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相约为伴

作者:赵凝

长久以来,我一直向往一种“过家家”式的亲密而又宽松的家庭生活。我有一个恋人,我问他愿不愿意娶我?他睁大二双惊讶的眼睛将我看了许久,然后捧着我的脸说:“美丽的姑娘,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推开他的手说:“不,你不是在做梦,我希望你娶我,但绝不做你的‘老婆’。”

在许多地方“老婆”是对爱妻的呢意,决意一生一世不做别人的“老婆”。

在我眼里,“老婆”是一种油滑而又俗气的称谓。清新可人的一对小夫妻,丈夫一定是脆脆地喊着妻子做姑娘时的小名的。即使没有小名,大大方方直呼大号,也比“老婆”、“老婆”来得美妙得多。

不喜欢“老婆”这一词,就在于它会把一个活泼而又多情的丽人,变成一个罗啸而又呼叨的丑妇。谁会想到一个成天斤斤计较、怒气冲天的某某人的“老婆”,曾经是一个会写诗,爱画画,头上扎着美丽蝴蝶结的女孩子呢?

似乎女人一结婚都热衷于“改造男人”这一“职业”的,她们用这样的眼光去塑造丈夫:第一你得有前途。你看别人的丈夫年纪轻轻都当科长了,你该如何如何。第二你得有钱。你看别人的丈夫都挣了十几万万,你和连个彩电都买不起,真没本事云云。第三你得会干活。你看别人的丈夫烧得一手好菜你却只会煮挂面。

这就是典型的“老婆式”的婚姻,老婆唠唠叨叨,对丈夫要求这要求那。丈夫却象小学生做功课似地忙于应付,得想办法升官发财还得腾出一只手来问候老婆,这种婚姻,如果我是男人,宁可不要。

我心目中的理想的婚姻,应该相约为伴。相约为伴,即两个人搭伴过日子,相互体贴,相互关爱,却并不等于彼此个性的混灭,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两个独立的个体,有着不同的兴趣和爱好,却可以相处得极好。即使是夫妻,两个人之间也是需要空间和距离的。恋人娶了我,我会使他活得更自在,更舒心,更象个大男人,而不会把他改造成一个举止萎琐、弯腰驼背的“有家累的”男人。

好妻子是“爱人”而不是“老婆”。爱人永远保持着孩子般纯净的心灵,她会在“情人节”的日子里使你想起玫瑰,会在你生日那一天送一副你一直想要的网球拍子给你。你出差了,她会隔山隔水寄去清丽的文字;你归来时。远远地就会看到一个美丽身影站在风中等你。

好妻子永远活泼如女孩子,温柔如恋人,热烈如请人。好妻子永远楚楚动人,懂得享受鲜花,音乐和友谊。好妻子会把家打扮得淡雅清新,味道十足。这些都和钞票无关,仅仅是一个“品味”的问题。

我有一个女友,她找了一个“画画的”两人都很穷,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到郊区租了一间农民的房子来住,两人却快活得象神仙,她写诗,他画画。女友告诉我说:“我俩在一起真象过家家。”

我曾到他们的“茅屋”去过两次,那间飘着艺术气息的陋室,多么令人羡慕啊。这比一个俗气的“老婆”布置出来的金窝窝要强一百倍。

对恋人我还是那句话:“我希望你娶我,但绝不做你的‘老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