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41节

作者:毕淑敏

读朋友的遗书,犹如火炭。

沈若鱼想把一些事搞明白。最先找到孟妈,因为沈若鱼此刻最恨她。

地方很不好找,在新建居民小区的楼群里。这个“庄”那个“园”的,名字叫得中西合壁,在方位感的知识上完全无用。幸好孟妈仔细,在每一个重要的路口,都标明了到孟氏诊所的前进路线。

一套三居室的民房,不很大还算干净。孟氏名医多少代传人的招牌,用血红的油漆写着,鲜艳得让人路过时退避三舍,总怕油漆未干蹭在身上。。

孟妈正闲着,看到沈若鱼进来,笑容盛开,说,真难为你,找到这里来了。我给以前的重病人都打了招呼,若是再要治,就到我这里来,包好。你是轻病人,我想大概已经断根了。没想到你也找来了,可见我是民心所向啊。范青稞,你看我还记得你的名字。

沈若鱼说,我不叫那个名字了。我叫沈若鱼,是简方宁的朋友…

孟妈变色道,呵,沈女士。是这样。简院长不在了,我们都很难过。

沈若鱼道,她在遗书里提到你离开医院一事。我想知道详情。

孟妈说,你是以什么身份呢?光是朋友不行吧?你看人家外国侦破影片里,冲出来一个人,先要亮出证件,说,我是警察。

沈若鱼说,我不是警察。可我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果我认为有必要,可以叫来警察。

孟妈说,我和简院长的死,可没啥关系。我早就离开医院了。

沈若鱼说,我知道。那你还紧张什么?

孟妈说,好吧,我心底无私天地宽。我把最后的情形告诉你。

张大光膀子死了。毒品他是无法吸了,进行了一半的治疗又停止了。他的体质极差,死亡已是意料中事。张大光膀子的小老婆,没有胆量到公安局去闹,天天披头散发地在医院门口吵闹,鸡犬不宁。她是从高纬度地区来的,这点寒冷,根本就不放在眼里。闹得累了,就到附近的小酒馆里喝酒吃饭,酒足饭饱之后,继续奋战。围观的人群问这是怎么了?她就说是医院把人给治死了。他的大老婆不说话,只是哭,一把鼻涕一把泪,惨得不行。看热闹的老百姓围了一大圈。

是我收的病人,可我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金子我没收,反正你们也没证据,不能诬陷人。医院我呆不下去了,幸好我早就给自己絮好了窝,就到这里来了,重打鼓另开张,你看到了,买卖还不错。

沈若鱼悦,那个葯方呢?

孟妈装傻说,什么葯方?

沈若鱼说,就是你领着毕瑞德找秦炳的那个葯方啊!

孟妈一拍大腿说,那洋毛子真不是好东西,你说我给他帮那么大的忙,简直就等于把李时珍引见给他了,才给我那么一点钱,买身衣服就不剩俩子了。还不顶我私下治几个大烟鬼挣得多,秦炳也是,自己用方子换了房子,就饮水忘了挖井人……不过,我这人,不靠外援,自力更生也行。你感觉到没有?现在是方兴未艾形势大好啊。

沈若鱼说,什么未艾?

孟妈说,吸毒的人越来越多啊。我的货源以后就越来越充足了。

沈若鱼尖刻地说,若是我记得不错,戒毒葯品必得是正规医院专卖,您这样的江湖郎中,纵是医术高强,没有葯,也是无米之炊啊。

孟妈并不恼,说范青稞,看来你在戒毒医院真是不白住,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不用你操心,我有用之不完取之不竭的葯源。

沈若鱼大惊道,莫非你有秘密葯库?

孟妈朗笑起来说,我还没有那么大的神通,继续努力吧,借你的吉言,我也盼着有那么一天呢。

沈若鱼逼问道,可你还没有回答我,戒毒葯到底是从哪儿搞来?

孟妈傲慢地说,我早看出你居心不良。谁让我这人心眼软呢?告诉你,谅你也伤我不着。我的葯都是从戒毒病人手里买出来的,他们从正规医院出来以后,还得不断吃葯,每人都是葯篓子。我就用高价从他们手里买进,一倒手,再卖给私下里想戒毒的人。说得难听点,和捣葯的二道贩子,互通有无。就这么简单,可银钱就滚滚地来了,挡都挡不住,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天要人发,你不得不发啊。

说到这里,孟妈得意地笑起来。无论沈若鱼多么恨她,还得悲哀地承认她的笑容很有蛊惑力。

沈若鱼一字一顿地说,孟医生,你要是还记得你是个医生的话,就把你的心泡在来苏水里消消毒,再放回肋骨后面!

