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玲珑》

第15章

作者:毕淑敏

卜绣文真希望自己昏过去。在如此凶猛惨烈的打击之下,昏过去是一种享受。可惜,她的神经不听她的调遣,在需要它迟钝的时刻,锋利无比。既然十三年前她不曾昏过去,既然独生女儿患了绝症的时候,她不曾昏过去,那么此时此地,她就是再想在魏晓日面前昏过去,被他呵护抢救一番,是一种福气,也无法达致目的了。

上天不肯把这路好运气降临在她头上,她就只有无比清晰地面对惨境。仇恨。这个混蛋!在十三年的忍辱负重之后,你得知仇人的名字,很不能食肉寝皮!当然,在法律上如何判他,另有一套说法,但那种强暴,给一个女人带来的身心的陷害和恐怖,那种践踏与侮辱,是深重犀利的。时间可以掩埋创伤,但那种掩埋,不是复原,而是冷冻。在让你失去知觉的同时,也新鲜地封闭了创伤的血脉。一切都保存着,在你以为忘却的岁月里。

这种保鲜的痛苦,一旦在适宜的温度下复活,就有一种邪恶生猛的控制力,让那个女人在许多年后浑身颤抖不已。

特别是当你得知这个暴徒是你的一个熟人,那瞬间的感受惊骇怪异之极。你觉得自己不但被侮辱被欺骗,而且还有深深的被愚弄和自责。你和那个人的交往,突然具有了宿命的色彩,你那样无助,永远无法逃脱命运的捉弄。你无法将两个人统一,你又不得不思索比对着每~个细节,将两人重合。你怀疑那不是同一个人,你又悲惨地确认他们就是同一个人……然而,卜绣文连这种回忆都无法全部完成,那成为一种悲惨的奢侈。她只有全盘接受这个结论。迫在眉睫的问题是——下一步,怎么办?首要的是:这一切,要不要与夏践石开诚布公?

夏践石在得知妻子曾遭受强暴之后的态度,基本上还是符合一个现代人的表现的。他能够把仇恨集中在暴徒身上,理解这不是卜绣文的过失。对于卜绣文对他的长期隐瞒,也能想得通。一个女人,在大喜的日子之前出了这等惨事,也就是卜绣文,还算人不知鬼不觉地挺了过来,要是别人,还不得精神崩溃!与其得到一个精神恍惚愁容惨谈的夜夜失眠的老婆,还不如这般浑然不觉的好。

夏践石拒绝得知细节,这就使得他对本案的了解只限于理论上的层面。他知道钟百行先生利用关系,在查找当年的罪犯,但不是把他送进监狱,而是让他作为一个人工献精者,再次使卜绣文林孕,以期可能获得一个和早早骨髓型相符合的胎儿……仅此而已。他不想再深入地了解任何东西了。他让自己绕开基因这个可怕的层面,他坚定地认为夏早早就是自己的孩子,为了挽救这个孩子,他愿意同卜绣文同舟共济。

但是,这是否就意味着夏践石可以接受有关那个暴徒的一切?在得知他曾是妻子最密切的商业伙伴之后,还能一如既往地谅解,平静地接受以后的措施?

卜绣文没有把握。也许,善意的欺骗,是保护这个老夫子的最好策略吧?

于是,卜绣文尽最大镇定对魏晓日说:“关于这个人,请不要同夏先生说。此人是我生意上的伙伴。”

魏晓日说:“经过我们的基因测定,他的确是夏早早的生父。后面的步骤,本来是想同您和夏先生一道研究一下,如何进行。既然您这样说了,那就得回避夏先生,由我们商定了。

“首要问题是——血玲珑计划还要不要继续实施?”

几乎是明知故问。但还要问。就魏晓日的本意,他是坚定的反对派。但是,他不能越祖代疱。他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图的,事关生命,他能做他能做的事。就是在血玲珑进展的每一个阶段,都反复提示卜绣文三思而后行,告知她有随时中断血玲珑的权利。

卜绣文纵是机关算尽,也无法全面得知魏晓日的真实意图。再说啦,就算卜绣文知道,她也会一意孤行的。母爱将她燃烧,死而无悔。她还有什么迟疑的?于是,她斩钉截铁地说:“当然要执行啦!我看,上天可怜我的早早,让我们这么快地就查到了她的生父。这是她命中有效啊!”

