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区队长和八个女兵

作者:赵凝

区队长一米八几的个子,甚是英俊,却从未见他有过女友。

大家对这事都是很纳闷,就想,大概他是在带头执行“八不准”吧?

“八不准”是他亲手制订的,那会儿我们刚入军校。发军装那天,我们穿着花裙子挤在库房门口,一个个可激动了,按男生的话说,就跟这辈子没穿过衣服似的。我们往男生那边甩过去几个“卫生球”眼,又说,讨厌,真流氓。男生们满不在乎,越发起劲地操着一副唐老鸭嗓子跟我们套近乎。

我们大个子区队长站在一边,一副冷眼看世界的模样。没想到当天晚上他便一手炮制了二十个不准贴在我们女生宿舍墙上,什么不准跟男生单独谈话,不准男生进入女生宿舍,不准接受男生礼物等等,条款之细,令人叹为观止。

“天啊,象这样看贼似地看着我们,四年下来非傻了不可。”

“我们是来读大学的又不是来受训的,当初高考的时候简章上可没这么说!”

八个女生在宿舍里吵成一锅粥,吴佳上去一把就把墙上的“二十个不准”撕了下来,“这是不平等的条约嘛,我们抗议!”

班长说:“唉呀我的妈,你怎么说撕就撕了?这可是区队长写的,你赶快给我贴上!”

吴佳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班长.嘴角闪出一丝顽童般的微笑来,问:“班长,我要是不贴呢?”

“不贴,不贴我马上就去报告区队长、”

听了这话,吴佳笑眯眯地就把手中那张纸给撕碎了。班长气道:“新兵蛋子,反了你!”说着,摔门而去。吴佳把碎纸片抛向空中,我们一帮“新兵蛋子”跟着一起欢呼:“噢,自由万岁!”

区队长立刻赶到现场给我们召开“班务会”。先是来一通苦口婆心的,说什么“军校生”是双重身份,既是大学生又是普通一兵,还说咱们队183个学员里只有8个女的,这种比例是最容易出问题的。

老天!是他们召我们来的又不是我们死乞白赖非要来的。林圆圆苦着脸说我的分起码可以上复旦呢。

区队长45分钟一气呵成,连个逗号都不带有的。问我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吴佳站起来就说:“我们主动放弃地方大学而报考军校,是想更有效地磨炼自己的意志,而不是来修行当尼姑的。”

我也大着胆子前咕:“就是嘛,不准和男生讲话,这分明是破坏男女同学之间的团结嘛!”

班长说:“你们怎么那么没出息,非跟男生说话不可呢?”班长也说:“就是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电影上不是常常这样说么?”

“那区队长是好的坏的?”新兵问。

“区队长是——”

“行了行了,你们别吵了!”区队长说,“规定是要有的,但可稍作修改。”

后来就修改成“八不准”了。还是不准和男生单独讲话诸如此类的,我们有意见也懒得提了。不就是“严禁恋爱”吗?就我们队那帮“唐老鸭”,一个个蓄着汗毛当胡子,小毛孩似的,谁理他们呀。

2。接下来的那段日子,我们女生见了男生就跟见了鬼子似的,横眉立目的。

在区队长面前表演得尤为过火。平端着胳膊练习手枪瞄靶的时候,有人说光瞄不打真没劲,吴佳就说,都把靶子想象成男生就成了。苏航听了就公鸭着嗓子凑过来道:“干嘛呀,好说歹说咱们也算战友吧?”吴佳说:“你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你呀?”弄得苏航提着手枪站在那里好不尴尬。金山就“啪”地拍了一下苏航的后脑勺说:“算了算了,谁跟她们是战友啊,她们是‘八不准’。”说完那帮秃子就哈哈大笑。

集合了,大家这才合就各位。区队长说,同志们,加油练,争取打出好成绩来,有信心没有?我们女生班尖着嗓子大声说:“有!”

