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32节

作者:毕淑敏

范青稞与端着治疗盘的甲子立夏狭路相逢,赶紧贴着走廊边给她让路。两车相会,病人让护士,天经地义的事。甲子立夏点头致谢,微笑说,还得麻烦你,帮我把这间病房的门开一下。范青稞自然是乖乖照办。甲子立夏一进门,立即收敛起笑容,嚷开了,跟你们说多少回了,白天门都得敞着,我端这么一大堆东西,哪能腾出手来?走廊里没抓没挠的,总不能把针管让我叼在嘴里,再来开门吧?

一个正用竹针织毛活的女人慌忙站起来说,小姐,是我不好。我看柏子睡着了,怕他着凉,就关上……

温嫣,就你事多。你也不看看暖气烧得有多热,快能孵出小鸡来了,你还怕他冷!甲子立夏一边说着,一边很熟练地给别的病人操作。

小姐,我们柏子已经用了好多葯了,怎么不见起色啊?温嫣小心地看着甲子立夏的脸色,悄声问。

问孟医生。你们是她的。甲子立夏说完,又到别的病房忙去。叫温嫣的女人,怔怔地看着窗外,好一阵无声无息,漆黑的眼珠里映出窗棂上的层层铁条和漫大的飞雪。许久,她猛地埋下头,两手穿梭般地织起毛线,好像那无穷的思绪,织成图案,就有了某种希望。毛线是正红色的,把她苍白的脸颊也映得有了生气。

织什么呀,范青稞搭话。女人手里的毛活是一个狭长的圆筒,说它是袖太肥,是裤腿又太瘦,琢磨不透。

女人这才发现范青稞,说,大姐,这是毛袜子。

范青稞说,红色的袜子,好看吗?像圣诞老爷爷穿的。

女人默不作声地打开盛换洗衣服的床头柜,范青稞捂住了嘴,里面充满毛绒绒鲜红颜色的毛袜子,好像蜷着一窝艳丽无比的红狐。

你……给哪儿来料加工?范青稞问。

不是来料,自己的料。加工,就算是吧……女人仍是十指不闲地操作,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工头,在严厉监督她的工程进度。

是啊?范青稞问。她在病房听故事的心气,已经没有刚来时高了。那会儿,不论是惟,只要愿意讲,她都半张着嘴,吃惊地听着。现在她的耳膜已经麻痹,谁要是自告奋勇地痛说苦难家史,她就退避三舍。但是碰上这种吞吞吐吐的家属,残存的好奇心又燃起一点明火。

毛袜子是织给佛的。温嫣的眼珠又在凝视窗外的飞雪了。

大姐,你不知道,我在菩萨面前许了愿,只要柏子能戒了大烟,我要在莲花座前献上一百双红袜子,每一针都是我亲手所织……回到从前,那时候多好啊……温嫣把半成品的毛袜子捧在眼前,泪水滴下,那蛇毛线的颜色就渐渐变得深起来,好像密集的雪花降落在上面。

为什么一定是袜子?一定是红色?范青稞问。

因为……柏子……就是我男人,他第一次送我的礼物,就是一双红袜子

温嫣泪眼凄迷地看着昏睡中的柏子,别的病人因为用了葯,也睡得天昏地暗。一时间听得见雪花扑打在温热的玻璃窗上訇然融化的声响…

我男人以前可能干了,在窖上烧砖,是一把好手。那时候,我们刚好上不多久。爹妈不让我嫁他,说是凭了我的脸模子,嫁个城里人或是军官,都有指望。可我就是瞧上了他,家里逼我在他和父母中间选一个,正这时,一场大祸,窖塌了。他砸了手,刨出来一看,十指断了八根,两只手都成了血葫芦。去医院的拖拉机上,我捧着他胳膊哭,他说,你给我看看,还剩哪个指头是好的?我告诉他,只有右手大拇指二拇指还在动弹。他仰天哈哈大笑说,有这俩好的,足够了!

我害怕说,柏子,你是不是急火攻心,迷糊了?你甭害怕,有我温嫣一口饭,就有你吃的。我去挣给你花,要是我在家,我就给你喂饭。要是我不在家,你只靠这两个手指,也能把饽饽塞进嘴里。饿不死你。他狠狠瞪了我一眼说,看你说的,我没疯!我这会儿比什么时候都明白。只要这两个手指头是好的。就够数钱的了。我捧着他的手,还是止不住地落泪。柏子突然说,你把手伸进我的胸口,使劲摸。

我哆嗦着说,摸到了。

柏子说,摸到啥?

