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处方》

第08节

作者:毕淑敏

二十多年前,沈若鱼在高原部队任助理军医。一天,后勤部长找她谈话。

小沈啊,现在有一个光荣的任务分给你,需要你下山。部长说。

“山”就是特指西藏这一块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土地。

下山是好事,起码氧气可以吃饱。但沈若鱼别看年纪小,已练出宠辱不惊的气魄。部长,您先说说是什么任务吧,要是我干不了,岂不白高兴一场?您还得改派别人。

按说下级是不敢同上级用这种口气说话的,但沈若鱼的父亲也是军人,她从小讲话就大大咧咧的,普通一兵的生活也没把她改造好。

部长说,上头卫生部门发来一个文件,说是要推广新型计划生育手术,凡是师以上单位,都要派出一名思想红业务精的医疗骨干,学习这种技术。你近日内就下山到野战医院报到,给咱学一手计划生育的绝招回来。

沈若鱼看着部长的花白头发说,思想红业务精这两条,我倒是蛮合格的。可我就是想不通,我们这里地广人稀,每10平方公里才摊上一个活人,搞什么

29计划生育呢?学手艺我不发怵,回来后有机会施展吗?三天不练手生,只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又还给老师了。

部长长叹一口气说,人家跟我说,你这个姑娘怎么怎么傻,我还不信,今天一看,果然缺心眼。上面怎么要求,下面就怎么执行,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后来骒马就是不能上阵。

沈若鱼没听清,说什么马?部长。

部长说,韦氏野马,西藏已经绝种。平常雪山上见的到处撒欢跑的不是野马,是野驴。

沈若鱼不解道,绝种的野马和还没绝种的野驴,同我们有什么关系?

部长说,对,没关系。咱们还回到人的计划生育上去。艺不压人,多学点本事有什么不好?你就一辈子呆在10平方公里只有一个人的地方吗?山不转水转,你还这么年轻。赶紧准备行李吧,到了野战医院,看到好小伙儿,态度和气点。

沈若鱼说,干嘛?我又不求他们办什么事。

部长说,你求他们办的事大了,得有一个人愿意娶你。

沈若鱼嘻嘻笑起来说,部长,那您可把我派错了地方。您让我去的是妇产科,除了孕妇就是产妇,我对人家态度再好也没用。

部长说,真是傻啊,丫头。

奉命下山,到了野战医院。进修医生沈若鱼先去库房,像病人一样领用公家的白被子白单子。管被服的老护士欺生,非要把一床染有血污痕迹的床单,分给沈若鱼。

我不要。这一定是死人铺过的单子。沈若鱼到了新单位,不敢太造次,小声抗议。

当白衣战士的就得不怕苦不怕脏,死人用过的东西又怎么样,死人睡在身边,我也照样打呼噜。老护士不屑地说。

那你自己床上的被子怎么崭新?沈若鱼一眼瞥见库房里有一张供人休息的床,洁净得如同新出笼的豆腐。

一个新兵蛋子居然反了!这里就是我说了算,你又能怎么样?看看你脸蛋子上的那两蛇红印章,只怕还没从高原反应中清醒过来,就在这里指手画脚。看我不跟领导上反映,在你鉴定上留下一笔,叫你吃不了兜着走!老护士恶狠狠地说。

久居高原的人,因为缺氧,皮下毛细血管扩张,颊部形成两团紫晕,被人称为“高原红”,自是极影响美观的。沈若鱼下得山来,往脸上涂了厚厚的“面友”白霜,照了镜子,自以为可鱼目混珠,不想叫老护士火眼金睛洞穿,好不晦气。加之鉴定一说,确实切中要害,一时间眼泪汪汪。

护士人老了,还没当上医生,多年的苦媳熬不成婆,对年纪轻轻的女医生充满嫉恨。一看女医生落泪,心态多少平衡了些,抽出一条洁净些的单子说,我这个人就是心肠软,好,照顾你,给你换。

没想到沈若鱼一把将染有血污的单子抱在胸前说,少充姦人!我才不领你情,我就用这个单子,什么也不怕!