魏晓日一言不发。

卜绣文说:“咦,魏医生,我看你好像不大高兴啊?”

魏晓日忙说:“哪里。我只是很佩服你在得知这家伙名字之后的冷静。我本来以为你会痛哭怒骂他一番呢!”

卜绣文说:“魏医生,谢谢你替我着想。痛哭怒骂,在十三年前,都已经发生了。十三年中,我企图忘了它,每当想起的时候,我都会痛哭和怒骂。我现在不是哭和骂的时候。我得赶快求他……”

魏晓日把复杂情感暂时压人心底,说:“钟老师让我同你商议,一待您的身体复原,可以再次怀孕,用何方法?”

这是一个模糊的问题,但当事人却再清楚不过了。

沉默。压榨性的。

卜绣文一下变得口吃起来:“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魏晓日说:“我们可以人工取精受精。但是,匡宗元并不是一位职业捐精者,若想取得他的精液,是否要同他说明原委?以利配合?”

“不……不不……”卜绣文拼命摇头,头发都晃散了,看得出她的深藏不安:“不要说。我永远不想让他知道他是夏早早的生父。他是一个恶魔。我了解他,所有的东西在他的眼中,都是商品,都会被他利用。假如有可能的话,最好在他不知道真情的情况下,完成这件事。”

魏晓日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再同钟先生商量具体方法。一待取到了医宗元的精虫,我们会妥加保管,直到你的身体可以接受再次妊娠。”

卜绣文激动地抓住魏晓日的手说:“魏医生,拜托了!我知道,你们为我耗费了心血,我会报答你们的!”她瘦骨嶙峋的手指,微微有些汗意。

魏晓日知道卜绣文指的是钱。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匡宗元骗得几乎一贫如洗了。魏晓日温和地点点头,收下了卜绣文允诺的不存在的谢仪。

魏晓日给匡宗元打了一个电话。秘书挡驾,魏晓日很有权威地说:“我有非常重要的关于医宗元先生健康方面的信息,要同他本人直接通话。请您通知他。我是魏晓日医生,请他直接同我联系,我的电话是……”说完之后,不待秘书反应,立刻就把电话放下了。按说他是个书生,同商场打交道并不在行,但他胜券在握,知道没有什么人敢在自己生命攸关的题目上扯皮。

果然,匡宗元的电话很快地回来了。“魏医生吗,我是匡宗元。我想不起来何时同你们医院有过交往……”

魏晓日说:“您大约还记得吧,在不久之前,有一位专业人员曾抽了您的血样……”

“是……是有这么一回事……”对方的阵脚有点乱了,不再是刚开始谈话时礼尚往来的稳定。

“那个化验的结果出来了,有一些问题需要向您通报。

请您尽快到医院来一下。我在特别门诊三诊室等您。“魏晓日本来想说请你马上到医院来,但又恐匡宗元生疑,便留有余地。

匡宗元果然不敢耽搁,马上到医院来了。

魏晓日打量着他。高大的身材,一脸浓重的胡须,目光阴郁,眼球凝然不动,你很难在他的脸上看出表情。

“魏医生,我可以知道那是一项什么检验吗?”匡宗元虽然很惶惑,不摸底细,但他的声调依然平和。把情况搞清楚,这是第一手重要的。

“是一项和您的生殖系统状况有关的检查。初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您知道,在这些问题上,医务人员是很慎重的。因为事关生命,事关名誉,我们要更稳妥更负责……”

魏晓日有些啰嗦。他不习惯说假话,即使在这种情形下,他也力求自己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可以站得住脚。

匡宗元依着商人的敏感,发生了疑惑。

本来他很忐忑,但是这位器宇轩昂的医生,紧张什么呢?他试探地说:“谢谢你们对我的关照。因为我本人并没有求医,我可以知道您和上次的那位先生,是怎么发觉我有病的呢?”

魏晓日愣住了。因为他并没有向梁秉俊详尽地了解有关的对话内容,此刻生怕说得有差地,便避重就轻道:“这对您来说有点奇怪,对医疗界来说,就很简单。总之,我们知道了,把你列为某种高危易感对象,要对你进行追踪检查。这就是原因。”

匡宗元似懂非憧。要是一般人,就随行就市了。但他不是一般人。血液射进头颅,涂满他警觉而活跃的大脑表层。

这种过分热衷的盘根问底,让人屁滚尿流的无谓追逐,后面是什么呢?

