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39节

作者:毕淑敏

从景天星教授那里回来,沈若鱼沉浸在悲痛当中。晚上,她想,简方宁一定会到梦中与她相会。没想到睡得特别好,一觉到天光,先生给她留了个条,说晚上有会,回来得晚。

沈若鱼心里像被人挖了一个洞,黑色的风呼啸着穿过。伸手去拨电话,七位码子按到六位时,猛然停住。这个号码,永远不会通往那个清晰宁静的声音了。

她呆坐着。非常奇怪对于最好的朋友的死,冷静为何像狗一样地陪伴着她,不肯须臾离开。如果她一直这样冷静下去,灵魂要羞愧了。她预感到要出什么事。一定会有事。要是什么事都没有,这个世界就正常得不可思议了。她呆呆地坐着等,等那必然要发生的事情来找她。到了上午十点的时候,邮递员来送信。沈若鱼,拿戳,挂号……邮递员在楼下,像磨剪子磨刀的老汉一样放声吆喝着。

沈若鱼疯了一样地跑下去,她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等的就是这声呼唤。

是简方宁的来信。到处阳光灿烂,很有些春天的味道了,杨树胡子霸道地垂在枝头,似掉非掉地摇曳,显出一种糜烂的萌芽状态。身上很暖和,人声鼎沸。沈若鱼很沉着地拿着厚厚的信封,在上楼的时候,才觉出楼梯上的阴冷。这封信是简方宁生前寄出的,一直在人间周转。但沈若鱼手指颤抖不停,纸里面满含另一个世界的信息,寒冷如冰。

信封里的内容,由两部分组成。一页短信,另外是些随手写下的记录,直到简方宁神智昏迷的前十分钟。

若鱼:

你好。当你收到我这封信的时候,我已不在人间。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相知就是一切。我们就是再继续交往几十年,了解也不会比现在更多。一个人最基本的品质,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奠定。

阅读一个死者的文字,不是一件愉快的工作,所以我很抱歉。但是,我有一些事需要向人倾诉。我无法完全预计我身后的事情。我把这副担子交给你,请你帮我一个忙。好在,它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有些国家规定,一定要有自杀的客观证据,比如遗书,自杀的判断才能成立。我会写一个简单的条子,但我知道它可能说明不了太多的东西,我爱生命,但当我不可能以我热爱的方式生存时,我只好远行。

我的面前摆着满满一瓶三唑伦。我相信它,胜过一把手枪。这瓶葯是我用“范青稞”的名字开出来的,用的是一张红处方。

好了。我相信人的生命会以另外的方式存在,我们在天空以飘荡的颗粒相见。但愿那是许多年以后的事情,但愿我们并肩飞翔。

简方宁

张大光膀子住院是孟妈收他进来的。滕医生病了,病得好奇怪。前一天还好好的,半夜突然剧烈地水泻。第二天来不了,临时需要有人在门诊值班…孟妈刚下夜班,说别人都忙,她愿意顶班。我就让她去了。

她收的第一个病人,就是张大光膀子。

那天我正和景教授研究学术会议的论文,待我知道,木己成舟,张大光膀子住进了蔡冠雄的病房。我对孟妈说,你怎么把他收进来了?我不是在全体会议上讲过,这样的病人,病史很可疑。况且他病情复杂,戒毒非常困难。

孟妈不软不硬地对我说,我只记得您说过,门诊医生有权决定是否收治病人。我噎住了,我是说过这个话。滕医生的病,第二天就好得无影无踪。我怀疑孟妈给滕医生的茶水里放了泻葯,怀疑她收了张大的金子。但是我没有证据。

果然,张大光膀子是有血案在身的逃犯,迫不及待地住进医院,是为了寻找一处避风港。公安局带着手铐,到医院来逮人。我说,请稍等,好吗?执行任务的队长说,如果人犯逃跑了,这个责任谁负?我说,我负。他说,你负不了。

我承认他说得对,一个医生,不能干涉公务。但我恳求,让病人出了我的医院门,再行逮捕。他病情很重,又用了种种葯物,没有逃跑的能力。这一点,以我的医学知识,完全可以担保。医院里还有许多其他的病人,大张旗鼓地行动,可能对病情造成不良影响。队长默不作声地退后半步,给了我协助。

张大被架出病房。他走出院门的第一步,就上了铐。罪有应得。但是他的随从喽罗恶狠狠地对我们说,等着吧!人是在你们医院没的,我们就找你们医院算账!他的两个老婆,闹得很凶。大老婆是要人,小老婆是要钱。

医生护士很有几分恐慌。说吸毒的病人,多是戴罪之人,这件事是个警告。

深夜,我的bb机上显示出了一行奇怪的文字:三重铁门,绝非桃源,警惕孟妈。

什么意思?没有署名。说它是呼错了,但铁门二字,分明是指我的医院。不是桃源,就是说不是风平浪静,其乐融融。至于孟妈,到底是怎么回事?百思不得其解。我感谢这告诫,但想不出他是谁?