我说,摸到你的心,比平常还有劲。

柏子说,谁让你摸心,我让你摸我的兜。

我从他贴身的衣兜里,摸出双白尼龙丝袜子,已经叫血染红了,只有袜腰贴商标的地方,还多少透几根白丝。

柏子说,原本要双手送你的,现在只能双指送你了。可惜脏了……

我说,柏子,这是天下最好的袜子。

我不顾家里的反对,和他结了婚,这样才能更好地照料他。柏子只剩了两个手指头,没法烧窑了,就改行挖葯材。沙荒地上长着一种壮阳的葯,以前也没听说怎样灵,这两年邪乎地红起来,价钱一个劲地往上蹿。那葯长得很奇怪,有的是地底下一大嘟噜,地面上只有一根小茎,有的是地面上花红柳绿的,可挖了半天,下面只结了一个蛋蛋。外地来了好多人,可他们白费力气,挖着的很少。柏子有心,一听说谁挖出了葯材,就跑去给人帮忙,一个子也不要。就这样,他练成了一双神眼,借了钱作本,雇了几个工人。他也不带家伙,揣着袖子在沙荒地上溜达,突然指着一个地方对小工说,给我挖。

小工啥也不问就下镐,一挖就刨出成堆的葯材。大伙都说神了,有人说,这小子是不是他爹当年吃这葯材,才养下的。所以离地三尺,他也能闻出这葯的气味。不管怎么说,小工挣小头,柏子挣大头,我们家有了一点钱。柏子说,我得到外面看看世界去。柏子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后对我说,那些卖葯的老客心真黑。把咱们的葯倒出去,价钱就上了几番。葯厂把咱们的葯磨碎兑上水,装进小瓶里,配上个空心小管,一盒能卖几十块钱。

我说,你说这有啥用啊,柏子,咱也不能自家开一座厂子。

柏子说,你以为我不想开厂子?只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但我能让那些收葯的老客,扒不成我们的皮。自己倒葯,运到外面去卖。

柏子说到做到,风尘仆仆地收葯,卖葯。应酬也多起来。抽烟他以前就凶,加上喝酒,后来又学会打麻将。我总劝他,柏子,见好就收,别和那些人混在一起。柏子老说我妇人见识,说不会这一套,哪里挣得了大钱?

可他带回家的钱,越来越少。我问他是不是在外和别的女人相好,他说什么毛病他都能得上,但这不会,因为他记得我的大恩大德。我说,那钱呢?不是我温嫣贪图钱,以后还得养孩子,总得攒下钱。问得急了,他终于对我说,我染上大烟了。

我摇晃着他说,柏子,我知道你这是逗我呢。我胆小,你别吓我。

他说,不是吓你,是真的。

他把实情告诉我。他在外头,刚开始自己揣摩,买卖作得还行。可柏子是个好强的人,他想作大事。他知道光凭自个儿悟不成,又拿出以前学挖葯材的劲儿,偷着学开了本事。他投到最有名的一家老板手下,要求服侍老板。老板说,你五爪不全,我用起你来,心里不舒服。柏子说,那我就晚上陪着您,您喝酒打牌,我可一夜不睡。躲在阴影里,谁也看不见我。你用我,我随时到。还不要工钱,管口饭就行。大老板说,你的要求又不高,在哪儿都能找到饭吃,为什么非得给我干呢?柏子说,我一个废人,白天怕人耻笑。

老板就收下了他,要他晚上烧水,服侍大家玩牌。大家就称他“二指禅”。他用两个手指头,把大伙服侍得舒舒服服。他酒量好,老板喝不了的酒,他一仰脖就代干下去。要旱白天有应酬,他也不得睡,人倦得不行。可他很高兴,跟在老板身边,知道的秘密就海了去,特别是老板喝醉以后,更是吐出不少真言。正当柏子学得差不多的时候,有一天,白天晚上都有客人,柏子半夜时打起了瞌睡,老板连喊了好几声“二指禅”,柏子才醒了。老板说,看你还是个年轻人,倒抵不过我这个半老头子。我们喉咙都着火了,你这沏水的总不来!柏子使劲打自己的脑袋,说再也不敢误老板喝水。可他的眼皮不争气,一会儿就找到一块儿了。

看你这样子,真丧气。喏,给你一支烟,抽了就不困了。老板扔给他烟。柏子还想客气,说我有烟。老板说,你的那个不行,抽我的。老板有个脾气,他不给你的,你要了,他就大发雷霆。他要给你的,你不要,他也对你恨之入骨。反正你不能忤了他的意,柏子就只好接了。那烟真的很管事,当夜,柏子再没发困。

第二天白天忙,晚上又是牌局。老板又给了柏子一支烟。柏子吸了,一夜到天明,两眼瞪得和老猫一样,没一点瞌睡。就这样,柏子白天干活,晚上服侍老板,一连半十月,跟成仙似的,不困也不乏。