他的疑惑越发深重了。看出魏晓日不肯明说,他也就暂时存疑,不再紧逼,问道:“您这样急急地要我来,具体要我做什么?”

魏晓日当然模不透匡宗元的弯弯绕,以为匡已上钩,便说:“我们需要你的精液,做进一步的检查。”

匡宗元说:“呷!要哥们的这东西啊?有!”

魏晓日松了一口气,把一枚试管递过去,说:“那好吧。

请到一旁的房间取精。完成后,马上交给我。“匡宗元道:”好吧。哥们肾气充足,这玩艺多得很!立等可取。“

魏晓日耐心等待。他觉得自己很滑稽,一个确认的强姦犯,却不能处罚他,还要用尽心机让他的基因连绵遗传,这从医学上讲是成立的,但从社会伦理上讲,是否适宜呢?他甚至希望匡宗元不答应,那么血玲珑就可能中途夭折。

思索着,踌躇着,时间过得很慢。

过了许久,匡宗元走出来,面色恍惚,说:“对不住,哥们!我这家伙平日好使得很,今天却不争气,完全没货色。抱歉,耽误您这么长的时间,我下次再来好吗?先在家吃了伟哥再来。你们这儿要是备点黄片什么的,就更万无一失了。”

说着,不待魏晓日答话,就扬长而去了。

甩下魏晓日,傻呆呆地站在诊室里,不知道是自己哪个环节出了破绽,还是这小子真的阳痿了?

匡宗元很欣赏自己高大的体魄。高大的人通常容易给人以憨厚的印象,好像是他们的个高是由于吃的多,因此不挑食,在交友方面也比较粗疏。这一条对于匡宗元来说,是大错特错的。他有着猎豹一般的警觉,尤其擅长利用直觉,在该出手的时候,绝不心存半点侥幸和延迟。当信息时代来临的时候,他觉得以往高个子的人拥有的优势,比如可以使丈二的长矛,轻舒猿臂就可以把哪个贼人掳将过来的业绩,都不复存在了。在计算机上敲个按钮,一个一百八十斤的壮汉和一个八十斤重的小姑娘,能量是一样的。那么,高个的好处,就集中体现在交友和寻找交配对象方面的优势了。男人们爱交大个的朋友,可能是为了打架的时候,好有个帮手吧?虽然现在的打架,主要是斗智和使用武器,但是谁能对抗骨子里传下来的一些莫名其妙的规则呢?真奇怪,女人们对高个子的男人,拥有持久和奇异的兴趣。匡宗元想——这也许是从农耕社会遗留下来的风气吧?大身膀的男人,种地比较有劲,挑水走得更远,推小车的时候,负重更多。他妈的!全是出力的活儿!多不还可以上溯到更古老的时代,原始人,狩猎比较有战绩。可以抓到更多的野兽,女人们就更能坐享其成了。总之,也许是凄苦的童年,特别是母亲早早去世之后,父亲带着他这个油瓶子,没有一个好女人肯嫁到他家。父亲正值壮年,百无聊赖,就完全靠着身强力壮和辛苦挣来的一点钱,结交萍水相逢的女人。匡宗元很早就懂得了这些,他想,他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给老父找个好女人,不要让那些不劳而获的女人,只凭着裤带一松,就把家中仅剩的柴米油盐席卷而去。

一个农村的孩子,即使你有天大的抱负,你也只有一个细细的孔道,可以发达。那就是——读书。

读了书,你才可能走远,到外面去闯世界。当然,不读书,你也可以到城市去当小工,但那不是真正的城里人,用这种方式进入城市,你就是在城里呆多久,你也是一个乡下人。城里人把最苦最累最脏最危险的活儿,分给你干。可是他们不会给你丝毫的尊重。

匡宗元拼命地读书,他要从那个小孔中挤过去,哪怕把自己的灵魂交给魔鬼。魔鬼有什么了不起的?他此刻就住在地狱里。

高考分数发市的那天晚上,他彻底地绝望了。

步步为营地读书,几乎是炉火纯青了。但是,他缺乏经验。考试是一门经验的科学,如果你没有经验,你就很可能把所有的准备付诸东流。匡宗元高考之后的惟一念头就是——让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玲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