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往往》

第08章

作者:池莉

林珠就是在这个时候明确地出现的。林珠是一个典型的南国小女子,身材小巧,皮肤微黄,眼窝深,颧骨高,chún大而厚而红,眉黑且直且长,属于杀伤力较强的索菲亚·罗兰型的性感女郎,使一般眉渭目秀的传统美女相形见绌。若不是中国改革开放与国际接轨,林珠在中国就算不上什么美女,幸运的是在林珠正当妙龄的阶段,中国搞了改革开放与国际接轨,林珠遇上了她的好时代。林珠生在广东,长在北京,大学英语系毕业,说得一口叽里咕噜的粤语,一口抑扬顿挫的京片子普通话,一口流畅的英语,这正是生意场上最热门的三种语言。林珠大学毕业后,根本就没有去学校分配的单位报到,而是直接受聘于英国的一家独资企业,做办公室的秘书小组,试用期月薪六千,之后年薪九万六。做了两年,林珠反炒英国老板的鱿鱼,跳槽到美国公司,获得年薪十二万的报酬。林珠出现在康伟业面前的时候已经出落得深沉老到,精明干练。她的穿着打扮绝对国际流行化,只用法国香奈儿香水,服装使用的颜色惊人的大胆,蟹青、海蓝、杏黄、烟紫、樱桃红等等,都是一般中国女性穿不了的颜色。

林珠深懂自己的优势所在,一是轮廓鲜明,曲线玲珑;二是具有肌理细腻,弹性优良,极富光泽的象牙黄的皮肤,这是全世界富人所孜孜以求的肤色;富人们要花大钱去阳光海岸光着屁股晒太阳才能够得到,而林珠与生惧来,她的外形与肤色足以使她挑战最刁钻的颜色。林珠穿着大街上没有第二个人敢穿的西服套裙,一头垂腰的长发烫得丝是丝,缕是缕,丰厚无比,全都往脑后梳去,只捋出一把发束别一只精致的小发卡,这种发型前面突出了她光洁的前额,后面波浪汹涌的是女性的妩媚。林珠走路目不斜视,神态安详而傲慢,是一个典型的做外企白领的时髦丽人。康伟业对林珠并不陌生,她跟随贺汉儒来过一次武汉的分公司,但是那一次的林珠对于康伟业的个人世界算不上什么出现。现在出现了,就像康伟业站在高楼阳台上看日出的感觉一样,最初的太阳是遥远的,红色的,圆圆的,静静的,一切都是清清楚楚的;是别人家的东西,因为距离而清晰但没有亲切感;这太阳一点一点地穿过云层,一寸一寸地升上了他的天空,他感觉到温暖了,他看见金光了;光芒越来越强烈,他眼花缭乱了,他通体沫浴在阳光之中,他在被融化,他再也看不见太阳为何物,他与太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这一切都是身不由己的,无可逃避的。康伟业想: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命运那种东西。夏天过后,林珠来了一趟武汉,是总公司派来监督检查康伟业的工作进程的。鉴于林珠与这桩生意的密切关系,康伟业亲自驾车去机场接人。这一天武汉下着滂沱大雨,康伟业怕北京的气候也不好,飞机要晚点,出门之前,与林珠通了一个电话,林珠的话非常简单,说:“飞机准时起飞,我现在正在登机。”康伟业赶紧驾车往武昌南湖机场跑。北京到武汉一般只要飞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左右,而从汉口到武昌,如果堵了车或者在武昌被火车拦阻了,那就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机场。康伟业一身小汗地顺利到达机场,林珠却没有按时到达。康伟业在机场等了三个多小时不见人影,急得他坐立不安,到处打电话。机场的广播里和问讯处都只是告诉人们飞机因气候原因晚点。贺汉儒远在美国,北京总公司只知道林珠小姐已经按时起飞。遇上这种事情,谁都没有办法,康伟业只好耐心地等待下去。如此一来,他们的这一次见面就有了一点曲折的情节,有了一些喜剧的色彩,这些曲折的情节与喜剧的色彩都是为人营造气氛使人释放情怀的。因此康伟业与林珠虽然只见过一次,话说得也不多,这下子一见面,远远地,两个人都不管身边的人群,自顾自地就笑起来,林珠情不自禁地扯下黛色的小丝巾朝康伟业使劲挥动。由于林珠在人群中突出的美貌和特别的衣着,康伟业身边有好几个男人不住地瞟他。康伟业假作浑然不觉的样子,心里却很是受用,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还不曾有过的感受,很新鲜,味道也很好。可是他再一转念,林珠又不是他的什么人,他轻浮地享受好味道干吗?立刻,那受用的味道就变质了,酸酸的,不太好用语言表达,于是人就庄重了起来,以公司老总的派头与林珠握了一个手,说了句套话:“欢迎光临。”林珠连忙回答:“谢谢康总来接我。”康伟业一看林珠把自己收了起来,拿出公事公办的模样,又觉得自己做得过了一点,林珠再老到,毕竟资历有限,毕竟只有二十五六岁,就开玩笑说:“遇上劫机的了?”林珠果然放松了一些,笑道:“遗憾的是没有。”原来林珠乘坐的是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国航严格奉行以安全为第一的宗旨在国内外乘客中一向很有口碑。其实航班是准点的,只是飞机没有降落又飞回北京了,理由是大雨刚停,跑道打滑,不利于安全着陆。林珠说:“到了北京又不让下飞机,无法电话通知您,我都急坏了。无奈中只好换一个角度想问题,我想这是不是预示着我来配合您工作开头会有一点周折,过后就顺利了,或者说不定航班的周折已经抵消了我工作上的周折呢!康总,你信不信这些?我是有一点宗教倾向的,像我这样的打工妹,都是奉命行事,只但愿各方面都圆满,我也好交差一些。所以常常祈求上帝保佑了。”康伟业听着林珠的话,心里暗暗地惊叹:好厉害的小姑娘!方才真是小看她了。分明是闲聊航班晚点的事情,却把话题悄然过渡到了工作上;分明是来做前线督察的,却一口一个配合您工作,先拿软话把人哄着;又想必我这边会有所抵触,便委婉暗示其中周折她理解并希望不要与她为难,因为她不过是职责所在。林珠的厉害之处还在于她绝不拖泥带水,到达伊始,开宗明义,把话核藏在有意无意、有心无心之间,一副举重若轻的大将风度。康伟业不禁对林珠刮目相看,有了几分佩服几分敬重,多了几分警惕和几分轻松----与如此冰雪聪明的女子打交道,凡事点到为止就行了。所以康伟业索性也开门见山了,他说;“林小姐好聪明!我也认为林小姐工作上的困难已经被旅途的曲折所抵消,到了我这里,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不顺利。我保证。”林珠心领神会地看了康伟业一眼,她那年轻健康饱含活力的笑声小鸟一样在车里头快乐地飞翔。

