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困难的日子里》

第08章

作者:路遥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这天傍晚,在那个烧砖窑口,我竟然又拾到了钱和粮票!这次拾到的钱和粮票,是装在一个破旧钱夹里的,几乎和上次的那个破铁合丢在同一地方!

我立刻奇得目瞪口呆:是哪些荒唐鬼在这困难岁月里这么不经心自己的钱和粮票呢?而说不定这两次都是一个人丢的呢!如果是这样,这个粗心大意的为什么两次偏偏把东西丢在同一地方呢?猛地,一个想法像闪电那般掠过我的脑际:天啊,这是不是有人故意把钱放在这里让我拿呢?

不知为什么,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是的,我现在断定事情肯定是这样的!有一个人大概为了帮助我,又怕伤了我的自尊心,所以就采取了这么一个办法。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事!

这是谁?我立刻有脑子里搜索所有我认识的人。我很快确定了——这肯定是吴亚玲。是的,这是她!

这时候,我的心马上沉浸到了一种巨大的激动情绪里,并且也夹杂着一种莫名的恐惧。

是的,没有友谊是痛苦的,可友谊一旦来得太突然、太巨在,也叫人感到惶惶不安!尤其是我这样在生活中受惯歧视的人,接受一个在我看来很有身分的人的友谊,真有点惊慌失措,就像一个需要温暖的人突然来到火星子乱爆的打铁炉旁,又生怕烫着一样。怎么办?要么立即找吴亚玲去,把钱当面交给她;要么就仍然交给李老师。反正这钱和粮票我是不会拿的。尤其是我现在觉得这钱和粮票是别人专意用这种办法帮助我的,我就更不能不明不白拿去使用了。

我又想,一下子就去找吴亚玲,可能有点太冒失。万一不是她呢?这不是叫她和我都太难堪吗?

那么,这样看来,我只得把这些东西再交给李老师了。

对,还是交给他最合适。不过,这闪可千万不能再叫李老师在班会上表扬我卫。如果他再那样做,我简直忍受不了。再说,同学们也会猜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文章:为什么我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拾到了两次钱和粮票,而且还是在同一个地方拾到的!?这是他李老师也没办法解释清楚的。当然,我也要把自己对这事的真实看法告诉李老师,让他侧面问一下吴亚玲,看这个“魔术”究意是不是她耍的。我想:要是这事的确是她做的,她一定会对李老师承认的;因为她自己的目的并没有达到——我并没像她所希望的那样,不声不响就把她的馈赠接受了下来。我要采取的措施,就算这样决定了。但我的心情是不能很快平静的。对任何人来说,这样的事都可以看成是极不平常的遭遇。我做梦也想不到这种事竟然能出现在我的生活晨。我震惊、感动;我觉得愉快,又感到忧伤……为了所有这一切,我真想吐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来!

为了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我没有立即就去找李老师。我靠着山坡上的一棵老材梨树、渐渐地,身心就像夏天泡在温温的河水里那般舒坦和惬意了。一片杜梨树的叶子轻轻地飘落在了我的头发上。我取下来,长久地看着它。风霜染红的叶片,像火苗似的在掌心里跳动着……

临近天黑,我才去找李老师。

当我在李老师的门上激动地喊了一声“报告”后,就听见里面仿佛是一个女老师的声音说:“进来!”

我踌躇了。我想李老师可能正在和旁的老师一块研究什么问题哩。有旁的老师在场,我真不好意思开口说我的事。但既然老师已经叫进来,我来不及多想什么,就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一进门,我不觉大吃一惊:哪里是什么女老师,原来是吴亚玲。屋里只她一个人,李老师不知干什么去了。她咯咯地笑着,然后舌头调皮地冲我一吐,说:“我真不害臊,冒充起老师来了!”我站在地上,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满脸憋得通红。

吴亚玲嘴一抿,眼光带着一点揶揄的意味瞧了瞧我,突然说:“怎么?是不是又拾到啥东西来交公来了?”

