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玲珑》

第17章

作者:毕淑敏

远郊。蜿蜒的石子路,从主路拐出,是别墅的主人单独为自己铺设的。此地林木茂盛,旧时是一位谋反的兵将屯兵习武之地,充满肃杀之气。后来,成了人民公社的苗圃。

许多年间,没育出多少树苗,倒难得地保留下了大量的古木。这些年来,独生子女政策之后,农民的子弟也大都上了大学,出外谋事,从此远离了土地。这一带虽邻近城市,居然出现了地广人稀的苗头。老人们也大都被自己的儿女,接到城里享福去了。农村的宅基地很多成了空旷的摆设。于是就有脑筋灵活的城里人,到乡下和农民商议,以极低的价格租下土地,另行翻建。便有一座座豪华的别墅,矗立在乡间低矮的农舍之中,好似羊群中的骆驼。房舍的主人,通常只有周末的时候,才呼朋唤友地带着丰盛的食物,驾车到这里来度假。他们尽情享受着乡间清新的空气和新鲜的蔬果,在半夜时分,不管是否节日,都一厢情愿地点燃鞭炮,让噼噼啪啪的爆裂声,驱散在城市密集的空间中积攒下的怨气。

乡下人刚开始是很不屑的,他们怨恨那些搬走了的乡亲,把吵嚷和污染留给了自己的家乡。但是,慢慢地,他们也开始欢迎起了这些城里来的阔人们。他们车来车去,农民原本卖不出钱的土产——红薯、青玉米、白萝卜……都成了稀罕物,能卖出数倍的价钱。那些人买鸡蛋的时候,不知道讨价还价,就算有个别的人,习惯性地说一句——能不能便宜些闪?你只要做出一副苦睑,说,不赚钱啊,都是自己种的,一颗汗珠摔八瓣……您要是实在没钱,就看着给吧,白吃也行啊……那些城里人的脸上就挂不住了。他们害怕人家说自己没钱,特别是被一个老农民怜悯,他们受不了这份优待。除了这几项好处之外,还有一条很关键。城里人因为不喜欢农民找给他们的破旧而充满了汗酸气的零星纸币,就会不耐烦地挥挥手说,不用找了。于是农民们都积攒下一些破烂腐朽的纸币,逢到需要找零的时候,就把它们双手呈上,城里来的人就用手扇着气味,躲之不及地走了。

在那些像候鸟一样飞来飞去的城里人之中,有一个女人,却像孤雁一样,是不走的。她年纪不很大,身材颀长瘦弱,面色苍黄,住在一栋看起来很普通的别墅里——乡下人知道这种房子叫做别墅。但是据有幸走入这套房子的女人说——那是因为城里的女人病了,需要人服侍,就打电话从村里雇了人——别看这屋子外表没什么特殊的,里头阔得不得了。洗澡的池子是三角形的,会像海一样地涌起波浪。

无论你走到哪个角落,哪怕是在厕所,都安了空调,夏天吹冷风,冬天吹热风——其实这是因为农村的电压不稳,线路容量小,无法安装大空调,房主只好步步为营,并非刻意豪华。地面都是白大理石的,家具都是红颜色的木头,看起来像是故宫——那个充当小时工的女人,一生当中到过的最显赫的地方,就是故宫了。以故宫比拟豪华当然是没错的,但是由于她没有中间的参照物,对她来说,世界上享受的地方,就是故宫,寒酸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了。所以,她的话,也不是十分可靠的。

住别墅的女人,让大家管她叫“黄姐”。这是一个很容易记得的名字,因为她的面色萎黄。即使她不姓黄,乍见之下,你也会飞快地想到黄这个字眼。

黄姐买菜,刚来的时候,就会讨价还价。但是以后,她就不讨了。因为村民们把她认作是自己人,给她的价都是实价,没有可讨的余地了。村民们喜欢不讨价的人,但是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傻。村民们不喜欢讨价的人,但是尊敬他们,因为他们是和自己一样的人,懂得过日子的不易。

黄姐不吃肉,只吃清淡的青菜和卤水点的豆腐。黄姐还爱吃豆芽,说那是小人参。黄姐每天只干一件事,就是收拾她的别墅和屋前的院子。房主人在卖出他的宅基地的时候,白送了买屋者两棵树。那是两棵挂果多年的柿子树,秋天的时候,有很多小灯笼一样的柿子挂在树枝的顶端,渐渐地瘪下去,但是丝毫不打算落下来,准备顽强地在那里晒成柿饼。黄姐就依次种了葡萄、苹果、梨……把小小的院落,收拾得如同果园。

