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爱情嘭恰恰

作者:赵凝

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我认识的几乎所有男性同胞都对跳舞这种事情提不起精神来,当然也有个别“精神贵族”、“舞蹈皇帝”除外,大多数男同胞钟情于足球赛,或者对拳击之类的一点也不优美的事情爱得要命。

我常听我的父辈们五六十年代的老大学生们说什么“爱情嘭恰恰”,老伴儿居然是当年跳舞跳上的。现在这种事可就难找噗(婚外恋除外),多半是姑娘小伙儿兴趣满拧,这样才能凑成一对儿。这被称之为“互补型”的爱情,我认为是一种“动态平衡”,所以尽善尽美。

朋友祺祺和阿蓝,就是这样一对。

先和祺祺认识的,我俩曾经住过一个宿舍。后来就有了阿蓝,一个白净而又修长的帅小伙。别人先拿来照片,指着一个年轻而又俊美的大男孩的脸说:“这是阿蓝。”

祺祺一向崇拜阿兰·德龙,一看模样还真差不到哪去,于是跟介绍人说了三遍“我同意”,然后就大叫“赵凝啊你把我口红放到哪儿去啦?”

迷上跳舞那还是去年春节的事。对于跳舞,我和祺祺看法一致,大学里跳的那种“饭堂舞”那不叫舞,现在跳的这种地面透亮水滑的“舞厅舞”才叫艺术享受呢。女人跳舞的是环境、气氛和青乐。,其次才是既“人”,有好音乐好气氛时,女人拉着女人事都想翩捧起舞的。

我们把这种想法跟新婚的丈夫阿蓝一说,阿蓝立刻搔搔头皮道:“看来,我也得进个舞蹈训练班才行喽!”

实际上我和祺祺部是“高级班”训练出来的“尖子学员”,那时祺祺正在热恋,阿蓝每天来接.风雨无阻。而我的那位大高个男朋友则因阿蓝的“爱心大行动”而退居二线,每天躲在男生宿舍里大看武侠,把我象邮包一样托给演演的男友一并捎回来。每当夜色阑珊,阿蓝就一左一右地带着我们两个长裙女孩很帅气地往回走,边走边吹牛:“要是遇上坏人,我一个顶两!”

“高级班”一结束,祺祺就当真嫁给了好汉阿蓝了。就在我和祺祺准备在幽雅的舞厅里大显身手的时候,祺祺那位“绿林好汉”却在软绵绵的音乐里昏昏慾睡。“这人真没劲!”祺祺说,“阿蓝你不知先回家打个盹儿,十点半钟准时在门口接我们。”阿蓝立刻如获大赦,回家赶着看现场直播足球赛去了。

后来我和祺祺都忙了起来,我忙于把自己发表过的几个爱情小说“捏”成一个连续剧剧本,而祺祺则考上一家电视台当记者,我俩好象太阳月亮似的忙得不照面,刚毕业的那段悠闲岁月已成历史,舞自然也不怎么跳了。最得意的要数祺祺的丈夫阿蓝,宣称自己再也不用打扮得西装笔挺站在舞厅门口当“领班”了。

男女本来爱好不同,应各自随意才好。谁也不要强求对方,用自己的兴趣爱好“改造”对方。跳舞对我们来说是享受,对阿蓝来说却是负担。阿蓝觉得足球场上那种激烈抗衡竞争着吉才过场呢,在舞场上抢胳持抢腿的,重复来重复去,老是那几个动作,有什么意思呢?

我和进攻都觉得,跟阿蓝这种男人“没理好讲”,不过闲暇的时候我和祺祺还是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到舞厅去跳舞的。一场美妙的舞会下来,门口自然有人来接,不是“绿林好汉”阿蓝是谁?

一个温馨的小家,必是一个动态的小家。小两口相亲相爱,并不见得每一分钟都得拴在一起,给对方一个宽松愉悦的生活空间,才是爱人之间的明智之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