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晚霞》

第12节

作者:池莉

苏玉兰预言曾庆璜未来的时候,曾庆璜正如日中天。他当副局长后烧了三把火,都比较成功,其中有一把火是推倒某小学的危房教室,拨了一百万修建新校舍,三个月之内一推一拨,果断神速,在全市教育系统传为美谈。曾庆璜阵脚一稳,又开始向局长位置进攻。局长并不老朽但十分昏庸,开会作报告连话都说不清楚,处理问题含含糊糊,拖泥带水,所有矛盾都悬而未决。曾庆璜简直不理解这种人何以当上了局长?

曾庆璜善待下级,广结朋友,他懂得自己不能孤军奋战。儿子的婚姻好像是天人助他,给他送来一个天然盟友,他飘飘然觉得胜券在握了。因此,他在儿子的婚礼上表现得有些忘乎所以,他根本没想到过“居仁里”这个词,倒不是故意不认居仁里的人了。

正副局长的较量好像扳手腕一样,颤颤抖抖在中间地带持续了几年,最后倒下的是曾庆璜。曾庆璜被迫当了调研员,让他进行调查研究工作等于把他闲挂起来。

曾庆璜将失败归罪于儿子的离婚。一个人在家喝着闷酒,点火焚烧儿子存放在家中的东西。那是曾实离了婚之后仅存的几箱子书、钓鱼竿和儿时的蛐蛐罐,姑奶奶的针线箩。

如果不是楼上的邻居及时发现,可能就会酿成火灾。曾庆璜因手指烧伤住了医院。曾实从深圳赶回武汉,能做的事就是去医院骂了父亲一通。

“你疯了!官迷心窍迷疯了你!”曾实背着病房里的人对曾庆璜低声恶气地说。

过了一段时间,局里要为新来的副局长安排住房,便请曾庆璜换一个住处,说是面积一点不缩小,且环境清幽,是特意为老干部买的。今后局里老干部都要搬去享福。局里派车送曾庆璜在一个新开发的住宅小区转了一圈,曾庆璜觉得还不错,他看见了很多树木鲜花和草坪。

搬家之后,曾庆璜傻眼了。除了三室一厅没错之外,楼层变了,一楼;环境变了,没有花也没有草,到处是脚手架,小区还正在建设中;交通不便利,柴米油盐全没配套商店;电话不用说,在这房子的交换之中无声地取消了。

曾庆璜找了局长,局长说:“你这是干什么?一会儿同意搬家,转身又要搬出来。老干部哪!怎么和小孩子一样?”

曾庆璜顾不得许多了,直统统地说:“你们欺骗了我!”

局长像听天方夜谭一样。关于干部房子的分配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能够欺骗谁的,它是局党委集体讨论,形成了决议的!局长让秘书找出文件请曾庆璜过目。曾庆璜还真过了目。然后向局长道歉说:“对不起了。”他下楼抓住老干部科科长,科长说:“天啦,您别吓我,我可是让司机送您去陈家墩小区的。”

曾庆璜这才准确知道了那个荒凉小区的土里叭叽的名字。他气冲牛斗去质问司机:“你那天送我去看的是陈家墩吗?”

司机梗着脖子反问:“你这话稀奇!您说那不是陈家墩是什么墩?”

曾庆璜这一气非同小可,气出了心脏病。躺在心血管病房里他还平静不了。他死也想不通,分明自己比局长有政绩有才能,怎么就是他下台?党难道不是最讲实事求是的吗?

曾庆璜已没有关系的亲家来医院看他,给他解开了心里的死结。

“是的。党是实事求是的。党考察一个干部是要全面考察的。领导工作哪有你这种搞法?到处题字,表态,许愿,话一出口一清二楚,没有回旋余地,我们国家还穷,哪有钱给人家。你许了愿,不给,群众有没有意见?有。有就闹、吵,安定团结就完了。”

只需寥寥数语,曾庆璜茅塞顿开。他吐出一口极长的叹息。这才了悟从政为官的玄机:要糊涂!他突然想起儿子曾看过的一本书《模糊数学》。儿子看得津津有味,对着空中自言自语宣称:“模糊数学是当代的指南!”

曾庆璜还记得自己当时说的话:狗屁不通!他既指这句话的语法也指其意义。他非常非常讨厌儿子的狂妄。

出院之后,曾庆璜的情绪从亢奋转为低沉。他在没有花草的小径上散步,一走几个小时。直着眼睛,谁也不搭理。头戴贝雷帽,手背在屁股上。垃圾经常倒在垃圾桶外面。住了几个月,邻居还不知道这老头姓甚名谁,但显然不喜欢他,一般人都喜欢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老头。

曾庆璜住一楼,由于他这栋楼与周围的农村接壤,附近的农民都习惯在他窗户底下倒垃圾和撒尿,翻着黄色泡沫的尿液沿着墙根流到他阳台边缘。曾庆璜不想得罪邻里,只想委婉地提醒一下大家,便在撒尿处贴了一张醒目的标语:此地不是杀人场,为何鲜血满地流?

如今的农民不是没文化,是文化不高,理解能力不行,偏又有刁蛮之人,一把撕下标语,冲着窗户叫喊:“写得吓死人的话,你是个神经病吧?”

自杀那一天,曾庆璜是去武昌梨园医院看了病回汉口的。那天天很热,医生也没有好脸色,他们接待的高级干部多了曾庆璜算什么。曾庆璜好不容易挤上电车,一直站着,前胸后背汗了个透湿。电车到武昌桥头堡,却又停了,一停十几分钟,曾庆璜问售票员车是不是坏了?售票员却嫌他说话凑得太近,横他一眼,说:“当然是坏了。不坏还停着?苕货!”

夕阳正在西下,路上人流滚滚,江上飞鸟盘旋,都在回家。都在回家。曾庆璜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呆呆望着被夕阳映照得金红的长江,至于他想的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他望了会儿,出人意料地翻上桥栏栽了下去。这时售票员正把头伸出窗要叫乘客上车,她的叫声变得恐怖凄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滴血晚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