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06节

作者:毕淑敏

西伯利亚的原始密林中。巨大的阔叶林和针状的黑松林混交地带,微风吹过,迎着阳光的叶片闪烁白炽的光斑,背阴处好似招魂的纸幡。白和绿毫无规律地交替着,好像地狱和天堂的旋转风车,令人无法长久地对视。

米哈林穿着橙红色紧身衣,在灰暗逐渐浓重的森林里,像火苗一般跳动着。遭遇海难的船员通常都穿这种色彩鲜艳的衣服,以吓走鲨鱼和吸引飞机救护人员的目光。

米哈林一团红色弧光在丛林中出没,头发已经被松针翠绿的汁液染成青果色,只有下颌新萌出的胡须,还顽强地保持着人类应有的黑色属性。上臂由于持久地攀援,已经有些像猿类了,每一根指爪锋利无比,肌肉膨起,韧带有一种悬垂的弹性。

米哈林抚摸着像小耗子一般抽搐的肌腱,甚为不解。按说像他这样的人,是不配有肌肉和力量的。但它们像雨后的蘑菇围着树根那样,在他细弱的骨头周围生长出来,无数次地供给他爆发的力量,让他躲过蝗虫般的子弹,像真正的野兽那样,片刻间消失在茫茫林海。

肌肉是吓出来的。米哈林对自己说。

可是他还有什么害怕的事情吗?他连死都不怕,他是“人兽”。

“人上人”乐园的老板用肥胖的手指,点着那张雪白的有凹凸花纹的仿羊皮纸契约,让他留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对这些生死条文扫都没扫一眼。唯一留在印象里的是,老板沉重的钻戒将玻璃板敲出了冰花般的裂纹。

吃的不错。甲方,当然就是老板了,每天向乙方——就是米哈林这样的人兽,提供相当丰盛的早餐和晚餐,这样才能保证人兽们在剧烈的奔跑和攀登中保持敏捷,不至于很快丧生。当然,也供应他们质地优良的衣服和靴子,只不过颜色是令人恐怖的橙红。

米哈林看了看岩缝中的太阳,他不要手表。时间对他有什么意义呢?他尤其怕看到手表上的日历,那些数字会提醒他记起自己还是人。他艰难地爬起来,不能歇息得太久。老板在每个人兽身上都悬挂了记步器,每天必须行走到规定的数目,才能领到葯品。米哈林很理解老板,当然了,如果人兽们都凭借自己对地形高度熟悉的特长,把橙红色的身躯隐藏在山洞里,猎人们就会无功而返。长久下去,“人上人”乐园的生意就要打折扣了。

人兽们聚餐和睡觉的小屋,坐落在密林边上,是有特殊安全标记的半地下室结构,冬暖夏凉。每天晚上大家见面的时候,彼此都微笑着点头问好,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心情。是的,又活过了一天、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将得到一份比口粮更珍贵的葯物。饭菜经常会剩,有些人永远不会回来吃最后的晚餐,他们倒在猎人们的长短步枪之下,金灿灿的铜壳子弹镶嵌在他们的胸膛、颅脑或是其它一些致命的地方。不过减员总能很快补上,人兽的来源很充裕。

老板还是很仁慈的。他与猎人们签有严格的合同,规定每位猎人枪杀的人兽数量,最多不得超过3名。也就是说,假如今天进园了10位猎人,无论他们的枪法多么高明,最多只会消失10名人兽,大多数人兽将安然无恙。

还有许多更人道的规矩。比如人兽每5天便有一天法定的休息日,可以躲在安全区内尽情嘻戏,放心大胆地休养生息。老板经常对人兽进行躲避枪杀的求生训练,请教官指导人兽如何在沟壑中隐没身躯,如何在溪水中消失脚印……尤可尊敬的是,老板为每位人兽配备了一架与狩猎者性能同等优异的高倍望远镜。在猎人发现人兽的同时,人兽也同步发现猎人。一场高质量的猎杀与反猎杀游戏,在苍茫林海展开。

每位猎人进入“人上人”一次的门票是15万美元。这当然是一个让普通人休克的数字。但来到这片密林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是从莫斯科来的神秘人物。猎人们也很通情达理,对提高人兽的自我防卫能力,大加赞赏。这使得狩猎和杀戮的过程,更充满了趣味与挑战。