据进入黄姐内房的那个女人说,黄姐的床绷得如同一面鼓。它不是连现在的乡下人结婚也会买的席梦思,而是一架结实无比的木床。只有在真正的木床上,床单才能铺得如同铁板一般平整。黄姐扫床,用的是粘高粱米秫秸扎的笤帚。据那个女人说,她看到黄姐在农橱里,攒了一大堆这种笤帚,估计是哪次好不容易遇到卖主,一下子买了许多储备着,怕以后再也买不到了。黄姐梳头用的是木拢子,而不是塑料的发梳。黄姐洗脸用的是香胰子,而不是洗面奶。黄姐擦脸和手,用的是百雀翎香脂,而不是润肤露和手霜……乡下人于是摸不透这个女人的来头,就很善待她。

偶尔,会有一辆豪华的小轿车,停在房前。会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倦怠无比地下车,然后一头钻进屋里,再不出来。几乎没有人知道那男人是何时走的,总是在黑夜吧。因为每当黎明的时候,黄姐门前就又是空空如也了。

当那个男人来的时候,小贩们会注意黄姐是不是要买一些好吃的东西。他们失望了。黄姐一如既往地买豆芽和豆腐,还有水灵灵的青菜,甚至连分量都不会有所变化。有人忍不住问黄姐——“来的男人是谁啊?”

“是我男人。”黄姐很明白很和气地回答。

“那还不犒劳犒劳?”小贩说着把五花肉和青色的小河虾推过来。

“他每天都吃这些。他要是想吃这个,就不来了。”黄姐说着,缓缓地持了篮子,走回种满果树的小院_。

“你急急地叫我来,是什么事?假若我记得不错的话,你搬到这里这么多年来,你叫我来,这好像是第一次吧?”男人坐在沙发上,腿放在沙发前的皮质脚凳上,有几分好奇地问。

黄姐款款一笑说:“你记得不确。不是从我搬到这儿之后,而是我嫁了你之后,这是第一次求你。”

男人故作东张西望说:“怪了。今天太阳从哪边出来?”

黄姐淡然说:“许你在外面寻花问柳,就不许我光明正大地想你一次吗?”

男人颇感意外地说:“这许多年来,你从来没有说一个不字,我以为你和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没想到还是一样的。我在外头干了什么,你都知道?”

黄姐说:“我都知道。正因为知道,我才不问。不问,就是不在乎、对于不在乎的事,说与不说,都是一样的。”

男人说:“这话有些禅意了。你修炼得成精了。”

黄姐说:“谢谢夸我。可惜过分了。我若是真的修炼成精,也就不会叫你来了。还是凡心重重啊。”

男人坏笑道:“这好这好。你是原配,无论我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你总是排行老大的。只是平常看你冷若冰霜的样子,我若不是想呼吸这里的新鲜空气,是不会到这里来的。”

黄姐道:“不用装出无辜的样子。我知道你的心思,无论在外面发了多大的财,如果家乡的人不知道,你就是锦衣夜行。得不到大满足大惬意。你从家乡把我娶来,安顿在这里,你做些什么,我全都知晓。我的作用,就是每隔几年,随你回一次老屋,光宗耀祖。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结,你的结就是让当年小瞧了你的人,都恨自己瞎了眼。添着你的鞋尖,求你施舍给他们一点好处。你摸透了我的脾气,知道我是一个不计较的人。你爱怎样做,就怎样做。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我呢,一个平常的乡下女人,有了现在的日子,也就该知足了。

咱们是两好和一好,我常常写信或是回家去看,人家都知道你在外面混得飞黄腾达,光耀门庭的。我呢,本来就无所求,能有青菜豆腐吃,就是天大的福分了……“男人说:”好好,你是火眼金睛,将我脏腑看透。这世上能把我看得这样通透的人,没有几个。所以,我不是把他们当作仇人,就得当作亲人。好了,我们不说这些,好不好?端上你的青菜豆腐,让我被鱼虾填得生出沼气的胃,也顺畅顺畅。“

黄姐道:“按老法子做啊?”

