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电影文学剧本)》

第三章

作者:路遥

夜。加林家。加林躺在炕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夜。巧珍的窑洞。巧珍也翻过来调过去睡不着。

巧玲迷糊着问:“二姐,你怎么啦?是不是病了?”

巧珍在黑暗中微笑着说:“没……你睡你的……”

夜。加林家。加林躺在炕上,在黑暗中大睁着眼睛。

加林的画外音:“我似乎匆忙地犯了一个错误……我目前这样的处境,根本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再说。和一个没文化的农村姑娘结合在一起,我一辈子不就要拴在这土地上了?这简直是一种堕落和消沉的表现……

早晨。巧珍坐在畔上纳鞋底,看见加林挑着桶去井边担水。

巧珍赶忙转回家去。巧珍换了一身新衣服,端着洗衣盆向井边走去。

加林提着水在她不远处走过,竟然没有理她。

她不知所以然地望了他一眼。

傍晚。麦茬地。得顺爷正手把手教加林学犁地。

这时候传来巧珍甜蜜的信天游:

上河里(那个)鸭子下河里鹅……

歌声在山水间悠悠飘荡。

川道的玉米地里,妇女们正在锄地。巧珍的歌声在继续着:

一对对(那个)毛眼眼望哥哥

巧珍唱完歌,朝对面山坡上深情地望了一眼。

麦茬地。加林全神贯注跟得顺爷学犁地,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川道玉米地里。巧珍难受地轻轻叹了口气。

妇女丙:“巧珍,马拴又来了!”

妇女丁:“快用你的毛眼眼望一下!”

妇女们都哈哈大笑,巧珍生气地拿土块撵着打她们。

黄昏。巧珍肩着锄在大马河边等加林。

加林从河对面走过,没有理她。

黄昏。玉米地中间的小路上。

巧珍扛着锄头走过,似乎用手在抹眼泪。

夜。加林家。炕上放着一碗没动筷子的面条。

加林靠在一摞铺盖上。

巧珍家院外。巧珍站在畔上怔怔地望着加林家的院落。

加林家的破墙烂院。灯光摇晃的窗户……加林家的窑洞。架林仍然忧伤地靠着铺盖卷。

他眼前亲现出他和巧珍在一起的几个镜头,一切是那么甜蜜和美好……他对隔壁窑洞喊:“妈,我有个事出去一下……”

他跳下炕,吹灭了油灯,打开了门。

加林过了桥,走到巧表家的坡底下站住,犹豫着不知怎样把巧珍叫出来。他看见巧珍突然从她家畔上的树背后转出来,下来了。

他转过身,向沟外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回头看。

巧珍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夜。村外杜梨树下。加林枕着自己的手掌仰天躺在树下。他听见那甜蜜的脚步声正沙沙地走近他。巧珍来到他跟前,他坐起来。

巧珍稍犹豫了一下,就胆怯地、然而坚决地靠着他坐,摸索着在他肩头衣服的破绽处亲了一口,抱住他的肩头亲热而委屈地啜泣起来。加林侧身抱住她,眼里也涌满了泪水。

夜。杜梨树下。加林巧珍依偎在一起。

巧珍:“加林哥,你这几天为什么不理我?”

加林表情复杂地说:“你……一定难过了。”

巧珍:“你知道人的心就对了。”

加林:“我……再不那样了。”

巧珍:“你给天上的神发誓!”

加林笑了:“你真迷信……你相信我……你为啥没穿那身新衣服?那衣服你穿上特别好看。”

巧珍:“我怕你赚不好看,才又换上了这身。”

加林:“你明天再穿上。”

巧珍:“嗯。只要你喜欢,我天天穿!”

巧珍突然记起了什么,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包来。

她拿出几个煮鸡蛋,剥了皮,递给加林。

加林狼吞虎咽地吃,巧珍在剥鸡蛋皮。

巧珍“我知道你晚上没吃饭。我们这些满年劳动的人,刚回家都累得不想吃饭,别说你了……。……你要是不找我来,我今晚上非要把鸡蛋送到你家不可!”

加林一边吃,一边开玩笑说:“千万不敢这样,让你爸知道了,小心把你腿打断!”

