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美丽长裙

作者:赵凝

一日,见女友购得一长裙穿于身上,爱美的我立刻双手合十惊呼了起来:“哇!太美啦!”

当时没有比“哇”更强烈的语气词了,于是“正宗北京女孩”也只好“港台”一回了。女友见我喜欢,乐得合不拢嘴。其实,女人穿衣大都是穿给女人自己看的。相互攀比,相互欣赏,品头论足,倪味无穷。至于那些“臭”男人嘛,他如果看得上你,你穿什么他根本视而不见,最好什么也别穿。他如果瞧你不顺眼,你就是穿得美若天仙,他也未必肯赏脸看你一眼。

我把身着美丽长裙的女友转过来调过去研究了好几遍,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了问价钱,女友伸出一个“五指山”,在我面前很坚定地晃了晃,我便不肯作声了。

回家便嘟嘟嚷嚷没个完,埋怨丈夫不是“大款”。饭也懒得烧了,勒令他去喝西北风。他说可惜现在是夏天,花钱也买不到“西北风”。说着,便一头扎进厨房,等待会儿香味出来了,我在门外探头探脑地问:

“亲爱的,吃什么?”

“西北风炒肉片。”

边说边把炒锅弄得“呛呛”响,又像大师傅那样颠上两颠,一副“立功较罪”的模样,让我心里又强又甜。我冒着“呛锅”的浓烟冲进去从后面搂住丈夫的腰:“林——我没嫌你没钱……”“好啦,待会儿把你的手也油炸了。”

吃饭的时候,小心翼翼再不敢提什么“大款”和裙子。当初交男朋友只知道交一连串的“高仓健”,忘了数数他们口袋里有多少钱。倒是我的“高仓健”说:“什么高级裙子?要五百块钱,嗯?”

“前面有一块,后面一块,长的,连衣的……”

“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好看。”

“那还不简单?你上街买块布,比划着做一件不就完啦?我媳妇那双小手,巧得没法儿说。”

“你少‘媳妇’的啊,没钱还不会说点儿好听的”

“哦,‘老婆’,我老婆那双小手——”

我啪地把那双筷子拍在桌上,“谁‘婆’啊?如果‘爱妻型’洗衣机改成‘老婆型’那肯定卖不出去!”

丈夫悠然地嚼着着他的“西北风炒肉片”说:“我看未必。赵凝同志,请你把那个盘子递一递。”

我已经没心思再吃任何东西,我决定采纳丈夫的主意,上街买布去。“现在?商店早关门了!”“不是还有夜市吗?”

当我们披星戴月把那“匹”布扛回家的时候,我看见我那位心里在说:“娶个老婆真麻烦?”

“要省500块钱,你还怕麻烦?”

我已经光溜溜地钻进那匹布里,站在镜前左顾右盼,回过头来问我的“高仓健”好不好看?他眼光朦胧地看着我说:“如果——”?

“今夜可没有‘如果’,我耍挑灯夜战。”

经过几天几夜的挥汗如雨,不知断了多少线,拆拆扎扎折腾多少遍,一件.“前面一块”、“后面一块”的式样复杂的连衣裙终于做成了。我跟丈夫高兴得连夜下馆子喝啤酒庆贺。点了好多的菜,要了最贵的虾,连眼都不眨一下,因为仅三天,我们就省了五百块呢。吃完饭时间已经很晚了,又要了收“夜间费”的出租车回家。一切舒舒服服,坦坦然然,那一夜,感觉有点像“大款”了。

可就在穿着那条长裙出席了一次盛大舞会之后,我却死活也不肯穿了。丈夫问及原因,我闷闷不乐地说:“跳舞的时候,有位男士问我:‘小姐,这条裙子是用几匹布做的?’”

“什么意思?”

“听不懂吗?太罗嗦了。做衣服就像写文章,要简单明快才精彩。”

我立刻拿出剪刀把那条长裙下摆剪短,丈夫说:“真没看出来,你这么尊重男同志的意见。那人是谁呀?”

“一个朋友。”我欣赏着被剪短了的长裙,又瞪起眼睛补了句:“你不会去找人家打架吧?”

“哪里。”丈夫把拳头捏得嘎叭地响,“我去谢他。”

“为啥?”

“我早就想说你这条裙子太长了,就是没那么大勇气。”

我松了口气说:“要不是跳‘探戈’他踩住了我的裙摆跌倒在那里,他也不会那么生气。”

我把短裙的裙边用缝纫机扎好,在丈夫面前绕了两圈道:“怎么样,可不可以?”

“上面罗嗦,下面简单,不相称。”

“说的也是。”我又把那“前面一块”“后面一块”拆了下来。“这下像睡裙了。看上去还十分性感。”丈夫说。

我把“睡裙”脱下来发愁地想:“这下可怎么办?”

后来我又背着丈夫把“性感睡裙”改成了一只很大很大的花手袋,那两只圆形的木手柄是从一只刚买不久的新包上拆下来的。做好后洋洋得意,在卧室拎着那包走来走去佯装逛街,被丈夫瞥见,道:“你这包怎么跟裙子似的这么眼熟?”

我神秘一笑说:“这是同一系列。”

所有见过我别致手袋的聪明女孩都把我嫉妒死了,因为那袋子装起衣裙来活像一只小麻袋,又实用又好看。那个拥有500元美丽长裙的女友甚至要脱下身上的裙子来跟我换我都没肯,因为这家伙费了我多少心血啊。

月底,丈夫交给我一张账单,定睛一看我就乐了,只见上面用“庞中华式”正指钢笔字写得有板有眼。庞中华的字帖我见他练了多年,可算他有一回用武之地了。账单上写道:

裙料:98元

花边:20元

龙虾大餐:260元

出租车(夜间):40元

饮料费(在爱妻扎缝纫机期间,因天气太热,故随时供应)

可口可乐:20元。

雪碧:20元,

爱心牌冰激凌:40元

共计:480元

“毕竟省了20元钱吧?”捏住账单我嘴硬道:“难道480元买一个人见人爱的手提包,不值吗?”

“值!值!剩下那20块钱留给我买烟抽。”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

时下流行的“甜妞傍大款”,我觉得是一种活法,相知相爱相互体贴也是一种活法,这要看哪种活法更潇洒了。潇洒并不是在柜台前一掷千金,潇洒是一种心灵的感觉。当然,也得多挣些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