男人说:“那是当然。这个世上,我吃过万万千的饭菜,没有比得上家乡的豆腐。这个世上,我玩过多少女人,没有你这样淡泊平和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总要回到你这里来。就像长江里有一种龙鱼,无论游出去几万里,终要回到当初它孵化成鱼的地方。所以,我到你这里来,并不是我可怜你,而是要你可怜可怜我呀。”

黄姐用手抚摸着男人的头发,发丝在她的手下分成一缕缕。由于反复地摩挲,发根处的油脂蔓延开来,正值壮年的男发显出蓝色的光泽。

“真享受啊。我要常常到你这里来。”男人说。

黄姐说:“你还是不要常来的好。你若来得多了,我也让你搅得浑了,你在天下就没有一个干净的地方。可以存你的魂了。”

黄姐说着,起身到厨房操持几样清淡素菜。

扑鼻香的小菜上桌的时候,男人说:“拿酒来。”

黄姐一怔道:“没有酒了。”

男人惊奇道:“咱们家里,怎会没有酒呢?”

黄姐说:“你总是不来,我又不喝酒,留有何用?我就把酒都给了村里的人。”

男人说:“荒唐荒唐!我的酒,是普通的酒吗?都是玉液琼浆啊!乡下人能喝出什么好来?你这不是明珠暗投吗!”

黄姐说:“送出的东西,也像泼出水,要不回来了。你若可惜,此后再别把任何贵重东西放我这里,我是不配的。劝你别出口伤人。你我也是乡下人。骂他们就是骂自己。”

男人说:“好好,我不说就是。谁喝了都是喝了。你一个女人,在乡下住着也不容易,也得围下个三两帮手,我能理解。只是,今日良宵美景,无酒怎行?你到村里的小铺打上半斤散酒,哪怕是高粱烧,我也尽兴。”说着,就去找空酒瓶。

黄姐一看拦不住,就说:“村里的散酒,你敢喝吗?听说有毒。”

男人说:“乡下人敢喝,我也敢喝。你说得对,我也是乡下人。”

黄姐说:“你真要喝,我这就给你打去。听说那酒的后劲大,一时半会儿看不出厉害,但喝的时间长了,伤人的脑子和眼睛。你若是敢,我就去。”

男人听罢,搔搔头,很惋惜地说:“真的啊?若伤脑,那就不敢喝了。干我们这行的,靠的就是脑子和眼睛,若是一齐坏了,真真就是要了命。好吧,今天就免了吧。”

女人长吁了一口气。

吃罢晚饭,宽衣解带。卧房是两间,男女分开。男人很自觉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往常都是这样歇息的。不想黄姐无声无息地跟了进来,悄悄说:“今日,我想同你一道睡。”

男人摆手道:“你是良家妇女。和我来往的女人,都没你干净。我不忍害了你。你不必讨我的欢心,我在这世上,只爱你一人,把你当成我的姐姐。”

女人就掉下泪来,说:“我知道。你如是想节省下来,给你外面相好的留着,我也不逼你。”女人说着,悄然躲开了,只把几滴泪水弹在男人的胸脯上,好似汽油泼了下来,男人的兴趣呼地点燃了。他把女人捧到床上,刚要动作,突然说:“我不能害了你。”翻身下了床。到处找寻。

女人淡淡地说:“你找什么?”

男人说:“告诉你也没有用。你是不会预备这东西的。”

女人说:“你不要瞧不起我。我虽是一个人过日子,日用百货却非常齐全。说说看,也许我有。”

“正是因为你打算的是一个人过日子,所以,我才说你没有。”男人很有把握地说。

黄姐说:“你既是说到这儿了,我也就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了。”她像一条银鱼船地起身,从抽屉里找出一包东西,熄了灯,递到男人手上说:“是在找这个吧?我有。”男人摸出那是保险套,疑心顿起,说:“你平日总预备着这东西,是何居心呢?”

黄姐说:“我是你的女人,我为你预备的。但我从来没让你知道,我绝不强求你。我是有备无患。若是你不提到,就是明知你有病,我也绝不会用。我既是你的女人,你得了什么病,我也得什么病,这才叫同甘共苦……”

男人的激情被挑起,说道:“想不到你这样贤惠。你既为我这样想,我哪里能害你!”说着,把保险套戴在自己的男根上,狂暴动作起来。

风平浪静后,男人喃喃道:“你说得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玲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