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情人节的那场舞会

作者:赵凝

因为上班要穿制服,下班又要忙着躲起来写写划划,害得我从来就不敢买什么衣服。偶尔有情绪到周末舞会上去亮一次相,穿件夸张一点的衣裙,便会别别扭扭地在镜子前面前咕老半天,再三问自己,不会有别的什么嫌疑吧?

王林说:“喂,别老自我多情好不好?你都结婚啦,还嫌疑什么?”

他总是很放心很坦然地放我一个人去跳舞,也不知安的什么?我拿出全套化妆品决心狠狠地化一次妆,又把项链、耳环、手链统统披挂上,来它个环佩叮噹。

“你就不怕我做了别人的情人?”望着镜中那个美人我一脸骄傲地问。

“情人是什么东西?”丈夫还沉浸在世界局势里。

“情人就是不在一起的时候老想在一起,在一起的时候老有说不完的话。”

“哦,明白了。”我只好叮叮噹噹地往外走,感觉好像个送信的。“我走了啊!”“再见情人!”他用轰我似的口气把我打发出家门。

跳舞是我唯一的运动。跑步总让人想起“渣滓洞”里的疯老头,因为操场只有巴掌大;做健美操吧王林又老担心我会一脚踢在他那堆宝贝音响上。我只有“离家出走”了。舞场地儿大,我跳“花步探戈”把腿伸得老长也没人拦着我。王林总是不来看看我的舞姿,人家排队等着请我跳舞的人多得都快打起来了。总是怀疑自己干错了行。要是把笔扔了不写作,没准也能成一“星”呐。

我的舞伴很多,总没有固定的,大家都是熟人,也没有太多的讲究。我觉得我的舞步都快让乱七八糟的人给带坏了,这个上来这样跳,那个上来那样走。老实说,我倒不憋着劲儿想遇个多么盖世的情人,一心想找个好舞伴倒是真的。

他是个中年人,在我眼里属“成熟型”的。个子中等,舞步稳稳的,花样做得特别棒。他第一次请我,就说“感觉真好”,说得我有点脸红心跳。后面几支曲子音乐一响他就赶在别人前面请我,很有点捷足先登的味道。我们跳舞的时候就上下翻飞做那些令人眼花缘乱的“花儿”,跳慢舞的时候就聊天。他说他喜欢文学,我说我也喜欢文学;他说他喜欢徐志摩的诗,我说我也是。不一会儿就成了老熟人了。散场的时候,他温柔地问我,用不用他送我,我瞪大眼睛说:“送我?我一溜小跑就可以到家了,我住得很近的。”说着就开始“预备跑”,舞伴一把捉住我的胳膊,“我还是送你吧,我有车。”

“现在不用你陪我跳舞啦!”回到家我向王林庄严地宣布,“我有舞伴了,跳得可棒呢。”

“是嘛,那就替我谢谢那人吧。”

王林打电视看夜间的新闻节目。他这种不痛不痒的态度最气人,也不会吃个酷什么的有所表示,要是别的丈夫早就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我和“舞伴”开始双入双出,成为“紫水晶”最引人注目的一对儿。“舞伴”带舞,总有那么一种深情款款地风度。并且,他从不请别的女孩跳舞。

一天,在一支柔情蜜意的舞曲里,“舞伴”忽然低下头来问我:“可以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说;“我叫赵凝。”

“啊,赵凝?你是不是写过一篇爱情小说叫《芍园小屋》?”我立刻不好意思的谦虚道:“写着玩的。”

舞伴慢慢滑动着脚步说道:“你舞跳得这么好,想不到还是个才女呢。”

我不知道他这话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才女”应该什么样?心里感觉有些受伤。“美丽的女人上舞场,丑女人才躲在家里写文章。”舞伴那惊怪的眼神分明这样讲。

“唉呀,我以后再也不去跳舞了。”回到家便把跳舞穿的那条长裙脱下来揉成团扔得老远。

“怎么啦?跟你那个特棒的舞伴吵架了吗?”丈夫兴灾乐祸地问我。

“别理我,烦着呢!”我决心“戒舞”了。我倒要让他们瞧瞧,好女人是怎么写出好文章的。一头扎进小书房,找出笔墨纸张,立刻拟了一个中篇的小说提纲,正给女主角起名呢,王林嘟嘟敲着门嚷:“你回来了,我倒要出去一趟。”

回头一看,见他领带扎得人模人样,就问:“这么晚了,上哪儿?”

“晚吗?才8点多呀!我去去就回,12点钟再见。”

“你打算玩通宵吗?不是跟哪个女孩约会吧……”再回头时,王林早就没影了。楼下的自行车铃一串脆响。

一个月来我写得天昏地暗,早就忘了外面的世界。有一天吃饭王林说起“紫水晶”,我倒以为他在说钻石。王林这些日子显得很神秘,隔三差五就得出去一回,而且穿得跟相亲似的,又笔挺又漂亮。“情人节”的日子就要到了,男人们都显得比往常要忙。

“情人节”那天上午,我意外地收到三枝红玫瑰。是一个梳短头发的送花小姐送来的。我接过花激动了老半天,却想不到送花人是谁。王林就在一旁经验十足地提醒我道,看看花面那张卡。卡上的话神秘得好像特务接头暗号:“晚8点紫水晶见。”

“啧啧,红玫瑰!一定是你那位大舞伴送来的吧?”王林话里有活地说。

“不会吧?”

“别不好意思承认。”

“那我把花扔了啊?”

“喜欢就插上吧。”王林递给我一只白瓷花瓶。

晚饭后我开始梳妆打扮,我一定要去会一会那位神秘的送花人。“王林,跟我一起去吧。”我把一串项链挂在脖子上。

“那多不合适呀,再说,我还有事呢。”他也打了领带正准备出门。这家伙,“情人节”还有事。

“可不可以问一问你去哪里?”我不得不问。

“暂时保密。”丈夫正人君子似地回答。

好久没到“紫水晶”来跳舞了,我的那个有辆豪华轿车的“铁舞伴”已经不见了。此刻我真想见到他,问问他送花人是谁。

我正懒懒地坐在座位上喝雪碧,有位英俊小伙目光坚定地向我走来。他,身材很高,举止很帅,身上有一种压倒一切的男人气慨。在一支西班牙探戈舞曲里,他毅然决然伸出手臂:“请——”

我站起身来面带微笑,对他小声说道:“王林,别出洋相,这是探戈,很难跳的。”

我真怕这么帅的小伙当众把我绊倒。王林却出我意料地来了个“起步”,动作十分老到,可以说是技艺精湛。

“天哪,你这一手是跟谁学的?”

“当然是一个女的——老师,”他拖长了声音告诉我,“这个月我进了一个舞蹈高级班。”

“高级班”果然身手不凡,我已被他带得晕头转向,他跳得好极了。“现在知道红玫瑰是谁送的了吧?”丈夫深情地望着我。

我说:“知道了,知道了。”

我们相互依偎着穿过“情人节”的大街小巷,见到许多美丽的男孩和女孩。推开家门,满室花香。是那三朵红玫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