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圣经》

第10节

作者:高行健

56

他好不容易终於摘除了套在脸上的面具,这麽一张假面皮,一个按设定的格式大量成批生产的塑料模压套子,颇有点弹性,能撑能缩,套在脸上总也呈现为一张正确而正经的正面人物,可以用来扮演群众角色,诸如工人农民店员大学生和工职人员,或有知识的分子壁一一如教师编辑记者,带上听筒便是医生,摘下听筒换上眼镜便成了教授或是作家,眼镜诚然可戴可不戴,而这张面具却不能没有,扯掉这面皮的只能是小偷流氓之类的坏分子和人民公敌。这是一个最常用的面具,对人民普遍适用。而人民的领袖和领导以及人民的英雄则有更为夸张也更为坚硬的面具,大概是高密度聚乙烯做的,用槌子都施不烂。

他把玩手上这面具,挤弄眉眼,拿不准还能不能还原一个人正常的表情,可他又不肯再戴上新的面具,诸如持不同政见者文化栀客预旨口家或暴发户。摘掉了面具的他不免有些尴尬,惶惶然不知所措,可他好歹摆脱了虚妄焦虑和不必要的矜持,既然没有领导,不受党或甚么组织的管辖,也没祖国,无所谓故乡,父母双亡,又没家室,了无牵挂,孓然一身,倒也轻松,想去哪里便去哪里,随风飘荡,只要人别来麻烦地,他自身的烦恼则自个儿解决,要自身的烦恼也放得下,就全然无所谓,都不在乎了。

他不再把甚麽包袱背到肩上,也勾销了感情的债务,清算了他的以往,如果再爱再拥抱个女人,得人也喜欢,也接受他,否则至多在咖啡馆一同喝杯咖啡或啤酒,说说话,调调情,然後便各自走开。

他所以还写,得他自己有这需要,这才写得充分自由,不把写作当作谋生的职业。他也不把笔作为武器,为甚麽而斗争,不负有所谓的使命感,所以还写,不如说是自我玩味,自言口自语,用以来倾听观察他自己,藉以体味这所剩无多生命的感受。

他同以往唯一没割断的联系只是这语言,当然他也可以用别的语言来写,所以还不放弃这语言,只因为用来更方便,不必去查字典,但这方便的语言对他来说并不十分适用,他要去找寻他自己的语调,像听音乐一样倾听他的言说,又总觉得这诏言还大粗糙,没准有一天也得放弃掉,去诉诸更能传达感觉的材料。

他羡慕的是一些演员有那麽灵巧的身体,特别是舞者,他很想也能用身体来自由表达,随意做个绊子,跌倒爬起来再跳,可年岁不饶人,弄不好伤筋折骨,舞可是跳不动了,只能在圭呈叩中折腾,语言口如此轻便倒还让他著迷,他就是个语弓口的杂耍者,已不可救葯,还不能不说话,那怕独处也总自言口自语,这内心的声音成了对自身存在的确认,他已经习惯於把感受变成看星叩,否则便觉得不够尽性,这给他带来的快感如同做爱时呻吟,或是喊叫。

他就坐在你面前,同你相望,在对面的镜子里哈哈大笑。

57

此时此地在纽约,头一天零下十度还下雪,第二天一下子又转暖,满地肮脏的冰碴子,鞋都进水了,为这鬼天气得买双厚皮靴,你更喜欢巴黎温和的冬天。这里的华人还真多,走在街上,前後不时都可以听到北京话上海话山东话,还有那你劳改过的农场边上村里人说的河南土话,而且甚麽样的中国小吃都有,乃至於蟹黄汤包和刀削面,一个又一个中国城,不论是市中心的曼哈顿还是皇后区的法拉盛,如此中国,比中国还中国,华人纽约客在这里重建一个又一个虚假的故乡。

你没故乡,也不必在美国做个华人的戏,要的是道道地地的西方演员。你希望找个特别美国的女演员做主角,首演之後才见到美女林姐,虽然她也有四分之*土耳其血统。你同她是在义大利的”个戏剧节认识的,你的戏演出後的那午夜晚餐,她到你们这桌上来,搂住你。

你不是正人君子,不用装蒜,丁心想把你的慾望洒遍世界,叫满世界泥泞!这当然是番妄想,不免又有点忧伤,而你又知道这忧伤也掺了假,宜一实庆幸拣回了这条性命,生命此刻属於那个叫混蛋的你,也让那叫你混蛋的法妞分享,你就愿意给她,让她也湿淋淋你好品耆口

