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05节

作者:毕淑敏

纷沓的脚步声。

开门的是席子。之后进来一位衣冠楚楚的男士,身材奇瘦,面色惨白,不堪一击的样子。脖子上系的黑色真丝领带,领带结打得小而紧凑,好像一条上等绞索。

原来席子只是一个探路人,真正的吸毒者在后面。

范青稞极力维持自己的镇静,好像漠不关心的样子。

男子进来后,大敞着门。尖利的冷风涌进来,滕大爷咳嗽了一声。

范青稞讨好地站起身去关门,竭力显出自己不是多余的人。生怕被撵走,失去听到真正吸毒者自白的机会。

刚到门前,门被更大幅度地推开了。飓尺间,一张美丽绝伦的女人脸,裹在袭人的香气里,娇滴滴地从门扇后旋出。雪白的脖根,淹没在名贵的貂皮大衣毛丛中,冷眼一看,好似人面狐身的妖魅。

您好,腾大爷。又来麻烦您了,真不好意思。女人热情地打着招呼,放射珍珠光芒的红chún,迅速地变换着形状,将一张粉面点缀得无比生动。然后娇喘无力地一屁股坐下,两条长腿绞成藤萝状,竟是不可思议地柔软。

不客气。只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老医生毫无感情地回答。

女人看见先前来的男人还拘谨地站着,颐指气使地招呼,你坐啊,一回生,二回熟。滕大爷是最好的老爷子,不见外。

先来的男人用半个屁股坐下。

滕大爷,这是我丈夫支远。女人说。

老医生矜持地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说,庄羽,看病是不允许化妆的。这次是你住院?还是他住院?

庄羽放肆地笑起来,说,法国的化妆品,真是品质非凡,居然连滕大爷都骗过了,看不出我是不是复吸。洋货就是神,连您这样的老姜都上了当……哈!好了,说真格的。席子,面巾纸。

退在一边的席子,递过来一团云彩般柔软的纸巾。

日本进口的,纯木浆制的。庄羽随手扬了扬纸团,扭到白瓷洗手盆前,开始卸妆。

红的黑的水流了一会儿。

庄羽回过头来。

范青稞紧紧咬住智齿牙关,免得自己惊叫出来。

片刻前那个娇艳的女人,被白瓷盆阴险地吞没了,还给人间一个灰暗干枯的纸偶。庄羽的脸面,仿佛涂了劣质染料的陶器,在阳光曝晒下,被残忍地褪成苍老的土灰。

庄羽用纸巾拍干水珠,神经质地坐下。

除了范青稞少见多怪,其他的人都司空见惯的样子。

滕大爷又打开宝蓝色簿子,翻开前面某页看了看,皱着眉头摆开记录的架式。

庄羽说,还那么一本正经地干嘛呀,我是二进宫了,一切还不从简?

滕大爷说,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情况是在不断地变化着、你要是嫌烦,就不要复吸。这一次,多长时间了?

半年多了吧?是不是啊,支远?我一天醉生梦死的,活一天算一天,整个一棺材瓤子,谁记得清。

瘦男人正襟危坐,答道,4月18日,我记得很清楚。

哎哟,你这个人可真逗,这也不是什么好日子,也不是你我的生日,也不是金婚银婚纪念日,也不是你老爹老妈的忌日,你记那么清干什么呀,真是没事找事……女人愤愤地唠叨着。

支远不理睬女人的埋怨,面向滕大爷说,那天她着了魔似的非要复吸,我百般劝阻不过,就说,你要吸了,我也吸。这本是一句气话,我知道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牵住她的心,只有我,我想,她是知道吸毒的苦处的,自己忍不住,但绝不会答应让我也吸的。我一要挟,她就能悬崖勒马,死了吸毒的心

没想到我这样一说,她竟然两眼放光,说你也要吸,真是太好了。我一个人,那么孤单,你和我一道,什么也不怕了,她紧紧地抱着我,我感到她身上一阵阵地发抖,她那么单薄,那么可怜。我想,我一个男子汉,我要跟她一块上刀山,下火海。就是地狱里的油锅,也一块在里面炸个透。私下里,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想给她做一个榜样,向她证明,人是有毅力的,我可以吸,也可以戒,我给你趟一条路子出来……没想到,晦!不单没救得她,连我自己也深深地陷进去了……所以我记得住这个日子,这个黑色的日子……

女人淡漠地冷笑道,支远,别把自己打扮得跟见义勇为的好公民似的,我不揭发你就是了,吸了一次就上瘾,比我当初可快得多!