巧珍柔情地说:“加林哥,我看见你比我爸我妈还亲……”加林笑了,把半个鸡蛋塞进嘴巴,用膊冯紧搂住了她。

白天,麦茬地。加林跟在得顺爷后面,愉快而熟练地犁地。

白天,川道豆田里。田女社员正在锄地。加林和巧珍设法凑在一起,用眼睛在说一些外人不知晓的话。田野里的休息场地。

众人在嬉笑打闹。加林在老练地抽着旱烟锅。

加林和一些中年妇女打闹。

他看来已经把自己变成一个地道的农民。

中午。加林家的院子。

加林正乒乒乓乓拉风箱。她母亲在蒸馍。

中午,加林家的自留地。

玉德老汉在锄地。加林扛着锄头上了地畔,玉德老汉高兴地看着他。他和父亲一块锄地。夜。村外庄稼地中间的小路。

加林拉着巧珍的手亲热地说着话,走着。

夜,高粱地里。加林和巧珍依偎着躺在一起。

朗朗的水声。远山的剪影。星光灿烂的夜空。早晨,巧珍家河畔上。

巧珍蹲在那里,不灵活地在刷牙,周围围了一些小孩和几个无聊的老头在看“西洋景”。

巧珍家坡下。立本正赶着几头牛往上走。

他看见刷牙的巧珍和围观的人,脸拉下来。

巧珍家河畔上。立本走近刷牙的巧珍,喝骂道:“不要脸的东西!还不快滚回去,给老子跑到门外丢人来了!”

孩子们和老头们都尴尬地跑了。

巧珍委屈地站起来,说:“爸,你为啥骂人哩?我刷牙讲卫生,有什么不对?”立本:“狗屁卫生,你个土包子老百姓,满嘴的白沫子,全村人都在笑话你这个败家子!你羞先人哩!”

巧珍:“老百姓连个卫生也不能讲了?我就要刷!”

“你……”立本回过头,看见那几头牛正在啃菜,撒开腿就跑。菜园里。立本气急败坏地赶牛。

巧珍家的窑洞。巧珍把牙具放在柜子上。

巧珍妈:“珍珍,以后你就在咱家里刷,不要跑到外面去嘛,村里人笑话哩!”巧珍赌气地说:“叫他们笑话去,我就要到外面刷!”

巧珍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中午,村子后沟里。得顺爷赶着牲口,加林扛着犁犋,相跟着从山路上往村子里走。前面的得顺爷突然井口说:“加林,你要媳妇不?”加林笑了笑,“想要也没合适的。”

得顺爷:“你看巧珍怎样?”

加林窘迫得一下不知该说什么。

得顺爷:“我看你们两个最合适!巧珍长得俊,人品又好,你们两个天生的一对!你对这小子有眼光哩!”

加林有点恐慌地说:“得顺爷爷,我连想也没想。”

得顺爷:“小子,甭哄我,我老汉看出来了!”

加林:“好爷爷哩,你千万不敢瞎说!”

得顺爷:“我嘴牢得铁橇都撬不开,我是为你们两个娃娃高兴啊!好啊,就像旧曲里唱的,你们两个——”他唱道:“实实的天配就……”加林不好意思地笑了。

村口桥头。加林扛着犁犋往家走。

马拴穿戴一新,推着那辆花红柳绿的自行车把他堵在桥头。马拴:“犁地去了?”加林点点头:“嗯……”

马拴:“……高老师,唉……我在刘立本家都快把腿跑断了,人家巧珍就是不露面嘛!我这见庙就烧香哩,你是本村人,又是先生,你能不能也从旁给我出一把力?”

加林不痛快地笑了笑,说:“你别再瞎跑了,巧珍已经有对象了。”马拴吃惊地问:“谁?”

加林:“你慢慢就会知道的。”

夜,村外打麦场的麦秸垛后面。

加林躺在麦秸上,巧珍依恋在他身边,用手梳理着加林乱蓬蓬的头发,嘴里哼着信天游:“鸡蛋壳壳点灯半炕炕明,浇酒盅盅量米不嫌哥哥穷……”

加林:“你再唱上河里鸭子……”

巧珍嘴巴贴在加林耳朵边,轻轻地唱起了这首歌。

巧珍的歌声中,加林拉起了响亮的鼾声。

巧珍摇醒他,心疼地说:“看把你累成啥了,你明天歇上一天!”她把他的手拉手过来堵住她的眼睛,说:“等咱结婚了,你七头上就歇上一天!我让你像学校里一样,过星期天……”麦秸垛上面的草丛里一个孩子“噢”地叫了一声。

加林和巧珍一惊。一群孩子嘻嘻哈哈地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生(电影文学剧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