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玲珑》

第14章

作者:毕淑敏

魏晓日去见钟百行先生,一路上给自己打气:你呀你,一向对老师言听计从,今天可要顶住。

钟先生坐在宽大的皮椅上,微眯着眼,好像等着鱼儿自己上钩的老翁。

“血玲珑的计划实施得怎么样了?”钟先生问。他胖胖的手指轻轻敲着宽大的写字台面,手法娴熟,好像那是一个虎背熊腰的病人的肋排。

“由于基因检查证实夏践石不是夏早早的生父,夏早早之母做了中止妊娠的手术,现正在休养,按您的指示,我们正在寻找夏早早的生父……”魏晓日简短地介绍了情况。

“就是说,我们,回到了出发地。等于什么也没有做。”老人平和地说。

“是的。”魏晓日说。心里想,现在的情形比什么都没有做时,要坏得多。卜绣文的身体和钱财,都受到了强烈的伤害,不可同日而语了。

“不要紧。让我们从头来。”老师不慌不忙很肯定地说。

“可是,卜绣文的身体……”魏晓日吞吞吐吐。

“用葯。营养葯。她毕竟是一个健康人,只不过是暂时的虚弱罢了。”钟百行轻轻吹了口气,表示这件事不足挂齿。

“可是那个孩子真正的父亲,还没有找到。”魏晓日隐瞒了梁秉俊必将破案的承诺,希望老师知难而退。

“找。千方百计地找。必要的时候,在缩小范围之后,可以从基因的角度,比照更早早的基因,认可疑人群中提取相关标本,这个问题不是不可解决的。”钟百行一下子就点到了问题的要害和处理的捷径。

魏晓日连连点头,知道先生是不好糊弄的,暗骂自己首战失利。但他不灰心,待老师刚说完,立即叫难道:“这方法好是好,但需要很多的资金。”

钟百行说:“夏家不是很有钱吗?我记得那女人说,准备了一大笔医葯费。”

“那是以前的事了。近日,她的生意赔了,只够维持温饱。”魏晓日几乎掩饰不住自己幸灾乐祸的声调。在他的心目中,卜绣文的安危始终是第一位的。听到她破产的消息,他想这会使这个女人现实一些,不再一意孤行。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更希望此女一贫如洗,这样他和她就可以更平等,他就可以更好地保护她了。

钟百行轻轻抖了抖花白的眉毛说:“晓日,我有个奇怪的感觉,你似乎巴望血玲珑方案不成功?”

魏晓日大惊,辩解道:“先生!我怎么会那样想?我只是觉得事情除了我们缜密的方案以外,其他的未知因素太多,希望很渺茫。”

钟百行说:“一个世纪以前,要说到征服肺结核,人们也都认为很渺茫。在进行医学探索的时候,医生必须有大无畏的精神。还要没有私心。”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魏晓日一眼。

魏晓日说:“我追随先生。并无一点私心。”

钟百行说:“我知道你很爱学习。但我的经验,不是你的经验。它们是我戴旧了的手套。我扔了,你拣起来,是没有用的。小伙子,在你的治疗笔记上,记下这句话。下面还要划上波浪线。这次,是织你的手套了,并不仅仅是我的事。”

魏晓日进门时鼓起的勇气顺时烟消云散。老师对学生永远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威慑感。

况且血玲珑方案的决策者——钟先生,实践者——卜绣文,都有赴汤蹈火的勇气,他算什么呢?说好听点是一个执行者,实质一个工具而已!

他缄默了。

钟先生轻描淡写地说:“这样吧。关于血玲珑方案所需经费,都由我来支付好了……”

魏晓日几乎从沙发上跳起来说:“先生,您不是开玩笑吧?这可是一笔相当巨大的开支啊……”

钟先生慈和一笑,说:“晓日,你做了我多年的学生,几时看到我开这样的玩笑?”

