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眨眼睛的圣诞树

作者:赵凝

小辉说让我在香格里拉的那棵圣诞树下等他。出门的时候,天就开始落雪了。

落雪不浪漫,路会变得很滑,天会变得很冷。我一直害怕过冬,虽然我是冬天里生的孩子。一想起就要见到小辉了,我的心连同身体都在格格发着抖,我拿不定主意该穿哪件衣裳,小辉喜欢什么颜色呢?

虽然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我们也有过无数次书信往来,但却从来不曾见过面。小辉总说他要“闭门写作”或者“闭门读书”,他是一位作家和诗人,我不能因为我而打扰他的规律和宁静。

我俩都怕打电话,于是就写信。小辉的信总是写得很长,有点“大哥哥式”的絮叨,但很让人感动。他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诗人,而那时我只是个平平常常挺老实的女孩子,却有着诗人般的怪疫和敏感,怕打电话,怕与人交往。我坐在自己的小屋里静听雪花落地的声音,一只孤鸟在雪中鸣叫,我以为那便是我。

我太想认识他了。文章里的他总给人一种前世见过面的感觉,小辉,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呢?我想小辉一定很傲,目中无人是个帅男孩,围着他周围的女孩一定很多,我又何必去凑热闹呢?

就这样自相矛盾了段日子,心里念念不忘的仍是小辉。在阳光灿烂的下午我会到街上去买有他名字的几本杂志,然后盘腿坐在地毯上细细地读。小辉的音容笑貌已变得越来越清晰了,他的文字象神灵一般点点触动着我的心,或哭或笑,都是为了小辉。

大伟说他也喜欢小辉的文章。就是为了这一点缘,我和大伟成了朋友。那是暑假在“体院”打网球,对手忽然杀出一个明星般的球员来,他扣杀得是那么专业,对待一个连拍子都不大会拿的小女孩,他也忍心?

我已被他累得招架不住了,几个回合下来,全身已湿透了。大伟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说:“打得不错,以前常打网球吧?”

“错了。”我说,“我这是此生第一次,刚才骑车来的时候,我连拍子还不会拿呢!”

一起从“体院”骑车出来的时候,大伟意停下来买有小辉名字的杂志,让我不大不小吃了一惊。以前总以为小辉的文章是写给女孩子们看的,而大伟却说,好的作品是属于全人类的。

我们一晚上都在谈论小辉。大伟请我吃了一顿丰盛又精美的晚餐,送我回家的路上,大伟在我手心里写下七位阿拉伯数字。我说我不会打电话给你的,他居然站在星空下很灿烂地笑了。

大伟嘴角衔着自信,用力捏了捏我的手说;“再见,凝凝,我想你会打电话给我的。”

我躺在床上一直都在想,他为什么那么自信呢?他为什么不是小辉呢?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手心上的电话号码早已洗掉了,但脑子里的那七位数字却怎么也忘不掉。

在夏天最热的季节里,我和大伟开始热恋,大伟拥抱我的时候,总是很用劲。我在他的怀抱中,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安全感,偶尔想起小辉来,自觉得不应该。小辉,小辉,你还好吗?我现在终于做了别人的女朋友,而不是你的。

大伟说:“凝凝,你这种魂不守舍的样子最让人怜爱。刮风下雨的时候我总是想起你,想打个电话给你问问你可好?可你又怕听电话铃。”这番话说得我心直酸。这样一心一意的一个男孩,我再总惦着别人,对不起他。于是闭起眼睛来被他吻,那种感觉会使人忘记一切,包括我内心深处的小辉。

在大伟的臂弯里呆久了,被他宠得不象样子。大伟每星期都要到“体院”去打一次网球,已经坚持好几年了。但自从有了我以后,网球就打不成了。我喜欢游泳,而他几乎是个旱鸭子,有一次我们几个朋友合伙把他推进水里,大伟几乎送命。大伟呛了水,大伟喘过气来仍说:“没关系,凝凝你别在意。”

我的眼泪滚出来,大伟伸手去抹,用嘴舔了舔说:“是甜的。”

游泳池边到处都是人,弄得我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了。

那天晚上我们温存到很晚。我把脸埋进他的怀抱里任他抚弄亲吻,身体飘飘的象一条随波逐流的鱼。海浪在身边来了又去,潮水却始终冲不到我内心深处去。我知道我心底的那间小屋是为谁而留的,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我快被情感撕成碎片了。

大伟说:“嫁给我吧,我要让你做我最美丽的新娘。”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知道那人并不是小辉,就捂着脸边哭边跑地冲到街上,冲着追上来的大伟喊:“不,我爱的不是你,是小辉!”

大伟扳过我的肩头道:“怎么咱们恋爱这么久了,你还在念念不忘那个人呢?你们又没见过面。”

“总有一天会见面的,大伟,原谅我,我对你不好。”

圣诞前夜大伟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吃饭,我却接到小辉的电话。小辉说让我在香格里拉那棵圣诞树下等他。就这样一句话,让我兴奋得几乎晕过去。

大伟说两条路由你选择,要么你就去,要么咱们就断。我选择了后者。

出门的时候,天就开始落雪了。香格里拉门前那棵圣诞树远远地向我眨着眼睛,雪越下越大了。我一直站在大树下等小辉,三个小时之后,我几乎被雪理起来。

“小妹妹,你在等谁?”那个好心的门卫终于看不过去了,他命令我立刻回家去。我不相信小辉会骗我,只要那棵眨眼睛的圣诞树还在,小辉就一定会来。

小辉他没有来。

午夜的钟声远远地传来,大伟他们此刻一定呆在暖和的屋子里开舞会。我的全身已冻僵了。我知道我已经失去大伟,可为了小辉,我不后悔。

三天后收到小辉的一封来信,信上说:“凝凝你太美了!我很自卑。那天晚上我一有隔着玻璃看你,但我没有勇气出来见你。我长得很丑,没法和你身边那些白马王子比。”

后来才得知小辉是一位坐轮椅的青年。我设法找过他,他却从此隐姓埋名再也不写文章了。

大伟的婚礼我没去,据说是很热闹的。眨眼睛的圣诞树已经不见了,我也不再是个小女孩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