的样子。

这种样子也令庄羽气郁难平。无论你说什么,病情是好还是坏,瞬息万变还是一成不变,院长总是优雅地点点头,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你痛苦的身体力行,只不过是在验算她已知的答案。

今天我们要开始改用新方剂,效果更好。但有一点,必须在完全排除毒品以后,才可使用。否则,危及生命。开始治疗以前,我想再确认一下,你们是否已彻底停用毒品?简方宁字字千钧。

那……支远脸色刷白,说……当然是没有……可是……舌头像打了个解不开的水手结。

可是什么呀,在戒毒医院里,到哪儿去找毒品?进来的时候,让你们像澡堂一样扒了个光,就是孙悟空,也别想带个猴毛儿进来。这么问,是不相信我们啊,还是不相信你们自己?庄羽见支远要露馅,赶紧滴水不漏地接过来。

简方宁微微一笑,说,不是信不信,是对生命负责。出了问题,我们是用墨水写检讨,病人是用鲜血写死亡报告书,好吧,既然肯定没用,就开始下一步治疗。

整个过程蔡医生一言不发,直到跟随院长走出病房。

我的天,庄羽,你这不是自搓麻绳自上吊吗?葯如水火,最是无情。吸了粉的人,不可用葯。你不说实话,到时候会要了你的命的!我这就跟她说去,要罚要撵,随他们去,不敢和阎王对着干。支远用手指肚,刮着流到耳朵眼的冷汗说。

还老爷们呢,禁不住吓唬!她的话,就是真的了?敲山震虎,我懂!招了吸粉,就罚款,他们创收的手段,拿了钱分奖金。一脚把咱踢出门,后面怎治也不管了,便宜了他们!庄羽自以为洞察秋毫,说得活龙活现。

支远焦虑地说,他们怎么想的,咱就甭管了。我怕的是万一呢?要是真像她说的那样,你的校狐不就完了?

庄羽轻松一笑地说,我完了,不正合了你的意?好停尸再娶啊,你不白拣了一洋捞儿?支远猛地甩开她,咬牙切齿地说,少来这疯疯癫癫的一套!你要不说,我去!你不要命,我还要命,你要真死了,我落个知情不报,一辈子怕撞上你这个冤死鬼!说着,就要往外走。

庄羽这才收敛一些,说你急什么?瞧那院长,一进门就盯着玫瑰花死看。定是觉出了破绽。她用话敲打,意思明摆着。我们不说,谁也没法。粉我吸完了,纸顺下水道跑了,她没证据,什么也定不了,用葯吓唬人,以为一扣上科学的帽子,别人就得趴下,太小看人了,就算新中葯真和海洛因相克,我不喝,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活人还能叫尿憋死?我把中葯连瓶扔了,死无对证!

庄羽得意洋洋。

支远想想也有道理,稍定下心,说,我妻言之有理,临危不乱,是我急昏了头。

庄羽说,我是老客了,自然比你经验丰富。

支远说,是我沉不住气,惭愧惭愧,还望娘子原谅。

两人正说笑着,甲子立夏端着治疗盘进来,说,请回到自己的床上,要做治疗了。

庄羽说,给谁做?

甲子立夏说,都有。

支远坐在庄羽床上,说,打针?

甲子立夏开始取葯,说,是。

支远说,先给我打,再给她打。

甲子立夏说,可以,但请你回到自己床上去。

支远说,我的床就在旁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打完了针,我就过去。

甲子立夏一丝不苟地说,医院的规矩,无论何种操作,都要求在病员自己的床上,以防发生错误。请你协助。

庄羽小声嘀咕,脑袋瓜真轴。

甲子立夏很利索地给支远肌肉注射完毕。支远一边放下袖子,一边问,这针是干什么的?怎么平常没在这种时候,打过这种针?

庄羽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相信医生护士?打听得这般详细干什么?你没看小姐多忙?不烦你才怪!

她也极想知道这葯针的功效,又怕护士不肯答,故先用话激人。

甲子立夏果然好声好气解释,说是院长刚下的临时医嘱,即刻执行。好像是配合中葯戒毒的一部分。

支远立刻满头冒汗,说,不是说一直用中葯吗,怎么换了水针?

甲子立夏说,既然有人跟你说了,你问他就是。做护士的,只管执行医嘱。护士是跑腿的,腿能说出什么话来?

说着,就要给庄羽打针。

庄羽,这针你千万打不得。这不是中葯,进了你的身体,抠也抠不出来。你打了针,就会有生命危险!支远敏感地大叫,恨不得用手打落护士手中的针头。

甲子立夏气得跺脚,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干扰他人治疗啊?

庄羽神色不乱地说,支远,你是不是打了针,有什么不良的反应?

支远说,我挺好的。可现在情况和你刚才想的不一样,不是中葯瓶子,你不能不喝,也不能扔了。你别打这针,真出了什么事,后悔就晚啦!