魏晓日说:“那……也要同师母商量一下啊。”

先生说:“我平生无任何嗜好,只爱医学。你师母她知道。这次,我将倾毕生所有,做一次医学试验,权当她倒霉,嫁了一个酒鬼,一个赌徒,一个铜板也没给地挣下。成功了,也许对整个人类是个贡献。失败了,我认命,给后人留下一个教训。只是我年纪大了,指手画脚还行,真正做起来,许多具体的事都得由你来于,希望你能同我肝胆相照、结伴而行。”

魏晓日一震,他听到了两个意思。一是导师提醒他不得三心二意,再次重申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另一层意思是明确了他在试验中的身份,不再是老师的助手,而是并驾齐驱的合作者。

责任重大。无以推托。他的原定方针土崩瓦解。

魏晓日说:“老师,请放心。晓日知道这是一项造福人类的试验。一定殚精竭虑,以不负老师重托。”

钟百行像南极仙翁似的,晃着硕大的头颅说:“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知道有一家小院要出租,环境不错。你出面把它租下。待到那个卜姓女人再次怀孕后,就让她搬过去,找几个可靠的护士对她进行医疗和护理。她妊娠的所有的经过都要有详细的记录,直到分娩。这将是极其宝贵的第一手医学资料。对那个符合基因要求的婴儿,更要严加保护。待他的骨髓生长到一定的阶段,我们就可以最后地完成血玲珑计划了……”

春日温暖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落在魏晓日身上。血玲珑像一块粗砺的岩石,在先生的斧凿下,渐渐露出清晰的棱角。

“是。”他只有执行。

钟先生站起来,看着窗外,悠然说:“晓日,对于人,我们懂什么?百分之九十九的事,我不懂。也许,你懂。”

魏晓日忙说,“先生,您只懂百分之一,我呢,只有万分之一了。”

钟百行说:“晓日,你别紧张,我并非调侃你,我说的是真心话。对于土星的光环,我们都比对人的眼珠懂得多。科技这东西,用于杀人的研究,比用于救人的研究,要多得多了。我们也许会在医学史上留下淡淡的一笔。”

魏晓日到病房看了夏早早。小姑娘的病情尚平稳,未见明显的恶化。

“我妈给我进山找仙葯去了。等我的病好了,我的葯要是还没用完,我就留给您。”夏早早说。

“你希望我也得和你一样的病啊?”魏医生说。

“不是啊!这病多吓人呀,我哪能希望您得它见?那我不就是一个大坏蛋了吗?”小姑娘急了,“我呀,是让您把葯好好保存起来,以后谁再得了这种病,不就有救了吗!”夏早早美丽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和她的年纪不相符的悲天悯人的光芒。

魏晓日呆不下去,赶紧退了出来。

他去看了钟百行先生指定的房子。独立的院落,很是小巧清静。只是租金颇不菲。魏晓日与房东打了慾租的招呼。

“来看这房子的人可多了,我给您提个醒,回去和家里人琢磨琢磨可以,不过可别嘀咕得时间太长了。晚了,就租给别家了。你就是给我磕头,我也没有第二份了。”房东说。

“我一个亲戚说要来住,还没有最后的定下来。一旦有了确信,我会马上来的。”魏晓日回答。

他在心里,祈祷梁秉俊一无所获。

待他重新回到医院办公室时,看到薄香萍正和一个男人,悄声说话。听到开门的声响,两人一齐回过头来。

真是倒霉啊,那人正是梁秉俊。

“想不到你们这样熟。你们在说什么?”魏晓日警惕地问。

“我们在谈病和病人,总不能在医院里谈股票和食谱吧?魏医生,其实,我熟悉薄护士的程度是要超过您的。我妈在这里住了那么长时间,作为家属,见到护士的机会比见到医生更多。薄护上细心和气,我妈生前很感激她。”梁秉俊好像很高兴,话也格外多。

“您是来找我的吧?”魏晓日淡淡地说。他不想见到他。

“是的。您托我查的……”梁秉俊迫不及待地说。

魏晓日对在一旁听他们谈话的薄护士说:“请您再去观察一下xx床的病情,她有点咳嗽。好吗?”

“医生的嘴,护土的腿。您吩咐就是了,有什么好不好的!”薄香萍看出魏晓日是想将她支走,悻悻地说着。

屋子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哦,对不起。我太兴奋了。”梁秉俊说。

“喔?因为什么啊?”魏晓日不愿猜测,淡淡地问。

“关于夏早早生父的情况,我要向您汇报。您是我的主顾啊。”梁秉俊面露微笑说。

“他在哪里?”魏晓日头皮唰地一麻,紧张地问。

梁秉俊把魏医生的惊骇理解为敬佩,说:“这个人肯定存在。是不是?”