孟妈来找我,说她要辞掉这份工作。她本来就是退休反聘的医生,来去自由。但在这种时刻辞工,分明有一种临阵脱逃的怯懦和动摇军心的险恶。

我说,什么理由呢?她说,没有理由。不想干就是不想干。你管不着我。我说,孟大夫,辞工当然是可以的。但我很希望大家能同舟共济,度过暂时的困难。如果你一定要辞,请给我一个理由。哪怕是瞎编的理由也行,我需要对大家有一个解释,安定人心。

孟妈说,你一定要听理由,我就告诉你。我在外面,自己开了一家诊所,你这里的一套,我都烂熟于心。到了那里,我就是院长。这个辞工的理由,还算说得过去吧?本来我是不忍心告诉你的,看你追问得这样苦,就发了慈悲。谁让孟妈是个好心人呢!

我手指冰凉地给她签了有关手续。

……秦炳来找我。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换了一身名牌西装,头发不知打了多少摩丝,每一根都发出蓝色的光辉,锐利无比。

院长,我的葯,怎么样?他开门见山。

不错。我说。临床实验的效果很好,基本上达到了你祖父的设想。不过,因为疗程还没有最后完成,距他要求的“目光精彩,言语清亮。神思不乱,肌肉不削、气息如常,大便不结,形神俱佳”的状态,还有一段距离……我说。但是。我等不了啦!他对我的话,不感兴趣,嚷起来。

您在等什么?我不解。我们不都是在等实验的结果吗?我说。

等钱,秦炳很干脆地说。我们不是已经把科研经费支给你了吗?这已经是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而且用于配葯,已经够用。我说。

我不是指的这个。我说的是,买断。我需要一笔钱,让我们全家过上好日子,我等不了你们这么慢腾腾的临床验证。有没有用,现在已经看得出来了。他低着头,不看我,一口气把上面的话说完。

我说,你不能过河拆桥。

他说,那你也不能总占着茅坑不拉屎。

我火了,说,打开窗户说亮话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炳说,你们医院的医生孟妈,领了一位外国先生去看我。说他们对中国的中医葯很敬佩,很欣赏,他们愿出大价钱买我爷爷的方子,还有他的医书

多少钱?我极力使自己的声音平稳。我知道事情已逼近一个坚硬苦涩的内核。秦炳说了一个很天文的数字…

我不知道孟妈领来的这个外国佬,是否真的能给面前这个穷酸的小人物这么多钱。但我根据现有的临床实验,已经有把握说,中国方子的价值,当远远在这个数字之上。我说,你爷爷的方子,可以卖得比这个价钱更高。秦炳感激地说,简院长,您真是个姦人。您不压价,您实事求是。我知道您下面的话是什么,我应该把它卖给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医院。可是,钱呢?你们连配这几副葯的钱,都让我垫付,什么时候才能把硬邦邦的票子,装在麻袋里,运到我家?我等不起了。我爷爷已经死了,我爹也死了。再这样穷下去,我也快死了。您会说这个方子死不了,是的,方子活着。方子可以救人,可我们家呢?得益的是别人,我们有什么好处?谁来救我们家?这是我们祖传的宝物,我们一家人今后就指着它哪!我也不愿意卖给外国人,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可你们只说要方子,要葯,就是不给钱。我等不了,我们家人等不了。您说我是见钱眼开也好,说我是小人也好,我都认了。只其您现在给钱,哪怕只有外国人出的一半价,我都认了。谁让咱是中国人呢。可您要是没钱,我就不再给您葯,反正咱们已经钱货两清,谁也不欠着谁了。秦炳说完这一席话,好像把一个天大的包袱甩下了,安静地坐在那儿吸烟,像一个局外人。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不能兑现的语言,在金钱面前,苍白无力。我说,我明白了。秦炳。给我三天时间,我再想想办法。如果我没有电话给你,你爱怎样处置你的方子,就怎样处置吧,它毕竟是你家的财产。

秦炳说,就这么简单?我说,是啊。我不能拦着你们全家过好日子。

他显然非常高兴,说,没想到这么容易。我以为您会把我臭骂一通,我苦笑,说,印象中,我真的是那么严厉吗?他说,孟妈说,您对见钱眼开的事,深恶痛绝。要我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预备着挨骂。我说,谢谢她对我这么了解。

