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彩虹滑梯

作者:赵凝

“爱是一个不可回头的游戏。”杰甩甩长发,站在风里。太阳正在西天渐渐沉下去,我有些怕了,伯黑,怕冰冷的风。我知道熬不过这个傍晚了,杰将永远离我而去。

“如果你愿意,就跟我一起走。外面的世界很大,也很新奇。”杰说。“我必须趁年轻出去闯闯。”

“那么爱情呢?是爱情重要还是金钱重要?”杰咬了咬嘴chún说:“其实……我是舍不得你……但是……”

说来说去还是金钱大于爱情。“爱是一个不可回头的游戏。”我重复了一遍杰的话,把它牢牢记在了心里。“让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我让杰的背影在晚风里渐渐远去,最后化作一个黛红色的剪影。天黑了,风凉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往家走。

去年这个时候,他第一次送我回家。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呀?”我红着脸说对他笑笑说:“你就是杰吧?”常听别人谈起杰,谈他的潇洒,谈他的才华、英俊和多情。总之杰是人们经常谈起的话题,在见到他之前,我早就对他如雷贯耳了。

见到他,那晚的灯红酒绿黯然失色。杰留一头长发,晶亮的眼睛,笔直的鼻子,有力的下巴。“我喜欢他!”我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在高叫。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仿佛要看穿我心底的秘密。

跳舞的时候,我觉得天旅地转,已经看不清其他任何人的面孔了。他的深蓝色真丝夹克好像潮水一般柔软而充满质感,我把睑埋下去,下面是一汪深情的海。

萨克斯管在吹,世界濒于毁灭。人群散去了,大厦在坍塌。这世上只剩下我和他,仍在不顾一切地旋转,旋转,就像传说中的亚当和夏娃。那一晚的快乐足够我享用一生一世了,杰依旧紧紧地拥住我,拥住萨克斯管吹奏出来的美妙音乐,拥住所有的灯光和笑脸。

晚会结束,杰送我回家。殷勤地替我拿外套,又帮我把长发从大衣领子里捞出来,一切都做得好像老朋友似的得心应手。我瞥他一眼禁不住们心自问:我们究竟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呢?

走到立交桥下面的时候,我和杰像标本一样被定在那里,不说话。听到风的声音,灯的眼睛也在眨。杰忽然脱下那件蓝色夹克递给我,问我一句“感觉冷吧?”

我使劲摇头,不肯接那件衣裳。

桥下这时又走过来一对情侣,定定地站在我们对面,旁若无人地接起吻来。杰看看我,我看看杰,我们一起会心一笑跑开来。一路上拉着手,手心都是汗津津的。

事后,杰告诉我,他那天好想吻我,可别人忽然先吻起来,弄得他进退两难。我把杰的夹克洗干净了想还给他。脸贴在那爽滑的丝绸上,想他。

杰总是带给我意外的惊喜,在没有约好的日子里忽然,来访,看见我正趴在他的蓝夹克上睡午觉;带我到很远的地方去散步,那里没有路灯只有星星和吻。杰会在音乐台替我点歌,连点一礼拜同样的歌,是那首《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我最喜欢的。认识我的人都问我是不是在和花店小伙计谈恋爱,怎么会有那么多玫瑰可送呢?

恋爱真像是一架彩虹滑梯,我们云里雾里在空中飘,一路鲜花,随手可得的美丽。梦里的故事—一变成现实,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变成我们。好多好多的情话,好多好多的歌,动不动就是眼泪,然后是吻。杰的柔情多得让人无法承受,杰这样的男孩,我一生一世不可能再遇。

杰的小屋里,“昔日巨星”的位置已被我所代替,到处挂满了我的相片——一个长发女孩,柔柔地看着他,又温和,又美丽。

我知道杰也许不会给我一个安定恬静的家,杰的才华使得他动荡不安。但我却无法主宰自己,我们已乘上那架美丽的滑梯,一路乘风而去,穿过那片片云、层层雾、道道光,历经无数美丽的故事,终于等来了这样的结局。

“爱是一个不可回头的游戏。”杰甩甩长发,站在风里。对杰来说,一切都经历过了,不再神秘,不再新奇。彩虹滑梯也滑到了底,杰又回到地面上来。重新审视这个世界,然后对爱过的女孩说声“想你”。“想你”还是要走的,外面有更高更远的蓝天。南方有海。

我不想再做个盼信的女孩,彩虹滑梯已成回忆。恋爱如此,世间万物不都要经历那么一段美好的弧线吗?

所不同的是,彩虹滑梯有七种颜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