她一跺脚一转身,扭头就跑,差点将身后等着领物品的女护士撞倒。

那女子戴着大大的口罩,只露出漆黑的眉毛和瞳仁,整个脸庞像白雪地上遗落了乌鸦的羽毛和龙眼核,简洁而分明。

你是从高原来的?她轻声问。

是又怎么样?沈若鱼一时对野战医院所有的人都充满仇恨,戗道。

那儿非常艰苦,咱们俩差不多大吧,你真不简单。别生气,到我屋里坐坐吧,离这儿不远。那女孩不由分说牵着沈若鱼的手走。

沈若鱼刚到这所医院,两眼一摸黑,又遭了老护士的训斥,一肚子的委屈正想找人诉,就乖乖地跟在女孩后面。

我叫简方宁,妇产科护士。

喔,那真巧。我正要到妇产科学习。

两人越说越近乎,进了女护士们的宿舍。简方宁从自己当做枕头的包袱里抽出一条干净单子、递到沈若鱼手里,说,这是我自己的,你拿去用吧。虽说不是新的,保证不是死人用过的。

沈若鱼不好意思地说,这是你的,我怎么好拿?再说女孩子的心都是一样的,我知道你也不愿用肮脏的单子。莫非你和那个老护士相好,她能给你换过来?

简方宁说,她那一副丧气样,谁和她好?你把单子换给我,我用消毒水泡泡,然后晾干了,去了心病,就可以照常用了。反正这单子也不能丢了,总得有人用,我就用吧。

沈若鱼便在心底认定这是一个好女孩。

临分手的时候,沈若鱼说,咱俩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怎么你一直戴着口罩啊?你得把口罩摘下来,要不医院里女孩这么多,明天我就找不着你了。

简方宁刚要摘口罩带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明天你到我们科里上班,我还是带着口罩的,认得出来。

手中的床单发出好闻的香皂气息,沈若鱼天性好奇,她想简方宁大概鼻子嘴巴很丑,没准是个缝合的兔chún。在大街上常常可以看到带口罩的美人,一旦摘了口罩,吓你一大跳。

即使她是塌鼻梁或是暴牙齿,我也同她作朋友。沈若鱼在离开简方宁的小屋时这样想。

第二天,沈若鱼到妇产科报到。

开早会的时候,主任很简单地向众人作了介绍,大家礼貌地向沈若鱼点点头。其中一个护士忽闪了一下长长的眼睫毛,沈若鱼也向她眨眨眼睛。

今天我带新来的小沈医生手术,简方宁作器械护士。主任宣布道。她是一个很老的女人,发缕稀疏,头皮因过度干燥而发出瓷砖般的亮光。

器械护士是手术的配合者。

一个大月份的流产术。

病人是一个很美丽的未婚女人。也许不能叫她是病人,她只是因了正常的生理机能,孕育了一个胎儿。她至死不肯说出什么人是这个胚胎的父亲,但孩子在一天天不可遏制地长大。无论事件今后如何处理,这个孩子是一定要消灭的了。

病人躺在那里,很清醒。

什么人使你怀孕?主任一边用冰凉的消毒水涂抹着手术区域,一边冷淡地问着。

女人一声不吭。

我们除了医务工作以外,有时也要协助有关部门了解一些其它的情况。主任向沈若鱼传授。

沈若鱼机械地点点头。

手术开始了,刀光剑影,音色铿锵。沈若鱼第一次看到这般血淋淋的操作,眼一阵阵犯晕。

胚胎取出来了一半,极小的孩子的脊椎骨,像一枚怪鱼的鱼刺.精致而玲珑。

你数一数。主任吩叫道。

数什么?沈若鱼茫然:。

数数胚胎的肋骨是否完整。简方宁小声地告诉沈若鱼。

沈若鱼就把小小的脊梁,摊在洁白的纱布上。肋骨是半透明的,像粉丝一样晶莹,沾染母亲的血滴,发出珠贝般的银粉色。

沈若鱼心中发呕,但第一次跟随主任干活,万不能留下坏印象。她就是再不拘常法,这点利害也是懂的。无奈眼神总也不聚焦,小胎儿的肋骨不是数成13根就是数成14根。但人的肋骨只有12根,这是确定无疑的。

