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往往》

第09章

作者:池莉

林珠再一次来到武汉已经是年底。春节就要到了,康伟业准备借中国人最看重的春节拜年的风俗习惯,重炮轰炸几个关键人物,争取开年之后能够春风报喜,让他得到梦寐以求的定货单。贺汉儒从美国打来的电话里对康伟业说:“我让林珠跟你跑一跑,她购物是非常内行的。也许有时候你还需要她替你参谋参谋,女人是贿赂的天才。”贺汉儒话说得再好听,林珠依然是来督阵和监视康伟业的。购物或许需要林珠,送礼则只能是康伟业一个人的事情。这些关键人物一直是康伟业在单线联系,礼品的交易自然也应该是单线的。

康伟业再傻,也不至于傻到在这种关键的时侯让别人来插一脚,不管他是谁。林珠不等康伟业开口,自己主动地说:“康总,我得事先说明一下,我只陪您购物,照顾您的起居,您外出的时候我就猫在宾馆里看电视。”康伟业如释重负,说:“很好。”康伟业想:好个精明的女孩子,叫男人如何不喜欢她?康伟业毕竟是沧海桑田过来的人了,他完全能够装出没有个人喜好的样子。林珠这次来;康伟业让公司的一个副经理去机场接的她。康伟业还特地召开了公司主要负责人的会议,再三告诫他的人对林珠要外松内紧,绝对不容许与她谈论公司的业务情况,他知道他们谁都不是林珠的对手。这次康伟业为林珠举办了正规的接风晚宴,在四星级的东方假日饭店,十几个人一桌,男士人人西装革履,女士一色的裙裾飘飘。林珠一到宾馆就钻进房间忙乎了一个多小时。

穿一件橘红的羊绒大衣出来,到了宴席厅,脱掉大衣,里头是黑色的无带的晚礼裙,佩戴着一套钻石项链和耳环;眼窝深黑如潭,潭里落进了晶亮的星星,一闪又一闪,与珠光的玫瑰色嘴chún遥相呼应,表达着无限的诱惑与妖艳。在座的有几个人见过一身名牌洋货包装出来的漂亮小姐呢?中国女人又有几个讲究什么晚宴不晚宴,礼服不礼服呢?出场面最多是穿一件时髦的新衣服新裙子罢了。林珠的模样与派头只是大家在美国好莱坞电影里见过的,如今现实生活中一见,众人眼睛都直了,哗哗鼓掌叫好,大呼小叫地要与林珠敬酒干杯。别的女士的脸色立刻就黯淡了下来,像电压不足的灯泡,黄黄的无精打采;转而就是一副干脆放弃了自己的样子,也大呼小叫地要求林珠给我们这些“乡巴佬女人”一点面子,干杯喝酒。康伟业静静地坐变买单的席位上,微笑地看着这个场面,躲在众人的热闹后面欣赏林珠惊心动魄的美艳。

他想:我操!现在的姑娘真他妈的漂亮啊!康伟业是酒筵上唯一穿便装的人,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他要临时换上一件夹克。他是公司老总,他当然可以让别人穿西服而他随便穿件么,然而如果林珠是盛装,他就得为自己的夹克道歉。

果然,后来康伟业就不得不给林珠道歉:“抱歉林小姐,我太失礼了。”林珠没有放过康伟业,她端起酒杯,仰望着康伟业,从容不迫地说:“康总无须道歉。我们中国人不兴这些迂腐礼节,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就行了。再说呢,在我们中国,皇帝是至高无上的,康总好比是我们的皇帝,您想穿什么就穿什么,穿什么都是抬举我们,哪怕什么都没有穿呢,我们还是会说:瞧,皇帝穿着一件新衣。”林珠损完康伟业脸上还带着恭敬的表情。康伟业依然微微一笑,很憨厚很大度的样子。他们二人终于还是接通了目光,目光一通感觉就通了。忽然觉察到他们自己不由自主地在做游戏:一个故意讨打,一个挥舞小拳头,其实也就是在调情了。一旦有所觉察,康伟业慌忙撤退,赶紧汇合到大众的喧闹中来。众人虽然知道“皇帝的新衣”这个典故,但好像也不是都听懂了林珠的话,只是觉得只有北京来的小组敢顶康总,有趣,好玩,给酒筵增添了热闹。大家乘机起哄,让林珠罚康总的酒。

