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困难的日子里》

第12章

作者:路遥

第二天,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思上课去了。我连假也没请,

就离开了学校。在学校的四堵墙里,我感到非常压抑,一分钟也呆不下去。可是,上哪儿去呢?从校门里望出去,只见四野里白茫茫一片,路断人绝,看不见任何飞禽走兽。城市高低错落的建筑物全埋在厚厚的积雪下面。屋脊上的烟囱里飘曳着一缕缕灰白的炭烟,都溶入了铅一般沉重的天空。冷嗖嗖的小北风夹着细小的雪粒迎面打来,像无数碎针刺着一般扎疼。

我出了校门,穿过那座石牌坊,在没有路的地面上随意向旷野走去。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块小洼地上,我滑倒了。滑倒就滑倒,我索性也就不爬起来,闭住眼躺在雪地里,专心地、痛苦地思考着唯一的问题: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吴亚玲横遭非议,大卫强忍痛苦,周文明火上加油,全班同学在看笑话……而这一切都是由于我才引的。我现在甚至憎恶自己的存在!

可是,吴亚玲痛苦,郑在卫痛夺,难道我就不痛苦?难道我已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吗?

一种委屈的情绪使我鼻根发酸。我赌气地想:我现在之所以落到这样的境地,说到底,是因为我没有一个挣工资和吃国库粮的爸爸!我贫困,但我并不眼红别人富有,也从没抱怨过什么,只怪自己的命运不济。本来,我自己是可以咬着牙默默地生活下去,把高中的学业完成的。可是,却偏偏出了个吴亚玲……可是,难道我又能怪她吗?

不!她是高尚的。她不仅在物质上帮助了我,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给了我友爱和温暖;她帮助了我,却为此付出了名誉的代价——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最重要的不就是自己的名誉吗?我也想到了郑大卫。是的,他也很痛苦。也许在他看来,就是吴亚玲和我是清白的,可众人的舆论也使他难以忍受。他良好的品格使他强制自己的忍受着,但看得出来,这反而使他的痛苦变得更加深重了。

当然,我更多的还是从吴亚玲的角度看大卫的痛苦的;因为我知道,亚玲在内心里非常爱大卫,她看见他痛苦,肯定会百倍增加她自己的痛苦。最近,大卫已经根本不理她了。

目前最苦的是吴亚玲!

我抓起一把又一把一把雪,狠狠地在自己的脸上搓着;我在雪地上打滚,揪自己的头发,像一只受了枪伤的野兽!

已经到中午了。从早上到现在,我粒米未沾,滴水未进,但并不感到饿。

我从雪地上坐起来,双手抱住膝盖,像走了很长时间路,感到疲乏极了,眼皮发胀,头皮发胀,胸膊发胀,我迷茫地遥望着白雪皑皑的远方……

在远方,在那两座山的中间,那个像瓶颈一样的沟口——

从那沟口进去,不就是通往家乡的路吗?

此刻,马家圪土劳的乡亲们也许正坐在炕头上,老头们在捻毛线,男人们倒在枕头上拉着鼾,女人们怀里抱着饿得睡不着觉的孩子们,嘴里吟着古老的歌谣:“鸡呀鸡呀不要叫,狗呀狗呀不要咬,妈妈的命蛋蛋好好睡觉……”

父亲呢?也许正在那黑得像山洞一般的土窑洞里,吸着清鼻涕,蹲在炕头上,一锅接一锅地抽着旱烟。或许并不在炕上,而将那把祖父手里传下来的长方形的黄铜锁锁住冰窑冷炕,拖着瘸腿,一拐一拐在山洼里寻找寒风没有摇落的野酸枣。要么,干脆在村头碾庄稼的场上,扫出一块干净的空地,支一只草筛子,撒上一把谷糠,企图扣一两只贪嘴的麻雀。我好像看见他躲在老远的柴垛后面,手里正拉着拴在支草筛子的小棍上的绳子,一眼盯着那块空地,等待着,等待着;积雪落满了他的双肩,落满了苍白的头发……要是他今天能吃上一只烧麻雀或者几颗干瘪的野酸枣,他就一天不会动烟火了,而把那省下的一点口粮托人捎给我……

我双手蒙住脸,忍不住抽泣起来。

雪又开始密了,大了。飞舞着的雪花把天地间搅得一片迷□蒙。地平线在视野里消失了。一片两片的雪花,钻进了发烫的脖项里,很快融化了,变成冰冷的水滴向脊背上流去,叫人不由得打寒颤。旷野里静悄悄的,我的哭声只有我自己在听。啊,我是多么害怕自己在心里已经作出的那个决定呀!但我又必须去这样做:为了解脱所有其他人的痛苦,我决定要退学了。这无疑等于自己扼杀自己。我知道,我的一切美好的理想和无数未来的梦都被打碎了。为了今天和将来,我已经走过了漫长而艰难的路,现在正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却受到了挫折——而这挫折竟是这样没有预料到的原因造成的!