秦炳走了。

三天……三天!区区七十二小时,我去找景教授。

景教授听完我的话,从书堆里抬起头,平静地说,没有办法。我们不是大财团,根本就没办法买断。无法同外国公司较量,只有认输。我说,那我们就把这样一个很有希望的中葯方剂,拱手让外国人研究,占领世界市场?景教授说,我想,不论是谁在研制,只要他真正用于病人,对人类有好处,我们又何必那样狭隘?在我们手里,也许很长时间内,都是这种作坊式的生产,难以扩大影响。再说,吸毒人群主要在国外,由他们来研究推广,效果会更显著。

我说,教授,想不到你是一个卖国主义者。

景教授说,我爱科学甚于爱祖国。

我回到办公室。最近,我越来越愿意在办公室停留。我喜欢那种宁静的空气,它使我清醒和振作。

我凝视着那幅“白色和谐”。阳光照耀在上面,幽蓝色的海面,有一种毛绒绒的立体感。我喜欢这种略带恐怖感的震撼。

很想静下心来,把近日纷乱的思绪,现出一个头绪。有人敲门,是护士栗秋。

简院长,我想同您谈一谈。她说。

我说,有什么事。同护士长谈吧。如果她解决不了,再让她反映给我。好吗?我说着,预备关门。没想到,她把一只脚尖抵在门框和门扇之间,使我无法把门关上。如果硬要关,就会碾伤她的脚,我气恼地接受了她的来访。

有什么事,请快说。我只能给你五分钟。我很不客气。院长,我只要一分钟就够了。我要辞职。栗秋很呆板地说。我不知道这是为了掩饰她心中的高兴还是悲伤。看来我的医院真是风雨飘摇。为什么这么多的人要辞职?哪天我这个院长也辞了职,就万事大吉。说说辞职的理由吧。我心里很慌乱,但声音力求镇定。我已经习惯在众人面前,把自己的真实感情埋藏起来。

因为我要结婚,栗秋依旧呆板地回答。

原来是这样!我松了心,说,结婚是好事,它同工作并不矛盾。为什么一定要辞职?我和护士长都有家,我们并没有辞职,不是也工作得很好?栗秋抬起头,我才看到她眼中的傲慢。

我的丈夫和我的婆家,都不喜欢我现在的工作。是他们要我辞职的。她不再用一种下属的神情同我对话,而是成熟女人的平等交谈。

我说,对不起。我忘了问你的夫君是谁?

她好像一直在等着我问她这句话,并为这一问题的姗姗来迟而恼恨。见我终于发问,喜笑颜开地说,您认识他的,就是北凉。

我一时想不起这个叫“北凉”的,是个什么人。虽然他的名字有几分耳熟。我说,对不起。我可能有轻度的脑血管硬化,记不起这个大名。可以提示一下吗?

北凉的母亲曾经带他住院,他和郑琪仁斗殴,划伤了护士长的脸。院长,咱们这里发生这种事,并不多。就不说他家背景,北凉也算大名鼎鼎的人物,您真的忘了吗?我不信。您是想借此挫挫我的傲气吧?其实,何必呢?我嫁得再好,也比不过您干得好。在这个世界上,我佩服的女人不多,您算一个。栗秋说得很认真。

喔,小姑娘。我谢谢你的夸奖。我干得没有你说得那样好。你嫁得也没有你想得那样好。我想起那个苍白如水的小伙子了。对于谈恋爱婚姻这件事,别人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但是,作为你的前院长,你曾经是我最出色的护士,我不得不告诉你,那个北凉,患有性病。由于这种化验涉及到个人隐私,结果只有医生知道。我轻轻地说,怕吓坏了沉浸在幸福中的姑娘。

我以为栗秋会大惊失色。我甚至已经准备安慰她的话,没想到她笑着说,性病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轮到我大惊失色。

栗秋说,院长,您何必这样失望呢?以您的学问和知识,应该懂得性病里,除了艾滋病,其它的都是很柔弱很温柔的病菌。不搞医的人,谈虎色变,科普作家为了道德的原因,也故意把它渲染得十分可怕。其实,对我们干这一行的人来说,谁都知道,它的治疗不会比一场痢疾更麻烦。对吧?院长。

我无力地说,对。你的医学知识的确不错。尤其是它使你变得这样勇敢。栗秋说,那我就走了。院长,谢谢您把我培养成一个优秀的戒毒护士。我想。我的婆家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我今后也得不停地利用这一点,才会有牢不可破的位置。

再见,院长。她说。

我什么也没说,甚至也没有站起来送她。

我不是她的院长。她也不是我的护士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