支远无力地反驳着,你那时是3号,可你给我吸的是4号。4号比3号的劲儿可大多了。

庄羽撇撇嘴说,你们听听,这人多没良心!毒品也在不断更新换代,提高档次。他是我老公,我能给他吸淘汰产品,自己抽优质产品,吃独食吗?再说我这个人办事的规矩就是,要么不干,干就得最好。泰国出的双狮地球牌4号纯品海洛因,那成色,哪里找?不是吹的,上次我住院,问遍了病友,就没一个用过纯品的,最多也就百分之三十吧?支远,咱们那货色,捻一下,细得没法说,闻一闻,纯正无比的酸气,是不是,支远?

是,那味道,真叫好……支远一反刚才的畏葸,兴致勃勃起来。

两人交谈着,置他人于不理,眼睛露出迷蒙的星光,好像被浓烟熏了一般。

打住。打住。不要在一起交谈对毒品的感受。你们既然是来戒毒的,就要对毒品有清醒的认识。滕大爷把笔上的墨水仔细地揩干净,打断他们的对话。

两人噤了声。

咱们这里,由于治疗的特殊情况,除了轻病人,一般是要有家人陪伴的,你们打算怎样治疗?滕大爷问。

我住过一次院了,规矩我懂。这次我们就互为陪伴吧,再加上我家的保姆席子,照顾没问题。庄羽答道。

范青稞这才搞清一行人的关系。

人家是夫妻双双把家还,你们是夫妻双双来戒毒。滕大爷难得地逗了一句。

滕大爷,您要是真把我们给治好了,我们也可以夫妻双双把家还。我们特区,有别墅,有汽车,到时候请您到我家,住在山顶洋房里,过几天贵族的日子……支远说。

在这屋里,我见过比你们更阔气的款爷款娘。可要不痛下决心和毒品告别,再多的房子汽车,也会化成一股青烟。滕大爷沧海桑田的谈话口吻。

皇天在上,这一次,我们一定戒毒!夫妻二人捶胸顿足。

记录完一应情况后,滕大爷对四人说,我领你们去200室。

200是一间套房。现在一说套房,就让人联想到总统什么的,200同这个概念毫无关系。它简朴严密,像一道枢纽,一边连着基本自由出入的门诊区,另一边是封闭的病房世界。

屋里最主要的设备就是高抵天花板的柜子,好像游泳池的更衣室。每个柜子门上写着号码,锁眼上的钥匙晃晃荡荡,一道布帘子加屏风,围出一个小小的隐秘角落。

周五是个男护士,20出头的年纪,胡茬钢硬。像个外皮粗糙、内瓤很辣的青萝卜。他面无表情地说,请遵守规定,要检查。

这制度,简方宁曾打过预防针,交待得很细致,怕沈若鱼难以接受。此刻范青稞在暗地里微笑了一下,且看这对豪富大款如何过关。

搜身怎么能用男的?这不是性騒扰吗?果然,庄羽叫起来。

谁騒扰你?吸毒的人不是男的多吗,所以才派我来。谁让你一个妇道,也抽那玩艺?自己不害臊,还说什么騒扰!实话说,我就是騒扰,也找寻不到你……小伙子嘴不善。

周五说归说,还是从病房区把护士长找来了。

护士长是50多岁的妇人,脸庞圆圆的,乍一看很慈祥,甚至有些虚瓤,雪白的工作服很紧张地围在身上,好像一只盛满了牛奶的桶。长期不见阳光的室内工作,使她的肤色显出病态的白润,仿佛一直泡在清水里的水仙头。胖人总是给人容易哄骗的印象。总之,对护士长的第一眼判断,往往是不准确的,诱使人放松警惕,以为她是很好糊弄的大妈,克服误差的办法是你盯着她的眼睛看一会儿,就会发现她的目光猫头鹰一般锐利。她的手也暴露她的真性情,骨骼粗大,力度和敏捷蕴藏其中。