后来有一天晚上,老板到外面去了,家里就没什么事。柏子想,这下可好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没想到,脑袋沾了枕头,说什么也睡不着。到了老板给他吸那支烟的钟点,全身更像着了火,恨不能钻进水缸冰个透。他爬起来,赶紧抽烟,一支又一支,眨眼一盒烟就抽空了,可浑身的难受劲,一点也没过去。柏子是个明白人,他悟出来了:老板的烟和他的烟,不一样。他一定得找着老板,抽上那种烟,要不然,今天晚上就得憋死。他疯了一样地去找老板。他就是给老板下跪,也得把这支烟磕出来。老板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遍寻不到。柏子把自己的胸口都抓破了,昏昏沉沉中,他还没全糊涂。他想,老板身上有这种烟,他屋子里一定还有这种烟,到他屋里去找。

柏子后来说,人到了那种时候,就是皇帝老子拦在面前也没有用,也得硬撞过去,爱杀爱剐是以后的事,当时就得找到那支烟。他砸了老板的窗户,蹦了进去。他一点也不背着人,因为顾不了那么多。别人都眼睁睁地看着他,知道他是老板的心腹,还以为是老板让他这么做的,没人敢拦。

柏子打窗户进了屋,就开始昏天黑地地一通乱翻。他终于在老板的大衣口袋里,找到了那种特殊的烟,赶快哆嗦着手指划了火柴,一口气就抽了半支。他马上就好了,用他自己的后说,好像是老天把附在他身上的魔鬼,一股烟地收了去,别提多舒服了。他本该马上走的,可他一点都不害怕,就坐在老板的皮转椅上,来回打圈,得意极了,好像自个儿变成了老板。

老板进来了。柏子大大咧咧地对老板说,嗯,我把你的烟抽了……不赖……老板二话没说,过来就抽了柏子一个大嘴巴,说你竟敢翻我的兜?!

柏子清醒了一点,说我除了烟,什么也没动。老板说,这么讲,你还打算动我别的东西?你别以为你在我的身边卧底,我不知道。我不过是逗你玩,看你一个四肢不囫囵的人,不忍心揭了你的底。现在你还想和我作对吗?我送你一件随身携带的宝贝,就是这口烟瘾,以后无论天南地北,它都会一步不离地跟着你,比狗,比女人,都忠实得多!不信,你等着看!滚吧,二指禅!

柏子真被害惨了,没有一天离得了那毒烟。他。刚开始还想在城里戒了再回来,瞒过我,假装自己是个姦人。但他吸完了烟的时候,就想下回一定不吸了。几个钟头一过,想的就是到哪儿去搞下回吸的毒烟了。那瘾真的像魔鬼一样跟着他。他花光了所有挣下的钱,就开始偷。柏子是个聪明人,学什么都快,他故意把残手吊在胸前,一般的人就不防他,有人还给他点钱什么的。柏子说他不偷穷人,专偷富人,两个手指头比人家十个手指头还灵.练出了一手绝活。日子长了,身子骨越发不行了,他带着偷来的钱和一口毒瘾,回家来。

我对他说,柏子,你别抽了。让我们好好过日子。我想有个孩子。

柏子说,孩子有什么用?毒烟让我舒服,孩子行吗?

我说,柏子,你再这样下去,我就走了。

柏子啥都不怕,就怕听这话。他说,不吸了。再不吸了。我信了他。可吸毒人的话,你是万万信不得的。他们不会说真话了。打他们吸上毒的那一天,他们就必得骗人。家里的钱,又被柏子糟蹋得几乎没有了,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偷了。背着他,我留了最后一点钱,是留给孩子的。

我一直劝柏子戒毒,他就是不听。他变得越来越没有人性。除了有时候想起来跟我睡觉,再跟我没话。我说,那咱们就离婚吧,柏子恶狠狠地说,离了婚,我逛窑子还得花钱,哪如这样省下钱来,还能多吸一口烟!你要是愣要走,我用两根手指头,照样掐死你!他的话虽然说得很凶,但我看他的眼神全是可怜的哀求。他根本就掐不死我,别说是用两个手指,就是十个指头都在,也不行了。他已经抽得像皮影戏里的影子,一层空壳了。

我知道,我一走,他就得死。我下不了这个决心。

正是这个时候,我怀孕了。真是想不到的事,以前我们都好好的时候,想要个孩子,就是没有。现在这样家破人亡的边缘,这个孩子竟投生来了。

我趁柏子抽完毒烟精神好的时候,对他说,我有了。

他倒依然明白,不紧不慢他说,喔,有了。是谁的啊?