结果我们54式手枪50米慢射成绩比男生还好,男生们都说我们是瞎猫碰死耗子,还说要等武装越野的时候要我们全体女兵好看。

那天。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我们集合在大操场上整装待发。吴佳在起跑线上抡胳膊抡排大做准备活动,苏航压低嗓门对吴佳说:“留点后劲好不好。”吴佳瞪了他一眼说:“要你管,大秃瓢!”苏航讨好道:“跑不动了哥哥背你。”吴佳“蹭”地一下跑了出去,我也紧跟其后。

一开始,女孩们个个步态优美,轻松得象一阵风。“在蒙蒙细雨里行军,好浪漫吧!”那是林圆圆的港台腔。可没浪漫多远,脚底下就不听使唤了,好象拖了个十吨重磨,一寸一寸往前挪。这时就想,上军校,我这不是自讨苦吃么?放着文文静静的大学生不当,偏要跑这儿来舞刀弄枪的,纯属有病。这样想着,脚下的胶鞋一滑,我的脚就拐了。抱着脚毗牙咧嘴地坐在地上喊,好痛呀!

有人弯下腰来凑近我耳边问:“赵凝,你的脚要紧不要紧?”

我抬头一看见是金山,就赶忙躲避瘟疫似地躲着他说:“不要紧不要紧,躲我远点,我们是‘八不准’。”金山不由分说就拉起了我的胳膊:“我背你走吧?”“天哪,让区队长看见了还不枪毙我!”

金山背起我说:“想不到你还挺沉的。”

我转着脖子东张西望,眼睛一直在找我们区队长。金山边跑边对背上的我说:“喂,你乖一点好不好?我都快累死了!”我只好乖乖地趴在他背上不动了,心里充满了一种温暖的情感,眼泪就叭啦叭随往下掉。

那男孩后背都湿了。一想起我们平时互相斗嘴、取笑。凶,这会儿他却“豁出命”来帮我,心里就好感动。人与人之间的丝丝温情,难以用言语说清。总之这兵没白当,我所体会出的情感,是坐在玻璃房子里写情书的女孩绝对体会不出来的。目的地终于到了,金山累成一滩泥。所有男兵女兵向我们行注目礼,“哇,好“个英雄救美人哪!”吴佳“不怀好意”地大叫起来。

3。“让我怎么谢他呢?”事后,我拉着吴佳的手问。

吴佳说:“这好办,将来你就嫁给他好啦!”“坏吴佳,先把你自己嫁掉吧!”我们满房子疯跑了一阵,这才想起电影票的事来。

“对,明天是星期天,咱俩请男生看一场电影。”吴佳说。

“不行不行,咱们是‘八不准’的人还能跟男生一起看电影?”

“‘八不准’上只是说不准跟男生说话又没说不让看电影。再说,我已经打听好了,这个星期天区队长有约会。”

“区队长有女朋友了?”

“那还用说,听教导员说以前咱们还没来的时候别人就给咱们头儿介绍过不下五六个都没成,教导员就说,你这样换来换去的影响多不好,干脆别谈了吧,踏踏实实把九班带毕业了,在九班里随便挑一个吧。”

“这后面是你编的吧?”我这样问吴佳,吴佳就狼一样扑上来捂我的嘴。

星期天我和吴佳跟班长请了假,一大早就出发了。一人“左肩有斜”着一个军用挎包,脚上是一双大头棉鞋,踩在雪地上咕吱咕吱地。吴佳一眼就看见了电影院门口的苏航和金山,就扯着脖子喊:“喂,苏航!”

第一次跟男生“约会”,当然开心得不得了。四个人坐在黑暗里叽叽咕咕说着话,电影院放了部什么片子,我们全然不知。男生们很奋勇地告诉我们,既然女生班排了“八姐妹”,他们班就对应排了“八姐夫”,吴佳生气地打了一下苏航的胳膊说,讨厌死了你们!

灯亮了,大伙儿意犹未尽,没想到一部电影这么快就演完了。站起身来正要往外走,苏航拍手一指“你们看,那是谁?”

天!在前排不远的地方,正坐着区队长和一个女的。两个人头挨着头,正亲热地说着话。

金山拽起我和吴佳撒腿就跑,苏航大手一挥英雄气概就来了。“你们先走,我来掩护!”我们拨开人群奋力往外冲去,紧急集合也不过如此吧。正冲到大门口,吴佳“咯”地一声撞在了一个大个子的后腰上,抬头一看,魂都飞了,那人正是区队长!

区队长连忙甩掉身边女友的手说:“原来是你们呀,我是一个人来看电影的,别跟教导员说啊!”

金山立刻双腿一碰敬了个漂亮的军礼道:“报告区队长.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