米哈林是一位资深的人兽了。和他一道进园的伙伴,白骨已经被蚂蚁雕上花朵,但他还是一个零件不少地活着,真是悲哀无奈的事情。有时他很想一个跟头栽到狩猎者的枪口下面,一了百了。他知道这是幻想,因为身体完全不听他的指挥,一到关键时刻,手和脚就会本能地飞快逃逸。俄罗斯人有猎杀野兽的习惯,杀死一头大的动物,像喝了一瓶烈酒,让人久久兴奋。但猎人们虽然有钱,一般缺乏经验。在久经考验的米哈林面前,他们太嫩了,有一次,一位猎人打了几千发子弹,却连一根汗毛都没有收获。米哈林悲悯他们,看不起他们。

走吧。米哈林,我们该上班了。再有5分钟,就超过了安全时间,随时都可能有枪对准我们。新递补进来的人兽,一边紧着橙红色的鞋带,一边往外走。

从地下室到遮天蔽日的林海,有一条长50码的小路。你必须在安全保护的有效时间内,通过小路。这是一段躶露的火线,猎人的子弹随时可以从任何方向飞来。

米哈林依旧淡然地喝着牛奶。今天的牛奶煮得有些糊,这种熟悉的味道使他想起逝去的父母和还活着的妻子儿女。他的神经已经被死亡击穿得像删节号,很难有连贯的思维。糊牛奶,帮了大脑的忙,他用匙子刮着碗底。

我们走了,米哈林。但愿晚上我们还能围在一起吃饭。其他人兽乌鸦一般散去。

米哈林舔干了最后的牛奶,镇定地看了一眼50码以外的林子。朝阳的光线像无数蛛丝,在树叶间抖动。那些新来的狩猎者,此刻正在乐园豪华的饭店,搂着乐园配备的小姐,做美梦呢。放荡的小姐是人兽的朋友,她们把猎人缠在床上,就为人兽争得了生存的时间。

米哈林很想这样闻着糊牛奶的味道,在地下室里呆到生命的尽头。但是,他必须到密林中上班去了,非得不停地奔跑,才能得到晚上的配给,奔跑是一个出色的人兽应有的品格。用奔跑吸引猎人的注意,然后避开他们发红的枪管,你就又从死亡手里赢得了一天。

现在已经超过安全时间3分钟了。如果有人埋伏在路旁,在这50码无遮掩的土地上,可以毫不费力地将这只最老的人兽干掉。

米哈林沉着地把袖口的橙红色丝绳又紧了紧,这样潜伏在树林里的时候,小蚊虫就难以騒扰他了。

他动如脱兔,简直是眨眼间就沉入了莽苍的绿色。无论他在阴暗的地下室里,把死亡如何地不当一回事,闻到了那些在夜里新长出来的绿叶,在阳光下处女般的味道,就不由自主地想活下去了。

这一天很顺利。米哈林成功地躲过了三次围剿。在望远镜里看到猎人们沮丧的嘴脸,米哈林很同情他们,假如可能,他甚至想命令一只西伯利亚豹子倒在猎人的枪口下,好给远道来的客人一点补偿。

现在,快到了吃晚饭的安全时间。远处,骑着快马的穿白衣服的医生和穿黑衣服的乐园厨子,带着他们的货物,就要到达小屋了。

天已经彻底地黑了下来,潮湿的空气在脚下滚动。以上的景象基本上不是米哈林用肉眼看到的,是用经验感觉到的。此刻,他又到了那段50码的危险地段,但它已不再是致命的小道,而是平安坦途。人兽们从各自的潜伏之地站起,大摇大摆地向小屋走去。

米哈林没有手表,但确切地知道,已经进入安全期了。他热切盼望的时刻就要来临,和早上离开时一样,他飞快地跑过躶露的50码禁区。

一架高档夜视仪,瞄准了弓着腰的米哈林。

就在白衣和黑衣人已经进入森林小屋,米哈林的前脚也已抵达门槛的时候,枪声响了。

人兽们默默地看着米哈林倒在血泊中,伤口像一眼红色喷泉。

猎人跑过来,看着米哈林奔涌的血液,感到异常满足。他渴望同米哈林说点什么,这才是“人上人”最大的别致与享受之处。假如你打死了一只老虎,当然要比打死一名人兽光彩得多,可是,你能同垂死的老虎说话吗?