那过去的一切已如此遥远,你满世界晃荡,并不真悲伤。你喜欢爵士,蓝调的随意,就像你弄那个戏。在道具仓库里找出来的一个旧画框,当中掉上一条模特儿的塑料大腿,写上个“甚麽”,这what写得颇为花俏,就算你的签名。你嘲弄这世界, 也嘲弄嘲弄你m己,两相抵消才活得快活。你就愿意成为一首蓝调,像黑人歌手琼.哈特曼唱的那老调子:

他们说坠落爱中

真美妙

如此美妙

他们说坠落爱中

可是美妙得没治啦……

排练场里演员们说二位黑人歌手昨夜在高速公路上停下来修车被人枪杀了,当天的报纸还刊登了死者的照片,你虽然没听过他的歌即止不住也忧伤。

你很难再去爱一个中国姑娘,你离开中国时把那小护士扔了,如今已不觉得有甚么内疚,也不再在内疚中过日子。

柔和的月光,迷蒙的山坡,茅屋隐隐约约,收割完的稻田在山谷间展开,坡地上一条土路爬过谷仓门前,一首老得没牙的田园诗,你似乎看见了这么个梦境,也看见了那楝土屋大门关闭,你那女学生就在里面给强姦了,无人可以求援,也因为无可选择,她希望得到个招工指标,好不必去种自己的口粮,这就是她要付出的代价。她远在地球那边,早忘了还有你这麽个人,你徒然感叹,勾起的与其说是思念,还不如说是慾望。

她说此刻没有慾望,她说想哭,眼泪还就刷刷流了下来。你说你充满慾望不可抑制。可她说她不愿成为替身,你要进入的并不是她,她也进不到你心里,你非常遥远。你说你就在她身边,只因为这夜和她同床!想刺激她才讲这么个故事,可她说别拿她来发泄你心里的隐痛。你说想不到她这麽个法妞还这麽蠢,她说就是笨,有甚麽办法?你问她怎麽也不懂得雄性之恶?可她说这样躺在”起就很好了,她珍惜同你的关系,别让性慾弄脏了这美好的情感,就让她安安静静躺著,又说,她也可以很疯狂,要是个不认识的男人就由他去了,只因为她爱你,不肯一下就败坏了同你的关系。你提醒她说过是个婊子。她说说过,也还是个你的小婊子,但不在此刻。你问得到甚麽时候?她说不知道,但会是你的小婊子,那时候你要甚麽她全都给,可你又没带套,她怕得病,别怨恨她!她说谁叫你事先不曾想到?这东西半夜里又哪里去找一.你实在要的话,就射在她身上,千万别在里面。你拥抱她,嗅她身体的气味,上下抚摸,你的精液,她的眼泪,分不清谁的汗水,统统抹在她小腹rǔ房和*头上。你问她高兴不?她说你要做甚麽就做基麽,只是别问。她抱住你,让你贴紧她鼓胀胀的胸脯,说无论如何地爱你,这喃喃絮语和呼出的气息就在你耳边。

拉开窗帘就又是一天了,你们随後在一家酒吧,坐在外面的大阳伞下,那是个星期天,下午的阳光金黄。她专门来看你的戏,还要赶回巴黎,六点钟是她男朋友的画展开幕式,她说要忠实於他,而她也爱你。而你满心欢喜,手伸进阳光里,说可以抓一把阳光在手掌上,让她试试,她便仰面笑了。持者来了!说对不起,早过了午餐时间,厨师下班了。那麽还有甚麽可吃的?只有火腿煎鸡蛋。就火腿煎鸡蛋!

阳光金灿灿的不像是真的,你发现所有的东西都在发光。她说就像吸了毒。是的,同她在一起,你觉得周围一切都不真实,听到人说话的声音,又远又清晰。她说她也觉得特别特别快乐!

你说你想把这一切都写出来,她说这会很美。你说是她给了你这些感受,帮助你把苦难变得美好,那一切曾经那麽沉重。她说过去之後苦难也会变得美好,你说她是一个道地的法国妞。一个女人!她说,是纠正又是肯定。你说还是一个女巫,她说大概就是,她就要你把痛苦发泄出来,你就变乖了。是的,你里外都非常清爽,像透透彻彻洗涤过一样。她说她就要这种感觉,你不觉得特别珍贵吗?你说这感觉是她给你的,她说她要的是你这人!而不是你的慾望。你说你可还想把她撕碎了,吞下去。那就没有了,她说,你难道不觉得可惜一.

