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一个男兵爱人一个女兵的故事

作者:赵凝

几年前我从军校毕业,穿着一身黄不溜秋的陆军学员服就被分到空军来了。这个单位很“基层”,部队番号的几位数字听上去简直就跟“气死我了”差不多。于是,闷闷不乐。

我在大学期间就有“大作”发表,自视是个才女,自认为“才女”大都是苦闷的,无奈,我通宵通宵地读小说,第二天早上还得早早爬起来出操。有时凌晨才睡,清早自是爬不起来,硬是下床,困得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地到楼下去站队,别人都穿着戴着上绿下蓝的空军军服,只有我,“小老陆”一个,便灰溜溜地站到队层去了。

带队的大高个不知是个什么官儿,总之声音洪亮,仪表堂堂。但面部表情却一点儿也不和蔼可亲,老是皱着个眉头,喊“立正”就喊“立正”呗,干嘛跟谁有仇似的。

队伍跑起来之后,那人忽然回过头来凶巴巴地朝我训道:“赵凝你出操怎么不带军帽?”

我当时正迷糊着呢,一摸脑袋果然忘戴帽子了,只好一声不响地被人训了一顿。想着想着,便沿路洒起眼泪来了。

“我还头一回见着有人出操的时候掉眼泪呢,都快赶上洒水车了!”

他压低嗓门对我说:“晚上我请你吃饭,算是赔礼道歉。”

我立刻“给鼻子上脸”,一连白了他好几眼,冷冷地说:“你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你呀?”

“我叫王林。”他坚定不移地告诉我。

那顿饭吃得别提多别扭了。因为我不肯换便装,穿便装跟男的出去就有别的意思了。这样,我们两人一人一身大军装坐在温柔如水的灯光下,不知做何表情才好,只好匆匆结束战斗,沿着宽阔的长安街由东向西走。夏日的午夜街头,是对对情侣相依相偎的世界,我们两个身着军服,头戴大沿帽,保持一定距离雄赳赳地往前走,宛若一对机警的游动哨兵。

后来才知道王林是“球星”,篮球打得漂亮。对体育一窍不通的我,有时竟去观战。那天,战场上气氛火爆,还有学员拿了一面锣在敲。不知是哪位首长授意,叫了几名尖声尖气的女兵围在一旁,谁进球,便大喊:“xxx,我爱你!”弄得场上斗志昂扬得不得了,球星们花样倍出,投出各种漂亮球来,连连得分。

从此,他到哪儿打比赛都带上我,虽然一言不发,但是他说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观众。

有一次盛情难却,老实巴交的他竟冒出顶替帮助兄弟部队去打“友谊赛”。临上场前王林悄悄告诉我:“不要叫我名字了,我现在是王发很,记住千万可别露馅了。”

篮球场上个个都是肌肉累累的棒小伙子,王林远距离投施,连连得分,我忍不住大叫:“王林加油哇!”

这样,“名将王林”就当场暴光。军人是最恨“弄虚做假”的了,结果大家都挨了批判。从此看见他就“溜边黄花鱼”模样,招呼都不敢打,王林又生性冷酸孤傲,绝对不会跟女孩子玩半点儿虚伪。我不理他,他也不理我。

秋天的北京是传说中的最好季节。那天老百姓一车一车地往香山开,我们知乘着大卡车唱着“让世界充满爱”往相反的地方开去。我们去打靶。”

“一号准备完毕!”“二号准备完毕!”“三号……”

“女士优先”。女兵们被安排在第一批。打靶的哨音响了。

“怎么打不响呢?”我趴在地上把那支“56式”半自动步枪鼓捣了老半天,还在自言自语。别人的子弹在耳边“哆哆”地飞,我也知道“准星”、“缺口”、“三点成一线”。可手中的论就是不响!还军校生呢,废物点心一个,要上战场早就没命了……我把自己骂得体无完肤,急得快哭出来了。

“打开保险。”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小声说。我回头一看,是他,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下来了。我忽然间觉得,自己是那么依恋地,需要他。只要背后站着这样一个伟岸如山的男人,这辈子我便什么风雨也不怕了。

打靶回来的路上,我跟他上了同一辆卡车。

我们挨得很近,车身的摇晃使我的身体时常碰着他的手臂。他忽然出人意料地告诉我,他要唱一支邓丽君的歌给我听。这么硬梆梆的一条大汉竟要唱那么软绵绵的老歌。“邓丽君的歌早就不时髦了”,我说。“这与时髦无关。”他轻声喝道。“画一场心儿让心儿图起你,这一个秘密我不敢告诉你_有一天、偶然间遇见你,问我爱不爱你……”他眼中流露出的那种淡淡的柔情让我感动。他的手一直扶着我,不让我摔倒。他一直把我送到宿舍门口。

从他第一次踏进我的小屋,我们就开始恋爱了。小屋非常的小,挤放着三张床,留着细细的过道,跟我同屋的女兵形容道:“进门就上床”。让人听得想入非非。在那间浓情的小屋里,我所能做的最好招待,就是用电炉煮面条给他吃,里面放了好多调料。回忆起那段初恋的日子,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呼喀呼嗜吃面的声音。

爸妈听说我恋爱了,就很想见我这位“战友男朋友”。当时正好单位发了一袋面,我就让他骑手带过来。家里烧好了鸡烧好了鱼,我这位“战友”却迟迟不肯露面。日落西山的时候才听到一阵拖拉机的声音,英俊的白王马子终于扛着面袋出现了。

我立刻冲上去把帐算:“怎么这么晚才来?不打‘面的’打拖拉机?”

王林放下肩上的那袋面说:“晦,别提了!我把自行车放在商场门口进去买礼物,一个拖拉机倒车,把我的自行车给轧成扁片了。幸好这袋面还没压着,我只好打这辆‘拖的’赶来了。”

作为军人,我们无数次地谈论过生与死。王林梦里总是梦见打仗,有时讲得我心里慌慌的。从他球场上拼杀那股劲来看,我知道他是个异常骁勇的好男儿。他曾经被踩掉过无数个脚指盖,撞掉过三颗牙,下眼皮离眼睛的地方还被缝过三针。他痛恨平庸,喜欢大智大勇大丈夫作风。“如果国家需要我们流血,我一定会的。”说这话的时候,他很有一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气概:把身心交给这样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前几天在一个军人舞会上,有个小战士在唱“血染的风采”,画面上是激烈的战争场面,而军官们泰然自若地跳着慢舞,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流下来。没有人理解我,只有王林轻轻拍着我的肩说,赵凝你是个好姑娘。

“不是所有的军人都创造辉煌,不是所有的士兵都留下悲壮。”但军人的扭力在于他人格的力量,和王林在一起,我从来没见他怕过什么,我心中最伟大的军人形象,就是他。

有时半夜醒来,见床头挂着两个军帽,他说他要把他梦里的故事讲给我听,我说我不听打仗的……

我双手合十,真心祈盼世界和平,因为好男人会打仗会死,好女人会流泪,会孤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