猎人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他看到米哈林逐渐散乱的眼光盯着白衣和黑衣,就说,喂!你是不是想吃今天晚上的牛排?我可以喂你。

米哈林吐着血泡说,你……犯规了……时间……

猎人说,是啊是啊,我向你道歉。可我要是不犯规的话,怎么能打着你呢?我已经是第三次到这座美妙的林子来,打不着你,是我的心病。你是这里最老的灰狼,不用点计策,哪里能杀了你?!虽然我将为此付出一大笔违章费,但值得。

米哈林说,……谢谢你……你帮我……结束了苦难……猎人说,我特别注意没有打伤你的头部,保持了它优雅的完整。我无数次地在望远镜里观察过你的头颅,它令我羡慕不已。你一定有一位非常疼爱你的母亲,才把你的头形睡得这样美观。你放心,我会让她的手艺永存,我将把你悬挂在我的客厅墙壁上,做一个别致的花瓶,插满纯洁的百合。

米哈林对这番充满感情的话无动于衷,只是焦虑地问,几点了?

猎人回答了他。

米哈林吃力地转向白衣人,奇怪的是他不知从哪里得来助力,居然把话说得很完整……我已经完成了……我还活……今天的报酬……给我……补品

随着每一个单词的吐出,都有硕大的血泡膨出。

1父

白衣人迟疑了一下,还是从葯箱里取出一支针剂,注射进米哈林渐渐萎缩得像棉线一样松软的血管。

米哈林的嘴角翘起来说,哦,好极了。这就公平了……愿我们在地狱里再见……

他的胸口不再流血。所有的血已经流尽。

猎人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葯?

白衣人说,毒品。他们都是因为吸毒吸到走投无路,才来当野兽的。

沈若鱼重重地合上了这本纪实性的刊物。这个故事令她毛骨悚然。

她不是一个胆小的女人,但毒品真的就使人这样痴迷吗?!

想不通。

沈若鱼年轻的时候在西藏当军医。高原除了留给她一身病痛以外,还馈赠了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在西藏的每一年工龄,都按一年半计算。这话说起来有些绕嘴,换个说法就是,一斤粮食可以抵一斤半白薯,沈若鱼突然拥有了和年龄不相称的工龄,使她在40岁的时候,办了退休手续。

游手好闲也不是一件舒服事。一个人精力充沛,身体健康,除了操持家务以外,每天像个充气过足的篮球,走路的时候急得噔噔作响。

必须要找活干,把多余的力气宣泄出去,就像一个人发了高烧,要喝姜汤发汗,把烧退了,浑身才舒畅。

她到公园里去学过跳舞。那些舞伴太老了,气息奄奄日薄西山。从他们的脸上看到拼命与年龄挣扎的表情,与他们共舞,反倒更清晰地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她练过字画,手艺学得不怎么样,天天为这样一件事发愁——当你学到可以自鸣得意但又没人欣赏的时候,大批作品将如何处置?

对于一个徐娘半老又无生计所迫的女人来说,可干的事情真是不太多啊。

如果单纯是为了消磨时间,她考虑过卖冰棍或是卖晚报。

先向门口卖冰棍的老太太打听行情,老人一反平日卖冰激凌时的和蔼,面目狰狞地说,你要是想卖冰棍就得到远处去,从这根电线杆子到那边的公共厕所,都是我的地盘……

沈若鱼暗暗而退。才知道城市的每一寸空气,都已被割据。

她转而开始动卖晚报的主意。守着交通要道,不远处就是巍峨的火车站,流动人口的数量煞是可观。这一次她不再同街头的小贩打交道,直接到了受理报刊批发业务的邮局,笑容可掬地问工作人员,卖报需办什么手续?

面容清癯的小姐说,钱。

沈若鱼说,怎么交?

小姐说,你不是要卖报吗?要卖报就先得买报,你明天打算卖掉多少报。就在我们这里登记买多少报,然后交钱。明天下午到这里来领报,我看您岁数也不小了,腿脚大概也不利落。能早来一刻是一刻,卖报打的就是个时间差。你比人家能早上货半小时,也许就能多卖出100份报……

面对小姐的谆谆教导,她频频点头,人不可貌相真是一句真理,从猩红滴血的嘴chún里,吐出的都是金玉良言。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沈若鱼摩拳擦掌,预备挣个开门红。到了下午,正打算冲出家门的那一瞬,电话铃突然响了。

一个人在家,电话线就是延长的神经纤维。她立即扑向电话。

我是简方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