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往往》

第10章

作者:池莉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在一个美好的春天里,康伟业飞到了北京,赴他千里之外的幽会,生平第一次令他神往,令他激动,令他产生甜蜜慌乱的幽会。四十出头的人竟然像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十八少年,毛头毛脑,老是发笑。康伟业酸楚地告诉自己:这就对了。他从前错过与失去的东西到底还是被他找回来了。自登上飞机舷梯的那一刻起,康伟业把世俗的一切都留在了地面:他的存款、公司、生意、家庭、亲人、电传、电话、约见、商谈、机遇以及贺汉儒随时都可能告知的喜讯:他的十万美金已经进入他在香港的帐号。这笔生意做成了!不久前,消息传来,他还是那么地欣喜若狂,不需要本钱的生意,一笔就赚了一百万,这当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现在,康伟业已经把所有这一切,构成他身家性命的一切完全地卸下了。就他妈的卸下一次又如何?地球不照样转动吗?他不再是老总,不再是儿子,不再是丈夫和父亲,他只是一个大情人。康伟业以大情人的轻松姿态猫头进入机舱的时侯,他觉得他进入了一个时间通道,他将在一个叫做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的时间隧道里穿过,到达那端的地名人们叫它北京,而对于他,这地名叫做伊甸园。这是康伟业此生此世永远不会忘怀的一段时间。他没有了一丝一毫的人世间的烦恼,整个人完全沉浸在美好的希望与憧憬之中。

他脚底下的云是那么洁白,云层上的天空是那么湛蓝,飞机平稳地飞翔在他只有希望与憧憬而没有别的杂物的精神世界里。空姐贤惠的笑脸和蓝色条纹衬衣还有白围裙的绣花荷叶边,是这个精神世界存在的证明;还有他面前小桌板上的一杯热咖啡,将永不消失地在他的记忆中升起袅袅轻雾。滚滚红尘,悲惨世界,幸福还是有的。林珠在机场的出口处等着康伟业。康伟业坠人情网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林珠的服饰,只看见她像一粒金子在黄沙中闪闪发光。林珠把她的食指在chún边按了一下轻轻地吹向康伟业,康伟业觉得他真的是直接步入了伊甸园。长城饭店预楼的一个带套间的标准客房等待着他们。房间是康伟业通过国际旅行社订房网络预定的。这家旅行社代办他们美国公司在全球的旅行业务,不仅可以事先预定好所要的房间,而且饭店还会给予至少九折的优惠房价。康伟业只需到总服务台办理一下简单的手续,房间就是他的了。方便到林珠在总台的免费糖果盘里拿起一颗水果糖,刚刚剥下糖纸,把糖果放进嘴里。没有人注意他们,没有人怀疑他们。没有任何细微的风吹草动破坏他们的感觉和心情。在融入了国际服务系统的涉外五星级饭店里,客人比上帝重要得多,因为上帝口袋里没有钱。铺着厚厚地毯的长长的走廊里阒无一人,今天这个世界都在围绕着康伟业转动。房门打开了,房门又关上了。开关之间,林珠把“请勿打搅”的牌子桂在了门外的把手上。房门轻轻地一碰,林珠的手包和她的皮鞋都迫不及待飞了起来。她光着脚,张开双臂扑进康伟业的怀抱。当林珠能够说话了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林珠颜面潮红,眼睛湿漉漉的,她疯狂了,她的嘴就是她的心,她把“我爱你”呼要死要活,一声声穿透几十年厚厚的时间积垢,滚烫地抚摸着康伟业血肉里的骨子里的隐痛和遗憾。这一刻,康伟业对林珠的感激之情简直天高地厚,他把他怀中她娇小的身体不知道怎么搂怎么抱怎么揉怎么亲才是个了得。他没有了语言。后来突然有一句话从他心底里冲口而出:“我想死你了!”康伟业十几年的压抑决堤而出,如滔滔洪水席卷了林珠。林珠却也如戏水之鱼,与康伟业唱和风浪,相得益彰。日升日落,月明月暗,康伟业竟毫无知觉,他一波末平一波又起。只管后浪推前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勇猛的男人就是他自己。