你们四个人,共住一间病房。这是护士长的第一句话。

每人一把钥匙,交给你们,各自保存好。一会儿,男女分别跟我和周五到帘子后面,把从家里带来的衣服和全部东西,都放进自己的柜子。出院的时候,再拿走。注意,我说的是“所有”啊,包括从不离身的大哥大、bb机……

啊,我的大哥大,十年来从没分开,睡觉都搁被窝里。没它,简直成了瞎子聋子。求求您,让我带着它。我就想不通,它和戒毒有什么关系?这也不是海洛因造的,莫非我瘾上来了,还能啃它一口?大妈,作买卖,听行情,一刻千金,我宁可瞎一只眼也不能离了它,您就让我留下它吧……

支远一张嘴巧舌如簧,连范青稞听了也觉得十分有理。

护士长苦口婆心说,你在这里戒毒,就得清除凡世间一切干扰。戒毒是苦事,到时候葯劲上来了,迷迷糊糊地,你还能遥控什么生意?不全赔了才怪?古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功。你静下心来养好身体,今后发财的日子多了去啦!

支远并不是几句通情达理的话,可以说服了的,脸上恼羞成怒的样子,紧攥着大哥大不撒手,好像谁要抢他的。

护士长眉头一拧,凭空来了几分威严。

支远,你既是来住院的,就得服从医院的规矩。我看你这登记表上写的还是总经理,自然是明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道理。要是你的公司里有人不遵守制度,你会怎么样?

支远有气无力地回答,那我就炒了他。

护士长说,那么,支总经理,你以为,一所医院的规矩,比一家公司的规矩,是该严些还是该松些呢?

支远有气无力地把大哥大摆在了桌沿上。

护士长拿出一沓打印好的白纸,说,这份文件,也请诸位签一下。当然,要是不乐意,也可以不签。只是那样就抱歉啦,医院不收不签字的病人。

庄羽伸手去抢,取了第一张。

其实那叠表很厚,每人五张都绰绰有余。

自愿戒毒治疗保证书

一、我自愿要求住院脱毒治疗。

二、我保证执行病区管理规定,不将毒麻葯品、安眠葯、bb机、手持电话、凶器等带入病房。

三、我保证做到“五不”:

不外出。

不打电话。

不入工作区。

不来人探视。

不串病房。

四、如自行外出,按自动出院处理。3天内退回押金40%。5天退回押金20%。逾期不退。

五、如在住院期间偷吸毒品,一经抓获,即按自动出院处理,并罚款500元人民币。如向他人提供毒品,则由医院送住公安机构,酌情以贩毒罪论处。

六、保证服从医务、保安人员管理,爱护公物。损坏物品按原价赔偿。故意损坏物品,按物品价值双倍赔偿。

七、保证服从病区作息制度,不高声喧哗,保持病区安静。服从并配合各项检查治疗,口服葯品,保证当着护士的面服下。”…

戒毒人签名

家属签名

年月日

大家都签了名。

范青稞出了一个小小的纵漏,好在别人都没有发现。她在签名栏里,先是大笔一挥,潇潇洒洒地写下了“沈若鱼”。

说真的,这些天来,她不断地嘟嚷着“范青稞”这个名字,自打挽着小包袱,进了重重铁门,觉得自己的外形和谨小慎微的心理,也真的越来越向那个叫“范青稞”的女人靠拢。坦白纸黑字的,她还一次没写过这三个字,提笔就出错。

废纸团扔在地上,一看,地面上先已有了一个纸疙瘩,按位置推断,是支远扔的。看来一般人没签过这种文书,都很紧张。范青稞把保证书恭恭敬敬地呈给护士长。

护士长仔细地看了看她的名字,侧身低声说,一见面,就认出来了。放心,一切有我呢。

好了,总算接上头了。范青稞手拂胸口。虽说这是意料中的事,仍有在太空中两艘载人宇航船对接成功的感觉。

护士长,我还要签吗?席子问。

签。你就算是他们两人的家属。这倒真是稀奇事,别人戒毒,都是家里人陪着。你们可倒好,让保姆陪着遭罪。小姑娘,你还不要求长工钱?原先招你的时候,肯定没说过还捎带管这活儿。护士长启发道。

嗯呐。席子说。

唷,护士长,这不是挑拨我们劳资关系吗?您甭以为吸上这玩艺的人,都跟黄世仁似的,我对小姐妹可是有阶级感情,从来不在钱上抠门。东风吹,战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