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再见,黄丝带

作者:赵凝

听说下礼拜要检查“军容风纪”,我们一个个紧张兮兮,伸手摸摸自己的辫梢,再和同伴的比一比,生怕长了半厘米。

记得我们初到军校时,哪一个不是长发飘飘如仙女呢?可军校最容不得长头发。被迫剪头发的时候,我们都有一种“削发为尼”的悲壮。林圆圆把扔进碎头发堆里的黄丝带又捡了回来,她说头发是我的命,而黄丝带系住我的命。

“什么命不命?你来当兵,就已交出性命。军人死都不怕,还怕剪掉几根头发?”

区队长从一开学就给我们灌输这一套,他是要把我们培养成侠情仗义、置生命于度外的那种女性——标准的女军人。

这回,吴佳非要试试手艺帮我剪头。我哪信她的水平?可是拗不过她,果然剪出一个乡下二妞的形象。于是她陪我去了理发店,结果被店老板大胆地设计出了两个弯弯曲曲的方便面头来。

两个“方便面”一起坐在区队长桌前写检查的时候,把区队长鼻子都气歪了,并且扬言:“你们九班要是再敢在头发上做文章,我让你们一人理个大秃瓢!”

“军容风纪”检查的结果是:除了两个“方便面”,其余女生头发均过长。“发不过肩、发不过肩,你们倒好,全都耷拉到背上去了!”区队长厉声训道,“连个头发都不肯理,就别说为国家流血流汗了!军人要从小事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你们知道吗?”

听完“训话”,吴佳立刻跑回宿舍开始磨剪刀了。“别急,别急,一个一个理。”吴佳耐心得好像幼儿园阿姨。林圆圆第一个表示“拒理”,她用黄丝带系着长长的直发,在军帽下依旧飘飞美丽。

“不理也罢,”吴佳自我解嘲道,“你要到日本去当歌女,头发长点也好。”

“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林圆圆眼睛红了。自从她收到一封日本来信,她逢人便讲:“我姐姐出国了!”后来她明白自己失策了,全班都以她为敌。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肖可大声唱道:“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菲儿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猴子,你别唱了,人家会多心的。八格鸦路的,咱们班现在有日本特务了。”

林圆圆哭了,说女孩子就是嫉妒心强,这个班她一天了呆不下去了。

“军事地形学”的测验来到了。林圆圆、倪菲儿又恰巧被分在我和吴佳的小组里。我们都觉得有点别扭。

这次测验,可是一场真干真练的“战斗”,我们要穿过一片从未涉足过的森林,具体测出那片陌生之地的军事地形。

中午时分我们上了路,手拿军用地图腰别指北针。吴佳兜里揣了几块饼干,我背了一只军用水壶。林圆圆和倪菲儿则两手空空,你瞪我一眼我回你一眼的,走起路来两人恨不能隔了十八里远。

“既然四人一组,咱们就别走散了。这是深山老林,没有鬼也有狼。”

吴佳这么一说,那两个女孩不互相瞪眼睛了,一起听我和吴佳聊天。

走在没有路的树丛中,我一边费力地扒开树枝一边和吴佳聊着最轻松的话题。

“激光枪?”吴佳瞪着大眼睛问我,“我打过步枪、手枪、机关枪,怎么就单单没听说过‘激光枪’呢?”

“打耳朵眼用的——是一种秘密武器。”我用手做手枪状一扣板机,“啪地一下,耳朵眼就扎成了,一点也不疼。”

“那流血不流啊?”林圆圆忽然开口问道。

我说:“当然不流了,要是流血还叫‘激光枪’呀!以前都是用缝被子的针穿耳,现在时代进步了。”

吴佳无限神往地说:“赵凝,哪天咱们一起上街去看看?”

“看什么呀,一人嘟嘟来两眼算了!”菲儿神往的语气把大家全逗乐了。

林子里总是暗获漾的,抬头看到被树枝分割成碎片的天空,知道天已不早了。于是我们在“行军”途中加了餐,按军用地图标的路线,加快了前进的步伐。菲儿和林圆圆仍互不搭理,但配合着我和吴佳用最快的速度测地形,做记录,非常默契。

正当四个人步调一致地往前走时,我们忽然悲哀地发现——这条路好像曾经走过。

“咱们迷路了。”我沉痛地向大家宣布,天也随着我的声音黑了下来。

怎么办?还得继续走。吴佳说:“最好能做个标记……”

林圆圆从头上解下黄丝带,系在一个树枝上:“再见,黄丝带,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菲儿痴痴地望望那宝贝黄丝带,友好地冲林圆圆一笑,领头大步向前走。

在森林里摸索着跋涉,走了很久,抬起头,瞑瞑暮色中却分明看到了树枝上轻飘着的黄丝带,仿佛在嘲笑我们几个傻女兵。

菲儿有些泄气,埋怨圆圆:“都怪你,说什么黄丝带再见,这不,真的再见了吧?”

“那好,这回我说‘永别’。”圆圆好脾气地望着大家。

当我们第二次又转回来的时候,四个精疲力尽的女孩一下子瘫倒在树下,匀着喝完那壶水,又分着吃完最后一块饼干,一动不想动。

“赵凝,你说咱们是不是快死了?”林圆圆抱紧我问。我说不出话来。我听到不远处有野兽在叫,想来大家也都听到了。

吴佳说:“可惜呀,年纪轻轻还没扎过耳朵眼。如果能走出去,我一定去尝尝‘激光枪’的滋味。”乐观的吴佳脸上也有了绝望。

大约半夜了吧,天很冷,加上又困又饿,四个女孩不知不觉挤在一起睡着了。我眼前出现了五彩缤纷的丝带和耳环,正要伸手去摘,却被人推醒了。

菲儿说:“咱们这样下去会被冻死的!即使走不出去,也必须不停地运动直到天亮。”说着,她站起身,艰难地背起身体虚弱的林圆圆,又去推吴佳。

林圆圆挣扎着自己走,我忙上前从另一侧搀住她,又挽起吴佳的手臂,四个人紧挨一起,跌跌撞撞地向前。漆黑的林子,仿佛是永远也走不出的黑锅底,但只要前进就有希望。我们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危险和死亡抗争。

黎明时分,当我们看到人间第一缕炊烟时,连挪动嘴角笑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步步爬近老乡的茅屋,到了屋门口,手软得抬不起来,便用头去撞门。狗发现了我们,汪汪叫了起来。

后来,林圆圆自动去剪了短发。那条黄丝带永远留在了我们迷失的地方。

经历了生与死的挣扎之后,头发、耳环已变得微不足道,嫉妒、猜疑也是不值一提。活下去,团结起来战胜困难,尽最大努力生存下去,才是永远的第一位追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