最后林珠躲在卫生间不肯出来了,嘲笑他说:“我只知道我们公司有一个著名的企业家,现在才知道他还是一个著名的蛮干家。”康伟业不好意思地说:“好了,我接受批评。你出来吧。”林珠出来,双手搭在康伟业的肩上,意味深长地对康伟业说:“现在该我来表现一下了。”林珠携起康伟业的手,把他带进一种崭新的男女关系之中。他们穿戴得整整齐齐去饭店的小餐厅用餐,这种餐厅因昂贵的服务费和平庸的口味使一般住店客人望而却步,但是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对于康伟业林珠来说,它是最合适的了。他们既无须走出饭店又换了一个环境并且不会出现数钞票付款的不雅举止,这里是签单的。签单与爱情最匹配。林珠选了一张靠近落地玻璃窗的小餐桌,窗边有一株高大的巴西木,低徊的音乐仿佛是由巴西木翠绿的叶尖袅袅升起,逶迤到蜡烛的火苗上的。康伟业林珠二人便在这有声有色的火苗两边对坐,几道模样考究的雕了花拿生菜镶了边的菜肴,两只晶亮的高脚玻璃杯里头盛了小半杯醉枣颜色的葡萄酒。饭菜吃得差不多了,林珠把指尖微微地朝远处一挑,立刻上来服务小姐,将没有了看相的盘子撤了下去。再上来的是果盘,暗花剔透的水晶果盘,里面装满了切好的四季鲜果,红的是草莓和西瓜,紫的是葡萄,黄的是哈密瓜,绿的是猕猴桃,在五星级饭店里是无须为季节操心的。用银质的果叉吃着水果,不时地碰一碰杯,呷一两口葡萄酒,这时候就不免想要伸手拨一拨窗帘,一拨窗帘,大街的景致便破窗而入;有大马路,有马路边的树,树上偶尔有小鸟;有车水马龙,有流水一般的自行车和流水一般的行色匆匆的行人;远处有卖报的小摊,近处走过三三两两的外国人,他们起劲地谈着话,嘴chún上下翻动,一点没有觉察出自己是别人的风景。这些景致是没有声音的,打着哑语,人生的挣扎与奔波都是别人,一丝风也吹不到康伟业林珠的身上。这样隔着玻璃看世界,玻璃内的人最容易生发出无限的感想,幸运和幸福似乎用手摸得着。康伟业说:“林珠,你知道我是多么多么珍惜和疼爱我们现在的这一切吗?这一切有多好!”林珠说:“yes。”她的嗓音与平日工作时候的完全不一样了,是与音乐美酒绿叶烛光四季鲜果十分相谐的嗓音,是从柔弱润滑的粘膜里头直接发出的声音,是性感的声音,康伟业一听就心跳。康伟业说:“再说一遍。”林珠说:“yes。”康伟业说:“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会有另一种嗓音。”林珠说:“只要她真的有爱。”康伟业说:“走!回房间去。”回到房间,饭店已经开过夜床了。雪白的被子掀起了一角,枕边放着一只馨香的红玫瑰。林珠说要与康伟业做一个游戏,她蒙住康伟业的眼睛,把他牵到卫生间。房间的音乐响了,是萨克斯独奏,声音并不十分的低,却是十分的遥远,千转百回,百回千转地从天边逶迤而来。一下子充满了康伟业的整个空间,不由康伟业不感动。他说:“真好!你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林珠说:“这支曲子叫做《为你等待》,我想下一支大概是《快乐的生活》,再往下不是《婚礼曲》就是《艾尔叔叔》,这是凯丽·金的一组抒情的浪漫萨克斯,非常好,你喜欢萨克斯吗?”康伟业说:“喜欢。”康伟业不敢多说这个话题。他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什么萨克斯不萨克斯,他没有听说过林珠熟悉得像亲戚一样的凯丽·金,他想此人一定是一个著名的萨克斯演奏家。幸亏康伟业就蒙住了眼睛,不然他的眼睛就会没有地方躲藏,他在林珠面前感到了一些羞惭,从小餐厅的用餐到萨克斯独奏,他觉得自己有点像一个乡巴佬。林珠好像与感应相通,她体贴地说:“你不要害羞,要放松,放松;我爱你,喜欢你的一切一切,你要丢开所有的束缚和杂念,与我在一起。”林珠说着开始脱康伟业的衣服,康伟业下意识地挡住林珠的手接着又放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林珠说:“你怎么又腼腆得像一个童男子了?”