林珠罚了,康伟业也喝了,康伟业一持重一客气,林珠也就没有进一步起劲。宾主礼是礼,节是节,真个相敬如宾。从旁帮衬的人一看情景也就明白宾主关系没有好到某一份上,或者说好不到某--份上,席间的热闹就渐渐淡了下来。再说林珠的穿着打扮和做派终究与众人天上地下,不在一个层面上。头几杯酒过后,林珠被晾在一边,大家互相之间吃喝起来,加上餐厅小姐三三两两地无故地溜进他们的包间,站在墙角参观林珠,结果弄得林珠极不自在,好像她走错了房间一样。关健时刻,康伟业给了林珠一个台阶,说她脸色疲倦,请她务必不要客气先自回房间休息。林珠也就顺众推舟,扶着额角,对众人道了谢意与歉意,赶紧去了自己的房间。康伟业留下来与他的部下一同吃完酒筵,让司机送自己回家,并没有上楼看望林珠。这一道波峰又平缓了下去。林珠在康伟亚的世界里升起得并不直接,天边总有流云和雾霭,不时地将她遮遮掩掩,阻阻隔隔。康伟业有太多的原因和太多的理由推开她,可是又有不少的原因和不少的理由使他们相见。康伟业的推开是自觉的,接近却是无形的;无形地靠拢,警觉地用力地怀着遗憾地推开。像康伟业这个年代的人,世事经历得不少,爱情经历得并不多,所以康伟业不知道男女私情是千万揉搓不得的。林珠这种现代女孩子,男朋友换得自己都数不清,对感情的处理办法简单明了:和则聚,不和则散。与她相处原本不难,只要对她说:我爱你,或者我不爱你了,就成。康伟业在这里一揉搓,反而激起了林珠的千般新鲜万般悬念,千般猜测万般想象。在林珠眼里,康伟业显得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深沉、稳健,那么的善于克制自己的感情。这种款型的男人在世界上最罕见了,一般他们不会轻易爱人,一旦爱了则雷霆万钧,生死相许。他们是最原始的亚当,一直寻找着他们自己的夏娃;上帝从他们身上只取了一根肋骨,所以他们只有自己的一个夏娃;一旦寻找到了,夏娃就是他们身上的肉,肉中的骨,将永远被他们拥抱在怀中。康伟业的揉搓激活了一个现代女孩子在远古沉睡的梦幻。康伟业自己也被自己揉搓得像一团面,越揉搓还越上劲了。这也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康伟业经商这几年,天南海北地跑过,各种夜总会娱乐城酒吧也泡过,投怀送泡的漂亮女孩子也不止遇到过一次两次,他都抵抗得住,坚守得住。漂亮是漂亮,可她们分明是肮脏的。他一直为自己能够坚守清洁感到自豪。林珠是怎么回事呢?怎么就放不下她?康伟业想:难道是爱情不成?就算是爱情也得回避,康伟业决定。情况太复杂了,一边自己有老婆,又是四十出头的人了;一边是刚刚开放的花朵,新派又时髦,会有什么好结果呢?拉倒吧!为了支持自己的决心,康伟业忍痛改变了单独带林珠出差的计划,而是冒着走漏风声的危险又带了自己公司的一个女职员老梅。在出发的前一刻,林珠才发现戴了满脖子大花纱巾、涂了重重劣质化妆品的老梅,她差一点就气晕了过去。林珠把跨进小车的腿收了回来,当场就要找康伟业单独谈谈。康伟业的秘书挡驾说:“林小姐,要赶火车呢。上了火车你可以随时找康总,我们包了一间软卧车厢。”林珠根本看都不看秘书一眼,说:“误了这趟车还有下一趟!不是我要找康总,是美国总公司。”林珠硬是用电话把在美国的深夜里沉睡的贺汉儒叫醒了,让他与康伟业通话。贺汉儒恼火地说:“伟业!我们的这笔生意在中国就只有林珠知道,谁都会嫉妒你一口气赚十万美金的!”康伟业说:“我知道,我会精心安排一切的,但是我从来不单独与一个女人出差。”贺汉儒在美国哈哈大笑,开了康伟业一句玩笑:“你单独与一个女人睡觉吗?”林珠绷着脸上了火车。与老梅倒客客气气地说话,基本不理睬康伟业。康伟业一点不在乎,端了老梅替他泡的一杯茶,坐在走廊里,望着窗外的风景,再一次地构思送礼的每一个细节。林珠往卧铺上一躺,拿出杂志来看,眼睛盯着书,好半天不翻一页。