庄羽气恼地说,别一惊一炸,不会出什么事,我比你有经验。听我的,没错!说完,坦然地把宽大的病号服袖子撸上去,露出胳膊。

恰在这时,简方宁同蔡冠雄走了进来。

刚下的医嘱,执行完了?简方宁问。

甲子立夏回答,支远的已执行,庄羽的,马上做。

简方宁对庄羽道,这针是整个中葯治疗的一部分。关于重要性危险性,我刚才说过了。现在是最后的机会,如果偷偷吸食了毒品,一定交待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支远几乎要喊起来,但庄羽狠狠的眼光像封条,粘得他的嘴chún作不得声。

没吸就是没吸!凭什么三番两次逼问,想屈打成招啊?庄羽傲慢地说着,缓缓地绷紧臂上的三角肌,动作颇有剑豪运动员亮相时的风采,看来以往训练有素。但她很快就放弃了这种努力,因为无论怎样使劲,上臂都无法隆起任何一块肌肉,晃动着的只是松散筋皮。

护士,你打针啊。我没偷吸,我什么都不怕。庄羽睨视着众人说。

甲子立夏把针头楔入,推葯。

蔡医生呆着无趣,说,院长,我还有几个病程要记录,是不是……

简方宁很果断地一挥手说,不能走,留下观察,你既然对葯物疗效发生怀疑,又进行了对症处理,就要一追到底。你走了,就失去了临床医生最可贵的第一手经验。

蔡医生脸现羞涩呆在一旁。屋内一时静寂无声。

支远努力捕捉身体深处任何微小的感受,借以推测庄羽的反应。还好,他一切如常,甚至比平时感觉还要好些。庄羽安然微笑着。她想,好你个面善心不善的女院长,在我面前玩小花招,给我随便打个什么针,不是太空水就念矿泉水,想把我的真话套出来,你太看轻老娘了。瞎了你的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仍是没有丝毫反常。

范青稞从外面急慌慌地撞进来,说道,简方……院长,我有急事……今天一早,一直在你办公室那儿等,不想你却在我病房……

简方宁用手轻轻向下一按,好像面前是一片起伏的柔软草坪,宁静地说,范青稞,等一会儿,我找你,好吗?

一句话让范青稞恢复了既定的角色意识。她看着屋内肃穆的气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钳闭了嘴巴。

突然,庄羽感到一股毫无先兆的冰冷,从骨髓扩散,像西伯利亚的寒流,自天而降。米粒大的冷疹,从背后向前胸、两臂、腹部、双腿迅速蔓延,直到脖子的皮肤都紧张地收缩起来,每根寒毛凌空挓起,仿佛蒙了一层黑毡,整个人都变灰了。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庄羽有些慌,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传递四肢百骸。难道真是这葯和白粉相克,今天要置我庄羽于死地吗?她求救地去看支远,不想支远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降临,悠闲地看着自己的指甲,好像在琢磨是不是要剪一剪,很惬意的样子。

简方宁锐敏目光,早已洞察到最初的异象,平静地对蔡冠雄说,你注意到了没有,病人的皮肤有什么变化?

皮肤?无所事事的蔡冠雄这才开始低头观察检查,片刻后说,病人皮肤上布满了密集的粟粒疹,压之不退,色泽无变化,说明是汗毛孔四周的竖毛肌受到了强烈激惹。

简方宁点点头。到底是博士,一点就透,观察得很仔细。

蔡冠雄迟疑地问,是什么激发了这种异常反应?

简方宁莞尔一笑说,是毒品。这种反应名叫“吗啡鸡皮”,是使用过吗啡类毒品的确凿依据。

庄羽仍在顽抗,说,你说我用了,我没用就是没……话还没说完,她的瞳孔开始散大,涕泪横流,热天的狗一般剧烈地喘息,神智渐渐昏迷……

支远大惊,死死扣住简方宁腕子说,你们给她打的什么针,把她害成了这个样子!快救救她,你们为什么还站着不动?

简方宁轻轻地把支远的手拨开,说,我给她打的和你是一样的针。你有什么反应吗?

支远说,你胡说!我什么难受的感觉也没有。

蔡冠雄冷峻地说,这就是科学的力量。你没有偷吸毒,所以你就什么反应也没有。她吸了毒,所以才有这样猛烈的反应。刚才不是再三再四地向你们询问过了毒品的事情吗,你们欺骗医生,一口咬定绝未复吸,现在出了这种情况,应该受谴责受制裁的,不正是你们自己吗!

支远连连抽着自己的嘴巴说,我们不对!我们混蛋!我们该死!我急糊涂了,说了假话,院长大人你可千万别见怪,怎么罚,都行!只求快点救她!

蔡冠雄说,你安静点吧。医学不是儿戏,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欺骗。院长这正是在救你们。正是她有经验,在正式使用那种烈性中葯之前,先用其它葯物测试了你们体内是否有残存的吗啡,多加一道保险。要是依我的主意,按照化验单,早上了中葯,现在就会危及生命。

支远也听不甚明白,只是大概知道情况很糟,但好像还不是最糟。忙说,求你们,好事做到底,快点让她醒来啊!简方宁说,庄羽私用了毒品,不但破坏了院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现在用葯试了出来,人受一点罪、但生命没有危险,几个小时以后,就会恢复正常。你放心好了。只是按照规定,她必须立即出院。

支远还想说什么,看到庄羽痛苦不堪抽搐一团的样子,只得以后再说。

简方宁对蔡冠雄说,蔡医生,记住,永远不要被病人的一面之辞所蒙蔽。

蔡医生说,院长,我记住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