康伟业的眼睛露出来了,映人他眼帘的是这样的一幅画面:浴池里是一池温暖的清波,水面上飘着玫瑰花的花瓣,躶体的林珠仰卧在浴池里,她涂着大红指甲油的手指和脚趾用花瓣戏弄着自己的身体,妖冶得惊心动魄。康伟业结过婚又有什么用处?不说没有见过这般阵势,就连想也不敢去想。他的老婆段莉娜年轻的时候你要让她这么着,她不早把你流氓长流氓短地骂得狗血喷头了?或者哭肿着眼睛偷偷去找你的领导谈话了。康伟业心里头百感交集,感慨万千。他的腿终于跨进了浴池。康伟业不再一味蛮干了。他们嬉戏浴池,相互体贴。他们文雅地而又细致地用餐。他们在深夜去大街上散步,肩贴着肩,无声地往前走。他们在房间只穿一件衬衣,光着脚,听音乐,喝洋酒。林珠时而把头发高高地束起来,时而披散着,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当午后透明的阳光斜照窗纱的时候,康伟业让林珠的躶体在逆光和侧光中缓缓转动,林珠匀称的小巧的身体美丽得无以复加。康伟业想起了他十五岁的忧伤,想起了戴晓蕾,想起了戴晓蕾优美的身体曲线灼在他灵魂里的烙印。他不由自主地给林珠讲起了他与戴晓蕾的故事,这是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讲过的隐私。他把结在心里的疮疤向林珠敞开,林珠用她的身体语言抚平了他的创伤。康伟业再一次辛酸而又高兴地想:这就对了。他终于把错过与失去的东西找回来了。正当康伟业林珠情浓似火的时候,时间到了,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他们活活地是生离死别一般,林珠哭了,康伟业也流泪了。他们紧紧地拥在一起,涕泪交流。林珠早就为康伟业准备了一件礼物,是一根紫红丝线的项链,前面有一枚鸡心型的玉坠子。她把它套在康伟业的脖子上然后系上了他的衬衣领子,她说:“没有别的意思,图个吉祥而已,愿你逢凶化吉,玉碎瓦全。”林珠的言外之意自然是咱们不谈婚嫁,不谈责任,不讨承诺,只是珍惜这一番恩爱就是了。林珠越是这么善解人意,康伟业越是难过。加上他至少还懂得按道理应该是男人送女人礼物的,可他竟然忘记了这个茬。现在受了女人的礼物,他再临时去买礼物回送,显然就不合适了。康伟业觉得自己欠林珠太多大多人情了。他只会一再地说:“林珠,我对不起你。林珠,我真的是太对不起你了。”林珠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来,只是拿手捂康伟业的嘴,最后林珠伤心得无法送康伟业去机场。她吃了几片安定,康伟业坐在床边抚摸着她的胳膊、额头和脸蛋,让她进入睡眠。林珠睡熟之后,康伟业凝视了她一刻,然后写了一张纸条放在她的枕边。康伟业写道:宝贝,我会永远爱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来来往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