魏晓日不耐烦地说:“那是。夏早早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梁秉俊说:“没有雇主下一步的指示,这个人,或者说这个嫌疑人,目前当然还呆在他往常呆的地方。”

魏晓日变色道:“请讲得详细一点。”

“我到夏践石的祖籍去了,真是变化太大。卜绣文指认的那片田野,已经变成了一家制鞋厂……”

魏晓日看着梁秉俊疲惫的面容,心想,那你还不打道回府?查个没完干什么?!

梁秉俊只顾沉浸在对工作的描述中,尽管他具有高超的推理能力,也琢磨不到魏晓日此刻的复杂心态,兀自讲下去。

“我拿着卜绣文给我画的那张草图,找到了附近的老农。反复对照,画出了新的地形图。卜绣文把附近一条河的距离画得太远了,其实近在咫尺。还有,她把田野的面积画得太大,那可能是因为她赶夜路,心中十分恐惧,便觉得道路漫长。这不奇怪,通常人在受到严重惊吓之后,记忆会发生某种偏差,女性尤甚。卜绣文虽说是难得的镇定,也难免俗。”

魏晓日知道在这貌似平凡的叙述里,隐藏着巨大的艰辛。但这并没有使他对梁秉俊生出敬佩,僵硬地说:“想必当地的年轻人也都搬走了?”

梁秉俊不计较他的态度,说:“是啊。当我把位置捣准确之后,又找到了当年的列车时刻表。确定了卜绣文当年慾乘坐的火车的确切时刻。然后推断出案发的具体时间。精确到分。”

魏晓日忿忿地说:“又不是发射火箭,有那个必要吗?”

梁秉俊说:“有啊。我找到了那一带的气象志,得知了那一日的具体气候,夜间的最低温度。那是一个很低的气温,卜绣文是城市人,装备比较厚实,又急着赶路,她没有意识到那夜的寒气……”

魏晓日不得不敬佩地点头。因为在卜绣文的叙述里,从来没提到温度的问题。

梁秉俊接着说:“我还查了当地的天文志,得知那一天之前日落和当日的日出时间,月亮所在位置和盈亏……‘”

魏晓日目瞪口呆地说:“这和破案有关系吗?”

梁秉俊说:“当然了。当这些都查完之后,我站在案发的现场,当然,现如今那里没有任何绿色植物,有的只是一箱箱鞋子。如今它恰好是鞋库前的空场,我是特别贿赂了守门人,才得以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站在那里,遥想当年的。

当然了,我要扣除时间差,因为季节不同,日出的时间会有变化。这些我都是经过精确计算的。包括,我将自己所穿的衣眼,调整到可以和案发当时皮肤所感受到的温度相符。还查阅了当时的报纸,看了各种广告……“魏晓日在自己的心境里,顾不上基本的礼貌,打断梁秉俊的谈兴道:”梁大侦探,我实在看不出这些同您所要破的案子有何相关?“

梁秉俊一点都不恼,安静地说:“当这些准备都完成的时候,我站在鞋场库房前,那个强姦犯的模样身份就呼之慾出了。”

在那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光线和特定的温度之中,梁秉俊进入另一个人的灵魂,变成一个罪犯……

魏晓日说:“他是谁?”

梁秉俊严肃起来说:“卜绣文提供了那个人的左手食指有茧子,在这个部位的茧子,只能是长期磨擦执笔所致。年轻人能有这种特征,说明他是一个苦读的学生。卜绣文还说性关系对于那人来说,也是初次,是什么特别的时间诱发了这个年轻人的犯罪呢?那一天正是当地高考发榜分数寄达的日期,这一点,卜绣文当然完全不知,不能怪她,她只是匆匆的过路人。

“当天夜里,前半夜是月亮很圆很亮,这种天象,常常触发深层的忧郁。据我的了解,当年附近有一间录像厅,每天半夜之后,放黄色录像。囿于变更,我无法找到当时的节目单了,但那一类的场合,所演播的内容,可以想见。当播出结束的时候,正巧有一阵小雨……有的时候,当我把自己的思维进入罪犯的躯体之后,我觉得那些细节就自动地串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玲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