老梅以为自己成了最有用处的人,热情高涨,乍乍唬唬,一会儿去跟康伟业说:“康总啊,给个笑脸林小姐,让她下个台阶,我们没有必要得罪总公司的红人哪。”一会儿又去劝林珠;从她的漂亮夸起,说到康伟业的为人是如何如何的正派,性格是如何如何的耿直,心底又是如何如何的宽厚与善良。林珠何等聪明,听着听着就转过了身,把脸对着老梅,亲切地称呼她梅大姐,说她的情绪与康总没有关系,不过是受了一点总公司的批评而已,待一会儿主动叫一声康总便是。老梅见自己的工作卓有成效,心花怒放,经林珠轻轻一挑话题,便把自己所知道的康伟业的故事讲了起来。说康伟业如何地少年得志,深受水利部部长的赞赏;后来又如何地出类拔萃,被市委领导看重,入党升宫,很年轻就提了科长;后来又如何地有气魄有思想有勇气,辞宫下海;在家庭生活方面,康伟业又是如何地体贴老婆孩子,如何地洁身自好;他的老婆有如何的出身背景,人是如何地精明利害,等等。

老梅一边说,林珠一边点头,悄声惊叫,掩chún叹奇,引诱得老梅眉飞色舞,喋喋不休。康伟业出现在门口,说:“老梅,你去餐车看看,预定一个餐桌,再给林小姐和你买一些零食小吃回来。”支走了老梅,康伟业正色对林珠说:“打听别人的私事,这就不是一个聪明人做的事情了。”林珠说:“你那个老梅,还用我打听?是你特意带她来的嘛,这才不是一个聪明人做的事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林珠顽皮地没有使用“您”而是说“你”了,说着还得意地在卧铺上乱蹬她的脚。她的脚秀气玲珑,透明的丝袜里蔻丹浓艳,踝骨那儿晃荡着精致的脚链。康伟业看了林珠的脚一眼,赶紧把目光收回来,说:“你这个鬼丫头,看我不把你赶下车去!”林珠说:“你赶吧,你来赶呀!”话说到这里,两个人都心有灵犀地错不开眼神了。林珠跳了起来,飞快地在康伟业脸上亲了一下,又飞快地躺倒在床上,把手伸给康停业,康伟业接过了林珠的手按到了自己的嘴chún上。然后康伟业回到走廊,刚坐下,看见老梅摇摇晃晃地进了他们这节车厢。

在不经意的顷刻间,小小的赌气四两拔千斤,太阳出来了,一切的一切都土崩瓦解。几个月的推挡,揉搓变成了发酵和酿制的过程,使情感之酒格外地浓烈和醇厚。老梅的存在又使他们不可能去大口大口地痛饮,他们只能在有的时侯偷偷地悄悄地啜上一小口,有的时侯只能闻闻,然后有长久的时间去品味。这种没有危险只是把关系变得更复杂的情形是最好的爱情佐料,好比小径的曲折,湖上的回廊,它们使爱情若隐若现,若神若仙,诗情画意,韵味悠远。它们还使双方肌肤的饥渴一再地加深,一再地强烈,这便预示着将来某一刻等待他们的是纵情的极致的欢娱。康伟业林珠都是经历过了男欢女爱的人,懂得适当忍耐的美妙所在。他们没有中途打发老梅回武汉,而是三个人共同出完了宜昌、重庆、上海、北京的差。一路上,林珠放开手腕笼络老梅,使老梅觉得林珠这年轻姑娘真是千好万好,便心甘情愿地巴结服侍她。

林珠因祸得福,暗结佳缘,越发神清气爽,妙眸生辉,妖艳无比,一路夺尽了世人的目光。康伟业有红袖添香,佳人辅佐,临场竞技状态特别地好,送礼的效果远远地超过了预先的设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来来往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