我一下子一只眼睛冒火,一只眼睛流泪,说柏子,你好没有良心!这是你的孩子!你的!

柏子说,我还能有孩子?

我说,柏子,千真万确的。这是你的孩子,你难道信不过我?

柏子一下醒过来,说,我信不过我自己,信不过天下所有的人,可是我信得过你!

我说,柏子,你戒了烟吧。你还行,我们再来过好日子。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大胖小子的。

柏子说,你赶紧把他生下来。

我说,柏子,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敢要这个孩子吗?若也是生下来一个小烟鬼,不是给这个世界造孽!这个孩子是不能要了,我到医院去做了他。只要你今后好好做人,我们还愁没有好孩子吗!

柏子哭起来,苦命的孩子!

我说,他是个孝顺的孩子,还没到这个世界上,就知道爱惜他的爹妈,用自己的命,给爹妈带了个后。要是你打今后戒了毒烟,做一个姦人,我再也不用着这么大的急了。这个孩子,不就是我们最心疼最有用的孩子吗?我给这孩子立一块小石碑,就说他舍了自己的命,救了他的爹娘。

我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柏子也动了真心,他说,温嫣,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这个孩子。我今后要重新做人了。

我到医院去做了手术,赶紧就领着他来戒毒医院。我把养孩子的钱,带来了,给他用。这是最后的钱了,要是这回还戒不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死,反正我是再也忍受不了。

我的身子很弱,可我不敢再耽搁。吸毒的人,没有一点长性,他们说什么话,都是假的。别看当时痛哭流涕的,全是骗人,我用一个孩子的命,换来这么一个许诺,我不能让孩子白死了。我在菩萨面前许下宏愿,救救柏子,救救我,救救我们全家……我要给菩萨供上一百双红袜子……

我们住的时间不短了,袜子我也织了几十双了,可为什么老没效果呢?我这次铁了心,要在医院长住下去,好得利利索索的再出院。豁出去钱,谁撵也不走!

这时柏子伸了一个懒腰,喃喃地说,我要撒尿,神情像一个耍赖的孩子。

等着啊,我这就给你拿尿壶去。温嫣忙不迭地收了竹针,颠颠地往厕所跑。范青稞再呆下去,就不便了,也起身离开。

一会儿,又在水房遇到温嫣,大家好像是熟人了。

大姐,我看您这脸色挺好,自己肯定是不吸的,您也是陪家里人来的?男人吗?温嫣关切地问。

不,不是。范青稞回答。

那就是您儿子吸粉了,看不出您这样年轻,就有了那么大的孩子。温嫣习惯低着头说话,让你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口气很诚恳,绝无讥讽之意。

也不是。范青稞虽觉好笑,知道温嫣是好意,也就认真地回答…

那……温嫣想不出答案。

我原来多少用点大烟,为了治病,现在戒得差不多了。范青稞回答。

唷,能戒得这么好?大姐,求您了,有空再到我们那儿坐坐,让柏子看看你,他总是说没有一个人能戒得了。见了您,也许就有了指望。因为希冀,温嫣抬起头,眼睛闪闪发亮。

范青稞哭笑不得,说,人和人不一样,还得具体对待。但这儿是最好的戒毒医院,我敢打保票。

温嫣说,我来的时间是不短了,可谁也不认识。这出出进进的女人,都是些什么人?我有时碰上过,见她们都很年轻,长得也不丑,就是见人带答不理的,也就不敢跟她们说话。

范青稞说,她们多是大款的傍家,吸毒的人,多半都有几个钱,没钱的人,耍不起这玩艺。有钱的男人跟前,常常围着女人。男人进来戒毒,需要有人照顾。有的女人走了,再也不回来。有的女人就跟到医院来了,端屎端尿,侍候得很周到。

温嫣说,大姐,不管怎么说,这些女人也还有点良心。一个男人到了这个分上,还有女人愿意服侍他,也是缘分了。我那死男人怎碰不上这样的女人?只要有一个肯陪他,不管是为了什么,我都磕头谢她。那样我就可以不到医院来了,真丢死人了。

范青稞说,你也别这么想。既来之,则安之。治好了病,你们就可以一道回家了。

温嫣说,等他治好了病,我就离开他。我现在所以不走,是知道只要我一走,这世界上就再没有一个人疼他。他是必死无疑了。说着,眼泪籁籁而下。

范青稞原来是一见别人流泪,自己也产生共鸣的人,经过这一阶段的锻炼,也练得心硬如铁。劝慰说,他吸毒的时候你都没有甩了他,好了以后,更要好好过日子才对啊。

温嫣说,大姐,您真的这样想?

范青稞说,真的。人都是希望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要不,人活着干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