祝你和你的黑窝点早日完蛋!分手的时候,沈若鱼恨恨地想。

以后也许我就想出更稳妥的发财主意了。孟妈笑盈盈地告别。

沈若鱼忿忿地走了。她其实还是嫩了一点,要是她在临出门的时候,回一下头,就会发现孟妈的笑容迅速消失,惨淡经营的焦灼爬满瘦脸。她的镇宅之宝——那部宝蓝色的登记簿丢了,简直使她陷入绝境,除了以前的老客户,她的业务基本上已成了无源之水。为了秘密独揽,她没有做备份,自以为这份资料像可口可乐的处方一样保险,它却沓无痕迹地消失了。

到底是谁把它偷走了?孟妈永远也想不出答案。

沈若鱼去找栗秋。她已经打听到了她新家的位置,胡同里一处看起来陈旧其实内部十分深广的四合院。

沈若鱼按了半天门铃,才有仆人来开门,冷冷地说,您不是事先约好的客人,主人不见。

沈若鱼气哼哼地说,你们家是不是刚办过喜事?娶的是不是护士叫栗秋?告诉你,你们家新媳妇老太太的事,我都知道!

仆人不知她是何来头,陪了小心说,不知您怎么称呼?

沈若鱼说,你就告诉老太太和新媳妇,说我是从戒毒医院来的。这一句话成了,其它的什么都不必说了。

仆人恭恭敬敬地回话去了,朱漆红门上半开的小窗户,呼呼地走着风。沈若鱼把眼睛迎过去,一堵高大的影壁山一般地矗立着,遮挡了院内所有的景象。

仆人很快地回来了,若不是沈若鱼退得快,差点被急掩过来的门夹了眼睫毛。

老太太新太太都说了,她们从来不认识什么戒毒医院的人!仆人在关闭的门卫大声说。

沈若鱼走进一座富丽堂皇的五星级宾馆。电梯直上30层,给人摇摇慾坠的感觉。

出了电梯门,低矮的走廊和明亮的灯光,让人不辨东西。毕瑞德名片上那个拗口的公司名称,在一块黄铜牌上,冰冷地闪烁着。

沈若鱼来到那个公司的门口,透过玻璃门,身穿黑衣的小姐正在忙碌,室内所有的器具都是黑色的,给人一种高贵逼人的压迫感。

我想找毕瑞德。沈若鱼说。

对不起,毕瑞德先生已回国。小姐答道。

他什么时候回来?沈若鱼问。

不知道。小姐说。

沈若鱼点点头又问,那么我可以知道一些有关秦炳先生的情况吗?我是毕瑞德的朋友。

小姐困惑地说,我不知道什么秦炳先生。对不起。

沈若鱼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悻悻而归。小姐在她背后礼貌地道别,沈若鱼已把玻璃门掩上,就只见小姐的嘴动,听不见她的声音,好像鱼缸里换气的鱼。

沈若鱼回到电梯口,又看到了铜牌上的名称,她恼怒地向它挥舞拳头,恨不能将那凡个字砸扁。一个扫地的老妇人,游魂似的走过来,你也恨这个公司?前几天有一个男人,坐在这里嚎啕大哭,说这个公司的外国人买了他的方子,根本就不打算造葯,是为了永远锁在保险柜里。他说那外国人肯定和毒品贩子有关联,也不知是真是假。一个大老爷们,哭得那个惨,说自己是不肖子孙……

电梯来了,沈若鱼一步跨入,用不锈钢的门把老太太和她的唠叨隔开,自己孤独地下降,她原本想去找秦炳,已经打听到了他的花园洋房地址,但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

一身疲累地回到家里,先生问什么,都不说。

先生长叹一声,说你碰壁是必然的。简方宁自己都说,她的死,与任何人无关。你抱的什么不平?况且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并不曾强迫别人。我们这个时代,从广义上说,已经没有杀富济贫、拔刀相助的英雄了。你真是在和风车搏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