你送她到火车站,她勾住你手臂。你说你爱她,她说她也是。你说你非常爱她!她说她也一样。活还是值得的,你说,注意,你想唱歌啦!她笑得直不起腰来。她说跟她上车吧!你说晚上还有演出,你不能把演员们撂下不顾,多少还有这麽点责任。她说知道—别听她的,她就要这麽说说。车门关上了,列车起动的时候她做了三下口型,那chún型说我爱你。你也知道她不过这样说说而已,也如她所说还要对她男朋友保持忠实。而你真的爱她,也还会再爱上别的女人。

你轻飘飘,飘荡而失去重量,在国与国,城市与城市,女人与女人之间悠游,并不想找个归宿,飘飘然只咀嚼玩味文字,像射出的精液一样留下点生命的痕迹。你一无所得,不再顾及身前生後事,既然这生命都是捡来的,又何必在乎?你仅仅活在这瞬间,像一片行将飘落的树叶,是乌柏白杨还是机树?总归是叶子早晚都得落下,还在风中飘动这时得尽可能自在,你还就是那不可避免败落的家族不可救葯的浪子,要从祖宗妻室和记忆的系绊牵扯困扰焦虑中解脱,犹如音乐,像那首黑人的爵士:他们说坠落爱中这真美妙,如此美妙,可真是美妙得没治了…;.

吊在破旧画框中那条有你签名叫甚麽的塑料大腿,由一位瘪嘴的老者拉线,歌声中在舞台上缓缓升起,庄严得像在升”面国旗。你那位舞者,一个日本姑娘,亭亭玉立在舞台前沿,也十分庄重,伸出双手献给观众一支折断的玫瑰,再灿然咧嘴一笑,露出满嘴黑牙。这真美妙,如此美妙,可真美妙得没治啦!

那革命的艺术和艺术的革命人都早已玩过,你再玩也玩不出甚麽新鲜,这世界就像一面展开的破旗。清晨,从普罗望斯开车往阿尔卑斯山去,迎面而来平坦坦的一片雾,你也没有形骸,没有分量,在嘲弄与自嘲中随风消溶.…:

你就是一首忧伤的爵士,在女人的股掌中,那潮湿幽深的洞穴里,贪婪而不知憾足,还有甚麽可抱怨的,这只可怜的小鸟一.

你是一只萨克管,随感受而呻吟,随感受而叫喊,啊,别了革命!你要觉得哭也痛快,就放声大哭,你不怕丢失甚麽,到无可丢失时你才自由,像一缕轻烟,大麻叶的清香混杂鱼腥草的气息,还有甚麽可顾虑的?还有甚麽畏惧?消失之时就消失了,消失在女人的丰满润泽的大腿间,这真叫美妙,这才透彻了解甚麽叫做生命,不必怜惜,不必节省,统统挥霍掉,这真美妙得没治啦—.

风中柔韧的茅草,丹麦那北海岸海风道劲,起伏的沙丘上,一片茅草丛有一圈逆风而动,你以为是一对野天鹅,走近才见”对躶体男女,转身走开却听见他们在你背後嘻笑。荒凉的海滩外苍黑的海上,白浪翻滴,扑向纳粹占领时留下的生满海藻的混凝土碉堡。

你想哭,就趴在她厚硕的rǔ房上,汗淋淋又被精液涂抹得润滑的奶上哭,不必矜持,像那个需要母亲温暖的孩子。你不只享用女人,也渴求女性的温柔宽容与接受。

你第一次见到女人躶体正是你的母亲,从半开的房门中看到里面的灯光,你暗中睡在竹凉床上!听见水响,想看个明白,双肘撑起,竹床便也出声响。你妈抹一身肥皂出来了,你赶紧理脸伏下,装睡著了。她回到澡盆里那门却还开著,你愉看到哺育过你的rǔ房和黑丛丛生育了你的地方,先是屏息,然後呼息急促,随後在萌动的慾望和迷糊中睡著了。

她说你就是一个孩子,此时此刻你慾望平息,满足了,疲惫了,就是她的乖孩子。她轻轻抚摸你,你在她手掌下平平贴贴由地端详,端详你的身体,你胯间萎缩的那东西地叫做她的小鸟。她目光柔和,抚弄你头发,你深深感激!想依傍甚麽,依傍那给你生命快乐和安慰的女人。你把这称之为爱,称之为性,称之为忧伤,称之为令你焦虑不安的慾望,称之为语言,一种表述,舒发的需要,一种发泄的快感,不包含任何道义,没一点虚假,淋漓尽致,把你洗净了,透明得成了一缕生命的意识,像门後透出的一线光,那门後却甚么也没有,朦朦胧胧,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个人的圣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