简方宁看她久久报不出数来,就主动过来帮忙。

11根。简方宁口齿伶俐地报告。

一定是折断了一根肋骨,一定要把它找出来,否则病人会疼痛不止,还会造成危及生命的大出血。

主任的日吻像钢板一般平直,没有丝毫抑扬顿挫。

沈若鱼看到一直紧闭双眼的病人,微微颤动了眼皮。

你说出那个男人是谁,我就马上把你孩子遗留的这根肋骨取出来。如果你不说,就让它像一根柴禾,留在你的身体里,做永久纪念。主任冷冰冰地说。

那个女人赤躶着半身,死一般寂静地躺在那里,一片片粟粒般的冷疹,仿佛展开的席子,在她洁白的躯体上滚过。

沈若鱼的手指在橡皮手套里发抖,她呆呆地站着,看着干涸的血迹。看一眼简方宁,简方宁望着墙角,坚决不和她对视眼神。

在这间压抑得快要爆炸的手术间里,只有主任的呼吸响彻寰宇。

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就让你这样一直躺下去,看我们谁的耐性可好一些。主任冷漠地说。要不是手术正进行到一半,还要保持双手的无菌,她会把戴着手套的双手,悠闲地交叉到自己的腋下。

死一般的僵持。

由于寒冷和内心的恐惧,那个女人的身体好像缩小了,变成白色纸片一样的漂浮物,一阵又一阵猛烈的抽动,从那女人的体内迸发出来。

看到了吗,她就要坚持不住了。女人在这种时刻往往是最软弱的,她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孩子,那个置她于羞辱与悲苦中的男人,躲得干干净净,甚至还在充当正人君子。她的内心感到极大的不平衡。这时候,只要我们再加一把油,她的防线就全面崩溃了……主任谆谆告诫。

沈若鱼觉得这些话不是灌进了她的脑海,而是填进了她的胃,见棱见角地堵在心口。

把她的孩子给她看一下。主任淡淡地吩咐。

她的孩子?在哪里?沈若鱼下意识地四下打量。

就是刚才我们吸刮钳夹出的那些血块、骨骼和模糊不清的筋脉啊。你把它们在纱布上大致拼成一个人形,端给她看。主任用一种很轻松的语调说。

不!我不看!我不要看我的孩子……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啊……那个一直好像昏睡的女人,猛然发出裂帛般的嚎叫,钢制的手术床,如遭8级地震,晃得几乎坍塌。

沈若鱼的手哆嗦着,不敢在纱布上靠近那团成形的胎儿残骸。

冷静一点,你必须得看,这是规定。我们为你作了手术,是不是成功,得有实物作凭证。所以你是一定要看,还得看得清清楚楚。怀孩子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你一定得和另一个人通消息,报告你这些日子的遭遇。你不看看你们的孩子,你怎么能说得明白呢?再说,你和这个孩子,毕竟也是一种缘分,他来世间一趟,你这个当妈妈的,就不看他一眼吗?就让他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吗?”…主任的话像孤独的咒语;在惨白的墙壁四周折射。

沈若鱼就在这一瞬决定,永生永世,不搞妇产科。

大滴大滴的泪水,像泉一样,从那卧着的女人紧闭的睫毛问,沁了出来,顺着她玉石一般光洁的脸颊,将手术枕浸透。

好了,她就要说了。主任轻轻嘘了一口气。你说吧,你说了那个男人是谁,我马上就给你把手术做完,再耽搁下去,你会大出血……你会死的……主任柔和地说,话语中有一种梦幻般的亲切。

我说,我说……女人的嘴chún无声地蠕动着……

主任,有人找。手术室外间有人喊。

我在手术。主任不屑地回答。

是院长。外面答。

喔……好,就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手术,我去去就来。你们用无菌单把手术区遮盖好,我回来换副手套再接着手术。

主任说着,匆匆地走了。

那女子石像一般躺着。

妇产科,都是,这样,吗?沈若鱼问。

不是。但,主任是。简方宁答。

为什么?她不是女人吗?

不知道。女人和女人不一样。

简方宁轻轻走到躺着的女人面前,替她盖好无菌单。女人的眼皮动了动,似在表示感谢。

简方宁俯下身,轻轻对着那女人的耳垂说,如果你不想说,你可以不说。一个当医生的,不能逼着你说。她非要你说,你就闭上眼睛。眼皮一落,就遮住了整个世界。她不敢不给你做手术,那她要负法律的责任。你可以沉默,永远保持你的秘密。

仰卧着的女人一直涌流不止的泪水,在那一刻灼干。

待主任兴冲冲地赶回来,女人仿佛被施了魔法,自己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处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