她说:“康总真好。康总,我饿了,我没有吃飞机上的饭。能提一个要求吗?”林珠的节奏把握得非常准确,关键的重击敲在了点子上立刻就收住,接下来的是悠然的熨帖男人心的恰如其分的撒娇。康伟业心里无法不熨帖,说:“想吃什么只管说就是。”林珠说:“我想尽快走进随便什么餐馆,只要干净卫生就成。不需要我换扎服和重新化妆,没有应酬,没有频频举杯敬酒,没有华而不实的大菜,一道清汤,两个小炒,一点白米饭,一盘水果。康总,今天您就真的是成全我了。”康伟业说;“我的几个副经理和部门主任已经在酒店等侯着,准备为你接风洗尘呢?”林珠沮丧地注座背一瘫,哀哀地说:“得,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生意场啊生意场!谢了康总。”康伟业一手开车,一手打开了手提电话,告诉他的部下飞机晚点,他们不用再等林小姐了。打完电话,康伟业就在武昌找了一家酒店,实现了林珠的愿望。当然,这家酒店远不是林珠说的一般的餐馆,一般的餐馆是没有果盘的;餐桌上也远不是林珠说的两三样小炒。康伟业包了一个单间,单间里有音响设备,餐桌上有一次性的桌布。林珠高兴得手舞足蹈,不住气地感谢上帝和康伟业。临到吃饭的时候她说:“康总,我又改变了主意,我们喝一点酒好不好?”康伟业当然说好。康伟业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如何抵挡得了年轻美貌姑娘的发嗲。康伟业说洋酒你比我懂,随便你挑。林珠说:“要什么洋酒?康总你以为我是虚荣讲排场呢?还是做外企白领做成洋奴了?”林珠要了两杯王朝干红。王朝干红是康伟业最喜欢喝的葡萄酒,他拿不准林珠的此举是巧合还是事先打探过然后投其所好。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康伟业对林珠又增添了一层新的好感。他们在轻轻的流行歌曲中当啷碰了杯,为他们合作曲顺利,为他们真正相识的良好开端,为健康,为友谊,为这个因为飞机晚点而带来的美好夜晚,干杯。这的确是一个比较美好的夜晚。一切都是康伟业事先未曾料到的包括林珠过人的聪慧和她机智谈吐时候动人的神采。先前贺汉儒把林珠带来,康伟业几乎没有与她正式谈过什么,表面对她挺尊重,实际上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只道她是一个花瓶而已。通过这番交往,康伟业不仅把林珠放在了眼里,似乎还有一点放在了心里。康伟业不敢往深里想,只是想想这个夜晚的确很不错,是一段值得他日后回亿的时光。第二天一早,康伟业一到办公室,就在台历上用红笔绿笔将昨天的日期打了好几个彩色的圈。林珠在武汉呆了三天,与康伟业紧张地工作了三天。他们果然合作得相当默契,林珠工作起来就是工作的样子,一丝不苟,毫不含糊,全心投入,为康伟业提出了不少的建设性意见。林珠是在北京买的往返机票,时间是一定的;康伟业事先也预定了别的商务活动,无法临时更改,所以康伟业没有送林珠到机场。康伟业把林珠送到饭店的大厅里,双方说了一些礼节上的客气话最后握手告别。握手的时候,双方都在掌心用亮γ坪趸菇?握手的一般时间稍微延长了一些,但是他们脸上却是什么也没有。到了晚上,康伟业发现自己还惦记林珠的旅途是否顺利,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拨了一个电话。林珠一听是他的声音,惊喜地叫道:“康总!”康伟业问:“一路顺利吗?”林珠说:“顺利极了。”康伟业立刻挂断了电话。康伟业到底还是有点不敢来真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来来往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