但从另一方面看,我又不能不这样做。对于我这样的年龄、这样的性格、这样的社会处境的人,遇到这样的事,要想在道德上成全自己,只能采取这样的行动。我没有力量既能排除别人的误会和痛苦,又能使自己灵魂安宁地继续上学。我要让别人不痛苦,只能使自己付出巨大的牺牲。

一种油然而生的豪侠气,压住了一些失学的痛苦。我丝毫也不懊悔自己的决定了。这也是我的良心的要求。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只是对另一颗高尚的心灵的回报:“自我牺牲”这是不能完全说明我将要做的行为的。

雪越下越大了,被风吹斜的雪花,像白色的天边无际的瀑布向大地上倾倒下来。不知为什么,此刻,一种欢愉的情绪却在我周身漫延开来。这是由于心灵的纯净而产生的情绪——任何一个正直的人都会体验过的。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一个什么沉甸甸的东西落在了我的肩头。我抬头:呀,竟然是我的班主任李老师。

李老师就蹲在我身边,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眼睛透过瓶底一样的厚镜片看着我,问:“建虽,你病了?”

我摇摇头。“家里出了什么事?”“没有。”我回答。“你自己有什么事?”“……”我语塞了。“……是,我看你好像有什么事,最近看你情绪不大好。是不是又没粮了?你下午到我宿舍来,我还有一些剩饭票,你拿去吃,不要客气。我胃不好,粮吃不了……现在是困难时期,大家都在饿肚子,不论怎样,还是要好好学习的,祖国的未来还要靠你们建设,你是个有前途的孩子,千万不敢耽搁学习。今天,你旷课了,连假也没请……还是周文明告诉我,说他看见你在这里……”

李老师看拍了拍我身上的雪,我站在他面前,冻僵了的腿直哆嗦。我不敢看那对有着许多圈圈的镜片,只是低着头,手在上无意识地摩挲着。李老师拉了拉我的袖口:“你大概还没吃饭哩。走,到我宿舍拿饭票去!”“不!李老师,我很感谢您,但我不需要饭票!我……我就要离开学校了!”我怕李老师看见我哭,赶忙把头扭到一边去。“什么?”他老师高大的身躯弯下来,近视镜都快挨到了我的脸上,迷惑地看着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把头伏在李老师宽厚的胸脯上,半天哽咽得泛不上一句话来。

李老师一条胳膊搂住我的肩头,另一只手轻轻的我肩背上摸着,说:“建强,你是一个性格强的孩子,怎么能因为困难就退学呢?就是你回到家里,也照样是缺粮啊!你千万不能这样!古话说,一失足成千古恨。等你将来后悔了,就再也来不及了……”“不是因为这……”我抬起头来,稍犹豫了一下,竟然一口气把所有的东西都向李老师倒了出来——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经过世事的长辈,他的人品也完全值得我尊敬和信任。再说,他是我的班主任老师,我应该对他说明我退学的原因。这并不是让他把我挽留下来。不,我已经决定要走了,这是无论如何不能改变的。“啊,原来是这样……”李老师听我叙说完,轻轻说的一句,然后就在雪地上踱起了步。

他在我面前的雪地上圈又一圈,后来又坐在了了雪里,两只手微抖着从衣袋里摸出一支困难时期出的“经济”牌纸烟,点着后一口接一口抽起来。

过了一会,他又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两只手在两鬓角捧起我的头,厚镜片对着我的脸,满怀激情地看了看我,缓缓地说:“咱们回去吧……”

于是,我们就一起往学校走去。一路上,我的老师什么话也不说,我根本猜不来他对我的这些事是怎么看的。

进了学校大门,我要回宿舍去,但李老师不让,叫我跟他到他的宿舍去,也再没提起给我粮票的事;他肯定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在困难的日子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