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07节

作者:毕淑敏

沈若鱼心怀鬼胎,知道自己只剩下一条出路,就是征得简方宁的同情,同意自己进入戒毒医院,探得第一手资料。

但简方宁是一个非常正规严谨的医生,她能赞同这种近乎游戏的方式,干扰自己的工作吗?

一连若干天,沈若鱼愁眉不展。

先生说,像你这样,整天蹲在屋里发愁,就是愁得自己吸上了大烟,只怕也丝毫无补。

沈若鱼一下子跳起来说,感谢你给我出了一个好主意。

丈夫吃惊道,我给你出了什么主意?我什么主意也没给你出啊?

沈若鱼说,那就蒙在鼓里,做你的无名英雄吧。

她提笔给简方宁写了一封信,约她到麦当劳餐厅吃饭。

信写得很简单,像是一封公事公办的请柬。只说是定于某月某日下午某时某分,在餐厅门口见面,不见不散,署名是“时刻关心你的大姐姐——沈若鱼”。

请柬早早写好以后,沈若鱼并不马上发出去,摆在桌上,像一件工艺品似的欣赏了好几天。

丈夫说,为什么不早早寄出去?现代社会,不打无准备之仗。

沈若鱼说,兵贵神速。

到了预订时间的前一天下午,沈若鱼到黄帽子邮筒将请柬发出。

第二天上午10时,大约就是邮递员将信送达的时辰。沈若鱼关闭电话,把自己像螺狮一般封锁起来。到了约会时间,收拾停当,急冲冲地赶到麦当劳门口。

简方宁已经像门口椅子上塑料的麦当劳叔叔一样,等候得地久天长。

她一身桃皮绒黑色套装,腰线很高,将窈窕的身材勾勒得出神入化,锥形的裤子显出一种锋利的冷峻。一切都是这个城市目前最时髦的装扮,只可惜每一根布丝里头,都蒸发出前军人的气味,有些败坏风景。

沈若鱼说,哈!方宁,想不到你这么新潮。

简方宁气哼哼说,有你这么请人吃饭的吗?简直是绑架。也不问问别人有没有功夫,整个一个没商量。上午一接到你的信,我就忙着给你打电话,想换一个时间。你家的电话不知出了什么毛病,就是打不进去……

沈若鱼推着她说,方宁,我们进去,一边吃热呼呼甜蜜蜜的苹果派一边说,好吗?

天下所有的麦当劳都是一卵多生,景色永远一成不变。因为不是节假日,餐厅内竟是少有地清静。沈若鱼还不满意,一味要找更僻静的所在,最后居然在专给小朋友过生日的区域落座。

简方宁说,我只吃个汉堡就走。医院总算走上正轨,大量收治病人。百业待举,事事都得我亲临现场。

沈若鱼说,才当一个小小的院长,就拿这个官说事。看来我们就要高攀不上了,现在流行一个词,就是形容你这种人的。

简方宁说,什么词,说出来,让我看像也不像?

沈若鱼说,扮忙。

简方宁说,什么意思?不懂。

沈若鱼说,打扮的扮,忙碌的忙。就是打扮成忙碌的样子。

简方宁扑哧笑了,说你不必含沙射影。我是真忙。

沈若鱼说,不管真忙假忙的,反正你已被我诓到这里了,就算陪我忆忆旧好了,人一退休,就有一种泡沫的感觉。表面上你是跟别人在一道过生活,但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水底下发生着,你看得见,但是同你无关。

简方宁说,别说得那么伤感,身在其中并非什么好事,旁观者清。

沈若鱼说,我要那么清,有什么用?只希望你今天下午舍命陪君子。

简方宁说,哪有那么严重?我愿意听你聊天,听你讲话比听那些大烟鬼的故事好多了。你忘了多少年前,我们住在一间宿舍,有时候会聊到半夜呢。真奇怪,我们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说。

沈若鱼用托盘端来了咖啡和冰激凌,独独没有汉堡。

汉堡一吃就饱了,肚子里就没有别的地方吃东西了。我们先扫荡外围吧。

麦当劳里响着若隐若现的音乐;正是最易回溯往事的气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