我的心猛一紧!我捺不住地斜瞥了她一眼:天哪!她此刻手里正拿着上次我交给李老师的铁盒子。

不知为什么,我认为事情已经确定了——这一切就是她做的!我于是很快掏出了刚才拾到的那个钱夹子,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对她说:“……吴亚玲,你……你再不要捉弄我了……”她立刻惊讶地看着我,说:“捉弄?哎呀!马建强,我真难过!我想不到又伤了你的自尊心!请你千万不要见怪……这事是我做的。我深深知道你这人的脾气;我知道这样做也的确不很恰当。但我想给你一点帮助,可再想不出别的好办法了。我要当面送你这些东西,你肯定不会收的。后来,我知道你一个人常去咱们学校后边的那个烧砖窑,就……唉,你这样下去怎办呢?你看你的脸色成了啥啦?真怕人!就像得了绝症的病人一样。你不知道,我们家就三口人,饭量都很小,我爸爸工资又高,钱粮都是有余的。建强,我求求你,你就把这些东西收下吧!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喜欢和钦佩你的毅力,你的人品,你的学习精神;我想你不至于认为我这样做是侮辱你的人格吧?我是班上的生活干事,我有责任关心有困难的同学……你就把这些收下吧!班上谁也不会知道这事的!请你相信我……”她从桌子上捡起了那个钱夹子,连同手里的小铁拿一起递到了我面前,两只眼睛真诚地望着我。“不!”我固执地说,把头扭到一边去。

她又转到我的正面来,同亲固执地把这些东西再一次递到我面前,甚至有点生气地说:“你非收下不可!你这个脾气怎这么怪!”停了一下,她又用商量的口气说:“这样行不行?这些东西就算是我借给你的,你以后有了办法还给我不行吗?”“不……”我又把头扭到另一边去,两颗泪珠忍不住已经从眼角时溢出来了。我听见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坐到了原来坐着的那把椅子里。这时候,李老师回来了。

我赶忙擦了擦眼睛,嘴chún发着颤,正想开口说明这一切,但李老师一只手在我肩膀上按了按,已经说话了:“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他转过头对吴亚玲说:“咱们商量的意见,我刚才去了一下教导处,几个领导都同意了。”他扶了扶近视镜,又转过头对我说:“马建强,学校已经同意再给你每月增加两元助学金。想再多增加一点,可按国家规定,这已经是最高一级了……”我明白这也是吴亚玲的主意。这是我无法拒绝的。我的感情汹涌澎湃,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只默默地对李老师点点头,就很快从他的房子里出来了。

我在学校的大操场上走着。寒风吹着尖利的唿哨,带着沙粒、枯树叶向我脸上打来,但我丝毫感觉不到冷。黑暗中,我把自己的一只拳头堵在嘴巴上——我怕我忍不住哭出声来。当我沿着校园路边矮矮的砖墙走着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堵在了我面前。黑暗中我一时辨不清这个人的面容,但凭身形的轮廓我判断是她。是她——因为她已经说话了。“……马建强同学,我再和你商量一件事,你看行吗?是这样,武装部最近有些零碎活准备雇人哩,你愿不愿意用课外时间或者在星期天去做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回去给我爸爸说一下,你去做!如果你做的话,我也想做哩!咱俩干脆把这活包下来……你不相信我也干这事吧?其实你还不完全了解我的性格。我这人有时候挺疯的。我想,我这么大了,从来还没花过自己挣的一分钱呢!我想要是拿自己挣的钱买个什么东西一定很有意义……对于你来说,这个收入一定能解决我不少困难哩。这钱可不是谁送你的,这是你自己劳动挣的!这你也反对吗?……你说话呀!究意愿不愿意去?”

我听见她的声调都有点哽咽了。

我是再不能拒绝她了。而且,我先前就有过这样的想法:到哪里做点零工挣几个钱,好解决一下我的困难。

我对她说:“我愿意去。”

她高兴地说:“这太好了,明天下午你就到武装部来吧,我等着你!”就在吴亚玲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一道手电光从侧面照来,先在吴亚玲的脸上晃了晃,又在我的脸上晃了晃,接着,就听见周文明那阴阳怪气的音调:“咦呀,我当是谁格来!原来是你们俩!”“讨厌!”吴亚玲骂了一句,很快转身走了。

“九九那个艳阳天哪!十八岁的哥哥……”周文明胡乱哼着歌,手电一晃一晃地走了。

我站在黑暗中,感到嘴里有一股咸味——大概是牙齿把嘴chún咬破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在困难的日子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